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汤姆森

汤姆·汤姆森

Tom Thomson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汤姆·汤姆森(Tom Thomson)
生卒日期: 1877年8月5日 - 1917年7月8日
国籍:加拿大
汤姆·汤姆森的全部作品(187)

托马斯·约翰·汤姆森(Thomas John Thomson)是活跃于20世纪初的加拿大艺术家。

在他短暂的职业生涯中,他在小木板上创作了大约400幅油画素描,在画布上创作了大约50幅较大的作品。他的作品几乎完全由描绘树木、天空、湖泊和河流的风景组成。他的画作采用了宽大的笔触和自由的绘画手法来捕捉安大略省风景的美丽和色彩。汤姆森39岁时因溺水意外死亡,发生在七人画派(Group of Seven)成立前不久,被视为加拿大艺术界的悲剧。

汤姆森在安大略省农村长大,出生在一个农民大家庭,没有立即表现出艺术才华。在进入商学院之前,他做过几份工作,最终发展了书法和铜版书写的技能。20世纪之交,他受雇于西雅图和多伦多,在几家不同的照相雕刻公司担任钢笔艺术家。在那里,他遇到了最终组成七人画派的人,包括James Edward Hervey MacDonaldLawren Stewart Harris弗雷德里克·瓦利(Frederick Varley)Franklin CarmichaelArthur Lismer。1912年5月,他第一次参观了阿尔冈昆公园,这是安大略省中部一个主要的公共公园和森林保护区。正是在那里,他获得了他的第一个照相设备,并按照麦克唐纳的建议,开始捕捉自然场景。他对这个地区非常着迷,并一再返回,通常在多伦多过冬,其余时间在公园度过。他最早的画作在技术上并不出众,但在构图和色彩处理上表现得很好。他后来的画作构图各异,色彩鲜艳,色彩浓密。他后来的作品对加拿大艺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如《松树》和《西风》在加拿大文化中占有突出地位,是加拿大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汤姆森在他有生之年以一个名副其实的户外运动者而闻名,他在钓鱼和划独木舟方面都很有天赋,尽管他在后者的技能一直备受争议。他在阿尔冈琴公园的独木舟湖溺水身亡,这与他作为独木舟大师的形象有关,导致了一些没有根据但持续不断的谣言,说他是被谋杀或自杀的。

尽管汤姆森在七人画派正式成立之前去世,但他通常被认为是一个非正式成员。他的艺术作品通常与该团体的其他作品一起展出,几乎所有作品都留在加拿大,主要是在多伦多的安大略美术馆、渥太华的加拿大国家美术馆、克莱因堡的麦克迈克尔加拿大艺术收藏馆和欧文湾的汤姆逊美术馆。

托马斯·约翰“汤姆”汤姆森1877年8月5日出生在安大略省克莱蒙特市,是约翰和玛格丽特·汤姆森十个孩子中的第六个。他在安大略省的莱思长大,靠近欧文湾,在米德福德市。汤姆森和他的兄弟姐妹们都喜欢绘画和绘画,尽管他并没有立即显示出任何主要的才能。他最终因为身体不好,包括呼吸系统问题被称为“肺虚弱”或“炎症性风湿病”,最终被退学一年。这给了他自由的时间去探索他家附近的森林,培养对自然的欣赏。

汤姆森和他的父亲经常放弃家务,去远足、打猎和钓鱼。汤姆森经常和他祖母的堂兄威廉·布罗迪博士(Dr. William Brodie,1831-1909)散步。布罗迪是一位著名的昆虫学家、鸟类学家和植物学家,汤姆森的妹妹玛格丽特后来回忆说,他们一起在长途跋涉中收集标本。

汤姆森对体育也很热心,有一次踢足球时脚趾骨折。他是一位优秀的游泳运动员和渔夫,从祖父和父亲那里继承了他对后者的热爱。和他所在社区的大多数人一样,他经常去教堂。有些故事说,他在礼拜时在赞美诗书上画素描,并用邻居们的漫画来娱乐他的姐妹们。他的姐妹们后来说,他们“猜他们是谁”很有趣,这表明他不一定擅长捕捉人的肖像。

他们的祖父都继承了汤姆森的9个兄弟姐妹的遗产。汤姆森在1898年收到了2000美元,但似乎花得很快。一年后,他进入了他父亲的密友威廉·肯尼迪(William Kennedy)的一家铸铁厂的机械车间学徒,但仅仅8个月后就离开了。同样在1899年,他志愿参加第二次波尔战争,但由于身体原因被拒绝了。他总共三次试图应征参加布尔战争,但每次都遭到拒绝。

1901年,汤姆森就读于安大略省查塔姆市的加拿大商业学院。学校在广告中宣传速记、簿记、商务函电和“朴素和装饰性的书法”。在那里,他发展了书法和铜版的能力,这是一个文员必备的技能。1901年底毕业后,他曾短暂前往温尼伯,然后于1902年1月与哥哥乔治·汤姆森(George Thomson)一起前往西雅图。乔治和他的堂兄F.R.麦凯伦(F.R.McLaren)在西雅图建立了Acme商学院,被列为美国第11大商学院。汤姆森曾在迪勒酒店做过短暂的电梯操作员。到了1902年,他的两个兄弟拉尔夫和亨利搬到了西部,加入了家族的新学校。

