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扬·勃鲁盖尔

老扬·勃鲁盖尔

Jan Brueghel the Elder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老扬·勃鲁盖尔(Jan Brueghel the Elder)
生卒日期: 1568年1月1日 - 1625年1月13日
国籍:比利时
老扬·勃鲁盖尔的全部作品(137)

扬·勃鲁盖尔(Jan Brueghel,Jan Bruegel,Jan Breughel)是佛兰芒画家和绘图员。

他是佛兰芒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画家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的儿子。这两位艺术家是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亲密朋友和经常合作者,他们是17世纪前三十年佛兰德的主要画家。

勃鲁盖尔创作过许多流派,包括历史画、花卉静物画、寓言和神话场景、风景和海景、狩猎作品、村庄场景、战斗场景以及地狱之火和黑社会的场景。他是一位重要的革新者,他在17世纪第一季度发明了花环画、天堂风景画和画廊绘画等新类型的绘画。他进一步创作了风俗画,即对他父亲的作品,特别是他父亲与农民的风俗场景和风景画的模仿、粘贴和改写。勃鲁盖尔代表了象形主义者,博学的画家,他的作品以宗教主题和天主教反宗教改革的愿望以及科学革命为基础,对准确的描述和分类很感兴趣。他是荷兰哈布斯堡总督阿尔布雷希特大公和公爵夫人伊莎贝拉的宫廷画家。

这位艺术家的绰号是“天鹅绒”勃鲁盖尔、“花”勃鲁盖尔和“天堂”勃鲁盖尔。第一个被认为是因为他精通织物的渲染。第二个绰号是指他在花卉静物画方面的专长,最后一个绰号是他发明的天堂风景画。他的哥哥Pieter Brueghel the Younger是长子,被称为小彼得·勃鲁盖尔。

扬·勃鲁盖尔出生于布鲁塞尔,是老彼得·勃鲁盖尔(Pieter Bruegel the Elder)和玛丽亚·科克·范艾斯特(Maria Coecke van Aelst)的儿子。他的母亲是佛兰芒文艺复兴时期著名艺术家Pieter Coecke van Aelst和梅肯·维赫斯特(Mayken Verhulst)的女儿。1569年扬·勃鲁盖尔出生一年后,他的父亲去世了。据信,在1578年他母亲去世后,扬·勃鲁盖尔和他的哥哥Pieter Brueghel the Younger、妹妹玛丽一起去和当时已是寡妇的祖母梅肯·维赫斯特(Mayken Verhulst)同住。梅肯·维赫斯特本身就是个艺术家。早期佛兰芒传记作家卡雷尔·范·曼德尔(Karel van Mander)在1604年出版的《希尔德·博克》( Schilder-boeck)中写道,梅肯是她两个孙子的第一位美术老师。她教他们画画和水彩画。扬和他的哥哥可能还接受过布鲁塞尔当地艺术家的培训,这些艺术家是活跃的挂毯设计师。

扬和他的哥哥彼特随后被派往安特卫普学习油画。据卡雷尔·范·曼德尔(Karel van Mander)所说,他曾在彼得·戈特金(Peter Goetkint)手下学习,他是一位重要的交易商,在他的店里收藏了大量的绘画作品。戈特金特于1583年7月15日去世,扬刚开始训练不久。有可能扬继续在这家商店学习,这家店是由戈特金的遗孀接管的,因为没有其他主人的记录。

当时佛兰芒画家前往意大利完成学业是很常见的。扬·勃鲁盖尔前往意大利,第一次去科隆( Cologne ),他的妹妹玛丽和她的家人住在那里。他后来访问了弗兰肯塔尔(Frankenthal),这是一个重要的文化中心,那里有许多佛兰芒风景画家活跃。他可能在威尼斯待了一段时间后,就去了那不勒斯。1590年6月后,他在那不勒斯创作了许多绘画作品,显示了他对风景和纪念性建筑的兴趣。他为唐·弗朗西斯科·卡拉乔洛(Don Francesco Caracciolo)工作,他是一位杰出的贵族和牧师,同时也是普通未成年人牧师的创始人。扬为唐·弗朗西斯科制作小规模装饰作品。

