加纳莱托

加纳莱托

Canaletto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加纳莱托(Canaletto)
生卒日期: 1697年10月18日 - 1768年4月19日
国籍:意大利
加纳莱托的全部作品(166)

乔瓦尼·安东尼奥·卡纳尔(Giovanni Antonio Canal),俗称加纳莱托(Canaletto,意大利语:),是威尼斯共和国的一位意大利画家,被认为是18世纪威尼斯学派的重要成员。

威尼斯、罗马和伦敦的城市景观画家或维杜特画家,他也画想象中的风景(被称为卡普里奇),尽管在他的作品中,真实与想象的界限从来都不是很明确。他更是一位使用蚀刻技术的重要版画家。从1746年到1756年,他在英国工作,在那里他画了许多伦敦和其他景点的风景,包括沃里克城堡和阿尼克城堡。他在英国非常成功,这要归功于英国商人和鉴赏家约瑟夫“执政官”史密斯,他的大量加纳莱托作品收藏于1762年卖给国王乔治三世。

他出生在威尼斯,是画家贝尔纳多·卡纳尔(Bernardo Canal)的儿子,因此他的名字叫Canaletto(“小运河”)和Artemisia Barbieri。加纳莱托和他的父亲和兄弟是一名戏剧场景画家。在罗马期间,他与父亲一起为作曲家亚历山德罗·斯卡拉蒂、蒂托·塞姆普罗尼科·格雷科和图诺·阿里奇诺的两部歌剧创作了布景,这两部歌剧是在1720年狂欢节期间在卡特拉尼卡剧院演出的。

加纳莱托的灵感来自于罗马的乔瓦尼·保罗·帕尼尼(Giovanni Paolo Panini),他开始描绘这座城市及其人民的日常生活。

1719年从罗马回来后,他开始用自己的地形风格作画。他已知的第一件署名并注明日期的作品是《建筑随想曲》(Architectural Capriccio,1723年,米兰,私人收藏)。他和Luca Carlevarijs一起学习,他很快就成了他的大师级人物。

1725年,画家亚历山德罗·马尔切西尼(Alessandro Marchesini)也是卢卡斯艺术收藏家斯特凡诺·康蒂(Stefano Conti)的买家,他曾询问是否再买两幅《威尼斯风景》,当时经纪人敦促他考虑“安东尼奥·卡纳尔……它就像卡尔莱瓦里斯,但你可以看到阳光在里面闪耀。”

加纳莱托早期的许多作品都是“来自自然”的绘画,与当时在画室完成绘画的习惯做法不同。他后来的一些作品确实恢复了这一习惯,正如人们倾向于把远处的人物画成色块一样——这种效果可能是通过使用暗箱产生的,虽然英国皇家收藏馆的艺术历史学家的研究表明加纳莱托几乎从未使用过暗箱相机。

然而,他的画总是以精确著称:他记录了威尼斯在水和冰中的季节性下沉。

加纳莱托的早期作品仍然是他最渴望的作品,据许多权威人士说,是他最好的作品。他的早期作品之一是《石匠院》( The Stonemason's Yard,约1725年,英国国家美术馆,伦敦),它描绘了城市的一个简陋的工作区。它被认为是他最优秀的作品之一,由乔治·博蒙特爵士(Sir George Beaumont)于1823年和1828年提出。

后来加纳莱托描绘了威尼斯运河和总督府的宏伟景象。他的大型风景画描绘了这座城市的华丽和日渐衰落的传统,创造性地利用了大气效果和浓郁的地方色彩。就这些特质而言,他的作品可以说是印象派的前奏。

他的许多照片在他们的盛大巡演中被卖给了英国人,首先是通过欧文·斯威尼(Owen Swiny)的代理,后来是银行家约瑟夫·史密斯( Joseph Smith)。17世纪20年代末,斯威尼鼓励画家用商业吸引力描绘威尼斯的小地形景观,以吸引游客和外国游客。1728年前的某个时候,加纳莱托开始与史密斯交往,史密斯是一位英国商人和收藏家,1744年被任命为英国驻威尼斯领事。后来,史密斯成为了这位艺术家的主要代理人和赞助人,从加纳莱托手中获得了近50幅油画、150幅画作和15幅罕见的蚀刻品,这是他作品中规模最大、最精美的一组作品,他于1763年卖给了国王乔治三世。

17世纪40年代,由于奥地利继承战争导致威尼斯的英国游客数量减少,加纳莱托的市场遭到破坏。史密斯还安排出版了一系列蚀刻“卡普里奇”(或建筑幻象)(卡普里西奥意大利语为花哨)在他的吠陀理想,但回报不够高,并在1746年加纳莱托搬到伦敦,以接近他的市场。

