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托

乔托

Giotto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乔托(Giotto)
生卒日期: 大约1267年 - 1337年1月8日
国籍:意大利
乔托的全部作品(144)

乔托·迪·邦多纳(Giotto di Bondone)意大利画家与建筑师,被认定为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开创者,被誉为欧洲绘画之父、西方绘画之父。他在哥特式、原始文艺复兴时期工作。与乔托同时代的银行家兼编年史家乔瓦尼·维拉尼(Giovanni Villani)写道,乔托是“他那个时代最有统治力的绘画大师,他根据自然画出了所有的人物和他们的姿势”,他有着公认的“天赋和卓越”。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将乔托描述为与流行的拜占庭风格的决定性决裂,并开创了“我们今天所知的伟大绘画艺术,引入了被忽视了200多年的从生活中准确绘画的技巧”。

乔托的杰作是帕多瓦的斯克罗威尼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的装饰,也称为竞技场教堂(Arena Chapel),该教堂于1305年左右竣工。这幅壁画描绘了圣母玛利亚和基督的一生。它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早期的最高杰作之一。乔托绘制了竞技场小教堂,并于1334年被佛罗伦萨公社选中设计佛罗伦萨大教堂的新钟楼,这是他一生中为数不多的确定因素之一。几乎所有其他方面都有争议:他的出生日期、出生地、外貌、学徒期、创作顺序、他是否在阿西西的圣方济各大教堂上部绘制著名壁画,以及他的埋葬地。

早期生活和职业

传统认为乔托出生在一个农舍,也许是在罗马格纳诺(Romignano)。自1850年以来,维基奥(Vicchio)附近的一座塔楼上就挂着一块匾额,声称是他的出生地,这一说法已被商业宣传。然而,最近的研究提供了文件证据,证明他出生在佛罗伦萨,是一位铁匠的儿子。他父亲的名字叫邦登(Bondone)。大多数作者都承认乔托是他的真名,但很可能是安布罗吉奥(Ambrogiotto)或安杰洛(Angelotto)的缩写。

在《最优秀的画家、雕塑家和建筑师的一生》( Lives of the Most Excellent Painters, Sculptors, and Architects)中,乔治·瓦萨里说乔托是一个牧童,一个快乐而聪明的孩子,受到所有认识他的人的喜爱。佛罗伦萨伟大的画家契马布埃发现乔托在岩石上画他的羊。他们是如此的栩栩如生,以至于契马布埃走近乔托,问他是否可以带他当学徒。契马布埃是托斯卡纳两位最著名的画家之一,另一位是杜乔·迪·博尼塞尼亚,他主要在锡耶纳工作。瓦萨里讲述了乔托作为一个年轻艺术家的技巧的故事。他讲述了一次,契马布埃不在车间,乔托在契马布埃的一幅画中画了一只非常逼真的苍蝇。当契马布埃回来时,他数次试图把苍蝇赶走。今天,许多学者对乔托的训练并不确定,并认为瓦萨里关于他是契马布埃的学生的描述是一个传奇。他们引用了早期的消息来源,表明乔托不是契马布埃的学生。关于苍蝇的故事也令人怀疑,因为它与老普林尼的轶事相似,宙克西斯(Zeuxis)把葡萄画得栩栩如生,以至于鸟儿试图啄它们。

瓦萨里还提到,当教皇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I)派信使给乔托(Giotto)送去一幅画来展示他的技巧时,乔托画了一个红色圆圈,画得如此完美,似乎是用一对圆规画的,并指示信使将其寄给教皇。信使不高兴地离开了,他相信自己被愚弄了。除了乔托的画作外,信使还把其他艺术家的画作带回给了教皇。当信使讲述他如何在没有移动手臂和圆规帮助的情况下画出圆圈时,教皇和他的朝臣们惊讶地发现,乔托的技巧大大超过了所有同时代的人。