勃鲁盖尔于1592年至1594年离开那不勒斯前往罗马居住。他和Paul Bril交上了朋友。Paul Bril是一位来自安特卫普的景观专家,他在16世纪末移居罗马。他和他的兄弟马蒂克斯·布里尔(Mathijs Bril)一起为许多罗马住宅创造了大气景观。勃鲁盖尔的灵感来自19世纪90年代中期布里尔生动的绘画和小规模的风景画。在罗马期间,扬·勃鲁盖尔结识了Hans Rottenhammer,他是一位德国画家,画的是小而精致的铜制橱柜画。Hans Rottenhammer画的宗教和神话作品,结合了德国和意大利的风格元素,这是高度尊重。扬·勃鲁盖尔与Paul Bril和Hans Rottenhammer合作。勃鲁盖尔还花时间制作罗马古董纪念碑的水彩画,他似乎对罗马圆形竞技场拱形的内部装饰特别着迷。

他受到红衣主教阿斯卡尼奥·科隆那(Cardinal Ascanio Colonna)的保护。在罗马,他还遇到了红衣主教费德里科·博罗密欧(Cardinal Federico Borromeo),他在反宗教改革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艺术收藏家。红衣主教成了勃鲁盖尔一生的朋友和赞助人。勃鲁盖尔在博罗密欧的维切利宫定居下来。1595年6月,博罗密欧成为米兰大主教时,勃鲁盖尔追随他成为红衣主教家庭的一员。他为红衣主教创作了许多风景画和花卉画。

勃鲁盖尔在米兰呆了大约一年,1596年他回到了安特卫普,在那里除了几次中断之外,他在那里度过了余生。回国一年后,扬·勃鲁盖尔作为一位大师的儿子被接纳为安特卫普圣卢克公会的自由大师。这位艺术家于1599年1月23日在安特卫普的圣母大教堂举行了婚礼。新娘是伊莎贝拉·德·约德(Isabella de Jode),制图师、雕刻师和出版商杰拉德·德·约德( Gerard de Jode)的女儿。他们的儿子Jan Brueghel the Younger出生于1601年9月13日。这个第一个出生的孩子有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作为他的教父,后来他接管了父亲的工作室,并被称为小扬·勃鲁盖尔。

勃鲁盖尔于1601年10月4日注册为安特卫普市的一名市民,名为“Jan Bruegel,Peetersone,schilder,van Bruessele”(“Jan Bruegel,Peeter之子,画家,布鲁塞尔人”)。就在一个月前,勃鲁盖尔被选为圣卢克公会的院长,但由于他不是安特卫普的市民,他未能担任这一职务。同年,勃鲁盖尔正式注册为市议员后,他终于可以当院长了。第二年,他再次当选为院长。

1603年,他的女儿帕斯卡西亚·勃鲁盖尔(Paschasia Brueghel)出生。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也是她的教父。他的妻子伊莎贝拉·德·约德同年去世,留下两个年幼的孩子。有人猜测他妻子的死与他最后一个孩子的出生有关。

1604年夏天,勃鲁盖尔访问了布拉格。布拉格是鲁道夫二世的宫廷所在地,鲁道夫二世是神圣罗马皇帝,他推动了艺术革新。皇帝的宫廷吸引了许多北方艺术家,如Bartholomaeus SprangerHans von Aachen,他们创造了一种新的、充满自负的、被称为矫饰主义的风格。

1604年9月回到安特卫普后,勃鲁盖尔于1604年9月20日在安特卫普的兰格尼乌斯特拉特(Lange Nieuwstraat)买下了一座名为“美人鱼”的大房子。这位艺术家于1605年4月再婚。他与第二任妻子卡特琳娜·范·玛丽恩伯格(Catharina van Mariënburg)育有8个孩子,安布罗修斯·勃鲁盖尔(Ambrosius Brueghel)成为其中一名画家。

1606年,他被任命为阿尔布雷希特大公和公爵夫人以及伊莎贝拉的宫廷画家之后,他先后在1606年、1609年、1610年和1613年出现在布鲁塞尔。2013年8月28日,布鲁塞尔法院就完成各项工程向Brueghel支付了3625盾。

从1610年10月起,鲁本斯开始为他的朋友扬·勃鲁盖尔担任中间人。到1625年,鲁本斯代表扬·勃鲁盖尔给红衣主教博尔罗密欧写了大约25封信。在一封信中,勃鲁盖尔提到他的朋友的角色是“我的秘书鲁本斯”。1612年或1613年,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为扬·勃鲁盖尔和他的家人画了一幅肖像画《老扬·勃鲁盖尔的家人》。1613年,他陪同鲁本斯和Hendrick van Balen对荷兰共和国进行外交访问。在这里,他们遇到了Hendrick Goltzius和其他哈勒姆艺术家。

