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奥本

威廉·奥本

William Orpen

艺术家名:威廉·奥本(William Orpen)
生卒日期: 1878年11月27日 - 1931年9月29日
国籍:爱尔兰
威廉·奥本的全部作品(306)

威廉·奥本是一位爱尔兰艺术家,主要在伦敦工作。奥本是一位优秀的绘图员,也是爱德华七世时期富有阶层的一位受欢迎、商业成功的肖像画家,尽管他的许多最引人注目的画作都是自画像。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是英国派往西线的官方战争艺术家中最多产的。在那里,他创作了普通士兵、死人和德国战俘的绘画,以及将军和政治家的肖像。这些作品中的大部分,共138件,他捐给了英国政府,现在都收藏在帝国战争博物馆(Imperial War Museum)里。他与英国军队高层的关系使他在法国停留的时间比任何其他官方的战争艺术家都长,尽管他是在1918年的国王诞辰荣誉名单上被授予大英帝国勋章(the Order of the British Empire)的骑士指挥官,并且还被选为皇家艺术学院( Royal Academy of Arts)的一员,但他决心作为一场战争而服役。艺术家牺牲了他的健康和在英国的社会地位。

在他早逝后,包括其他艺术家在内的许多批评家都对他的作品大加鄙视,多年来他的画很少展出,这种情况在1980年代才开始改变。

威廉·奥本出生于都柏林郡的斯蒂沃根(Stillorgan),是亚瑟·赫伯特·奥本(Arthur Herbert Orpen,1830-1926)的第四个儿子,也是最小的儿子,他是一名律师,他的妻子安妮·考菲尔德(Anne Caulfield,1834-1912)是牧师的长女,查尔斯·考尔菲尔德(Charles Caulfield,1804-1862),拿骚主教。他的父母都是业余画家,他的大哥理查德·考尔菲尔德·奥本(Richard Caulfield Orpen)成为了著名的建筑师。他的侄女是比奥本( Bea Orpen)和凯瑟琳·德拉普( Kathleen Delap)。历史学家戈达德·亨利·奥本( Goddard Henry Orpen)是他的第二个堂兄。这家人住在奥里尔,这是一所大房子,有广阔的场地,包括马厩和网球场。奥本似乎在那里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

奥本是一位天生才华横溢的画家,在他13岁生日前6周,他被都柏林大都会艺术学院( Dublin Metropolitan School of Art)录取。奥本在大学的六年时间里,在1897年至1899年间前往斯莱德艺术学院(Slade School of Art)学习之前,他在那里获得了所有主要奖项,并获得了不列颠群岛终身绘画金奖。在斯莱德奥本掌握了油画,并开始试验不同的绘画技术和效果。他将在自己的画中加入镜子,在图像中创造图像,在主题周围添加假框架和拼贴画,并经常在自己的画中引用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他的两米宽的油画《哈姆雷特的戏剧场景》(The Play Scene from Hamlet )于1899年获得斯莱德作曲奖。奥本在斯莱德的老师包括亨利·唐克斯(Henry Tonks)、菲利普·威尔逊·斯蒂尔(Philip Wilson Steer)和弗雷德里克·布朗(Frederick Brown),他们都是新英格兰艺术俱乐部的成员。他们确保他在1899年在那里展出,并在1900年成为会员。奥本的《镜子》(The Mirror)于1900年在NEAC展出,它既引用了扬·凡·艾克(Jan van Eyck)1434年的《阿诺菲尼肖像》(Arnolfini Portrait),也引用了17世纪荷兰室内装饰的元素,如柔和的色调和深沉的阴影。奥本在其他几幅画中描绘了“阿诺菲尼”凸透镜,包括1901年《仅仅是骨折》(A Mere Fracture,1901年)。同样在1901年,奥本在伦敦市中心的卡法克斯画廊(Carfax Gallery)举办了一次个人展览。

在斯莱德的时候,奥本和艾米丽·斯科贝尔(Emily Scobel)订婚了,她是一个模特,也是《镜子》的主人公。1901年,她结束了他们的关系。奥本跟威廉·罗森斯坦爵士(Sir William Rothenstein)的嫂子(弟媳)格蕾丝·克奈斯塔布(Grace Knewstub)结婚。奥本和克奈斯塔布有三个女儿,但这段婚姻并不幸福,到1908年,奥本已经开始与伊芙琳·圣乔治夫人(Evelyn Saint George)长期交往,伊芙琳·圣乔治夫人是一位生活在伦敦、人脉很好的美国百万富翁,他也和她生了一个孩子。

