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布里埃·穆特

加布里埃·穆特

Gabrielle Münter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加布里埃·穆特(Gabrielle Münter)
生卒日期: 1877年2月19日 - 1962年5月19日
国籍:德国
加布里埃·穆特的全部作品(274)

加布里埃·穆特(Gabrielle Münter,又译:加布里埃尔·明特)是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在20世纪初的慕尼黑先锋派中处于前列。她与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一起学习和生活,是表现主义团体蓝骑士(Der Blaue Reiter)的创始成员。

蓝骑士(德语:Der Blaue Reiter,又译作青骑士)是一个因受到慕尼黑新艺术家协会排斥而组成的艺术家团体,也是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和弗兰茨·马尔克对于他们的展览作品及公开活动的称呼。

加布里埃·穆特出生于柏林的中产阶级上层家庭。无论何时,她的家人都支持她成为艺术家的愿望。她小时候开始画画。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她有一个私人家教。1897年,20岁的加布里埃·穆特在艺术家恩斯特·博什(Ernst Bosch)的杜塞尔多夫工作室接受了艺术培训,后来又在威利·普拉茨(Willy Platz)的达门舒尔女子学校(Damenschule,Women's School)接受了艺术培训

她21岁的时候,父母都去世了。1898年,她决定和姐姐一起去美国。她们在美国呆了两年多,主要是在得克萨斯州、阿肯色州和密苏里州。在美国时期有六本素描本保存下来,描绘了人、植物和风景的形象。两个女孩都继承了大量的金钱,使她们能够自由独立地生活。她的童年和早年对她未来的艺术生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她过着不受传统束缚的自由自在的生活。生活在美国和欧洲给了穆特很多女性当时没有的社会曝光率。穆特学习木刻技术、雕塑、绘画和版画。

1901年,她在慕尼黑女艺术家协会(慕尼黑女艺术家协会)的达梅纳卡黛米(女子学院)参加了马克西米利安达西奥(Maximilian Dasio)的初级班。随后,加布里埃·穆特在慕尼黑方阵学校(Phalanx School)学习,这是一所由俄罗斯艺术家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创办的前卫学校。在方阵学校,她参加了威廉·休斯根(Wilhelm Hüsgen)教授的雕塑课程。她在慕尼黑和杜塞尔多夫的官方艺术学院外学习,因为这些学院对女性不开放。在方阵学校,她学到到后印象派以及调色板刀和画笔的使用技术。她鲜明的色彩和粗犷的轮廓在某种程度上源于高更和她所崇拜的野兽。同时,她也受到了巴伐利亚民间艺术的启发,特别是反向玻璃绘画的技术(德国的Hinterglasmalerei)。

在她开始上课后不久,加布里埃·穆特就认识了康定斯基,这最终演变成了一段持续了十多年的私人关系。康定斯基是第一位真正重视加布里埃·穆特绘画能力的老师。1902年夏天,康定斯基邀请她参加他在阿尔卑斯山慕尼黑以南的夏季绘画班,她接受了邀请。


一开始,我的笔触遇到了很大的困难——我是说法国人所说的“笔触”(la touche de pinceau)。所以康定斯基教我如何用调色刀达到我想要的效果……我的主要困难是画得不够快。我的照片都是生命中的瞬间——我指的是瞬间的视觉体验,通常是很快很自然地被记录下来的。当我开始画画的时候,就像突然跳进了深水中,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游泳。是康定斯基教我游泳的技巧。我的意思是,他教会了我工作要足够快,要有足够的自信,要能够实现这种对生命瞬间的快速自发记录。

加布里埃·穆特专注于德国表现主义,她用最先进的照相机记录自己的旅行,她熟悉当时许多著名的艺术家,在她的一本日记中,她说她想向法国的前卫艺术家学习。

穆特是一小群艺术家中的一员,他们积极地将晚期印象派、新印象派和新艺术派(Jugendstil)绘画转变为更激进的非自然主义艺术,现在被认定为表现主义。早期,穆特对风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穆特的山水画运用了激进的新艺术派简约和暗示性的象征手法,柔和的色彩,塌陷的绘画空间和扁平的形式。她喜欢探索儿童的世界,使用儿童和玩具的彩色版画,穆特在拒绝象征性内容时表现出形式的精确和简单。


到1908年,她的工作开始改变。在马蒂斯和野兽派、高更和梵高的强烈影响下,穆特的作品变得更具代表性,她在巴伐利亚的小集镇穆尔诺(Murnau)避难,这个村庄没有受到工业化和技术的影响。穆特在穆尔诺买了一栋房子,在那里度过了她的大部分生活。正是在这里,在她的山水画中,她强调自然、富有想象力的山水画和对德国现代主义的反对。穆特的风景画在使用蓝色、绿色、黄色和粉红色方面很不寻常,色彩在穆特早期的作品中起着很大的作用。色彩用来唤起感情:如画,诱人,富有想象力,充满幻想。在穆特的山水画中,她把乡村和乡村作为人类生活的表现形式,与自然有着不断的互动和共存。

