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艾略特·弗莱

罗杰·艾略特·弗莱

Roger Eliot Fry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罗杰·艾略特·弗莱(Roger Eliot Fry)
生卒日期: 1866年12月16日 - 1934年9月9日
国籍:英国
罗杰·艾略特·弗莱的全部作品(124)

罗杰·艾略特·弗莱(Roger Eliot Fry)是英国画家和评论家,布鲁姆斯伯里集团( Bloomsbury Group)的成员。

他确立了他作为一位研究老大师的学者的声誉,成为法国绘画最新发展的倡导者,并因此得名为后印象派。他是第一个在英国提高公众对现代艺术的认识的人物,他强调绘画的形式特征,而不是通过其代表性内容在观众身上产生的“联想”。艺术史学家肯尼斯·克拉克(Kenneth Clark)将他描述为“自约翰·罗斯金以来对品味的最大影响……就一个人能改变口味而言,它是由罗杰·弗莱改变的”。受影响的品味主要来自英语世界,他的成功主要在于提醒受过教育的公众注意近期巴黎先锋派艺术发展的引人注目版本。

他出生于伦敦,是法官爱德华·弗莱( Edward Fry)的儿子,在海盖特一个富裕的贵格会教徒家庭长大。他的兄弟姐妹包括琼·玛丽·弗莱(Joan Mary Fry)和成为牛津萨默维尔学院(Somerville College)校长的玛格丽·弗莱(Margery Fry)。弗莱在剑桥的克利夫顿学院和国王学院接受教育,在那里他是交融社会的一员,同时也是自由意志的人,这些人会塑造他对艺术感兴趣的基础,包括约翰·麦克塔格特(John McTaggart)和戈尔德沃斯·洛斯·迪金森(Goldsworthy Lowes Dickinson)。在自然科学三部曲中取得第一名之后,他去了巴黎,然后去了意大利学习艺术。他最终专攻风景画。

1896年,他与艺术家海伦·库姆( Helen Coombe)结婚,两人随后育有两个孩子,帕梅拉和朱利安( Pamela and Julian)。海伦很快就得了严重的精神病,1910年,她被送进了一家精神病院,在那里度过了余生。弗莱在姐姐琼·弗莱的帮助下接管了对孩子们的照顾。同年,弗莱认识了艺术家瓦内萨·贝尔和她的丈夫克莱夫·贝尔( Clive Bell),正是通过他们,他被介绍到布鲁姆斯伯里集团。瓦内萨·贝尔的妹妹,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后来在她的传记中写道,“他比我们其他人加起来的知识和经验都多”。

1911年,弗莱与流产后康复的瓦内萨·贝尔开始了婚外情。弗莱向她提供了她丈夫所缺乏的温柔和关心。尽管在1913年瓦内萨·贝尔爱上邓肯·格兰特并决定和他永久生活在一起,弗莱的心还是碎了。

在与艺术家尼娜·哈姆内特(Nina Hamnett)和乔塞特·考特梅莱克( Josette Coatmellec)短暂交往后,弗莱也找到了海伦·梅特兰·安雷普( Helen Maitland Anrep)的幸福。她成了他余生的情感支柱,尽管他们从未结婚。她也有过不愉快的第一次婚姻,与马赛克艺术家鲍里斯·安雷普( Boris Anrep)。

弗莱在伦敦家中摔倒后意外死亡。他的死在布卢姆斯伯里集团的成员中引起了巨大的悲痛,他们因为他的慷慨和热情而爱他。瓦内萨·贝尔在他的骨灰被安放在剑桥国王学院教堂的拱顶前装饰他的棺材。弗吉尼亚·伍尔夫( Virginia Woolf )被委托撰写他的传记,出版于1940年。

作为一个画家弗莱是实验性的(他的作品包括一些摘要),但他最好的画是直截了当的自然主义肖像画,尽管他没有假装成一个专业的肖像画家。在他的艺术中,他探索了自己的感觉,逐渐地他自己的个人观点和态度表明了自己。他的作品被认为是给人以快乐的感觉,“传达出意想不到的美的喜悦,并使观众的感觉变得更敏锐,从而使他们更敏锐地意识到它的存在。”。弗莱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只是一个严肃的艺术家有一些感性和品味”。“我认为他画得最好,是他画的最好的方式。”。

1900年代,弗莱开始在伦敦大学学院斯莱德美术学院教授艺术史。

1903弗莱参与了伯灵顿杂志的创立,这是英国第一部专门从事艺术史的学术期刊。弗莱在1909年至1919年间是该杂志的联合编辑(先是与莱昂内尔·卡斯特合作,然后是卡斯特和更多的阿迪),但他对该杂志的影响一直持续到去世:弗莱从伯灵顿学院成立之初就加入了咨询委员会,在他离开编辑职位时,他与卡斯特和阿德伊就现代艺术的编辑政策发生了争执,他能够利用他在委员会中的影响力,选出他认为合适的继任者,罗伯特·拉特雷塔洛克。弗莱从1903年开始为伯灵顿出版社写作,直到去世:他出版了两百多篇关于各种主题的文章,从儿童绘画到布什曼艺术。从《伯灵顿》的书页中也可以看出弗莱对后印象主义日益增长的兴趣。

