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曼·约翰逊

伊斯曼·约翰逊

Eastman Johnson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伊斯曼·约翰逊(Eastman Johnson)
生卒日期: 1824年7月29日 - 1906年4月5日
国籍:美国
伊斯曼·约翰逊的全部作品(218)

乔纳森·伊斯曼·约翰逊(Jonathan Eastman Johnson)是一位美国画家,也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联合创始人,他的名字刻在入口处。

他最出名的是他的风俗画,日常生活场景的绘画,以及他对普通人和杰出美国人的肖像画,如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纳撒尼尔·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和亨利·沃兹沃思·朗费罗(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他后来的作品常常表现出17世纪荷兰大师的影响,他于19世纪50年代在海牙学习,他当时被称为美国伦勃朗(Rembrandt)

伊斯曼·约翰逊的艺术家生涯始于1840年他父亲给波士顿一家石版印刷工当学徒。在他父亲的政治赞助人、缅因州州长约翰费尔菲尔德(John Fairfield)进入美国参议院后,19世纪40年代末,老约翰逊被美国总统詹姆斯·波尔克任命为海军部建筑、设备和维修局的首席书记官。他们一家搬到了华盛顿特区,第一次住在出租房里。1853年,他们在第十三街和第十四街之间的F街266号买了一个新的排屋,离白宫和海军部办公室只有几个街区的距离,而这两个街区就是他们的永久住所。尽管年轻的约翰逊曾在波士顿生活过一段时间,并在欧洲学习,但他一直以这座住宅为基地,直到19世纪50年代末搬到纽约市。

年轻的约翰逊大约20岁时搬到华盛顿特区,靠制作蜡笔肖像来养活自己,其中包括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和多莉·麦迪逊(Dolly Madison),很可能还得益于他父亲的政治关系。他回到新英格兰,1846年22岁时定居波士顿。

1849年,约翰逊出国到德国,在杜塞尔多夫大学(Kunstakademie Düsseldorf)进修。这已成为一个新的中心,许多艺术家,包括许多美国人,学习艺术。他们参加了杜塞尔多夫画派。1851年1月,约翰逊被洛伊茨(Emanuel Leutze)的工作室接纳,他是一个德国人,在返回德国之前曾在美国生活了一段时间。他在那里完成的主要作品是他对Thomas Worthington Whittredge的肖像画。

约翰逊搬到海牙,在那里他学习了17世纪的荷兰和佛兰芒大师。1855年,他结束了在巴黎的欧洲旅行,与学院派画家Thomas Couture一起学习,那年因母亲去世返回美国。

1856年,他拜访了威斯康星州苏必利尔的妹妹莎拉和她的家人。他的混血向导斯蒂芬·邦加(Stephen Bonga)是奥吉布韦(Ojibwe)和非裔美国人,他带领约翰逊在苏必利尔周边地区的土著欧及布威族(Ojibwe)的安西那比( Anishinaabe)生活。在整个1857年,约翰逊经常用亲密、随意的姿势来描绘它们。据威斯康星州历史学会称,约翰逊与邦加一起前往今天被称为大波蒂奇国家纪念碑、使徒群岛国家纪念碑和皇家岛国家公园(Isle Royale National Park)的地区。

1859年,约翰逊回到东部,在纽约市建立了一个工作室。那一年,他在美国国家设计学院举办了一次展览,展出了他的画作《南方的生活》,也就是俗称的“老肯塔基之家”。它的背景是华盛顿特区的城市后院,而不是种植园。那一年,约翰逊被选为国家设计学院的准成员,并于1860年成为正式院士。

约翰逊还成为纽约联合会俱乐部的会员,该俱乐部收藏了他的许多画作。1869年55岁的伊丽莎白第一次和巴克利结婚。他们有一个女儿,埃塞尔·伊斯曼·约翰逊,出生于1870年。1896年,埃塞尔嫁给了阿尔弗雷德·罗纳尔德康克林(Alfred Ronalds Conkling),参议员罗斯科·康克林(Roscoe Conkling)的侄子。