在商学院学习了六个月后,汤姆森被聘为钢笔画家、绘图员和蚀刻工。他主要生产名片、宣传册和海报,以及三色印刷。他以前学过书法,擅长刻字、绘画和绘画。在工作期间,大家都知道他很固执;他的哥哥弗雷泽写道,他不但没有按照规定的方向完成工作,反而会使用自己的设计思想,这让他的老板很生气。汤姆森可能也曾做过自由职业的商业设计师,但目前还没有此类工作的实例。

他最终转到当地一家雕刻公司工作。尽管薪水很高,他还是在1904年底离开了。他很快回到了莱思身边,可能是因为他和爱丽丝·埃丽诺·兰伯特(Alice Elinor Lambert)短暂的夏季恋情后,一次被拒绝的求婚。从未结过婚的兰伯特后来成了一名作家;在她的一个故事中,她描述了一个拒绝艺术家求婚、后来后悔自己的决定的年轻女孩。

汤姆森于1905年夏天搬到多伦多。他回到加拿大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照片雕刻公司,每周挣11美元。他把空闲时间花在读诗歌、听音乐会、看戏剧和体育比赛上。在给一位阿姨的信中,他写道:“我最喜欢诗歌”,朋友们形容他在这段时间里“时不时地反复无常,敏感敏感,有一些不合理的沮丧情绪”。除了购买艺术用品,他还把钱花在昂贵的衣服、精美的餐饮和烟草上。大约在这段时间,他可能曾与威廉·克鲁伊克申克(William Cruikshank)短暂学习,后者是在安大略省艺术学院任教的英国艺术家。克鲁伊克申克很可能是汤姆森唯一的艺术指导老师。

1908年或1909年,汤姆森加入了Grip有限公司,这是多伦多一家专门从事设计和刻字工作的公司。Grip是国内领先的平面设计公司,将新艺术、金属雕刻和四色工艺引入加拿大。时任Grip艺术总监的艾伯特·罗布森回忆道,汤姆森在公司的早期工作主要是在小册子和标签上刻字和装饰设计。他写道,汤姆森交朋友的速度很慢,但最终找到了与同事相似的兴趣。Grip的几名员工曾是多伦多艺术学生联盟(Toronto Art Students'League)的成员,该联盟由报纸艺术家、插画家和商业艺术家组成,活跃于1886年至1904年间。成员们在加拿大东部的部分地区画了草图,并出版了一份年历,上面有描绘加拿大历史和农村生活的插图。

Grip的资深艺术家James Edward Hervey MacDonald鼓励他的员工在业余时间到户外画画,以更好地磨练他们的技能。七人画派的许多最终成员将举行会晤。1910年12月,艺术家威廉·史密森·布罗德黑德(William Smithson Broadhead)被聘用,Arthur Lismer于1911年2月加入。罗布森最终雇佣了弗雷德里克·瓦利(Frederick Varley),1911年4月,Franklin Carmichael紧随其后。虽然汤姆森本人不是会员,但正是在艺术和文学俱乐部,麦克唐纳把汤姆森介绍给了劳伦·哈里斯。该俱乐部被认为是“多伦多生活文化中心”,为艺术界提供了一个非正式的环境。原来的七国集团的每一个成员现在都已经见面了。1911年11月,安大略省政府购买了麦克唐纳的油画《河边》(早春)(1911年),麦克唐纳离开格里普,从事自由职业,并花更多时间画画。

阿尔冈琴公园由奥利弗·莫瓦特和安大略省议会于1893年建立。这个公园覆盖了安大略省中部的18个长方形城镇,其目的是提供一个专门用于娱乐、野生动物和流域保护的空间,尽管仍然允许伐木作业。汤姆森是从同为艺术家的汤姆·麦克莱恩那里得知这个公园的。1912年5月,34岁的他第一次参观了公园,和他的同事H.B.杰克逊(H.B.Jackson)乘独木舟游览了这个地区。他们一起乘坐大干线铁路从多伦多到斯科舍交界处,然后转乘渥太华、阿恩普雷尔和帕里桑德铁路,到达卡诺湖站。麦克莱恩把汤姆森介绍给了公园管理员G.W.Barlett。汤姆森和杰克逊后来在烟雾湖附近露营时遇到了护林员哈里(巴德)卡利根。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汤姆森获得了他的第一个素描设备。他还没有认真对待绘画。根据杰克逊的说法,汤姆森并不认为“他的作品会被认真对待;事实上,他曾经对这个想法嗤之以鼻”。相反,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钓鱼,除了“一些音符、天际线和色彩效果”。

在同一次旅行中,汤姆森读了伊萨克·沃尔顿1653年的《钓鱼指南》。这本书主要是一本渔夫圣经,它还提供了一种如何生活的哲学,类似于亨利·大卫·梭罗1854年出版的《瓦尔登湖》(Walden)或《森林中的生活》(Life in the Woods)中所描述的哲学,这本书反映了在自然环境中简单的生活。在沃尔顿的理想中,他有时间去模仿阿尔冈昆的理想生活。本·杰克逊写道:

汤姆从来没有被很多人理解,他非常安静,谦虚,而且,正如我的一个朋友所说的那样,他是一个温柔的人。他对社交生活毫不在乎,但和一两个同伴在一起素描和钓鱼,带着烟斗和哈德逊湾的烟草,他是一个令人愉快的伙伴。如果一个聚会或男孩们有点吵或粗鲁,汤姆会拿着他的素描工具,一个人去散步。有时他喜欢这样,想独自与大自然交流。

