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丽·卡尔

艾米丽·卡尔

Emily Carr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艾米丽·卡尔(Emily Carr)
生卒日期: 1871年12月13日 - 1945年3月2日
国籍:加拿大
艾米丽·卡尔的全部作品(208)

艾米丽·卡尔(Emily Carr)是一位加拿大艺术家和作家,灵感来自太平洋西北海岸的土著人民。卡尔是加拿大采用现代主义和后印象派风格的画家之一,她的作品并没有得到广泛认可。《印第安教堂》现在是她最著名的作品,直到她将主题从原住民主题改为风景——尤其是森林场景,唤起了原始的宏伟。作为作家,卡尔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早的编年史作家之一。加拿大百科全书将她描述为加拿大的偶像。

早期生活

艾米丽·卡尔于1871年出生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市,也就是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加入加拿大的那一年,她是英国父亲理查德(Richard)和母亲艾米丽·卡尔(Emily Carr)生下的九个孩子中的第二小。卡尔的家位于维多利亚州詹姆斯湾区的鸟笼道(Birdcage Walk)(现在的政府街)。

卡尔家的孩子是按照英国传统长大的。她的父亲认为住在温哥华岛是明智的,温哥华岛是大不列颠的殖民地,在那里他可以实践英国的习俗,继续他的英国公民身份。这座家庭住宅以奢华的英国风格建造,有高高的天花板、华丽的装饰和客厅。卡尔是按照长老会的传统教学的,星期天早上祈祷和晚上读圣经。她的父亲每周都会叫一个孩子背诵布道词,艾米丽总是难以背诵。

卡尔的母亲于1886年去世,父亲于1888年去世。她的姐姐伊迪丝·卡尔(Edith Carr)成为其余孩子的监护人。

卡尔的父亲鼓励她的艺术倾向,但直到1890年,父母去世后,卡尔才认真地追求她的艺术。在返回维多利亚之前,她在旧金山艺术学院学习了两年(1890-92)。1899年,卡尔前往伦敦,在那里她就读于威斯敏斯特艺术学院。1898年,卡尔还参观了位于温哥华岛西海岸尤克卢利特(Ucluelet)的努特卡印第安人使团。她还前往康沃尔郡圣艾夫斯的一个乡村艺术殖民地,于1905年返回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卡尔在温哥华的“女士艺术俱乐部”担任教职,她在那里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由于她在课堂上吸烟和咒骂学生的粗鲁行为,她在学生中不受欢迎,学生们开始抵制她的课程。

第一部关于土著人民的作品

1898年,27岁的卡尔首次前往原住民村庄写生和绘画。她住在温哥华岛西海岸尤克卢利特(Ucluelet)附近的一个村庄,那里是努查努阿特人(Nuu-chah-nulth people)的家,当时说英语的人通常称为“Nootka”。卡尔回忆说,她在尤克卢利特的那段时间“给我留下了持久的印象”。九年后,她和姐姐爱丽丝一起去阿拉斯加旅行,增强了她对原住民生活的兴趣。1912年,卡尔前往海达瓜伊、上斯凯纳河(Upper Skeena River)和阿勒特湾(Alert Bay)的第一民族村庄写生。尽管卡尔离开了太平洋西北部的村庄,但人们的影响仍留在她身边。卡尔采用了土著名字克莱·怀克(Klee Wyck),她也选择了这个名字作为她的一部作品的标题。

1913年,卡尔举办了一个大型展览,展示她在原始环境中的第一民族村庄和波兰人的作品。她在温哥华Dominion Hall的“图腾讲座”发表在维多利亚BC档案馆的艾米丽·卡尔论文中。在讲座中,她说:“我收藏的每一根杆子都是从自己的实际情况中研究出来的……”
1913 年,卡尔举办了一场大型展览,展示了她在原住民村庄和极地的原住民作品。 她在温哥华自治领大厅(Dominion Hall)的“图腾讲座”收录在维多利亚BC档案馆(BC Archives in Victoria)的艾米丽·卡尔论文中。 在讲座中,她说“我收藏中展示的每一根杆子都是从其自身的实际情况中研究出来的……”

在法国工作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个时代不断发展的艺术趋势,卡尔于1910年回到欧洲,在巴黎的科拉罗西学院(Académie Colarossi)学习。在蒙帕纳斯,艾米丽·卡尔和她的妹妹爱丽丝在一封介绍信中认识了现代主义画家哈里·吉布(Harry Gibb)。在观看他的作品时,她和她的妹妹对他使用扭曲和充满活力的色彩感到震惊和好奇;她写道:“吉布先生的风景画和静物让我很高兴——灿烂、甜美、干净。面对他裸体的扭曲,我感到反抗。”卡尔与吉布的学习以及他的技法塑造并影响了她的绘画风格,她采用了一种充满活力的调色板,而不是沿用她早期英国训练的柔和色调。

