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马勒·科利尔

约翰·马勒·科利尔

John Maler Collier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约翰·马勒·科利尔(John Maler Collier)
生卒日期: 1850年1月27日 - 1934年4月11日
国籍:英国
约翰·马勒·科利尔的全部作品(217)

约翰·马勒·科利尔(John Maler Collier)是英国著名艺术家和作家。

他以前拉斐尔(Pre-Raphaelite)风格作画,是他那一代最杰出的肖像画家之一。他的两次婚姻都是托马斯·亨利·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的女儿。他从1875年开始在慕尼黑学院学习绘画。

科利尔来自一个有才华和成功的家庭。他的祖父约翰·科利尔(Robert Porrett Collier)是一位贵格会商人,后来成为了国会议员。他的父亲罗伯特(曾是议会议员、总检察长,多年来担任枢密院专职法官)是第一任蒙克斯韦尔勋爵的创立者。他也是英国皇家艺术家协会的成员。约翰·科利尔的哥哥,蒙克斯韦尔勋爵,曾任主管战争事务的副国务卿兼伦敦郡议会主席。

在适当的时候,科利尔成为了托马斯·亨利·赫胥黎家族顾问的一个部分,他是1883年至1885年英国皇家学会主席。科利尔娶了赫胥黎的两个女儿,并与儿子、作家伦纳德·赫胥黎( Leonard Huxley)“建立了亲密的友谊”。科利尔的第一任妻子,1879年,是玛丽安·赫胥黎(Marian Huxley)。她是一位画家,和她丈夫一样,在斯莱德美术馆学习,并在皇家学院和其他地方展出。在他们的独生女出生后,她得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并被送往巴黎接受治疗,然而,她在那里感染了肺炎,并于1887年去世。科利尔第一次结婚时的女儿乔伊斯(Joyce)是一位肖像微缩画家,也是皇家微缩画家协会的成员。

1889年,科利尔娶了玛蒂的妹妹埃塞尔·赫胥黎(Ethel Huxley)。直到1907年已故妻子的妹妹的婚姻法案颁布,这样的婚姻在英国是不可能的,所以婚礼在挪威举行。他的第二任妻子生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劳伦斯·科利尔爵士(Sir Laurence Collier)是1941-51年英国驻挪威大使。

科利尔的肖像画题材范围很广。例如,1893年,他的画作主题包括什鲁斯伯里主教洛夫莱斯·斯塔默(Lovelace Stamer)、约翰·卢伯克爵士(Sir John Lubbock)、霍恩比(A. N. Hornby,兰开夏十一号船长)、爱德华·奥古斯都·英格菲尔德(Edward Augustus Inglefield ,海军上将和北极探险家)。

1901年,他受托为三一宫的主人约克公爵(后乔治五世)和威尔士亲王(后来的爱德华八世)的肖像画是他主要的皇家肖像画。后一幅作品挂在印度拉杰普塔纳焦特布尔的杜巴厅。

其他主题包括1897年的两位大法官,1882年的塞尔伯恩伯爵和1897年的哈尔斯伯里伯爵,下议院议长威廉·古利( William Gully,1897年),资深法律人物英格兰及威尔士首席法官阿尔维斯通勋爵(Lord Alverstone,1912年)和主事官乔治·杰西尔爵士(Sir George Jessel,1881年)。

鲁迪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1891年),画家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Sir Lawrence Alma-Tadema),演员约翰·劳伦斯·图尔(John Lawrence Toole,1887年)和马奇·肯德尔(Madge Kendal),埃伦·特里(Ellen Terry)和赫伯特·比尔博姆·特里(Herbert Beerbohm Tree),教育机构的负责人,如巴利奥·爱德华·凯尔(Balliol Edward Caird)等。第一代基奇纳伯爵赫伯特·基奇纳(1911年)和陆军元帅弗雷德里克·海因斯爵士(Sir Frederick Haines,1891年),两位印度王公,包括尼泊尔王公(1910年),科学家查尔斯·达尔文( Charles Darwin,1882年)、艺术家的岳父赫胥黎教授(Professor Huxley,1891年)、威廉·金顿克利福德(William Kingdom Clifford)等科学家,詹姆斯·普雷斯科特·焦耳(James Prescott Joule)和迈克尔·福斯特爵士(Sir Michael Foster,1907年)。克拉克报告说,在他第一次结婚后的半个世纪里,一共有32幅赫胥黎家族的肖像。