约1290年,乔托与佛罗伦萨的拉波·德尔·佩拉(Lapo del Pela)的女儿莱斯武塔·迪·拉波·德尔·佩拉(Ricevuta di Lapo del Pela)结婚。这段婚姻产生了四个女儿和四个儿子,其中一个叫弗朗西斯科(Francesco),后来成为一名画家。乔托曾于1297年至1300年在罗马工作,但至今几乎没有他在那里的踪迹。到1301年,乔托在佛罗伦萨拥有一所房子,当他不旅行时,他会回到那里,与家人舒适地生活。到了13世纪初,他在佛罗伦萨接受了多次绘画委托。圣约翰拉特兰大教堂(Archbasilica of St.John Lateran)内有一小部分壁画,是为博尼法斯八世(Boniface VIII)命名的1300周年纪念而绘制的。他还设计了《小船》(Navicella),这是一幅马赛克,装饰着旧圣彼得大教堂的正面。在这一时期,乔托还绘制了《巴迪亚多联画》(Badia Polyptych),现在在佛罗伦萨的乌菲齐。

契马布埃前往阿西西,在阿西西的圣方济各新大教堂绘制了几幅大型壁画,乔托有可能(但不确定)与他同行。圣方济各在上教堂生活的壁画周期的归属一直是艺术史上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方济各修道士有关这一时期艺术委托的文件被拿破仑的军队销毁,拿破仑的军队在长方形会堂的上教堂中养马,因此学者们对乔托的归属进行了争论。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很方便地将上教堂的每幅壁画(显然不是由契马布埃创作的)归于更知名的乔托,包括现在归于以撒大师的壁画。20世纪60年代,艺术专家米勒德·梅斯(Millard Meiss)和莱昂内托·廷托里(Leonetto Tintori)检查了所有阿西西壁画,发现一些颜料中含有白铅,也用于契马布埃(Cimabue)严重损坏的《钉十字架》中,乔托的已知作品中没有包含这种媒介。然而,乔托(Giotto)的圣方济各的嵌板画中包含了圣徒托起坍塌教堂的主题,这一主题此前已包含在阿西西(Assisi)壁画中。

瓦萨里(Vasari)等人认为乔托(Giotto)创作的大量嵌板画的作者与阿西西(Assisi)壁画一样受到广泛争议。据瓦萨里说,乔托最早的作品是为圣玛利亚诺维拉的多米尼加人创作的。其中包括一幅《报喜》壁画和一个巨大的悬挂十字架,高约5米(16英尺)。它大约可以追溯到1290年,被认为和阿西西壁画是同时代的。

一个早期的传记来源,费拉拉的里科巴尔多( Riccobaldo of Ferrara)提到乔托在阿西西绘画,但没有具体说明圣方济各周期:“他在阿西西、里米尼、帕多瓦的方济各教堂所做的作品证明了他创作的是什么样的艺术……”自1912年德国艺术史学家弗里德里希·林特伦(Friedrich Rintelen)提出这一观点以来,许多学者对乔托是否是上教堂壁画的作者表示怀疑。在没有文献记载的情况下,关于归属的争论依赖于鉴赏力,这是一种众所周知的不可靠的“科学”,但2002年对阿西西和帕多瓦的车间绘画过程进行的技术检查和比较提供了有力的证据,证明乔托没有绘制圣方济各的画作。它与竞技场小教堂壁画之间存在许多差异,很难在单个艺术家的风格发展中加以解释。现在人们普遍认为,阿西西·圣·弗朗西斯的壁画中有四只不同的手,它们来自罗马。如果是这样的话,乔托在帕多瓦(Padua)的壁画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画家的自然主义。

乔托作为画家的名声传开了。他被召到帕多瓦和里米尼工作,那里只有一幅1309年前绘制的十字架,保存在圣方济各教堂。它影响了Giovanni Baronzio和皮埃特罗·达·里米尼(Pietro da Rimini)的里米尼学派的兴起。根据1301年和1304年的文件,乔托当时在佛罗伦萨拥有大片地产,很可能他已经领导了一个大型作坊,并接受了来自意大利各地的委托。