1749年至1752年间,加纳莱托住在伦敦索霍区比克街41号。

他一直呆在英国直到1755年,拍摄伦敦(包括在他逗留期间建成的几座新威斯敏斯特大桥)和他的赞助人的房屋和城堡的景色。其中包括为后来结婚成为诺森伯兰第二伯爵的休·史密斯爵士(Sir Hugh Smithson)建造的诺森伯兰庄园(Northumberland House),以及为后来的沃里克第一伯爵布鲁克勋爵(Lord Brooke)建造的沃里克城堡(Warwick Castle)。史密森是威斯敏斯特大桥的委员之一,他鼓励加纳莱托来到英国,记录大桥生命的开始,这“并非不可能”。他1754年画的旧沃尔顿桥包括加纳莱托本人的形象。

人们常常希望他用他画家乡城市的方式来描绘英格兰。加纳莱托的画开始遭受重复,失去了流动性,变得机械化,以至于英国艺术评论家乔治·维图埃(George Vertue)认为,以“加纳莱托”为名的男子画是一个冒名顶替者。这可能是因为加纳莱托的侄子贝尔纳多·贝洛托也在使用他叔叔的绰号;或者更可能是因为这个故事是由肆无忌惮的艺术品经销商传播的,他们一直在冒充加纳莱托自己的作品,急于看到他回到威尼斯。历史学家迈克尔·列维(Michael Levey)将他这一时期的作品描述为“受抑制的”。

为了驳斥这一说法,这位艺术家通过在一家报纸上刊登广告,邀请“任何绅士”到他位于黄金广场外的西尔弗街(现比克街)的画室检查他最新的圣詹姆斯公园画作;然而,他的名声在他有生之年从未完全恢复。

回到威尼斯后,加纳莱托于1763年被选入威尼斯学院,并被任命为皮托里学院院长。他一直画画,直到1768年去世。晚年他经常用旧素描作画,但有时也会创作出令人惊讶的新作品。为了达到艺术效果,他愿意对地形进行细微的改动。

他的学生包括他的侄子贝尔纳多·贝洛托、弗朗西斯科·瓜尔迪、米歇尔·玛丽斯基、加布里埃尔·贝拉和朱塞佩·莫雷蒂。画家朱塞佩·贝尔纳迪诺·比森是他的风格的追随者。

约瑟夫·史密斯把他的大部分藏品卖给了乔治三世,创造了加纳莱托大量作品的大部分,归皇家收藏所有。1762年,乔治三世花20000英镑买下了史密斯领事收藏的50幅画和142幅画。他的作品在其他英国收藏品中也有很多,包括华莱士收藏馆的几件(19件)和沃本修道院餐厅的一套24件。卡莱尔伯爵收藏了大量加纳莱托作品,但许多作品在1940年霍华德城堡大火中丢失,其他作品则在上个世纪被出售。以前在卡莱尔收藏馆展出的作品有:Bacino di San Marco:looking East,现位于波士顿美术馆(1939年出售),以及从威尼斯莫洛到大运河的入口和威尼斯圣马可广场(1938年出售)的双入口。霍华德城堡(Castle Howard)上一幅重要的威尼斯维杜塔(veduta)是贝尔纳多·贝洛托(Bernardo Bellotto)创作的,从佛斯卡里宫(Palazzo Foscari)可以俯瞰大运河,2015年7月在苏富比拍卖行以260万英镑的价格售出。

加纳莱托的画作总是拍出高价,早在18世纪,凯瑟琳大帝和其他欧洲君主就开始争夺他最宏伟的画作。2005年7月,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创下的Canaletto以1860万英镑的价格拍出了从巴尔比宫(Palazzo Balbi)到里亚尔托(Rialto)的大运河景观。


加纳莱托作品收藏于:

英国皇室收藏-白金汉宫(22)

伦敦国家美术馆(12)

英国皇室收藏(12)

英国皇室收藏-温莎城堡(9)

华莱士收藏馆(8)

美国国家艺术馆(4)

波士顿美术馆(4)

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3)

威尼斯学院美术馆(3)

柏林画廊(3)

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画廊(3)

菲茨威廉博物馆(3)

阿什莫林博物馆(2)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2)

Woburn Abbey(2)

乌菲兹美术馆(2)

帕尔马国家美术馆(2)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2)

雷佐尼科宫(2)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

保罗·盖蒂博物馆(2)

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2)

伦敦泰特不列颠(2)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笛洋美术馆(2)

Boughton House(1)

斯福尔扎城堡(1)

意大利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1)

国立古代艺术美术馆(1)

奎利尼·斯坦帕里亚基金会(1)

康普顿维尼(1)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术馆(1)

费城艺术博物馆(1)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1)

约翰·索恩爵士博物馆(1)

杜尔维治美术馆(1)

布利克林庄园(1)

国家航海博物馆(1)

博斯博物馆(1)

加的夫国家博物馆(1)

阿伯顿宅邸(1)

哈佛艺术博物馆(1)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1)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1)

苏格兰国家画廊(1)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1)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1)

阿塞拜疆国家艺术博物馆(1)

皇家收藏信托(1)

哥伦比亚艺术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