卡尔深受她在法国结识和学习的后印象派和野兽派的影响。1912年回国后,她在自己的工作室组织了一次展览,展出了70幅代表她在那里生活的水彩画和油画。她是第一位将野兽派引入温哥华的艺术家。

返回加拿大

1912年3月,卡尔在温哥华西百老汇1465号开设了一家工作室。当当地人不支持她激进的新风格、大胆的调色板和缺乏细节时,她关闭了工作室,回到了维多利亚。1912年夏天,卡尔再次北上,来到了海达瓜伊(Haida Gwaii)和斯凯纳河(Skeena River),在那里她记录了海达族(Haida people)、吉特桑(Gitxsan)和齐姆西安(Tsimshian)的艺术。在莫尔兹比岛上的一个海达村庄库姆谢瓦(Cumshewa),她写道:

坎舍瓦似乎总是滴水,总是被薄雾模糊,它的叶子总是湿漉漉地垂下来……这些强壮的小树……在这只破旧的老乌鸦身边长大,现在它已经老了,腐烂了,为它遮风挡雨……对坎舍瓦的记忆是一种巨大的孤独,笼罩在模糊的雨中。艾米丽·卡尔,克莱·怀克(Klee Wyck)。

卡尔画了一只雕刻的乌鸦,她后来将其发展为她的标志性画作《大乌鸦》。另一幅灵感来自此次旅行中收集的作品的画作《塔努》描绘了同名村庄房屋前的三个图腾。回到南方后,卡尔组织了一次这件作品的展览。她做了一次详细的讲座,讲述了她所参观的原住民村庄,并以她的使命宣言结尾:

我为我们美好的西部感到自豪,我希望能留下一些它最初伟大的原始遗迹。这些东西对我们加拿大人来说应该就像古代英国人的遗物对英国人来说一样。再过几年,它们将永远消失在寂静的虚无中,我会在它们永远过去之前收集我的收藏。

尽管对她的工作有一些积极的反应,即使是新的“法式”风格,卡尔认为温哥华对她的工作和新风格的反应不足以支持她的职业生涯。她在《成长的痛苦》(Growing Pains)一书中讲述了很多。她决定放弃在温哥华的教学和工作,并于1913年回到维多利亚州,她的几个姐妹仍然住在那里。

在接下来的15年里,卡尔几乎没有画画。她经营着一家名为“各式各样的房子”的寄宿家庭。这是同名的,为她后来的书提供了素材。由于她的经济状况拮据,在维多利亚的生活受到限制,卡尔在这一时期画了几幅取材于当地场景的作品:达拉斯路的悬崖,比肯山公园的树木。她自己对这一时期的评价是,她已经停止了绘画,这并不完全正确,尽管“艺术已经不再是她生活的主要动力”

越来越多的认可

随着时间的推移,卡尔的工作引起了一些有影响力和支持的人的注意,包括渥太华国家博物馆的著名民族学家马里乌斯·巴博(Marius Barbeau)。巴博反过来说服加拿大国家美术馆馆长埃里克·布朗(Eric Brown)于1927年访问卡尔。布朗邀请卡尔在国家美术馆展出她的作品,作为西海岸土著艺术展览的一部分。卡尔寄出了26幅油画,以及她的陶器和带有土著设计的地毯样品。展览还包括Edwin HolgateA. Y. Jackson的作品,前往多伦多和蒙特利尔。

卡尔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末和30年代继续离开维多利亚州旅行。她最后一次北上是在1928年夏天,当时她参观了纳斯河和斯凯纳河,以及海达瓜伊岛(Haida Gwaii),也就是以前的夏洛特女王群岛(Queen Charlotte Islands)。她还去了友好湾和温哥华岛东北海岸,然后在1933年去了利卢埃特。对她的作品的认可稳步增长,她的作品在伦敦、巴黎、华盛顿、阿姆斯特丹以及加拿大主要城市展出。1935年,卡尔在多伦多的加拿大妇女艺术协会画廊举办了她在加拿大东部的第一场个人画展。

与七人画派(Group of Seven)的联系

1927年,卡尔在国家美术馆举行的西海岸原住民艺术展上首次见到了当时加拿大最受认可的现代画家——七人画派的成员。该画派的Lawren Stewart Harris成为了一个特别重要的支持者:“你是我们中的一员,”他告诉卡尔,欢迎她加入加拿大领先的现代主义者行列。这次相遇结束了卡尔前15年的艺术孤立,导致了她最多产的时期之一,并创作了许多她最著名的作品。通过与哈里斯的广泛通信,卡尔也意识到并研究了北欧象征主义。