从1903年到1907年,奥本离开斯莱德后,和他的研究生奥古斯都·约翰( Augustus John)一起,经营着一个私人教学工作室,切尔西艺术学校(Chelsea Art School)。1902年至1915年间,奥本在伦敦和都柏林度过。他在都柏林大都会艺术学院(Dublin Metropolitan School of Art)任教,他的教学影响了一代爱尔兰年轻艺术家。他的学生包括肖恩·基廷(Seán Keating)、格雷斯·吉福德(Grace Gifford)、帕特里克·图奥(Patrick Tuohy)、利奥·惠兰( Leo Whelan)和玛格丽特·克拉克(Margaret Clarke)。这是爱尔兰凯尔特复兴时期,作为对新文学和其他文化发展的回应,奥本画了三幅大型寓言画:《播种新种子》(Sowing New Seed,)、《西方婚礼》(The Western Wedding)和《圣洁的井》(The Holy Well)。凯尔特复兴运动的一个关键人物是休·莱恩(Hugh Lane),他是奥本的朋友和导师,他在奥本的指导下开始收集印象派艺术作品。1904年夏天,奥本和莱恩一起访问了巴黎和马德里,几年后莱恩委托奥本为都柏林市现代艺术馆( Municipal Gallery of Modern Art)制作了一系列爱尔兰当代人物的肖像。从1908年起,奥本定期在皇家学院(Royal Academy)展出作品。从1908年到1912年,奥本和他的家人在都柏林北部的豪斯海岸度过了夏天,在那里他开始在户外绘画,并发展出一种独特的外光注意(En plein air),其特征是人物由色彩构成,没有画出轮廓。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是1910年在NEAC展出的《海滩午间》(Midday on the Beach)。

1911年至1913年间,在伦敦,奥本画了一系列的,主要是四分之三长的作家乔·霍恩(Joe Horne)的妻子维拉·布鲁斯特(Vera Brewster)的肖像。这些画包括《The Roscommon Dragoon》,《爱尔兰志愿者》(The Irish Volunteer )和《钓鱼者》(The Angler)。约翰·辛格·萨金特( John Singer Sargent)推广了奥本的作品,并很快在伦敦和都柏林为社会肖像画赢得了很大的声誉。《圣乔治夫人》(Mrs St. George, 1912年)和《洛克萨维奇夫人》(Lady Rocksavage,1913年)都展示了奥本创作威风凛凛肖像的能力,爱德华时代的上层社会非常重视这一点。

一种被称为“对话片段”的群体肖像也非常受欢迎,奥本画了几幅,最著名的是《伦敦皇家咖啡馆》(The Cafe Royal in London,1912年),以及《向马奈致敬》(Homage to Manet,1909年)。奥本从1906年起就在切尔西南博尔顿花园的工作室里绘制《向马奈致敬》,莱恩也在那里有房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奥本是英国最著名、最商业成功的艺术家。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居住在英国的一些爱尔兰人返回爱尔兰,以避免征兵。其中包括奥本的工作室助理和前学生肖恩·基廷(Seán Keating)。基廷鼓励奥本也这样做,但他拒绝并承诺支持英国的战争努力。1915年12月,奥本被任命为陆军服务团成员,并于1916年3月在伦敦肯辛顿兵营报到担任文书工作。整个1916年,奥本继续画肖像画,最著名的是一幅沮丧的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肖像画,但很快就开始利用他和伊芙琳·圣乔治(Evelyn Saint-George)的关系,来获得一个战争艺术家的职位。奥本认识道格拉斯·黑格爵士( Sir Douglas Haig)的私人秘书菲利普·萨松( Philip Sassoon)和英国陆军总司令约翰·考恩斯爵士(Sir John Cowans)。1917年1月,《每日镜报》报道说,黑格本人“授予”奥本一个法国英军官方艺术家的称号。实际上负责英国战争艺术家计划的信息部除了接受这种情况外别无选择。虽然该部门计划中的其他艺术家仍然是中尉的荣誉军衔,并且仅限于访问西线三周,但奥本被提升为少校,并被无限期地允许留在前线。肯辛顿军营的一名军官被任命为他的军事助手,在法国有一辆汽车和一名司机。

1917年4月,奥本前往索姆河,住在亚眠(Amiens)。奥本抵达索姆河三个星期后,德国军队已经撤回兴登堡线。每天,奥本都会驱车前往蒂普瓦尔、博蒙特·哈默尔或奥维勒·拉博伊塞尔等地,描绘盟军或德国战俘的草图,记录索姆河战役在冰冻和荒凉的土地上留下的破坏。然而,他没有向新闻部或军事审查机构提交任何工作。当他因为这一点受到谴责时,他让黑格的办公室把发出谴责的官员调到其他职务上。1917年5月,他为黑格和英国皇家飞行部队司令休·特伦查德爵士(Sir Hugh Trenchard)绘制了肖像,这两幅肖像在英国报纸和杂志上被广泛转载。6月,奥本搬到了伊普雷斯突出部(Ypres Salient,战争术语),在那里他画了一幅自画像,这幅自画像被称为《准备开始》(Ready to Start)。