伊斯曼·约翰逊1906年去世时,被埋葬在纽约布鲁克林的格林伍德公墓。

约翰逊的风格在题材和执行上都很现实。他的木炭素描并没有受到那个时期艺术家的强烈影响,但更多的是通过他的石版画训练。后来的作品显示了17世纪荷兰人和佛兰芒大师以及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的影响。米勒(Jean-François Millet)的《拾穗者》在约翰逊的《南塔基特岛的蔓越莓收获》中可以看到,尽管这部作品的情感基调大不相同。

他对个人的细致刻画,而不是刻板印象,增强了他的绘画的真实感。欧及布威族(Ojibwe)艺术家卡尔·盖博伊(Carl Gawboy)指出,在1857年由约翰逊创作的欧及布威族(Ojibwe)人肖像中,人们可以在今天的欧及布威族社区中认出他们的脸。他的一些画作,如《在大波特奇的欧及布威族窝棚》,都非常逼真,细节可以在后来的照片写实运动中看到。

他对光源的仔细关注有助于写实。肖像画,《女孩和宠物》(Girl and Pets),《亚伯拉罕·林肯的童年》,利用单一光源的方式,类似于17世纪荷兰大师,他曾在海牙学习,在1850年代。

约翰逊的题材包括富有和有影响力的人物的肖像,从美国总统到文学人物,再到无名的个人。他最出名的作品是在日常场景中描绘日常人物。约翰逊经常重新粉刷同一主题的风格或细节。

他的新英格兰生活的作品,如《南塔基特岛的蔓越莓收获》,《旧驿站马车》,《脱壳聚会,南塔基特岛》,《树液采集者》和《在缅因州弗莱堡的营地里吃糖》使他成为一个流派画家。在五年的时间里,他画了许多将枫汁加工成枫糖的草图和小画,但从未完成他开始的更大的工作。

相比之下,他开发了著名的老舞台马车主要是在他的工作室,他仔细规划了它的组成。舞台教练是以一辆废弃的马车为原型的,他是在卡茨基尔( Catskills)徒步旅行时遇到并画的。他用当地的孩子从他南塔基特工作室附近招募来当模特。尽管有这种技巧,这幅画还是被誉为健康、自然和田园风格。

1856-1857年,约翰逊在威斯康星州西部边境的苏必利尔湖看望了他的妹妹莎拉和弟弟萨勒伯。他在当地旅行和会见欧及布威族人时得到了斯蒂芬·邦加(Stephen Bonga)的帮助,他是奥吉布韦/非裔美国人父母的翻译和向导。

现代欧及布威艺术家卡尔·盖博伊(Carl Gawboy)推测,约翰逊与邦加和他的混血家庭(邦加有一个欧及布威族妻子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光改变了他的绘画方法。当然,约翰逊成功地让许多欧及布威族人成为他的实验对象。在他的绘画和绘画中,约翰逊用一种比那个时期的绘画更亲切和放松的方式来描绘欧及布威人。另一个不寻常的是,他经常在作品的标题中加入主题的名字。他不仅专注于个人肖像画,而且还画了包括欧及布威族住所、圣路易斯湾和其他欧及布威族群体在内的日常活动中的场景素描和绘画。

约翰逊离开威斯康星州是因为一场大范围的金融恐慌,这使得他在那里的房地产投资一文不值。他搬到俄亥俄州的辛辛那提,靠肖像画佣金赚钱,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欧及布威的主题上来。他的画作和欧及布威的素描在他有生之年一直无人购买。它们现在归明尼苏达州德卢斯的圣路易斯县历史学会所有。

南方的黑人生活》是约翰逊的杰作,完成于南北战争开始前不久。由于其复杂性,学者们对其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解释。这幅画描绘了华盛顿特区奴隶的城市“后街”场景,尽管从那一年开始,它就被普遍称为老肯塔基之家(根据斯蒂芬·福斯特的歌曲《我的老肯塔基家》),被称为展示种植园生活。这幅画展示了一座破旧的房子后面的一系列家庭活动,右边是一座条件较好的房子,背景是华盛顿约翰逊父亲家附近奴隶宿舍的后院。