斯克罗维尼教堂

1305年左右,乔托完成了他最有影响力的作品,帕多瓦的斯克罗维尼教堂的内部壁画,2021,这些壁画与其他14世纪壁画一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世界遗产,并在市中心的不同建筑中展出。恩里科·德格利·斯克罗维尼(Enrico degli Scroveni)委托这座小教堂作为家庭礼拜、埋葬场所,并作为每年上演的一部神秘剧的背景。

装饰的主题是拯救,并强调圣母玛利亚,因为小教堂致力于报喜和慈善圣母。正如中世纪意大利教堂装饰中常见的那样,西墙主要由《最后的审判》主宰。圣坛两侧是天使加百列和圣母玛利亚的互补画,描绘了天使报喜。这一场景融入了圣母玛利亚的生平和基督的生平。乔托对圣母生平的灵感可能来自雅各布·德·佛拉金(Jacobus de Voragine)的《金色传说》(The Golden Legend),而《基督的生平》(The Life of Christ )则借鉴了《对基督生平的沉思》( Meditations on the Life of Christ)和《圣经》。然而,这些壁画不仅仅是熟悉文本的插图,学者们发现了乔托对神圣故事的解释的众多来源。

瓦萨里根据乔托的朋友乔瓦尼·博卡乔(Giovanni Boccaccio)的描述说,“佛罗伦萨城没有比他更丑的男人”,并表示他的孩子在外表上也很普通。有一个故事说,但丁在乔托为斯克罗维尼教堂作画时拜访了他,当他看到画家的孩子们在脚下时,他问道,一个画了这么漂亮画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平凡的孩子。据瓦萨里说,乔托总是很机智,他回答说:“我白天画画,晚上生我的孩子。”

序列

该画作共分为37个场景,围绕侧墙分三层布置,从上层开始讲述圣若亚敬( St. Joachim)和圣安妮的故事,圣母玛利亚的父母,并继续讲述她的早期生活。耶稣的一生有两个记载。最南边的一层讲述玛丽父母的生活,最北边讲述她的早期生活,而整个中间层讲述的是基督的早期生活和奇迹。双方最底层都与基督的热情有关。他主要在侧面被描绘,他的眼睛一直指向右边,也许是为了引导观众在剧集中继续前进。接近尾声的犹大之吻标志着这场从左到右游行的结束。在彩色叙事场景下方,乔托还绘制了七种美德的寓言,以及单色灰色的寓言。格里赛尔壁画被描绘成大理石雕像,象征着美德和邪恶。正义和非正义的核心寓言反对两种特定类型的政府:导致爱情节日的和平和导致战时强奸的暴政。在叙事场景之间是《旧约》场景的四叶画,如《约拿和鲸鱼》,寓言性地对应并可能预示着基督的生活。

壁画中的大部分蓝色都被时间磨掉了。使用群青蓝色颜料的费用要求将其绘制在已经干燥的壁画(secco)上,以保持其光泽。这就是为什么它比其他颜色分解得更快,这些颜色被涂在湿灰泥上,并与墙壁粘合在一起。在耶稣诞生的壁画中,圣母的长袍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颜色分解的例子。

风格

乔托的风格借鉴了阿诺夫·迪坎比奥(Arnolfo di Cambio)坚实而古典的雕塑。与契马布埃杜乔·迪·博尼塞尼亚不同,乔托的人物没有风格化或拉长,也没有遵循拜占庭模式。他们是立体的,有基于近距离观察的面部和手势,穿着的不是旋转的正式的褶皱,而是自然悬挂的、有形状和重量的衣服。他还大胆地缩短了时间,让人物面朝内,背部朝向观察者,创造了空间的错觉。人物占据了带有自然主义元素的压缩设置,通常使用强制透视装置,使其类似于舞台布景。乔托对人物的精心安排增加了这种相似性,观众似乎有一个特定的位置,甚至参与了许多场景。这可以从《基督生活的场景:17、鞭打》和《哀悼基督》中人物的排列中最为明显地看出,在这部作品中,观众被要求在一个画面中成为嘲弄者,在另一个画面中成为哀悼者。