1614年,当约翰·欧内斯特·范萨克森公爵(Duke Johan Ernest van Saksen)经过安特卫普时,他抽空去参观了鲁本斯和勃鲁盖尔的工作室。勃鲁盖尔收到了安特卫普市治安官的许多正式委托。1615年8月27日,安特卫普市治安官向阿尔布雷希特大公和公爵夫人以及伊莎贝拉赠送了他的四幅油画。1618年,他是安特卫普12位重要画家之一,他们受安特卫普市治安官的委托,为阿尔布雷希特大公和公爵夫人伊莎贝拉创作了一系列绘画作品。对于这个委员会,勃鲁盖尔协调了一个绘画周期的工作,描绘了一个五感寓言。参与该项目的艺术家包括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Frans Snyders小弗兰斯·弗兰肯(Frans Francken the Younger)Joos de Momper the YoungerHendrick van BalenSebastian Vrancx。这些作品在1713年的一场大火中被毁。

1619年3月9日,勃鲁盖尔在安特卫普阿伦伯斯特拉特(Antwerp Arenbergstraat)买了第三栋房子。1623年8月6日,他的女儿克拉拉·尤金妮娅(Clara Eugenia)受洗时,大公爵夫人伊莎贝拉和红衣主教博罗密欧是她的教母。扬·勃鲁盖尔于1625年1月13日在安特卫普死于霍乱并发症。

1627年6月3日和6月23日,艺术家的遗产分给了他在世的妻子和两次婚姻的子女。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Hendrick van Balen、科尼利斯·舒特( Cornelis Schut)和保罗·范·哈尔马勒(Paulus van Halmaele)是他最后遗嘱的执行人。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是幸存的勃鲁盖尔孩子们的监护人。

他的学生包括他的儿子和Daniël Seghers。勃鲁盖尔的女儿帕斯卡西娅嫁给了画家小海罗尼穆斯·范凯塞尔(Hieronymus van Kessel the Younger),他们的儿子Jan van Kessel the ElderJan Brueghel the Younger一起学习。勃鲁盖尔的女儿安娜在1637年嫁给了戴维·特尼尔斯(David Teniers the Younger)

老扬·勃鲁盖尔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他从事多种流派的创作,并将各种新题材引入佛兰芒艺术。他是一位革新者,他为各种流派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他亲手创作了花卉静物、风景画和海景、狩猎作品、战争场景以及地狱火和冥界的场景。他最著名的创新是新类型的绘画,他在17世纪第一季度将其引入佛兰芒艺术,如花环画、天堂风景画和画廊绘画。与鲁本斯等当代佛兰芒巴洛克艺术家不同,他没有为当地教堂制作大型祭坛画。

扬·勃鲁盖尔(Jan Brueghel the Elder)掌握了高超的技术,使他能够以惊人的精确度和高度的完成度渲染材料、动物和景观。他有一种熟练的微缩技术,使他能够准确地描述自然。

对于扬·勃鲁盖尔的车间实践知之甚少。他经营着一个大作坊,使他能够生产大量的作品,这些作品又在他的作坊里被复制。1625年扬·勃鲁盖尔去世后,年轻的扬·勃鲁盖尔掌管了他父亲的作坊,他的经营方式和他父亲一样。这一点在现存的绘画风格中表现得很明显,这些绘画都是他父亲的风格,以及与他父亲的前合作者如鲁本斯和Hendrick van Balen的持续合作。这一车间的生产有助于广泛传播老扬·勃鲁盖尔的作品。

当他的哥哥Pieter Brueghel the Younger为安特卫普艺术市场从事大量作品的大规模生产时,扬·勃鲁盖尔为贵族赞助人和图片收藏家的精选客户工作,以创造更昂贵和独家的图像。他的作品,如他的天堂风景画,吸引了贵族的审美偏好,他们喜欢收集这些珍贵的物品。他的作品通常被画在简单的观赏性物品上,也是为了欣赏而画的。

在17世纪的安特卫普,艺术家之间的合作是艺术实践的一个重要特征。扬·勃鲁盖尔也是一个经常与其他艺术家合作的人。由于他是一个拥有广泛技能的艺术家,他与许多不同流派的合作者合作。他的合作者包括风景画家Paul BrilJoos de Momper the Younger、建筑画家Paul Vredeman de Vries和人物画家小弗兰斯·弗兰肯(Frans Francken the Younger)Hendrick de ClerckPeeter van AvontHendrick van Balen