在前景的左边是一个年轻的黑人男人和一个浅肤色的女人在求爱,中间是一个班卓琴演奏者在演奏音乐,一个成年妇女和一个孩子跳舞,其他人都在看。在右边,一个穿着精致白色连衣裙的年轻白人妇女跨过门槛,从隔壁的房子走进这个世界,身后是另一个黑影。(她是约翰逊的妹妹)一个成年黑人妇女看着楼上的窗户,她扶着坐在部分倒塌的屋顶上的一个浅肤色的小孩。在中间前景中和孩子跳舞的女人皮肤最黑,几乎每个人都涂上了不同的肤色。

这些不同的“有色人种”反映了南部的非裔美国人社会,但也邀请观众思考这些描绘的混合种族血统。有几个元素暗示或象征着与一个看不见的更富有的白人父亲的关系:混血儿,从黑人宿舍到隔壁一个更大的房子的梯子,象征性的是高高的房子附近树上的公鸡和黑人屋顶上的母鸡。奴隶制度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认为这幅画支持了他们的世界观,因为黑人看起来很快乐,但他们的房子已经破旧不堪。

自由之旅-逃亡的奴隶》描绘了一个奴隶家庭在黎明时分骑着马走向自由的故事,也引起了人们的解读。约翰逊把奴隶家庭放在作品的中心,充当他们自己命运的代理人。天亮了,远处的刺刀上有亮光,表明联合阵线。一个男人骑着一个孩子在他前面;在他后面,一个女人把一个婴儿抱在胸前。她看着身后,好像在担心追赶者,或者在想她留下了什么。馆长埃莉诺·哈维(Eleanor Harvey)写道,这幅画“捕捉到了奴隶制问题的全部范围开始显现的时刻。约翰逊把这些人放在了前台,这样一来,他们在全国辩论中的处境就更为突出了。”

约翰逊当时指出,这幅画是基于他在南北战争马纳萨斯战役中的观察。

他的作品《耶和華是我的牧者》,展示了一个非裔美国人阅读圣经,大概是从诗篇第23章,以伊斯曼的作品命名。在这里,他靠着一件可能表明在联邦军队服役的蓝色夹克。这幅画是在《解放宣言》宣布后不久绘制的,当时许多黑人从奴隶制度走向自由。阅读被视为自由人进步能力的关键。


伊斯曼·约翰逊作品收藏于:

布鲁克林博物馆(10)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笛洋美术馆(8)

美国国家艺术馆(7)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7)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7)

波士顿美术馆(6)

哈佛艺术博物馆(5)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4)

费城艺术博物馆(4)

密歇根州底特律美术馆(4)

Fenimore Art Museum(3)

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美术博物馆(3)

圣路易斯县历史学会(3)

纽约历史学会(3)

美国艾迪生艺术馆(3)

国家学院博物馆和学校(3)

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2)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2)

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2)

水晶桥美国艺术博物馆(2)

伍斯特艺术博物馆(2)

胡德艺术博物馆(2)

赫施霍恩博物馆与雕塑园(1)

艾伦纪念艺术博物馆(1)

坎贝尔艺术博物馆(1)

内布拉斯加州乔斯林艺术博物馆(1)

北卡罗来纳艺术博物馆(1)

特拉美国艺术基金会(1)

耶鲁大学美术馆(1)

Everson Museum of Art - Syracuse, NY(1)

雷诺达之家美国艺术博物馆(1)

Nantucket Historical Association(1)

铁姆肯艺术博物馆(1)

纽约州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1)

宾西法尼亚州卡内基美术馆(1)

弗吉尼亚州克莱斯勒艺术博物馆(1)

圣巴巴拉艺术博物馆(1)

新不列颠美国艺术博物馆(1)

马萨诸塞州米德美术馆(1)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1)

纽瓦克博物馆(1)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1)

马里兰州沃尔特艺术博物馆(1)

科罗拉多州美国西部艺术博物馆(1)

法恩斯沃思艺术博物馆(1)

科尔比学院艺术博物馆(1)

哥伦布博物馆(1)

曼森·威廉姆斯·普罗克特艺术学院(1)

密歇根大学艺术博物馆(1)

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1)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1)

艺术和科学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