回到多伦多后,杰克逊发表了一篇关于他和汤姆森在多伦多周日世界公园的经历的文章,其中有几幅插图。在最初的经历之后,汤姆森和另一位同事威廉·布罗德海德(William Broadhead)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探险,沿着西班牙河向上进入密西西比森林保护区(即今天的密西西比省公园)。汤姆森从商业艺术向他自己原创绘画风格的转变在这段时间变得明显。他此行的大部分作品,主要是油画素描和照片,在两次独木舟泄漏事件中丢失;第一次是在一次暴风雨中的绿湖上,第二次是在一系列急流中。

1912年秋,Grip的艺术总监艾伯特·罗布森(Albert Robson)搬到了设计公司劳斯曼。回到多伦多一个月后,汤姆森跟随罗布森和左格里普加入了劳斯曼公司。很快,瓦利、卡迈克尔和利斯默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罗布森后来称赞汤姆森的忠诚,称他为“一个最勤奋、最可靠、最能干的工匠”。罗布森在吸引优秀人才方面的成功是众所周知的。员工伦纳德·罗塞尔认为,罗布森成功的关键在于“艺术家们觉得他对他们个人感兴趣,并尽一切努力促进他们的进步。那些在那里工作的人都被允许休息去学习。。。据我所知,汤姆·汤姆森从未从任何人身上吸取过明确的教训,但他进步得比我们任何人都快。但他所做的可能对他更有好处。他在夏天休了几个月假,在阿尔冈琴公园度过。”

10月,麦克唐纳把汤姆森介绍给詹姆斯·麦克卡伦博士。作为安大略省艺术家协会(OSA)展览的常客,MacCallum于1912年1月获准加入艺术和文学俱乐部。在那里,他遇到了约翰·威廉·贝蒂、亚瑟·海明、麦克唐纳和哈里斯等艺术家。麦克卡勒姆最终说服汤姆森离开罗斯和曼恩,开始绘画生涯。1913年10月,麦克卡伦把汤姆森介绍给了后来的七国集团创始人A.Y.Jackson。麦克卡勒姆承认汤姆森和杰克逊的才华,并提出,如果他们致力于全日制绘画,他们将支付一年的费用。麦克卡勒姆和杰克逊都鼓励汤姆森“认真对待绘画,他没有表现出热情。他觉得靠它谋生的机会不大。他是敏感和独立的,害怕自己会成为赞助者。”麦克卡伦写道,当他第一次看到汤姆森的素描时,他意识到了他们的“真实性,他们的感情,以及他们对可怕迷人的北国的同情。。。他们让我感到,从我11岁开始,当我第一次乘船划船穿过寂静的地方时,北方就紧紧地抓住了汤姆森。”他把汤姆森的画描述为“黑暗、泥泞、紧绷、不缺乏技术缺陷”。汤姆森死后,麦克卡伦帮助保存和提倡他的工作。

汤姆森接受了麦克卡伦的报价,条件与杰克逊的条件相同。他和他的同事们环游了安大略省,特别是去了安大略省的荒野,那里成了灵感的主要来源。关于阿尔冈昆公园,他在给麦克卡伦的一封信中写道:“我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并没有给这个地方带来太多的美。”他冒险到多伦多附近的乡村地区,试图捕捉周围的自然环境。他可能在马塔加米保护区当过消防队员。Addison和Little建议他指导钓鱼旅行,尽管Hill发现这不太可能,因为汤姆森去年只在公园里呆了几个星期。汤姆森对伐木场景和公园里的自然一样熟悉,并把它们都画了出来。

1912年11月回到多伦多时,汤姆森在亨茨维尔停留。这次访问可能是为了会见维尼弗雷德·特拉诺,一位妇女的家庭在阿尔冈琴公园的独木舟湖上拥有一间小屋。后来有传闻说,特莱纳与汤姆森订婚,计划在1917年晚些时候举行婚礼,不过人们对他们的关系知之甚少。

汤姆森于1913年3月首次与OSA展出,以250美元(相当于2018年5600加元)的价格向安大略省政府出售了他的画作《北湖》(1912-1913年)。这次拍卖使他有时间在1913年的夏秋进行绘画和素描。

汤姆森经常自我怀疑。A、 杰克逊回忆说,在1914年秋天,汤姆森因为沮丧而把他的素描盒扔进了树林里,“他太害羞了,很难被诱导去展示他的素描”。哈里斯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写道汤姆森“对自己的作品没有任何看法”,甚至会向他的画扔火柴。他送去展览的几幅油画仍然没有签名。如果有人称赞他的一幅素描,他马上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他们。1914年是他职业生涯的一个转折点,在埃里克·布朗的领导下,加拿大国家美术馆开始收购他的画作。虽然这些钱不够维持生活,但对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来说,这种认可是闻所未闻的。

几年来,他与其他艺术家合住一个工作室和住所,1914年1月,他和杰克逊一起住在工作室大楼里。杰克逊将这座工作室描述为“一个充满活力的中心,这里汇集了新的想法、实验、讨论、未来计划以及受加拿大乡村启发的艺术构想”。正是在那里,汤姆森“经过多次自嘲,终于同意成为一名全职艺术家”。他们平摊了租金,一楼每月22美元,而其余部分的建筑已经完工。杰克逊去年12月搬出去蒙特利尔后,卡迈克尔接替了他的位置。汤姆森和卡迈克尔整个冬天共用一个工作室。1914年3月3日,汤姆森被Lismer和T.G.Greene提名为OSA成员。他17日当选。除了送画参加年度展览外,他没有参加他们的任何活动。哈里斯描述了多年后汤姆森奇怪的工作时间:

汤姆在多伦多时,白天很少离开棚屋,只有在绝对必要的时候才离开。他晚上锻炼身体。他会穿上雪鞋,穿过罗斯代尔峡谷,到乡下去,天亮前再回来。

1914年4月下旬,汤姆森抵达阿尔冈琴公园,5月9日,利斯默与他会合。他们在烟雾湖的莫莉岛上扎营,前往独木舟湖、烟雾湖、破烂湖、皇冠湖和沃尔夫湖。他用独木舟在乔治亚湾和阿尔冈琴公园之间度过了他的春夏时光。他在这段时间的旅行被证明很难辨认,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此大量的土地被覆盖,从5月24日到8月10日,画了法国河、宾湾、帕里湾和回家湾。H、 公园护林员A.Callighen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汤姆森和李斯默于5月24日离开了阿尔冈昆公园。到了5月30日,汤姆森在帕里湾,6月1日,汤姆森和麦克卡伦一起在法兰西河畔扎营。

艺术历史学家琼·默里指出,汤姆森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都在回家湾,或者至少一直到8月10日,卡利甘再次在阿尔冈昆公园看到汤姆森。根据沃德兰的说法,如果这个时间表是正确的,它将需要“一个非凡的独木舟运动员。。。沿途每隔一段时间停下来素描,这就增加了难度。”沃德兰认为,汤姆森可能在某个时候乘火车旅行,后来又乘轮船旅行。艾迪生和哈伍德反而说,汤姆森发现内陆大部分地区“单调平坦”,急流“普通”。沃德兰认为这种描述毫无帮助,他指出汤姆森所面对的急流几乎不是“普通的”。

麦克卡勒姆为汤姆森的两幅画作提供了具体日期:5月30日和6月1日,分别为帕里桑德港(Parry Sound Harbour)和《法兰西河春天》(Spring,French River)。这些都是他作品中唯一精确标注日期的例子。岩石海岸上的小屋是对麦克卡伦小屋的描绘,与广阔的天空和水形成对比。晚上,松岛是附近的一个小岛,麦克卡伦带着汤姆逊去参观。他继续在岛上画画,直到他离开,可能是因为他觉得麦克卡伦的小屋对社交要求太高,给瓦利写信说那里“太像北罗斯代尔”。

汤姆森继续独自划独木舟,直到9月中旬他在皮划艇湖遇到了A.Y.杰克逊。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但他和杰克逊去了一次独木舟之旅,在10月会见了瓦利和他的妻子莫德,还有李斯默和他的妻子埃丝特,还有女儿玛乔丽。这标志着三组七人第一次一起作画,也是他们唯一一次与汤姆森合作。在他1958年的自传《画家的国度》中,A.Y.Jackson写道:“如果不是因为战争,这个团体早在几年前就成立了,而且还包括汤姆森。”

汤姆森为什么不参加战争一直争论不休。马克·罗宾逊和汤姆森的家人说,他多次参军都遭到拒绝,可能是因为他身体不好,年龄太大,也可能是因为他的脚扁平。布洛文戴维斯写道,汤姆森的艺术家朋友们试图说服他不要冒生命危险,但他还是决定秘密地做志愿者。安德鲁·亨特发现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考虑到其他艺术家朋友也自愿参战,比如A.Y.杰克逊。汤姆森的姐姐暗示他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他憎恨战争,并在1914年简单地说,他绝不会杀人,如果被接受,他愿意去医院帮忙。”。威廉·柯尔盖特写道,汤姆森“对”战争“耿耿于怀”,“他本人并没有参军。谣传他试过了,但没有通过医生的检查。他的同伴爱德华·戈丁说:“我们就这场战争进行了许多讨论。我记得他不认为加拿大应该参与进来。他非常坦率地反对政府的资助。尤其是民兵。我不认为我们会主动提供服务。我知道直到那时他还没有参军。“汤姆森对战争的看法只有一个可以证实的例子,摘自他1915年写给麦克唐纳的一封信:

和你自己一样,我无法习惯杰克逊在机器里的想法,在这个所谓的文明时代,这样的东西可以存在是很糟糕的,但既然这场战争已经开始,它将不得不持续到一方获胜,当然毫无疑问会是哪一方,我们将看到杰克逊再次回到工作岗位上。

随着麦克卡伦一年的财政支持结束,汤姆森的财政前景变得不确定。他曾短暂地考虑过申请一个公园管理员的职位,但在看到申请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后,他犹豫了。相反,他考虑在一家雕刻店工作一个冬天。他不费吹灰之力把画卖了,宁愿把画送人,尽管他卖画赚了些钱。11月中旬,他在阿尔冈昆公园为一个为加拿大爱国基金筹款举办的展览捐款。它以50美元(相当于2018年1100加元)的价格卖给了马里恩·朗(Marion Long)。

1915年春天,汤姆森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更早地回到阿尔冈琴公园,到4月22日他已经画了28幅素描。从四月到七月,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钓鱼,在几个不同的湖泊上协助团队,有时间的时候还可以素描。今年7月,他应邀将画作送到9月份的新斯科舍省展览。因为他在阿尔冈琴公园,他的朋友们挑选了三件作品送去两件1914年的未经确认的作品和加拿大野花素描。从9月底到10月中旬,他在卡诺湖北端的Mowat村度过了他的时光。到了11月,他和汤姆·沃特蒂和罗伯特·麦考姆博士在圆湖。11月底,他回到多伦多,搬进了哈里斯和麦卡勒姆为他修好的摄影棚后面的一间小屋,每月租金1美元。