他与人物画家Hans Rottenhammer的合作始于1595年左右的罗马,结束于1610年。Hans Rottenhammer是一位天才的人物画家,以画裸体画而闻名。最初,当两位艺术家都住在威尼斯时,他们的合作作品都是在画布上完成的,但在后来勃鲁盖尔回到安特卫普之后的合作中,他们通常使用铜。在勃鲁盖尔回到安特卫普后,他们的合作实践是让勃鲁盖尔把带着风景的铜板送到威尼斯的Hans Rottenhammer那里,Hans Rottenhammer画了这些人物,然后归还了铜板。在一些情况下,过程是相反的。勃鲁盖尔和Hans Rottenhammer不仅在风景画与人物合作。两位艺术家共同创作了最早的献祭花环画之一,为红衣主教费德里科·博罗密欧(Federico Borromeo)制作,描绘了一个被花环(Pinacoteca Ambrosiana)包围的圣母和圣子。

虽然在他与Hans Rottenhammer的合作中,风景画是由勃鲁盖尔创作的,但当他与Joos de Momper the Younger合作时,角色颠倒了,因为正是勃鲁盖尔为Joos de Momper the Younger绘制的风景画提供了人物。他们合作的一个例子是《洞穴前的隐士》( A Hermit before a Grotto,约1616年,列支敦士登博物馆)。勃鲁盖尔和Joos de Momper the Younger之间有59次已知的合作,Joos de Momper the Younger是他最频繁的合作者。Hendrick van Balen是另一个与勃鲁盖尔的定期合作者。从1604年起,两位画家都搬到了兰格·尼乌斯特拉特(Lange Nieuwstraat),这使得他们的合作更容易进行,因为他们合作的面板和铜板更容易搬运。

扬·勃鲁盖尔的另一个经常合作者是鲁本斯。两位艺术家在1598年至1625年间共创作了约25幅作品。他们的第一次合作是在《亚马逊之战》( The Battle of the Amazons,约1598-1600年,三苏奇美术馆)。艺术家们共同致力于发展虔诚花环画的流派,包括《花环中的圣母》( Madonna in a Floral Wreath ,约1616-1618年,阿尔特·皮纳科塞克)。他们还共同制作了神话场景和代表五种感官的寓言系列。这两位朋友之间的合作是了不起的,因为他们的工作风格和专业非常不同,而且是地位平等的艺术家。在这些合作作品中,他们能够保持各自风格的个性。

扬·勃鲁盖尔似乎是他们联合工作的主要发起人,主要是在16世纪10年代后半叶,当时他们的合作方法更加系统化,包括鲁本斯的研讨会。通常是勃鲁盖尔开始作画,他会给鲁本斯留出空间来添加人物。在早期的合作中,他们似乎对对方的工作做了重大的修正。例如,在早期的合作项目《战争归来:马尔斯被维纳斯缴械》( The Return from War: Mars Disarmed by Venus )中,鲁本斯在右下角的大部分区域都涂上了灰色涂料,这样他就可以放大自己的人物。在后来的合作中,艺术家们似乎已经简化了他们的合作,并在早期就作品的构图达成一致,因此这些后期作品几乎没有底图。作为大公的宫廷画家,他们的合作反映了宫廷希望强调其与前勃艮第和哈布斯堡统治者统治的延续性以及统治者的虔诚。尽管他们注意到宫廷圈子里的流行趣味,喜欢狩猎之类的主题,但这两位艺术家在回应宫廷喜好时富有创造性,他们设计了新的肖像画和流派,例如虔诚的花环画,它们同样能够传达大公会宫廷的虔诚和辉煌。勃鲁盖尔和鲁本斯的联合艺术作品受到全欧洲收藏家的高度评价。

