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丹比

弗朗西斯·丹比

Francis Danby

艺术家名:弗朗西斯·丹比(Francis Danby)
生卒日期: 1793年11月16日 - 1861年2月9日
国籍:爱尔兰
弗朗西斯·丹比的全部作品(126)

弗朗西斯·丹比(Francis Danby)是浪漫主义时期的爱尔兰画家。他富有想象力和戏剧性的风景可与John Martin媲美。丹比最初发展了他的想象力的风格,而他是一组艺术家的中心人物,这些艺术家后来被称为布里斯托尔学派。他最成功的时期是19世纪20年代在伦敦。

他出生于爱尔兰东南部,是一对双胞胎中的一员;他的父亲詹姆斯·丹比(James Danby)在韦克斯福德附近耕种了一处他拥有的小房产,但他在1807年去世后,全家搬到了都柏林,而弗朗西斯还是个小学生。他开始在都柏林皇家学会的学校练习绘画;在一位名叫James Arthur O'Connor的古怪的年轻艺术家手下,他开始画风景画。丹比还结识了乔治·皮特里( George Petrie)。

1813年,丹比和奥康纳、皮特里一起去了伦敦。这次探险的资金非常不足,很快就结束了,他们只好步行回家。在布里斯托尔,他们停了下来,丹比发现自己可以从水彩画中得到一些微不足道的钱,于是留在那里勤奋地工作,把重要的图片送到伦敦展览馆去。在那里,他的大型油画很快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大约从1818/19年开始,丹比是一个非正式的艺术家团体的成员,这个团体后来被称为布里斯托尔学校,参加他们的晚间素描会议和参观当地风景的素描远足。他对埃文峡谷的看法(1822年)描绘了一些人物在他们喜欢的地点素描。即使在1824年离开布里斯托尔之后,他仍与布里斯托尔学校的成员保持着大约10年的联系。

这个团体最初是围绕爱德华·伯德组建的,丹比最终将接替伯德成为其核心人物。伯德的风俗画有着自然主义的风格和清新的色彩,他对丹比的风格产生了影响。例如丹比在《男孩乘船》( Boys Sailing a Little Boat,约1821年)和《将以色列运出埃及》(The Delivery of Israel out of Egypt,1825年)中对人物形象的处理。丹比也与Edward Villiers Rippingille很接近,后者的风格在鸟的影响下与丹比并驾齐驱。

布里斯托尔的艺术家,特别是业余的弗朗西斯·戈尔德,在影响丹比走向更富想象力和诗意的风格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乔治坎伯兰,另一个业余爱好者,在伦敦有着很有影响力的人脉。1820年,弗朗西斯·丹比(Francis Danby)在英国研究所展出了《爪哇之树》(Upas Tree of Java),坎伯兰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促进了其受到好评。从他们的书信中也有证据表明坎伯兰建议丹比作画。坎伯兰是威廉·布莱克的密友,有人认为布莱克的作品对丹比也有一定的影响,例如1821年丹比在皇家学院展出的第二幅画《失望的爱》(Disappointed Love)。

丹比的大气作品《迷人的岛屿》(An Enchanted Island,)于1825年在英国艺术学院成功展出,随后又在布里斯托尔艺术学院(Bristol Institution)展出,这一作品对其他布里斯托尔学派的艺术家尤其具有影响力。伊丽莎白特劳蒂亚的诗集,包括在1826年的诗集中。

《见血封喉树》(The Upas Tree,1820)和《以色列的拯救》(The Delivery of Israel,1825)使他当选为皇家学院的准成员。他离开布里斯托尔去了伦敦,1828年,他在英国研究所展出了他的第六枚印章的开封仪式,并从该机构获得了200几尼的奖金;这张照片之后又出现了另外两张以启示录为主题的照片。

丹比所画的“巨大的魔术师画布”可与约翰·马丁的作品相提并论,作品“宏大、阴郁、奇妙的主题完全符合19世纪20年代拜伦式的品味。”

1829年,丹比的妻子抛弃了他,和画家Paul Falconer Poole私奔。丹比离开了伦敦,宣称他再也不住在那里了,而且学院没有帮助他,不知怎么的,用了他一顿。他在瑞士日内瓦湖畔生活了十年,成了一个喜欢造船的波希米亚人,偶尔画画。后来他搬到巴黎住了一段时间。

1840年他回到英国,那时他的两个儿子詹姆斯和托马斯都是艺术家,正在成长。丹比展示了他那一年的《洪水》(The Deluge);这幅画的成功,“最大和最戏剧化的他的所有马丁斯式的幻想,”恢复了他的声誉和事业。他创作的其他作品还有《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约1827年,1831年展出),《她佩戴的稀有宝石》(Rich and Rare Were the Gems She Wore,1837年)和《晚安枪》(The Evening Gun,1848年)。

丹比后来的一些画作,如《林中仙女的旭日圣歌》(The Woodnymph's Hymn to the Rising Sun,1845年),与早期风格相比,倾向于一种更平静、更克制、更欢快的方式;但他回到了早期的沉船模式(1859年)。他在德文郡的埃克斯茅斯度过了他的最后几年,并于1861年去世。与John Martin特纳(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一样,丹比被认为是浪漫主义时期英国著名艺术家之一。



丹比的两个儿子都是风景画家。年长的詹姆斯·弗朗西斯·丹比(1816-1815)在皇家学院展出。”年轻的托马斯·丹比(Thomas Danby,1817-186),擅长威尔士风景的水彩画。1866年,后者被提名为皇家学院的助理,但一票未当选。


弗朗西斯·丹比作品收藏于:

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26)

布里斯托尔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6)

大英博物馆(13)

伦敦泰特不列颠(6)

摩根图书馆(4)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4)

菲茨威廉博物馆(3)

艺术历史博物馆(日内瓦)(3)

爱尔兰国立美术馆(3)

英国考陶尔德美术馆(2)

谢菲尔德市美术馆(2)

美国国家艺术馆(2)

伍尔弗汉普顿美术馆(2)

约克博物馆信托(2)

加利福尼亚汉庭顿图书馆(1)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1)

Castle Coole - National Trust(1)

皇家艺术研究院(1)

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1)

皇家艾伯特纪念博物馆(1)

哈里斯博物馆(1)

卢浮宫(1)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1)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 Downing College(1)

维多利亚艺术馆(1)

约翰·索恩爵士博物馆(1)

希普利美术馆(1)

雷丁博物馆(1)

新南威尔士州艺术画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