1915年,麦克卡勒姆委托麦克唐纳、李斯默和汤姆森为他位于回家湾的小屋绘制装饰板。同年10月,麦克唐纳上台测量尺寸。汤姆森生产了四块面板,可能是用来遮住窗户的。1916年4月,当麦克唐纳和李斯默去安装时,他们发现麦克唐纳的测量值不正确,面板也不合适。

1916年3月,汤姆森展出了四幅油画:《在北国》(当时名为《桦树》)、《春冰》、《月光》和《十月》(当时称为《硬木》),所有这些作品都是在1915年至1916年冬季创作的。加拿大国家美术馆的埃德蒙·沃克爵士和埃里克·布朗想在北国购买,但蒙特利尔的受托人弗朗西斯·谢泼德博士说服他们购买春季冰。此时人们对汤姆森绘画作品的接受程度参差不齐。《多伦多每日星报》的玛格丽特·费尔贝恩写道:“汤姆·汤姆森先生的《桦树》和《硬木》表现出对强烈的黄色、橙色和强烈蓝色的喜爱,它们大胆地使用了几乎不能称得上令人愉悦的暴力色彩,然而,这似乎夸大了时间会磨砺的真实感觉。”一个更有利的观点来自《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艺术家怀利·格里尔:

汤姆·汤姆森再一次展现了他现代和保持个性的能力。他早期的照片中,天真的品质完全是提洛人的努力的真实性,而不是伪造品,这在高度复杂的人的强烈复兴的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显示出他善于接受的眼睛和忠实的手来记录深情和真实;但他今天的工作已经达到了更高水平的技术成就。他的月光、春冰和桦树都是他最好的。

在《加拿大信使报》(Canadian Courier)中,画家埃斯特尔·克尔(Estelle Kerr)也给予了积极评价,他形容汤姆森是“追随印象派运动的最有前途的加拿大画家之一,他的作品显示出他是一个优秀的色彩学家,一个聪明的技术人员,以及对北方土地各个方面的忠实诠释者”。

1916年,汤姆森离开阿尔冈昆公园的时间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早,这一点从他在这一时期所做的许多雪研究中得到了证明。4月或5月初,麦克卡勒姆、哈里斯和他的堂兄切斯特·哈里斯(Chester Harris)与汤姆森一起在考洪湖(Cauchon Lake)进行独木舟之旅。麦克卡勒姆和切斯特离开后,哈里斯和汤姆森一起划船前往奥拉李湖。汤姆森创作了许多构图各异的素描,尽管它们都有鲜艳的色彩和厚厚的油漆。当他为《杰克松》画素描时,他在场,他写道,在素描完成之前,这棵树倒在汤姆森身上。他补充说,哈里斯认为这棵树杀死了汤姆森,“但他跳起来继续画画”。

5月底,汤姆森和埃德·戈丁一起在格兰德湖的阿克雷找到了一份消防员的工作。他跟着布思木材公司的原木车沿着Petawawa河来到公园的北端。他发现放火场和绘画并没有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他写道,“今年夏天几乎没有画素描,因为这两种工作不适合。。。我们旅行时,两个人一起去,一个是独木舟,另一个是背包。当你放火的时候没有地方放素描服装。我们还没有被解雇,但我希望能马上被推迟。”他很可能在10月底或11月初回到多伦多。

接下来的冬天,在哈里斯、麦克唐纳和麦克卡勒姆的鼓励下,汤姆森进入了他职业生涯中最富有成效的阶段,汤姆森在信中写道,他“做了很多事情”。尽管如此,1917年春,他没有向OSA展览提交任何画作。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创作了许多最著名的作品,包括《落叶松》和《西风》。麦克卡勒姆博士认为有几幅油画作品尚未完成,包括《林地瀑布》、《指针》和《驱力》。巴克费尔利同样形容西风尚未完成。查尔斯·希尔曾写道,没有理由相信林地瀑布尚未完工。同样地,虽然有时有人认为这辆车是在汤姆逊死后改装的,但1918年的复制品却没有明显的区别。

汤姆森在4月初回到了卡诺湖,到达的时间足够早,足以描绘出周围湖泊上残存的积雪和冰块。他没有多少钱,但写信说他能应付一年左右。1917年4月28日,他获得了导游执照。与前几年不同的是,他和克隆比中尉和妻子达芙妮留在莫瓦特。汤姆森邀请达芙妮·克罗比从他的春季素描中挑选一些东西作为礼物,她选择了莫瓦特小屋后面的小路。

除了对阿尔冈琴公园的深深热爱,汤姆森开始表现出渴望描绘公园以外的地区和探索其他北方题材的渴望。在1917年4月写给他姐夫的一封信中,他写道,他正在考虑乘坐加拿大北部铁路西段,以便在7月和8月为加拿大落基山脉作画。A、 杰克逊暗示汤姆森会像七国集团的其他成员一样,再往北走。

1917年7月8日,汤姆森在皮划艇湖上划船时失踪。下午晚些时候,人们发现了他的翻转独木舟,八天后在湖中发现了他的尸体。有人指出,他右太阳穴有一个四英寸的伤口,右耳流血。官方认定死因为“意外溺水”。尸体被发现的第二天,它被埋葬在卡诺湖附近的莫瓦特公墓。在汤姆森的哥哥乔治的指导下,尸体在两天后被挖掘出来,并于7月21日被重新埋葬在现安大略省米德福德市莱思长老会教堂旁边的家族墓地里。