穆特和康定斯基的关系影响了康定斯基的作品。他开始采用穆特的饱和色彩和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穆特和康定斯基游历了欧洲,包括荷兰、意大利、法国以及北非。正是在这段时间,他们遇到了卢梭(Rousseau)和马蒂斯(Matisse)。穆特和康定斯基帮助建立了总部位于慕尼黑的前卫团体“新艺术家协会”(Neue Künstlervereinigung)。她为德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最重要的前卫展览做出了贡献。

1911年,穆特是第一批与康定斯基的德国表现主义团体“蓝骑士”一起展出的艺术家之一。在这个群体中,艺术家的艺术方法和目的各不相同,然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即通过艺术来表达精神真谛。他们提倡现代艺术,视觉艺术和音乐之间的联系,色彩的精神和象征联想,以及绘画走向抽象的自发、直观的方法。


在加布里埃·穆特的作品中,有一个过渡,从或多或少的印象主义地复制自然,到感受自然的内容,抽象,并抽出一个摘录。人们对描绘现代文明的精神、它的社会和政治动乱以及它对唯物主义和异化的吸引越来越感兴趣。穆特指出,绘画都是生命中的瞬间,瞬间的视觉体验,通常是快速而自然的。她的绘画都有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形状和自己的功能。


对穆特来说,正是色彩的运用表达了这些思想。德国表现主义者把原始艺术作为抽象或非具象、非学术、非资产阶级艺术的典范,走向了原始艺术。德国艺术家寻找的不是外表的和谐,而是隐藏在外在形式背后的神秘。他(或她)对事物的灵魂感兴趣,想把它暴露出来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穆特和康定斯基移居瑞士。1914年,康定斯基在没有她的情况下返回俄罗斯,1917年与尼娜·安德烈耶夫斯卡娅(Nina Andreevskaya)的婚姻标志着穆特和康定斯基关系的结束。随后,她的艺术生涯出现了一段不活跃的时期。她还给康定斯基一些绘画和绘画作品,并将其他作品存放在一个仓库里多年。战后,她随约翰内斯·艾希纳(Johannes Eichner)回到德国后,于20世纪20年代末重新开始绘画。


上世纪30年代,随着紧张局势开始笼罩欧洲,现代主义运动在德国遭到纳粹政府的谴责,她把自己、康定斯基和蓝骑士的其他成员的艺术作品都运到她家,藏在那里。尽管她有经济问题,但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仍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他们。经过几次搜查,这些藏品都没被找到。


在她80岁生日之际,穆特把她所有的藏品,包括80多幅油画和330幅绘画作品,都送给了慕尼黑伦巴赫豪斯的城市画廊(Städtische Galerie)。1956年,穆特获得了慕尼黑市文化奖等几个奖项。穆特的作品于20世纪60年代首次在美国展出,1961年在曼海姆艺术馆(Mannheim Kunsthalle)展出。当她和约翰尼斯·艾希纳(Johannes Eichner)在一起,她仍然代表着这场运动。


加布里埃·穆特和约翰尼斯·艾希纳(Johannes Eichner)基金会成立,成为穆特艺术的一个有价值的研究中心。穆特在穆尔瑙度过了余生,往返于慕尼黑。1962年5月19日,她在施塔弗尔湖畔穆尔瑙(Murnau am Staffelsee)的家中去世。


2018年,丹麦哥本哈根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 of Copenhagen)于5月至8月举办了一次展览,展出了加布里埃·穆特(Gabriele Münter)的约130件作品,其中许多是首次展出,这是该艺术家数十年来首次全面回顾展。


穆特的风格在她的职业生涯中不断演变。她早期在方阵学校的作品展示了她对调色刀的广泛使用以及黄色、绿色和棕色的有限颜色范围。她后来的风景画,其中许多都是在穆尔瑙(Murnau)绘制的,在蓝色、绿色、黄色和粉色的调色板周围运用了强烈的轮廓,通常以红色为重点。在她的整个职业生涯中,色彩继续在工作中扮演重要角色。


加布里埃·穆特作品收藏于:

加布里埃·穆特和约翰内斯·艾奇纳基金会(93)

伦巴赫美术馆(22)

Schlossmuseum Murnau(6)

Museum Gunzenhauser - Kunstsammlungen Chemnitz(3)

纽约新艺廊(2)

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美术博物馆(2)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2)

Kunsthalle in Emden(1)

兰多斯艺术博物馆(1)

得梅因艺术中心(1)

Dreiländermuseum Lörrach(1)

以色列博物馆(1)

美国国际女性艺术博物馆(1)

斯普伦格尔博物馆(1)

蓬皮杜中心,法国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1)

新沃克博物馆和美术馆(1)

弗兰茨·马尔克博物馆 (1)

Osthaus-Museum(1)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1)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1)

巴伐利亚国家绘画收藏馆(1)

威斯巴登博物馆(1)

海德博物馆(1)

萨尔州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