战后,奥本回到了绘画协会,并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他从来没有缺少肖像画的佣金,在整个20世纪20年代,他每年的收入通常为3.5万英镑,一幅画可以轻松地收取2000几尼(约2100英镑)。整个20世纪20年代,他每年都在皇家学院展出,在伦敦和巴黎都有自己的房子和工作室,在那里他和奥比克(Aubicq)一起生活。奥本继续酗酒,虽然他和妻子分居,但他们从未离婚。最后,他和奥比克分居了,后来她嫁给了威廉·格罗弗·威廉姆斯(William Grover-Williams),奥本的前司机。

他1921年提交的皇家学院的作品是巴黎查塔姆酒店主厨的肖像。泰特美术馆(Tate Gallery)想用尚特里(Francis Leggatt Chantrey)遗赠的资金收购这幅画。奥本向泰特美术馆保证这幅画符合遗赠购画要求的条件,并且他已经在英国画了这幅画,泰特美术馆宣布了购买。后来有几个人上前说,他们在巴黎见过奥本画这幅画。奥本退出了交易,并给泰特一张威廉·西蒙顿·麦考密克爵士(Sir William Symington McCormick)的肖像。奥本随后将《巴黎查塔姆皇家酒店的主厨》提交给皇家学院,作为他的毕业证书绘画。

奥本的战时回忆录,《在法国的一个观察者,1917-1919》(An Onlooker in France, 1917–1919)于1921年出版,所有收益都捐给了战争慈善机构。1925年,奥本在斑驳的阳光下描绘了一位模特,《阳光》(Sunlight),背景悬挂着一幅画,这幅是由奥本收藏的莫奈于1874年绘制的油画《The Seine at Marly》。

1922年,据报道奥本因“烟草中毒”在伦敦接受治疗。1923年,亚瑟·李(Arthur Lee)将奥本介绍给威尔士王子爱德华,并为奥本争取到一个委托,为圣安德鲁斯皇家古老高尔夫俱乐部绘制王子肖像。随后,王子的顾问们(他们想要一张正式的肖像)和奥本(想给爱德华画穿着高尔夫衣服的画)之间发生了一系列的分歧。奥本按自己的意愿绘制,但直到1928年R&A才将这幅画展出。1927年,奥本接受委托为大卫·劳埃德·乔治(David Lloyd George)画肖像,但这项工作完成时被拒绝,因为对这样一位高级政治家来说,这太不正式了。这幅画留给奥本,在他死后才被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买下。1928年,奥本竞选皇家学院院长,但输给了威廉·卢埃林爵士(Sir William Llewellyn)。

1931年5月,奥本得了重病,在经历了几段失忆之后,于1931年9月29日在伦敦去世,享年52岁,被埋葬在普特尼山谷公墓。


威廉·奥本作品收藏于:

帝国战争博物馆(64)

国家肖像馆(18)

皇家艺术研究院(11)

米尔迪拉艺术中心(8)

伦敦泰特不列颠(8)

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6)

阿伯丁画廊(5)

伦敦大学学院艺术博物馆(5)

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4)

格拉斯哥博物馆资源中心(4)

利兹艺术画廊(4)

英国政府艺术收藏(3)

阿尔斯特博物馆(3)

新南威尔士州艺术画廊(3)

沃克美术馆(3)

市政厅艺术画廊(2)

爱尔兰国立美术馆(2)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2)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2)

约克美术馆(2)

陶器博物馆和艺术画廊(2)

苏格兰国立肖像美术馆(2)

卡特莱特庄园(2)

阿什莫林博物馆(2)

奥海姆艺术画廊(2)

马萨诸塞州克拉克艺术学院(2)

耶鲁大学美术馆(2)

University of Oxford - Brasenose College(2)

曼彻斯特美术馆(2)

剑桥大学三一学院(2)

莱恩美术馆(2)

菲茨威廉博物馆(2)

白宫收藏(1)

加的夫国家博物馆(1)

宾西法尼亚州卡内基美术馆(1)

英国伯明翰博物馆和美术馆(1)

麦克莱恩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威斯敏斯特宫(1)

英国市民收藏(1)

皇家空军博物馆(1)

维多利亚艺术馆(1)

伦敦皇家内科医学院(1)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1)

阿伯丁大学(1)

阿特金森艺术画廊(1)

图利别墅博物馆(1)

Limerick City Gallery of Art(1)

布莱克本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British Academy(1)

约翰内斯堡艺术画廊(1)

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1)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1)

英国皇家学会(1)

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1)

Bolton Town Hall(1)

洛瑟顿大厅(1)

牛津大学(1)

波士顿美术馆(1)

美国国家艺术馆(1)

新沃克博物馆和美术馆(1)

苏格兰国立现代美术馆(1)

布拉德福德艺术画廊与博物馆(1)

谢菲尔德市美术馆(1)

牛津大学匿名一级二级学院(1)

比克罗夫特艺术画廊(1)

科克利斯的博物馆和美术馆(1)

邓迪艺廊与博物馆(1)

大英铁路博物馆(1)

Christchurch Public Art Gallery, NZ(1)

国家航海博物馆(1)

塞法斯法城堡博物馆(1)

巴黎奥赛美术馆(1)

布莱顿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