弗莱后来作为评论家的名声建立在他写的关于后印象派画家的文章上。他最重要的理论陈述被认为是一篇美学论文,这是弗莱在1920年出版的一篇关于艺术的长达20年的著作中的一篇。在《美学随笔》一书中,弗莱认为,审视艺术所感受到的反应来自于艺术作品的形式;也就是说,正是线条、质量、色彩和整体设计的运用引发了一种情感反应。他最大的天赋是能够感知赋予艺术家意义的元素。弗莱也是一个天生的写信人,能够将他对艺术或人类的观察传达给他的朋友和家人。

1906年,弗莱被任命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绘画馆长。这也是他“发现”保罗·塞尚艺术的一年,也就是这位艺术家去世的那一年,他的学术兴趣开始从意大利的老大师转向现代的法国艺术。

1910年11月,弗莱在伦敦格拉夫顿美术馆举办了“马奈和后印象派画家”展览。本次展览是英国第一次以高更、马奈、马蒂斯和梵高为特色的展览,并将他们的艺术作品推向公众。尽管展览最终会得到广泛的赞誉,但当时的情绪却不那么乐观。这是因为展览选择了当时公众不习惯的艺术。弗莱也不能幸免遭到反对。展览秘书德斯蒙德·麦卡锡表示,“通过向英国公众介绍塞尚、马蒂斯、修拉、梵高、高更和毕加索的作品,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打破了他作为艺术评论家的声誉。善良的人说他疯了,并提醒别人他的妻子在精神病院。大多数人宣称他是道德和艺术的颠覆者,是一个公然的自我宣传者。“然而,“后印象主义”的外来性将不可避免地消失,最终展览将被视为艺术和文化的关键时刻。弗吉尼亚·伍尔夫后来说,“大约在1910年12月,人类性格发生了变化”,指的是这次展览对世界的影响。弗莱随后在1912年举办了第二届后印象派画展。奥托琳·莫雷尔夫人光顾了这家酒店,弗莱和她有一段短暂的浪漫恋情。

位于伦敦卡姆登区菲茨罗维亚33号菲茨罗伊广场的弗莱和他的欧米茄工作室的英国传统蓝色牌匾

1913年,他创立了欧米茄工作室,这是一家位于伦敦菲茨罗伊广场的设计工作室,其成员包括瓦内萨·贝尔邓肯·格兰特。1933年,他被任命为剑桥大学的斯莱德教授,弗莱非常希望得到这个职位。

1926年9月,弗莱写了一篇关于修拉的权威文章。弗莱还花了十年时间翻译象征主义诗人斯蒂芬娜·马勒梅(Stephane Mallarmé)在1929年至1934年间的诗歌翻译,英国广播公司(BBC)发布了一系列12个广播节目,其中弗莱传达了他的信念,即艺术欣赏应该从对形式的感性开始,而不是倾向于赞美高雅文化的艺术。弗莱还认为,非洲雕塑或中国花瓶和希腊雕塑一样值得研究。

一块蓝色的牌匾于2010年5月20日在菲茨罗伊广场揭幕。他的作品可以在英国泰特美术馆、阿什莫伦博物馆、利兹美术馆、国家肖像画廊、苏格兰国家现代艺术馆、曼彻斯特美术馆和萨默维尔学院展出。


罗杰·艾略特·弗莱作品收藏于:

英国考陶尔德美术馆(13)

伯明翰大学(7)

牛津大学萨默维尔学院(6)

伦敦泰特不列颠(6)

菲茨威廉博物馆(5)

查尔斯顿庄园(5)

国家肖像馆(4)

利兹艺术画廊(3)

布里斯托尔博物馆和艺术画廊(3)

曼彻斯特美术馆(3)

谢菲尔德市美术馆(3)

斯坦利和奥黛丽伯顿美术馆 - 利兹大学(3)

赫普沃斯(3)

阿什莫林博物馆(2)

伊斯灵顿地方历史中心(2)

赫尔大学艺术收藏(2)

英国政府艺术收藏(2)

查斯特尔顿庄园(2)

科克利斯的博物馆和美术馆(2)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2)

博尔顿博物馆(2)

格拉斯哥博物馆资源中心(2)

芒克之家(2)

南安普顿市美术馆(1)

诺丁汉大学(1)

阿伯丁画廊(1)

剑桥大学三一学院(1)

莫蒂斯芬特修道院(1)

英国伯明翰博物馆和美术馆(1)

皇家利明顿温泉艺术画廊与博物馆(1)

卡特莱特庄园(1)

South African National Gallery(1)

达德利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德比博物馆与艺术画廊(1)

Tatham Art Gallery - Pietermaritzburg (South Africa)(1)

卡尔德达尔市议会(1)

阿尔斯特博物馆(1)

都柏林市休里画廊(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

彼得伯勒博物馆和美术馆(1)

新沃克博物馆和美术馆(1)

剑桥大学三一学堂(1)

苏格兰国立现代美术馆(1)

费城艺术博物馆(1)

陶器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Wakefield Art Gallery(1)

索尔福德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阿特金森艺术画廊(1)

科尔切斯特和伊普斯维奇博物馆(1)

斯温顿博物馆和美术馆(1)

赫伯特艺术画廊和博物馆(1)

巴黎奥赛美术馆(1)

University of Oxford - St Hilda's College(1)

沃克美术馆(1)

费伦斯艺术馆(1)

哈里斯博物馆(1)

触石罗奇代尔艺术与遗产中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