乔托对人脸和情感的描绘使他的作品与同时代的作品不同。当丢脸的约阿希姆(Joachim)悲伤地回到山坡上时,两个年轻的牧羊人斜视着对方。在屠杀无辜者的过程中,一名士兵从尖叫的母亲那里拖出一个婴儿,他低着头,脸上带着羞耻的表情。去埃及的路上,人们边走边谈论玛丽和约瑟夫。关于乔托的现实主义,19世纪英国评论家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说:“他画了圣母玛利亚、圣约瑟夫和基督,是的,无论如何……但本质上是妈妈、爸爸和婴儿。”。

该系列中著名的故事包括对东方三博士的崇拜,其中伯利恒的一颗彗星状恒星划过天空。乔托的灵感来源于1301年哈雷彗星的出现,1986年的太空探测器乔托就是以这位艺术家的名字命名的。

成熟作品

乔托在帕多瓦创作了其他壁画,其中一些现在已经丢失,例如位于帕多瓦圣安多尼圣殿( Basilica of. St. Anthony)和理性宫(Palazzo della Ragione)。许多来自意大利北部的画家受到乔托在帕多瓦的作品的影响,包括Guariento di Arpo、朱斯托·德梅纳布奥(Giusto de' Menabuoi)、雅各布·阿万齐(Jacopo Avanzi)和Altichiero

从1306年到1311年,乔托在阿西西绘制了圣方济各大教堂下教堂耳堂区域的湿壁画,包括《基督的一生》、《方济各寓言》和《抹大拉教堂》,借鉴了黄金传说中的故事,包括委托创作该作品的特奥巴多·蓬塔诺(Teobaldo Pontano)主教的肖像。提到了几个助手,包括帕尔梅里诺·迪·吉多( Palmerino di Guido)。这种风格展示了乔托在帕多瓦作品的发展。

1311年,乔托回到佛罗伦萨。1313年的一份关于他在那里的家具的文件显示,他之前曾在罗马呆过一段时间。现在人们认为,他于1310年为旧圣彼得大教堂庭院制作了著名的《小船》(Navicella)马赛克图案,该图案是由红衣主教贾科莫或雅各布·斯特凡内斯基委托制作的,现在除了一些碎片和巴洛克式重建外,该图案已输给了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堂。根据红衣主教的尸检,他还至少设计了斯特凡内斯基三联画(约1320年),这是一幅为圣彼得教堂创作的双面祭坛画,现藏于梵蒂冈皮纳科特。正面是圣彼得与圣徒一起登基,反面是基督登基,周围是圣徒彼得和保罗殉难的场景。这是乔托为数不多的作品之一,其中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存在委托。然而,对于乔托或他的普通佛罗伦萨助手来说,这种风格似乎都不太可能,因此他的设计可能是由罗马人的一个特别工作室完成的。

红衣主教还委托乔托用一系列壁画装饰圣彼得大教堂的后堂,这些壁画在16世纪的翻修中被摧毁。据瓦萨里说,乔托在罗马呆了六年,随后在意大利接受了许多委托,但其中一些作品现在被归因于其他艺术家。

在佛罗伦萨,1314年至1327年的文件证明了乔托的金融活动,乔托绘制了一幅祭坛画,被称为《诸圣圣母》(Ognissanti Madonna),现在在乌菲齐展出,在那里,它与契马布埃的《圣母子》和杜乔·迪·博尼塞尼亚的《鲁塞莱圣母》一起展出。奥格尼桑蒂祭坛画(Ognissanti altarpiece)是乔托唯一一幅被学者普遍接受的嵌板画,尽管事实上它是非法的。它是为佛罗伦萨的奥格尼桑蒂教堂绘制的,该教堂由一个不知名的宗教团体建造。这是一幅大画(325 x 204厘米),学者们对它是为教堂的主祭坛而作的存在分歧,在那里它主要由骑士团的兄弟观看,还是为唱诗班的屏风而作的,在那里它更容易被世俗观众看到。