1917年9月,James Edward Hervey MacDonaldJohn Beatty在卡诺湖的海赫斯特角(Hayhurst Point)建立了一座纪念凯恩,以纪念汤姆森去世的地方。

关于汤姆森的死因有很多猜测,包括他被谋杀或自杀。虽然这些思想缺乏实质性,但它们仍然在流行文化中继续存在。安德鲁·亨特指出,公园管理员马克·罗宾逊在很大程度上要为这一说法负责,即他的死亡远不止意外溺水。亨特进一步阐述了这一观点,写道:“我确信,人们之所以希望相信汤姆森谋杀案的神秘情节/肥皂剧,是因为他是一位木匠专家,与大自然亲密接触。这样的数字不应该因为‘意外’而死亡,如果真的死了,那就好比灰头鹰暴露了英国人的身份。”

汤姆森基本上是自学成才的。他在多伦多Grip有限公司担任平面设计师的经历磨练了他的绘图技巧。虽然他很早就开始画画,但直到1912年,也就是大年三十的时候,他才开始认真地画画。他第一次去阿尔冈琴公园旅行,激发了他跟随其他艺术家的灵感,在小矩形面板上绘制自然场景的油画素描,以便于旅行时携带。从1912年到1917年去世,汤姆森创作了成百上千幅这样的小品,其中许多现在被认为是自己的作品,而且大多在多伦多的安大略美术馆、渥太华的加拿大国家美术馆、克莱恩堡的麦克迈克尔加拿大艺术收藏馆和欧文湾的汤姆汤姆森美术馆都能找到。

汤姆森在1912年至1917年间创作了几乎所有的作品。他的大部分大型油画作品都是在他创作最丰富的时期完成的,从1916年底到1917年初。詹姆斯麦克卡勒姆的赞助使汤姆森从平面设计师过渡到专业画家。尽管七国集团是在他死后才成立的,但他的工作是同情小组成员A.Y.Jackson,Frederick Varley和Arthur Lismer。这些艺术家共同欣赏崎岖、凌乱的自然风光,他们都用粗大的笔触和自由的绘画手法来捕捉安大略省风景的美丽和色彩。汤姆森的艺术在风格上也与欧洲后印象派画家文森特·梵高的作品有些相似之处。其他主要影响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新艺术运动和工艺美术运动,这些风格是他在从事平面艺术工作时所熟悉的。

汤姆森的作品通常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木板上的小油画素描,其中约有400幅,第二幅是画布上约50幅较大的作品。较小的素描通常是在春季、夏季和秋季在“北方”,主要是阿尔冈昆公园,在空中完成的。马克·罗宾逊后来叙述说,汤姆森在进入大自然寻找比较之前,通常有一个他想描绘的特殊主题。更大的油画取而代之的是在汤姆森的工作室里完成的。汤姆森工作室是一个旧的公用设施小屋,在工作室大楼的地面上有一个烧木头的炉子,是多伦多罗斯代尔的一个艺术家飞地。大约有十几幅主要的油画直接来自于较小的草图。《北河》、《春冰》、《落叶松》、《西风》等画作后来才扩展成更大的油画作品。

从1913年和更早的草图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支撑物,包括放置在纸板上的帆布、放在木头上的帆布和商业帆布板。1914年,他开始青睐A.Y.Jackson使用的较大的桦木板材,通常尺寸约为21.6×26.7厘米(8½×10½英寸)。从1914年后期开始,汤姆森在这些廉价的木料上交替作画,其中一些来自板条箱、装订板和其他各种来源以及复合木浆板。

尽管草图制作得很快,但画布的制作却是经过数周甚至数月的时间。与展板相比,它们表现出“固有的形式”,缺乏原始草图的“活力、自发性和即时性”。从小到大的转变需要对原始细节进行重新设计或精雕细琢;通过将草图与各自的画布进行比较,我们可以看到汤姆森在颜色、细节和背景纹理图案上所做的改变。虽然在他有生之年很少有较大的画作售出,但它们构成了他死后展览的基础,包括1924年在伦敦温布利举行的一次展览,最终使他的作品受到国际关注。

汤姆森被描述为拥有“独特的调色板”,他对颜色有着非凡的控制力。他经常混合可用的颜料,创造出新的,不寻常的颜色,加上他的笔触,使他的艺术立即识别,无论其主题。他的绘画风格和氛围、色彩和形式影响了他的同事和朋友的作品,尤其是杰克逊、李默、麦克唐纳、哈里斯和卡梅尔。

汤姆森最著名的画是他对松树的描绘,特别是杰克松和西风。大卫·西尔科克斯(David Silcox)将这些画作描述为“在视觉上相当于国歌,因为它们代表了整个国家的精神,尽管加拿大大片地区没有松树”,并且“如此雄伟和令人难忘,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它们”。亚瑟·利斯默对他们的描述也很相似,他说西风中的树是加拿大性格的象征,不屈不挠,象征着坚定和决心。

汤姆森对树木有着极大的热情,他致力于捕捉树木的形状、周围的位置以及季节对它们的影响。他通常把树木描绘成融合的物体,用粗体的笔触在底层色调上拖拽颜料,从而形成结构和颜色。他最喜欢的主题是一座小山,旁边是一片水域。他的热情在欧内斯特·弗雷尔(Ernest Freure)的一则轶事中尤为明显,他邀请汤姆森在格鲁吉亚湾的一个岛上露营:

有一天,我们在岛上,我和汤姆谈论我清理枯木和树木的计划,我说我要砍掉所有的树,但他说:“不,不要这样做,它们很漂亮。”

独树一帜的主题在新艺术中很常见,而孤独、英雄树的主题至少可以追溯到卡斯帕·大卫·弗里德里希和早期德国浪漫主义。汤姆森在Grip Limited工作时可能也受到了麦克唐纳的影响。反过来,麦克唐纳也受到约翰·康斯特布尔(John Constable)风景艺术的影响,他很可能在1903年至1906年在英国时看过他的作品。康斯特布尔的艺术也影响了汤姆森的艺术,当康斯特布尔的《内兰德的斯托克》(约1810-1811年)与汤姆森的《湖边杨树》相比,这一点很明显。

汤姆森早期的画作更接近于他面前树木的文字效果图,随着他的进步,树木变得更加富有表现力,汤姆森放大了它们的个性。乔治亚湾的比恩海湾展现出了汤姆森和他的同事们后来在职业生涯中尝试过的破碎、高调的色彩,类似于李斯默的太阳光。利默只把这项技术应用到水上,汤姆森则把它应用到整个构图中。据麦克卡勒姆说,汤姆森在乔治亚湾的松岛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写道,这幅画“比任何其他油画作品都有更多的情感和情感”。相比之下,麦克唐纳发现它“在色彩和构图上相当普通,并不能代表汤姆逊的最佳状态”。

汤姆森全神贯注于捕捉天空,尤其是在1915年之后职业生涯接近尾声的时候。像《日落》这样的画是在水面上用独木舟画的,说明了他在捕捉湖水倒影时兴奋的笔触。这幅画是在灰绿色的地面上完成的,为天空的光和反射的水增加了深度。1913年及以后的画作一直采用独木舟的视角,水的前景狭窄,海岸线遥远,天空一望无际。

1915年加州拉森峰火山爆发为北半球带来了戏剧性的日出和日落。这些天空为汤姆森和其他艺术家提供了艺术灵感,就像上个世纪喀拉喀托火山爆发激发了埃德瓦德蒙克一样。天空效果是汤姆森全年的主要兴趣之一,他对色彩的高度运用表明了这一点。

哈罗德镇把天空(从未有过的光)比作J.M.W.Turner的作品。他特别注意到,天空“融入山水,大节奏取代小动作”。地平线消失了,留下了纯粹的运动。

汤姆森创作的夜曲比其他七人组加起来大约二十首还要多。麦克卡勒姆回忆说,汤姆森经常晚上躺在湖心的独木舟里,凝望星空,躲避蚊子。除了捕捉夜间的天空,他还捕捉到云杉和桦树的轮廓、木材营地、从水中冒出的两只驼鹿和北极光,画了五幅不同的极光草图。

马克·罗宾逊回忆说,汤姆森站在那里凝视极光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回到他的小屋里用灯光画画。他有时用这种方式完成夜曲,在室内作画和室外观察之间来回穿梭,直到完成素描。其他时候,考虑到月光下作画的困难,许多夜曲完全是凭记忆画的。麦克卡勒姆证实,素描《夜驼鹿》是这样完成的,在背面写着“1916年冬天在工作室”,暗示它可能是在多伦多画的。他的月光画采用了一种“梦幻的淡色调风格”,运用印象派的手法观察光线、反射和气氛。

正如二十世纪早期画家的典型作品,汤姆森创作了花卉静物画,所有这些作品都以素描的形式出现。他对花的热爱可能是从他的父亲那里发展而来的,正如邻居所说,他的父亲“有一个永久的半英亩的非常好的花园,总是值得一看的”。汤姆森小时候和他的博物学家亲戚威廉·布罗迪博士一起收集样品的经历也同样影响了他,尽管他对花卉绘画的兴趣似乎更多地集中在图案和装饰上,而不是主题的园艺细节上。

这些画,特别是玛格丽特,木兰,紫云英和野花,都是这一流派的有力例证。J、 E.H.麦克唐纳本人对花卉意象的深入投入被玛格丽特、木百合和维奇捕捉到,他把它留给自己,在背面写着“不出售”。汤姆森的作品与《麦克唐纳》形成鲜明对比,琼·默里称之为“其优雅、略带风趣的形式和一次性的随意性”。劳伦·哈里斯却将野花列为最受欢迎的作品,在诗集上写下了“第一流”。这幅素描的色彩没有那么鲜艳,但有着高超的笔触,协调得很好,蓝色与黄色、红色与白色形成对比。

每一幅画都以即兴创作来回应他的主题,每一幅画的配色方案和布局都不尽相同。在所有的素描中,他把重点从花朵的精致转向了简单而宽泛的色彩,哈罗德·敦认为这是“在他更难理解的岩石和蕨类植物主题中有时缺少的设计韧性”。尤其是在水花中,形状的处理非常简单,以至于焦点完全转移到花的颜色上。这样,再加上黑色的背景,会产生更抽象的效果。黑色的背景也使花的颜色显得更生动。

汤姆森在阿尔冈昆公园期间,伐木和木材工业一直存在。他经常画木材公司留下来的机器;李斯默、麦克唐纳和他都特别喜欢这个主题。A、 杰克逊写道,

那是一个破败不堪的国家;一家木材公司把它砍倒了,大火从它身上流过。。。汤姆森欠木材公司很多债。他们修建了水坝和伐木槽,并为营地清理了空地。如果不是对他们来说,这里的风景就只是灌木丛,很难进入,也没有什么可画的。