约翰·科利尔的《保姆书》(Sitters Book)影印件(1962年由艺术家儿子持有的原作制作)可在亨氏档案馆和图书馆、国家肖像画廊查阅。这是艺术家自己手写的所有肖像的记录,包括主题名称、日期、收费以及任何主要展览的细节。

科利尔于1934年去世。他在《国家传记词典》(1931-40卷,1949年出版)中的词条将他的作品与弗兰克·霍尔的作品进行了比较,因为它的严肃性。然而,这只适用于他许多杰出老人的肖像画——他对年轻男性、女性和儿童的肖像,以及涵盖日常生活场景的所谓“问题图片”,通常都非常明亮和新鲜。

他在杰弗里·阿什顿(Geoffrey Ashton)的《艺术词典》(Dictionary of Art)(1996年第7卷,第569页)中的词条,将其笔触的隐形性称为“相当平淡和平淡的绘画手法”,但与“科利尔强烈而令人惊讶的色彩感”形成了对比,后者“在情绪和外表上都创造了令人不安的真实感”。

1920年前的英国肖像画家词典(Dictionary of Portrait Painters)将他的肖像画描述为“用光和色彩的全新运用的绘画作品”。

约翰·科利尔的16幅画现在被伦敦国家肖像画廊收藏,两幅在泰特美术馆。1997年12月,国家肖像画廊展出了四幅油画:《约翰·伯恩斯》、《威廉·哈金斯爵士》、《托马斯·赫胥黎》(画家的岳父)和《查尔斯·达尔文》(最后两幅作品的复制品也在伦敦雅典娜俱乐部的楼梯顶上显眼地展出)。

一幅1907年的自画像被保存在佛罗伦萨的乌菲齐(Uffizi),据推测,这幅自画像是著名艺术家自画像收藏的一部分。

在向公众开放的房屋和机构中也可以看到其他作品:他的《克莱特涅斯特拉》是一幅巨大而引人注目的谋杀女主人画,陈列在伦敦市市政厅美术馆。艺术家的遗孀将《死刑判决》交给了沃尔夫汉普顿美术馆。他的《昂斯洛伯爵画像》(1903年),在萨里的克兰顿公园(国家信托基金会)。他的《查尔斯·特提乌斯·曼德尔爵士》(Sir Charles Tertius Mander)的全幅肖像画在格洛斯特郡的猫头鹰庄园,还有另一个版本在威格威克庄园的国家信托基金收藏中,他的《戈迪娃夫人》在赫伯特美术馆和博物馆。

科利尔关于宗教和伦理的观点与托马斯(Thomas Henry Huxley)和朱利安·赫胥黎(Julian Huxley)的观点相比很有意思,他们都曾给罗马人做过关于这个主题的讲座。科利尔在《艺术家的宗教》(1926年)中解释说:“除了宗教之外,它主要关注伦理……我期待着一个道德将取代宗教的时代……我的宗教信仰很消极。也可以通过其他不利于冲突、对推理能力施加较少压力的手段来达到。“论世俗道德:”我的标准是坦率的功利主义。就道德的直觉而言,我认为它可以归结为一种对我们的同胞友善的内在冲动。”当时,他对伦理的看法非常接近于赫胥黎的不可知论和朱利安·赫胥黎的人道主义。

关于上帝的观念:“人们可以毫不夸张地宣称,对上帝的信仰是普遍的。他们没有补充说,迷信,往往是最卑鄙的,也是同样普遍的。”和“一个无所不能的神,即使是他最卑鄙的造物,也要受到永远的折磨,比最残忍的人还要残忍。”而在教堂里:“对我,对大多数英国人来说,罗马天主教的胜利对文明事业意味着一场难以言喻的灾难。”而对于不墨守成规的人来说:“他们迷信圣经中的真言,这是非常危险的”。