扬·勃鲁盖尔的作品反映了在他有生之年在天主教的西班牙荷兰的各种思潮。天主教反宗教改革的世界观对艺术家的创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这个世界观的核心是相信地球和它的居民是上帝的启示。对神明启示的艺术表现和科学研究受到鼓励和重视。勃鲁盖尔的朋友和赞助人、反宗教改革运动红衣主教费德里科·博罗密欧(Federico Borromeo)特别强调动物世界的美丽和多样性。博罗密欧在他的《31/5000
赞美三本书》(I tre libri delle laudi define)(1632年才出版)中写道:“当我们仔细研究动物的结构和形态,以及它们的部位、成员和角色时,难道不能说神圣的智慧是多么出色地展示了它伟大作品的价值吗?”扬·勃鲁盖尔对自然的各种形式的写实描绘,如花卉、风景、动物等,显然符合这样一种观点,即研究上帝的创造是认识上帝的重要来源。

勃鲁盖尔的时代也见证了人们对通过经验证据研究自然的兴趣与日俱增,而不是依赖于继承的传统。从新发现的地区获得新动物和外来植物的机会增加,在这一智力探索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这导致了第一批学术目录和百科全书的出现,包括16世纪自然主义者康拉德·盖斯纳( Conrad Gesner)和乌利塞·阿尔德罗万迪( Ulisse Aldrovandi)的自然历史图册。他们对自然史的主要贡献是建立了一个对每种动物进行广泛描述的系统。格斯纳将所有物种归为四大类:四足动物、鸟类、鱼类和蛇。他用字母顺序和命名法、地理起源、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来描述动物。阿尔德罗万迪( Ulisse Aldrovandi)采取了另一种方法,没有按字母顺序排列动物。他把视觉相似性作为分类因素。例如,他把马和类似的动物(如驴和骡子)放在一起,并将物种分成不同的类别,如有蹼足的鸟类和夜间活动的鸟类。

勃鲁盖尔的作品反映了当代百科全书对所有自然世界的分类和排序的兴趣。这一点在他的花卉作品、风景画、寓言作品和画廊绘画中都有体现。例如,在他的天堂风景中,勃鲁盖尔根据生物分类的基本类别对大多数物种进行了分类,换句话说,就是根据彼此相似的主要相关物种(如鸟类或四足动物)进行了分组。他进一步将它们分为具有相似的形态和行为特征的子类。他的天堂景观因此构成了一个动物和鸟类的视觉目录,履行了微型百科全书的作用。

勃鲁盖尔试图通过根据经验观察对世界中的许多元素进行排序和分类来代表世界,但他的努力并没有止步于自然世界。在布拉格,他了解了鲁道夫二世皇帝的大量藏品,这些藏品分为自然、人工和科学物品。勃鲁盖尔的寓言画四要素和五感揭示了相同的分类痴迷,利用每一个元素或感觉来组织自然的,人造的仪器和科学的物体。在艺术、科学和自然领域的巧妙结合中,勃鲁盖尔展示了他对这些不同学科的精通。他在艺术中描述和编目自然的方法,类似于自然历史学家开始区分感性经验和理论知识。

勃鲁盖尔对世界分类的痴迷完全符合布鲁塞尔宫廷百科全书式的品味,这体现在他们的大量艺术收藏中,主要是佛兰芒绘画、异域物种的动物园和大量的图书馆。

扬·勃鲁盖尔是荷兰哈布斯堡最早开始画纯花静物画的艺术家之一。纯花卉静物画的是花,通常是放在花瓶或其他容器中,作为图画的主体,而不是作为其他作品(如历史画)的从属部分。扬·勃鲁盖尔被认为是北方艺术中新兴的花卉作品流派的重要贡献者,这一贡献在他那个时代就已经得到了赞赏,当时他被昵称为“花勃鲁盖尔”。虽然传统上对这些花的理解是,它们是瓦尼塔的象征或具有隐藏意义的短暂寓言,但现在更常见的是将它们解释为对自然世界的描绘。勃鲁盖尔对这些作品的态度,是因为他渴望展示自己的技巧,即对自然的真实、近乎科学的渲染。他的作品中所反映的对自然的理解与对自然的理解相结合。

从勃鲁盖尔开始,17世纪的花卉静物画以花卉布置为主,它们被放置在一个中性的黑暗背景或一个简单的石头壁龛的背景上。微小的细节,如昆虫,蝴蝶,蜗牛和单独的花或迷迭香喷雾偶尔会被添加,但从属于主要的主题。当勃鲁盖尔寻找非常稀有的花时,他用一些常见的花朵,如郁金香、鸢尾花和玫瑰来固定他的花束。这可能是对其赞助人的愿望以及构图考虑的回应。他的花束通常是由一年中不同季节盛开的花朵组成的,因此它们不可能直接从大自然中画在一起。勃鲁盖尔习惯于旅行,画安特卫普没有的花,这样他就可以把它们画成他的花束。勃鲁盖尔用近乎科学的精确度描绘了这些花。他把每一朵花排列得几乎没有重叠,这样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展示它们,许多花以不同的角度展示。这些花是按大小排列的,较小的花在花束的底部,较大的花如郁金香、矢车菊、牡丹和紫背玫瑰在中心,大花,如白百合和蓝色鸢尾花,在花束的顶部。