卡尔的艺术方向受到了该团体的影响,尤其是劳伦·哈里斯,不仅受到了他的作品的影响,还受到了他对神学的信仰的影响。卡尔努力使这一点与她自己的上帝观相一致。卡尔的“对制度宗教的不信任”充斥着她的大部分艺术。她和当时的许多艺术家一样,受到了神学思想的影响,并开始形成一种将上帝视为自然的新观念。她过着一种精神生活方式,拒绝教会和宗教机构。她画了加拿大荒野中的原始风景,被一种更伟大的精神神秘地激励着。

太平洋西北学派的影响

1924年和1925年,卡尔在华盛顿西雅图的太平洋西北艺术家展上展出。1928年秋,同为参展商的马克·托比(Mark Toby)来到维多利亚州,在她的工作室里教授高级课程。卡尔与托比合作,进一步加深了她对现代艺术的理解,尝试了托比的抽象和立体派方法,但她不愿意追随托比超越立体派的传统。

我还没有准备好抽象。我紧贴着大地和她可爱的形状,她的密度,她的牧草,她的汁液。我想要她的音量,我想要听到她的悸动。

尽管卡尔表示不愿意抽象,但作为卡尔作品的主要策展人,温哥华美术馆(Vancouver Art Gallery)认为卡尔在这一时期放弃了纪实冲动,开始专注于捕捉图腾雕刻中的情感和神话内容。她摒弃了绘画风格,实践了后印象派风格,转而创作高度风格化和抽象的几何形式。

焦点转移和晚年生活

卡尔在1937年心脏病发作,1939年又一次,迫使她和妹妹爱丽丝一起搬来康复。1940年卡尔严重中风,1942年又一次心脏病发作。随着旅行能力的减弱,卡尔的注意力从绘画转向了写作。卡尔的朋友、英语教授伊拉·迪尔沃思(Ira Dilworth)的编辑帮助,卡尔得以看到自己的第一本书《克莱·怀克》(Klee Wyck)于1941年出版。同年,卡尔因这部作品获得了总督非小说奖( Governor-General's Award for non-fiction)。

卡尔过去十年的绘画作品揭示了她对工业对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景观环境影响的日益担忧。从那时起,她的工作反映了她对工业伐木、其生态影响及其对土著人民生活的侵蚀日益关注。在她1939年的画作《零碎的东西》中,“清理的土地和树桩将焦点从吸引欧美游客前往西海岸的雄伟森林景观转移到了森林砍伐的影响。”

艾米丽·卡尔最后一次心脏病发作,于1945年3月2日在她的家乡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维多利亚市的詹姆斯湾酒店去世,不久后她将被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卡尔被安葬在罗斯湾公墓。

作品

绘画

卡尔主要因她的绘画而被人们记住。她是最早尝试以现代风格捕捉加拿大精神的艺术家之一。卡尔在其成熟作品中的主要主题是本地人和自然:“设置在森林深处或被遗弃的本地村庄的地方的本地图腾柱”,以及后来的“西部森林的巨大节奏、漂流的海滩和广阔的天空”。她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融合了这两个主题。她“绘画技巧和视觉的品质使她能够形成一个在她想象中精心提炼的太平洋神话”。

在旧金山的加州设计学院,卡尔参加了以各种艺术风格为重点的艺术课程。卡尔的许多艺术教授在法国巴黎接受了博克斯艺术传统的培训。尽管她参加了绘画、肖像画、静物画、风景画和花卉画课程,卡尔还是喜欢画风景画。

卡尔以她的第一民族村庄和太平洋西北印第安图腾绘画而闻名,但玛丽亚·蒂佩特(Maria Tippett)解释说,卡尔从内部对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森林的罕见描绘使她的作品与众不同。卡尔对卡斯卡迪亚(Cascadia)有了新的理解。这种理解包括一种新的方法来呈现土著人和加拿大景观。

1928年夏天,卡尔参观了基特万库尔(Kitwancool)的吉克桑(Gitksan)村庄后,被太平洋西北土著图腾柱上的母性形象所吸引。卡尔接触到这些类型的图像后,她的绘画反映了土著雕刻中的母亲和孩子的这些图像。

她的绘画可以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她在巴黎学习之前的早期作品;她在巴黎时期受野兽派影响的早期绘画;在她与七国集团相遇之前的后印象派中期;在劳伦·哈里斯(Lawren Harris)和美国艺术家兼朋友马克·托比(Mark Toby)的后立体主义影响下,她进入了后来的正式时期。卡尔在她的素描中使用了木炭和水彩画,后来在马尼拉纸上用汽油稀释了房子的油漆。她成熟的作品中最重要的部分是画布上的油画,或者,在资金匮乏的时候,是纸上的油画。