约翰·马勒·科利尔作品收藏于:

国家肖像馆(13)

市政厅艺术画廊(10)

英国皇家学会(6)

伦敦萨瑟克艺术收藏(5)

阿特金森艺术画廊(4)

普利茅斯市博物馆和艺术画廊(4)

奥海姆艺术画廊(3)

Middlesex Guildhall Art Collection(3)

北安普顿博物馆和美术馆(3)

圣巴塞洛缪医院博物馆和档案馆(3)

威廉姆森艺术画廊和博物馆(3)

布莱克本博物馆和艺术画廊(2)

布拉德福德艺术画廊与博物馆(2)

澳大利亚南澳美术馆(2)

大英铁路博物馆(2)

County Hall, Hertford(2)

桑德兰博物馆和冬季花园(2)

莱恩美术馆(2)

罗素科特美术博物馆(2)

布莱顿博物馆和美术馆(2)

格洛斯特博物馆和美术馆(2)

基督公学(2)

亚瑟画廊(2)

触石罗奇代尔艺术与遗产中心(2)

阿斯特里·奇森美术馆(2)

Gawthorpe Hall - National Trust(2)

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2)

Torquay Town Hall(2)

Bateman's - National Trust(2)

Conway Hall(2)

威斯敏斯特档案中心(2)

赫伯特艺术画廊和博物馆(1)

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1)

科尔切斯特和伊普斯维奇博物馆(1)

利弗夫人美术馆(1)

沃尔索尔新艺术画廊(1)

伍斯特市艺术画廊和博物馆(1)

伦敦泰特不列颠(1)

University of Manchester(1)

惠特克(1)

基督教堂公馆(1)

Tandridge District Council Offices(1)

南安普顿市美术馆(1)

伍尔弗汉普顿美术馆(1)

Staffordshire County Buildings Picture Collection(1)

陶器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赫普沃斯(1)

英国政府艺术收藏(1)

The Royal Mint(1)

维多利亚艺术馆(1)

Bedford Borough Hall(1)

Bedford Magistrates' Court(1)

切尔西皇家医院(1)

杜伦大学(1)

拉德洛博物馆资源中心(1)

皇家利明顿温泉艺术画廊与博物馆(1)

Dorman Museum(1)

The Keep Military Museum(1)

Gloucestershire Hospitals NHS Foundation Trust(1)

玻璃世界(1)

维多利亚画廊与博物馆(1)

梅德斯通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斯温顿博物馆和美术馆(1)

斯沃尔比庄园(1)

莱斯特郡议会艺术作品收藏,市政厅(1)

格拉斯哥博物馆资源中心(1)

Chester Town Hall(1)

圣安德鲁斯博物馆(1)

Hanbury Hall - National Trust(1)

怀特维克庄园(国家信托)(1)

杜马斯顿大厅(1)

皇家空军博物馆(1)

阿什莫林博物馆(1)

Keswick Museum and Art Gallery(1)

英格兰皇家外科学院(1)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1)

英国皇家音乐学院(1)

格伦迪艺廊(1)

惠特沃思艺术画廊(1)

布莱顿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博尔顿博物馆(1)

University of Oxford - Lincoln College(1)

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1)

贝尔顿大楼(1)

City Hall, Cardiff(1)

Chiswick Town Hall(1)

牛津大学沃德姆学院(1)

萨德伯里厅(1)

亨特博物馆(1)

布里斯托大学(1)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Art Museum(1)

Leeds General Infirmary(1)

Harrow Arts Centre(1)

牛津大学(未知学院)(1)

塞法斯法城堡博物馆(1)

大英图书馆(1)

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1)

国家航海博物馆(1)

British Academy(1)

克兰登公园大厦(1)

格林·维维安美术馆(1)

Bodelwyddan Castle Trust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1)

帕克霍华德博物馆(1)

伦敦皇家内科医学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