这一安排在《陶瓷花瓶中的花朵》(Flowers in a Ceramic Vase,约1620年,安特卫普皇家美术馆)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插花的花瓶用浮雕图案装饰。两幅卡通画被一个奇妙的人物隔开,左边是希腊神话中的海神安菲特里特(Amphitrite),右边是罗马的玉米女神刻瑞斯(Ceres)。这两位女神通常被用在四个元素的寓言中,分别象征着水和土。花瓶上另两个不可见部分的卡通画很可能是与火有关的武尔坎(Vulcan)和与空气有关的阿波罗。“四行”与“花”在一部作品中的出现,可以理解为宏观世界在微观世界中的发散。

勃鲁盖尔经常在他的作品中重复主题。即便如此,他还是能让每一部作品都焕然一新,焕发出勃勃生机。

在花环画流派的发明和发展中,老扬·勃鲁盖尔起了关键作用。花环画通常是在虔诚的图像或肖像周围画一个花环。1607-1608年,他和Hendrick van Balen一起为意大利红衣主教费德里科·博罗密欧(Federico Borromeo)绘制了已知的第一幅花环画,他是一位热情的艺术收藏家和天主教改革者。博罗密欧要求这幅画回应上个世纪对圣母玛利亚形象的破坏,因此它结合了红衣主教对天主教改革和艺术的兴趣。静物画专家勃鲁盖尔画了花环,而专业人物画家Hendrick van Balen则负责圣母玛利亚的形象。

这种花环画的灵感来源于哈布斯堡宫廷(当时是荷兰哈布斯堡的统治者)和安特卫普普遍存在的对玛丽的崇拜和献身。这一流派最初与反宗教改革运动的视觉形象有关。花环画通常是静物画和人物画家的作品。勃鲁盖尔在花环画上的合作者包括鲁本斯、小弗兰斯·弗兰肯(Frans Francken the Younger)Peeter van Avont

他与Hendrick van Balen合作创作的花环画的一个例子是《水果花环围绕着女神接受来自四季化身的礼物》(Garland of Fruit surrounding a Depiction of a Goddess Receiving Gifts from Personifications of the Four Seasons),有两个版本,一个在贝尔菲乌斯收藏(Belfius collection ),另一个在海牙的毛里塔尼亚。两个版本都被认为是亲笔签名画,但两个版本之间的细微差异表明,贝尔菲乌斯收藏的面板是原始版本。正如1774年威廉王子在《自然》杂志中所描述的那样,这是威廉王子在《自然》中所描述的,当时在《自然》杂志中,威廉王子在《自然》一书中描述了这一点。最近,有人提议将女神与古罗马农业、谷物、生育和母爱关系的女神刻瑞斯联系起来。原因是奖章上的女神没有任何传统上与赛贝尔斯(Cybele)有关的属性。奖章周围悬挂着鲜花、蔬菜和水果的花环,这是对女神的致敬,也是对丰饶丰饶的颂歌。范巴伦画的是奖章,勃鲁盖尔画的是丰富的花环、周围的人物和众多的动物。

扬·勃鲁盖尔的父亲,老彼得·勃鲁盖尔,被认为是风景艺术的重要创新者。他的父亲主要是在阿尔卑斯山的环境中引进了更大的由Joachim Patinir创建的世界风景( world landscape,一种假想的俯瞰图)。老彼得的一些作品也预示着森林景观将在16世纪初开始主导风景画。老彼得还开发了村庄和乡村景观,把佛兰芒的小村庄和农场安置在奇异的山区和河谷中。

扬·勃鲁盖尔是根据他从父亲那里学到的一个公式发展起来的,那就是安排乡亲们在一条路上行走,而这条路又向远处退去。他通过仔细缩小前景、中间地带和远处人物的比例来强调太空的衰退。为了进一步加深大气透视感,他用棕色、绿色和蓝色的不同色调来描述空间的衰退。他对农民人物的关注和他们在前景中卑微的活动,平衡了他广阔的景致。