2013年11月28日,卡尔的一幅画作《疯狂的楼梯》(The Crazy Stair,The Crooked Staircase)在多伦多赫费尔的现场拍卖会上以339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截至拍卖,这是一位加拿大女艺术家的一幅画的创纪录价格。

卡尔的画作《旧海岸村》在韩裔加拿大艺术家金美妍(Jin-me-Yoon)的《67人小组》(1996)中被引用。这幅作品由67幅温哥华韩裔加拿大人社区的肖像画和一幅由七人画派成员Lawren Stewart Harris创作的风景画组成。

写作

卡尔也因她的写作而被人们记住,主要是关于她的土著朋友。除了克莱·怀克(Klee Wyck)之外,卡尔还写了《小书》(The Book of Small,1942年)、《各式各样的房子》(The House of All Sorts,1944年),并在死后出版了《成长的痛苦》(Growing Pains,1946年)、《暂停》(Pause,1953年)、《孔雀之心》(The Heart of a Peacock,1953)和《成百上千》(Hundreds and Thousands,1966年)。这些书中有一些是自传性的,揭示了卡尔是一位有成就的作家。由于许多读者希望她的短篇小说具有历史准确性,因此对她的戏剧化短篇小说进行了批评。

认可

根据加拿大百科全书,卡尔的生活本身使她成为“加拿大偶像”。除了“一位具有惊人创造力和实力的艺术家”,她还是一位大器晚成的艺术家,57岁时开始了这项最为人所知的作品(见摩西奶奶)。卡尔也是一位在逆境中获得成功的艺术家,生活在一个艺术上不冒险的社会,大部分时间都在远离主要艺术中心的地方工作,因此她成为了“女性运动的宠儿”(参见1930年在纽约市结识的乔治亚·奥基夫)。艾米丽·卡尔将北方带到南方;从西到东;向美洲大陆上最新到达的欧洲人展示美洲土著民族的古老文化。然而,应该认识到,深入研究卡尔的艺术史学家通常会回应他们的特定观点:女权主义研究(Sharyn R.Udall,2000)、第一民族奖学金(Gerta Moray,2006),或艺术家所说的作为分析作品本身的工具的批判性研究(Charles C.Hill,Ian Thom,2006)。

1952年,艾米丽·卡尔(Emily Carr)的作品以及大卫·米尔恩(David Milne)、古德里奇·罗伯茨(Goodridge Roberts)和阿尔弗雷德·佩兰(Alfred Pellan)的作品代表加拿大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

1971年加拿大纪念艾米丽·卡尔的邮票

1971年2月12日,加拿大邮政发行了一枚6美分的邮票“艾米丽·卡尔,画家,1871-1945年”,由威廉·鲁特根据卡尔的《大乌鸦》(1931年)设计,由温哥华美术馆收藏。1991年5月7日,加拿大邮政发行了一枚50美分的邮票“不列颠哥伦比亚森林,艾米丽·卡尔,1931–1932”,由皮埃尔·伊夫·佩尔蒂埃(Pierre Yves Pelletier)根据不列颠哥伦比亚森林(1931–1932)设计,同样来自温哥华美术馆收藏。

1978年,她被授予加拿大皇家艺术学院奖章。2014年至2015年,伦敦南部的德威奇图片画廊举办了个展,这是该展览首次在英国举办。2020年,由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惠斯勒的Audain美术馆组织的一场巡回展览,由渡边基里子和凯瑟琳·布里奇博士共同策划,题为《艾米丽·卡尔:新鲜的景象——法国现代主义与西海岸》(Emily Carr: Fresh Seeing – French Modernism and the West Coast ),详细探讨了卡尔作品的这一方面。

卡尔被指定为联邦遗产名录中的历史人物。小行星5688 Klee wyck以她的名字命名。

创纪录的销售价格

2022年12月1日,在多伦多的考利·阿博特(Cowley Abbott)拍卖会上,卡尔的《熊与月亮的图腾》(The Totem of the Bear and the Moon,1912年),画布油画,37 x 17.75英寸(94 x 45.1厘米),拍卖估价:200-300万美元,拍出312万美元。


艾米丽·卡尔作品收藏于:

温哥华美术馆(62)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17)

麦克迈克尔加拿大艺术收藏馆(10)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档案馆(8)

安大略美术馆(7)

大维多利亚艺术画廊(7)

皇家卑诗博物馆(7)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6)

格林堡博物館(4)

阿尔伯塔美术馆(3)

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2)

马尔特伍德博物馆(2)

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2)

汉密尔顿美术馆(2)

维多利亚大学传统艺术画廊(1)

多伦多大学哈特之家(1)

多伦多大学(1)

大维多利亚公共图书馆(1)

阿尔伯塔大学艺术收藏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