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斯塔布斯

乔治·斯塔布斯

George Stubbs

艺术家名:乔治·斯塔布斯(George Stubbs)
生卒日期: 1724年8月25日 - 1806年7月10日
国籍:英国
乔治·斯塔布斯的全部作品(304)

乔治·斯塔布斯是一位英国画家,最著名的是画马。

斯塔布斯出生在利物浦,父亲约翰·斯塔布斯(John Stubbs)和他的妻子玛丽(Mary)。

斯塔布斯在他父亲的行业工作到15或16岁,在这一点上,他告诉他的父亲,他希望成为一名画家。斯塔布斯的父亲虽然最初很抵触,但最终还是默许了儿子选择职业道路的决定,条件是他能找到合适的导师。斯塔布斯最初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并同意做一些临摹工作,因此他有机会到温斯坦利当时居住的利物浦附近的诺斯利大厅(Knowsley Hall)学习这些藏品。然而,他很快就离开了,因为他与老艺术家关于临摹哪些作品有了不同的意见。

此后,作为一名艺术家,他自学成才。他从小就热爱解剖学,1744年左右,他搬到英格兰北部的约克。在约克,从1745年到1753年,他作为一名肖像画家,在约克医院外科医生查尔斯·阿特金森(Charles Atkinson)的指导下学习人体解剖学,他最流传下来的作品之一是约翰·伯顿(John Burton)的一本关于助产的教科书的插图。

1754年斯塔布斯访问了意大利。四十年后,他告诉奥齐亚斯·汉弗莱(Ozias Humphry),他去意大利的动机是,“让自己相信无论是希腊还是罗马,大自然总是比艺术优越的,他重新树立了这种信念,立即决定回家。”1756年,他在林肯郡的霍克斯托村租了一所农舍,在妻子玛丽·斯宾塞(Mary Spencer)的帮助下,他花了18个月的时间解剖马。他于1759年移居伦敦,1766年出版了《马的解剖》(The anatomy of the Horse,1766年)。原图现在在皇家学院(Royal Academy)收藏。

甚至在他的书出版之前,斯塔布斯的画就被主要的贵族赞助人看到了,他们认识到他的作品比早期的马画家如詹姆斯·西摩(James Seymour)、彼得·蒂勒曼(Peter Tillemans)和约翰·伍顿(John Wootton)的作品更准确。1759年,里士满第三公爵委托他绘制了三张大照片,他的事业很快就稳固下来了。到1763年,他已经为几位公爵和其他贵族绘制了作品,并能在伦敦时尚的马里波恩(Marylebone)买一栋房子,在那里他度过余生。

他最著名的作品可能是《哨子夹克》( Whistlejacket),一幅由罗金汉第二侯爵委托创作的纯种赛马后腿站立的画,现在已在伦敦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展出。这幅作品和另外两幅为罗金汉创作的画打破了传统,背景朴素。在整个1760年代,他绘制了各种单匹马和群马的作品,有时还伴有猎犬。同时,他还继续接受人肖像的委托,包括一些团体肖像。从1761年到1776年,他在英国艺术家协会(Society of Artisters of Great Britain)展出作品,但在1775年,他转向了最近成立的,但已经享有更高声望的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Arts)。

斯塔布斯还画了更多的外来动物,包括狮子、老虎、长颈鹿、猴子和犀牛,他可以在私人动物园里观察到这些动物。

他的袋鼠画是18世纪许多英国人第一次看到这种动物。他全神贯注于一匹受到狮子威胁的野马的主题,并在这个主题上做出了一些变化。这些作品和其他作品通过斯塔布斯作品的雕刻而闻名于世,在1770年代和1780年代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作品。

斯塔布斯还画了一些历史画,但这些画很少受到重视。从17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他开始制作一些珐琅质的作品。在17世纪70年代,乔赛亚·威奇伍德(Josiah Wedgwood)根据斯塔布斯的要求,开发了一种新的更大类型的珐琅面板。斯塔布斯希望他的珐琅画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但这次冒险让他负债累累。同样在17世纪70年代,他第一次画了狗的单幅肖像,同时也接受了越来越多的委托,把它们的猎犬租来描绘狩猎的场景。他一直活跃到老年。1780年代,他创作了一部名为《干草人和收割人》(Haymakers and Reapers)的田园系列作品,1790年代初,他享受了威尔士亲王的赞誉,1791年他在马背上作画。他的最后一个项目开始于1795年,《是对人体结构与老虎和普通禽类结构的比较解剖学解释》,从1804年到1806年,共有15幅版画作品。1806年7月10日,斯塔布斯在伦敦去世,享年81岁,该项目尚未完成。他被埋在马里布恩教堂的墓地里,现在是一个公共花园。

斯塔布斯的儿子乔治·汤利·斯塔布斯(George Townly Stubbs)是一名雕刻师和版画制作者。


乔治·斯塔布斯作品收藏于:

耶鲁大学英国艺术中心(32)

伦敦泰特不列颠(16)

英国皇室收藏-温莎城堡(14)

沃克美术馆(6)

大英博物馆(6)

亨特博物馆(5)

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4)

South African National Gallery(4)

利弗夫人美术馆(4)

菲茨威廉博物馆(3)

The Woolavington Collection - Cottesbrooke Hall(3)

Althorp House(3)

Wedgwood Museum(3)

伦敦国家美术馆(3)

阿斯科特之家(3)

阿伯顿宅邸(3)

萨尔特伦宅邸(2)

帕勒姆公园(2)

美国国家艺术馆(2)

曼彻斯特美术馆(2)

皇家收藏信托(2)

维斯特画廊(2)

Hunterian Museum at the 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2)

费城艺术博物馆(2)

Weston Park(1)

耶鲁大学美术馆(1)

格拉斯哥大学图书馆(1)

布里斯托尔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德克萨斯州肯贝尔艺术博物馆(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

加利福尼亚汉庭顿图书馆(1)

艺术历史博物馆(日内瓦)(1)

Royal Veterinary College(1)

苏格兰国家画廊(1)

Castle Howard(1)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1)

利兹艺术画廊(1)

古德伍德之家(1)

费伦斯艺术馆(1)

Berkeley Will Trust, Berkeley Castle(1)

霍尔本博物馆(1)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1)

国家肖像馆(1)

卢浮宫(1)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1)

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1)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1)

比佛布鲁克美术馆(1)

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1)

丹佛美术馆(1)

波士顿美术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