和他父亲一样,扬·勃鲁盖尔也画过各种各样的乡村风景画。他用周围的风景作为舞台,让一群穿着鲜艳衣服的农民在集市、乡间小路上和喧闹的车水马龙中从事各种活动。扬·勃鲁盖尔的风景画以其强烈的叙事元素和对细节的关注,对17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佛兰芒和荷兰风景画家产生了重大影响。在哈勒姆工作的画家们当然知道他的河流景观,包括Esaias van der Velde IWillem Pietersz. Buytewech,1613年勃鲁盖尔陪同彼得·保罗·鲁本斯出访荷兰共和国时,他们可能在那里见过。

扬·勃鲁盖尔和艺术家们一起,如Gillis van Coninxloo,他是17世纪密林景观的主要开发者之一。事实上,早在1598年康尼斯洛第一幅确定年代的森林景观出现之前,扬·勃鲁盖尔就开始尝试这种作品。在他的森林风景画中,勃鲁盖尔描绘了树木茂盛的空地,在那里他捕捉到了森林的茂密,甚至神秘。虽然有时有人和动物居住,但这些森林场景包含了黑暗的凹处,几乎没有开阔的天空,也没有眼睛穿透茂密树木的出口。

扬·勃鲁盖尔发明了“天堂风景画”,这是一种结合了风景画和动物画的亚流派。这种类型的作品通常是爬行的动物从外来的和本地的欧洲物种谁和谐地共存在一个郁郁葱葱的景观环境。这些风景画的灵感来源于圣经《创世纪》一章中的情节,它讲述了创造世界和人类的故事。最受欢迎的主题取自《创世纪》中,人、亚当和夏娃在天堂中的创造,人的堕落和动物进入诺亚方舟。

与他的作品一样,这些风景画也受到天主教反宗教改革的世界观的影响,这种世界观认为地球和它的居民是上帝的启示,并重视对这一神圣启示的艺术表现和科学研究。如上所述,勃鲁盖尔的朋友和赞助人、反宗教改革运动红衣主教费德里科·博罗密欧(Federico Borromeo)特别强调动物世界的美丽和多样性。勃鲁盖尔试图在他的天堂风景中呈现这种世界观。勃鲁盖尔的天堂风景画的新奇之处不仅在于令人印象深刻的各种动物,艺术家主要从生活中研究这些动物,而且还表现为宗教叙事的人物和科学秩序的主题。

19世纪90年代初,勃鲁盖尔在威尼斯逗留期间发展了他最早的天堂景观,他的第一幅天堂景观被称为《人类堕落的伊甸园》( The Garden of Eden with the Fall of Man )。图中提到的创世记出现在一个小插曲中,代表了背景中人类的创造,但主要的焦点是动物和景观本身。这幅作品是勃鲁盖尔第一幅将动物“分类”并描绘常见和驯养动物的天堂景观。勃鲁盖尔参观布拉格神圣罗马皇帝鲁道夫二世的宫廷,激发了他对动物分类的兴趣。皇帝建立了一个百科全书式的珍稀动物收藏品。尽管在早期的天堂风景画中,勃鲁盖尔似乎把一些动物的描绘建立在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之上,但他后来可以依赖布鲁塞尔宫廷动物园里各种物种的生活研究。勃鲁盖尔在访问布拉格期间也看过阿尔布雷希特·丢勒(Albrecht Dürer)对动物的描绘,并绘制了阿尔布雷希特·丢勒(Albrecht Dürer)的水彩画《带着众多动物的圣母玛利亚》( The Madonna with a Multitude of Animals,1503年)。阿尔布雷希特·丢勒(Albrecht Dürer)对动物的描绘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动物学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它们是自然研究中最纯粹的艺术形式。佛兰德艺术家Hans BolJoris Hoefnagel对动物的研究也对勃鲁盖尔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是Joris Hoefnagel的《四要素》(Four Elements ,1575-1582)是第一部以书籍形式对动物进行分类的艺术作品。Joris Hoefnagel对动物世界的表现方法结合了自然历史、古典、象征性和圣经的参考,将不同物种纳入了宇宙的四个元素:地球、水、空气和火。他对世外桃源的广泛描写也体现了他对世外桃源的各种态度。