圣克罗齐的佩鲁齐和巴尔迪小教堂

据洛伦佐·吉贝蒂(Lorenzo Ghiberti)说,乔托为圣克罗齐教堂(church of Santa Croce)的四个不同的佛罗伦萨家庭绘制了小教堂,但他没有确定是哪一个小教堂。只有与瓦萨里一起,才确定了四座小教堂:巴尔迪小教堂(圣方济各生平),佩鲁齐小教堂(施洗圣约翰和福音传道者圣约翰的生平,可能包括圣母玛利亚的复本,圣徒现藏于北卡罗来纳州罗利艺术博物馆)和失落的吉乌尼小教堂(使徒的故事)和托辛格斯皮内利小教堂(圣母的故事)。与乔托职业生涯中几乎所有的事情一样,在圣克罗齐幸存下来的壁画装饰的日期也存在争议。紧靠教堂主礼拜堂右侧的巴尔迪礼拜堂是用真正的湿壁画绘制的,对一些学者来说,其设置的简单性似乎与帕多瓦的设置相对接近,但佩鲁齐礼拜堂更复杂的设置表明其日期较晚。

佩鲁齐小教堂与巴尔迪小教堂相邻,大部分为壁画风格(Fresco-secco)。这种技术比真正的壁画更快但更不耐用,使作品处于严重恶化的状态。 在乔托的职业生涯早期确定这一周期的学者们看到,人们对建筑扩张的兴趣与日俱增,这种扩张与阿西西下教堂乔特式壁画的发展非常接近,但巴尔迪壁画具有一种新的柔和色彩,表明艺术家正在 在不同的方向上,可能是在锡耶纳艺术的影响下,所以它一定是后来的。

佩鲁齐教堂将三幅来自施洗者圣约翰生平的壁画(约翰的出生向他的父亲撒迦利亚报喜;约翰的诞生和命名;希律节)在左侧墙上与圣约翰生平的三个场景配对。 福音传道者约翰(约翰在以弗所的异象;德鲁西亚纳的兴起;约翰的升天)在右边墙上。 场景的选择与赞助人和方济各会有关。 由于壁画状况恶化,很难在教堂中讨论乔托的风格,但壁画显示出他对受控自然主义和心理渗透的典型兴趣。 佩鲁齐教堂在文艺复兴时期尤为著名。 乔托的作品影响了马萨乔在布兰卡奇教堂的壁画,而米开朗基罗也曾研究过它们。

巴尔迪小教堂描绘了圣方济各的生活,与20至30年前阿西西上教堂的壁画相似。比较表明,乔托更加重视人物形象的表达,以及更简单、更完整的建筑形式。乔托只代表了圣徒生活中的七个场景,叙事安排有点不同寻常。故事从左上角的墙上开始,《圣方济各宣布与父亲断绝关系》(St. Francis Renounces his Father)。《方济会规则的批准》(Approval of the Franciscan Rule),它继续穿过小礼拜堂到右上墙,沿着右墙向下移动到《烈火试炼》(Trial by Fire),穿过小礼拜堂再次到左墙《出现在阿尔勒》(Appearance at Arles),沿着左墙到《圣方济各去世》(Death of St. Francis),再次穿过左墙到《圣奥古斯丁和阿西西主教的异象》(Visions of Fra Agostino and the Bishop of Assisi)。《圣方济各的污名化》(Stigmatization of St. Francis)位于小教堂外,入口拱门上方。这种安排鼓励观众将场景联系在一起:在教堂空间中配对壁画,或沿着每面墙连接三组壁画。这些联系暗示了圣方济各生活中不同事件之间有意义的象征关系。

后期作品与死亡

1328年,佛罗伦萨圣克罗斯巴伦切利教堂的祭坛画完成。以前被认为是乔托的作品,现在被认为主要是助手的作品,包括Taddeo Gaddi,他后来为小教堂做了壁画。第二年,安茹国王罗贝托一世把乔托叫到那不勒斯,在那里他和一群学生呆在一起,直到1333年。乔托的那不勒斯作品几乎没有幸存下来:一幅壁画的碎片,描绘了圣基亚拉教堂中的耶稣哀歌和杰出人物,画在纽沃卡斯特的圣巴巴拉小教堂的窗户上,通常归因于他的学生。1332年,罗贝托一世任命他为“第一宫廷画家”,每年领取养老金。同样在这个时期,据瓦萨里说,乔托创作了一系列关于《圣经》的作品。《启示录》中的场景基于但丁的思想。