大约在1916年,汤姆森沿着马达瓦斯卡河沿着原木的车道行驶,在车道上画出了这个主题。麦克唐纳在1915年的《加蒂诺号日志》(Logs on the Gatineau)中也同样表达了这种驱动力。除了汤姆森作品中出现的水坝、指针船、短吻鳄船和原木驱动装置外,其他不太明显的木材工业描述也是显而易见的。例如,由于伐木而被清除的区域出现在早期的草图中,例如独木舟湖(1913年)和红森林。这幅画《淹死的土地》同样展示了伐木作业和筑坝洪水造成的损害。同样,许多画作中出现的白桦只生长在“阳光明媚、开阔的地方,以前的树木被移除了”,这意味着伐木在某种程度上是它们繁茂生长的必要条件。

汤姆森和七国集团的工作反映了当时加拿大的典型态度,即可用的自然资源是要被开发的。哈罗德·敦认为,虽然汤姆森没有直接批评工业、采矿和伐木,但他“没有美化丛林中的工业”

汤姆森和七国集团的大多数成员一样,很少画人。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人类的主体通常是他身边的人,比如在《糖衣丛》中对香农·弗雷泽的描写。哈罗德镇观察到汤姆森和加拿大艺术家大卫·米尔恩“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无法画出人形”,约翰·沃德兰教授认为这一点在汤姆森的几幅肖像画中“明显得令人尴尬”。汤姆森最成功的尝试就是在远处拍摄人物,让他们融入场景。这在小考肯湖、贝托、车道、指针和茶湖大坝等绘画作品中表现得很明显。

汤恩形容像《斧头人》(洛厄里·狄克逊)劈柴这样的画很僵硬,但仍然以一种连贯的粗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他用不同的方式描述了一位女士劳拉的形象,并将其解读为一幅柔美的作品,“精心设计,表达清晰,这幅充满爱意的图画在画作的严重破裂中幸存下来,甚至取得了胜利”。他穿着蓝色的背心和帽子,故意记录下偷猎者的身影。他面前的热煤烤架正在烤干他那像野味的野味。

汤姆森去世后,他的作品在价值和知名度上都有所提高。七国集团成员亚瑟·利斯默写道,他“是加拿大人性格的体现”。另一位同时代的加拿大画家大卫·米尔恩(David Milne)在1930年写信给加拿大国家美术馆馆长H.O.McCurry,“你的加拿大艺术显然,至少现在,沉入了独木舟湖。汤姆森仍然是加拿大画家,严厉,聪明,脆弱,粗野,不仅是最加拿大,而且最有创造力。默里指出,汤姆森的影响可以在后来的加拿大艺术家的作品中看到,包括雷·约翰逊、乔伊斯·维兰、戈登·雷纳和迈克尔·斯诺。谢里尔·格雷斯写道,对于罗伊·基约卡和丹尼斯·李来说,他“是一个令人难以忘怀的存在”,“体现了加拿大的艺术身份”。

截至2015年,汤姆森素描作品的最高价格是《早春》的《独木舟湖》,2009年的售价为2749500加元。私人收藏的主要油画作品寥寥无几,使得这一纪录不太可能被打破。他的作品所达到的需求的一个例子是之前丢失的阿尔冈昆公园湖的素描。它于2018年在埃德蒙顿的地下室被发现,在多伦多拍卖会上以近5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他的作品价值的增加导致在市场上发现了许多赝品。

1967年,汤姆逊美术馆在欧文湾开业。1968年,汤姆森的小屋从工作室大楼后面移到了克莱恩堡的麦克米切尔加拿大艺术收藏馆。他的许多作品也在渥太华的加拿大国家美术馆、安大略省美术馆和安大略省克莱恩堡的麦克米切尔加拿大艺术收藏馆展出。2004年,另一个纪念汤姆森的历史性标志从原来靠近利思中心的位置移到现在埋葬汤姆森的墓地。这座墓地已成为当地游客的热门景点,许多他作品的粉丝留下了硬币或艺术用品作为纪念。

虽然汤姆森最出名的是他的绘画,但他经常被神话化为一个真正的户外运动者。詹姆斯·麦克卡勒姆博士为这张照片提供了一些故事。尽管大卫·西尔科克斯认为这幅画面被浪漫化了,但他经常被人们记住是一位专业的划独木舟者。就钓鱼而言,他无疑是精通的。他一生热爱钓鱼,以至于他在阿尔冈琴公园的名声平分秋色。大多数参观公园的人都是由雇来的导游带领的,但他是自己搬过去的。他的许多钓鱼地点都出现在他的作品中。


汤姆·汤姆森作品收藏于: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52)

安大略美术馆(37)

麦克迈克尔加拿大艺术收藏馆(25)

Tom Thomson Art Gallery(9)

汉密尔顿美术馆(2)

阿尔伯塔美术馆(2)

温哥华美术馆(2)

麦克唐纳·斯图尔特艺术中心 - 圭尔夫(加拿大)(2)

Peale Museum(1)

艾格尼丝.埃瑟林顿艺术中心(1)

伦敦博物馆(加拿大)(1)

诺曼露营地-阿冈昆公园(1)

多伦多大学(1)

多伦多大学哈特之家(1)

Gallery Lambton(1)

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