勃鲁盖尔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不断完善他对天堂景观主题的处理。勃鲁盖尔创作的许多天堂景观的渲染和变化为他赢得了“天堂勃鲁盖尔”的绰号。

老扬·勃鲁盖尔创作了各种寓言画,特别是关于五感和四行的主题。这些画作经常与其他画家合作,比如勃鲁盖尔和鲁本斯合作的五幅代表五种感官的绘画作品,它们现在都在马德里的普拉多博物馆中。他还与Hendrick van Balen合作创作了各种寓言作品,如关于《四要素》( Four Elements)的系列作品以及《公益寓言》(Allegory of Public Welfare)。

扬·勃鲁盖尔在他的寓言中描绘了一个抽象的概念,例如通过与之相关联的大量具体物体,一种感官或四种元素中的一种。因此,他用描写性的比喻来表现一个概念。勃鲁盖尔在这些寓言作品中诉诸于百科全书般的意象,他也在他的天堂风景画中展示了这些意象。这一点在他的作品《火的寓言》中得到了证明;维纳斯在火神的熔炉中有各种版本,其中一个版本(罗马)是与亨德里克·范巴伦(Hendrick van Balen)合作的,另一个版本(米兰)仅由扬·勃鲁盖尔创作。勃鲁盖尔在这篇文章中所采用的百科全书式的方法提供了如此详细的信息,以至于科学史学家一直依赖这篇文章作为17世纪冶金实践中使用的工具类型的信息来源。

扬·勃鲁盖尔很早就被昵称为“地狱勃鲁盖尔”,但到了19世纪,这个名字就被错误地与他的哥哥皮耶特联系在一起了。扬·勃鲁盖尔因其与恶魔和地狱场景的场景而被赋予绰号。例如《圣安东尼的诱惑》(St.Anthony)(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它重演了希罗尼穆斯·博世首次探索的主题。在这个恶魔肆虐的场景中,怪物攻击小圣人的场景出现在一大片茂密的森林景观的角落里,而不是在帕蒂尼尔的全景中。

据信扬·勃鲁盖尔为一批知识渊博、经验丰富的收藏家新的精英观众制作了他的地狱场景。为了吸引这位博学的客户,他经常在地狱场景中加入神话而不是宗教主题,尤其是在库迈恩·西比尔的护卫下,在哈迪斯的维吉尔场景中的埃涅阿斯。例如《地下世界中的埃涅阿斯与西比尔》(Aeneas and the Sibyl in the Underworld ,1619年,维也纳艺术历史博物馆)。在他的地狱场景中出现的其他神话主题还包括朱诺在奥维德的《变形》(Metamorphoses)中访问冥府和俄耳甫斯的形象。后者的一个例子是《冥界中的俄耳甫斯》( Orpheus in the Underworld )。在这些作品中,色彩鲜艳的怪物提供了博世设计后期表现形式的“娱乐恐怖”。

勃鲁盖尔的地狱场景很有影响力,伦勃朗(Rembrandt)的一位老师雅各布·范斯瓦嫩伯格(Jacob van Swanenburg)也因此受到启发,创作了自己的地狱场景。


老扬·勃鲁盖尔作品收藏于:

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19)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10)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9)

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博物馆(5)

卢浮宫(3)

斯洛伐克国家美术馆(3)

苏黎世美术馆(3)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3)

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画廊(3)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3)

布拉迪斯拉发城市美术馆(2)

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2)

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2)

英国皇室收藏(2)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

安东乌尔里希公爵美术馆(2)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2)

菲茨威廉博物馆(2)

威灵顿博物馆(2)

国立罗马尼亚艺术博物馆(1)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

安大略美术馆(1)

Bildergalerie - Sanssouci(1)

列支敦士登城市宫殿(1)

华沙国家博物馆(1)

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1)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1)

格拉茨博物馆(1)

Rheinisches Landesmuseum Bonn(1)

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1)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1)

罗考克殊斯-安卫特普(1)

凯德尔斯顿会堂(1)

美国国家艺术馆(1)

芬兰国家美术馆(1)

Staatsgalerie Aschaffenburg (Schloss Johannisburg)(1)

托莱多艺术博物馆(1)

柏林画廊(1)

Anhaltische Genaldegalerie Dessau(1)

牛津大学(未知学院)(1)

凯文葛罗夫艺术博物馆(1)

卡塞尔历代大师画廊(1)

Staatsgemäldesammlungen, Neuburg(1)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1)

辛伯里可夫美术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