在那不勒斯之后,乔托在博洛尼亚呆了一段时间,在那里他为圣玛丽亚·德格利·安吉利教堂绘制了一幅多联画,并且据一些消息来源称,红衣主教公使城堡中的小教堂失去了装饰。1334年,乔托被任命为佛罗伦萨大教堂的首席建筑师。他于1334年7月18日开始设计钟楼,称为乔托钟楼。三年后乔托去世后,安德烈亚·皮萨诺(AndreaPisano)和弗朗西斯科·塔伦蒂(Francesco Talenti)最终接管了这座于1359年竣工的塔楼,但并不完全符合乔托的设计。1337年之前,他曾与阿宗·维斯康蒂(Azzone Visconti)在米兰,但在该市没有留下任何他的作品痕迹。他最后的作品是在助手的帮助下完成的:佛罗伦萨巴杰洛波德斯塔教堂的装饰。

在乔托的最后几年,他与博卡乔(Boccaccio)和萨切蒂(Sacchetti)成为了朋友,他们在故事中介绍了乔托。萨切蒂讲述了一次事件,一名平民委托乔托在盾牌上涂上他的盾徽;乔托将盾牌涂成“武装到牙齿”,配以剑、长矛、匕首和盔甲。他告诉这名男子“在你像巴伐利亚公爵一样谈论武器之前,先深入世界一点”,作为回应,他被起诉。乔托反击并赢得了两个弗洛林。在《神曲》中,但丁用《炼狱》中一位画家的话承认了他在世的同时代人的伟大之处:“契马布埃认为他在绘画领域占有一席之地,而现在乔托发出了呐喊,因此前者的名气是模糊的。”乔托于1337年1月去世。

埋葬和遗产

据瓦萨里说,乔托被安葬在佛罗伦萨大教堂的入口处左侧,墓穴上有一块白色大理石牌匾。据其他消息来源称,他被安葬在圣雷帕拉塔教堂( Santa Reparata)。圣雷帕拉塔的遗迹就在大教堂的正下方,这一事实解释了这些显然相互矛盾的报道,而教堂在14世纪初继续修建时仍在使用。

在20世纪70年代的一次挖掘中,在圣雷帕拉塔铺路下方靠近瓦萨里给出的位置发现了骨头,但在任何一层都没有标记。2000年,人类学家弗朗西斯科·马利尼(Francesco Mallegni)和一组专家对这些骨骼进行了法医学检查,发现了一些证据,似乎证实这些骨骼是画家的骨骼(尤其是一系列化学物质,包括砷和铅,这两种化学物质通常都存在于油漆中,是骨骼吸收的)。这些骨头是一个非常矮的男人的,身高略高于四英尺,他可能患有一种先天性侏儒症。这支持了圣克罗齐教堂的一个传统,即出现在其中一幅壁画中的侏儒是乔托的自画像。另一方面,一名戴着白色帽子的男子出现在帕多瓦的最后审判中,据说也是乔托的肖像。在身材方面,这名男子的外貌与圣克罗齐的形象相冲突。


乔托作品收藏于:

斯克罗威尼礼拜堂(58)

亚西西的圣方济各圣殿(9)

佛罗伦萨圣十字圣殿(7)

梵蒂冈艺术博物馆(6)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3)

卢浮宫(2)

柏林画廊(2)

阿什莫林博物馆(1)

佛罗伦萨新圣母大殿(1)

意大利教堂(1)

国立博洛尼亚画廊(1)

斯特拉斯堡美术馆(1)

美国国家艺术馆(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

伊莎贝拉嘉纳艺术博物馆(1)

Collezione Berenson(1)

伦敦国家美术馆(1)

乌菲兹美术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