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马卡特

汉斯·马卡特

Hans Makart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汉斯·马卡特(Hans Makart)
生卒日期: 1840年5月28日 - 1884年10月3日
国籍:奥地利
汉斯·马卡特的全部作品(40)

汉斯·马卡特(Hans Makart)是一位19世纪奥地利 学术 历史画家、设计师和装饰师。马卡特是一位多产的画家,他的思想对奥匈帝国、德国及其他地区视觉艺术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马卡特是米拉贝尔宫(Mirabell Palace)宫内侍从的儿子,出生在莫扎特出生的城市萨尔茨堡王子大主教的故居。最初,他于 1850 年至 1851 年间在维也纳学院接受约翰·费施巴赫 (Johann Fischbach)的绘画训练。在学院期间,德国艺术处于古典主义的统治之下,完全是知识性和学术性的——清晰而精确的绘画、雕塑般的造型和绘画博学最受推崇。马卡特是一名贫穷的绘图员,但他对色彩有着热情和感性的热爱,他迫不及待地想摆脱艺术学校绘画的常规。为了财富,他被导师发现毫无天赋,被迫离开维也纳学院。

他前往慕尼黑,经过两年的独立学习,引起了卡尔·西奥多·冯·皮洛蒂的注意,在他的指导下,他于1861年至1865年间发展了自己的绘画风格。这些年来,马卡特还前往伦敦、巴黎和罗马深造。他在皮洛蒂时期画的第一幅画《监狱中的拉瓦锡》(Lavoisier in Prison),虽然被认为是胆怯和传统的,但因其色彩感而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在他的下一部作品《骑士与水仙女》(The Knight and the Water Nymphs)中,他首先展示了装饰性的品质,后来他在作品中牺牲了其他一切。第二年,他凭借两部作品《现代阿莫雷蒂》(Modern Amoretti)和《佛罗伦萨的瘟疫》(The Plague in Florence)而声名鹊起。他的画作《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很快被奥地利皇帝买进维也纳博物馆,马卡特也受贵族邀请来到维也纳。

冯·霍恩洛厄 (Von Hohenlohe) 王子为 Makart 提供了位于古斯豪斯大街(Gusshausstraße)25 号的一座旧铸造厂,用作工作室。他逐渐把它变成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充满了雕塑、鲜花、乐器、必需品和珠宝,他用这些东西为他的肖像(主要是女性)创造古典背景。最终,他的工作室看起来像一个沙龙,并成为维也纳的社交聚会点。科西玛·瓦格纳(Cosima Wagner)将其描述为“装饰之美的奇迹,一座宏伟的储藏室”。他的豪华工作室成为许多上层中产阶级客厅的典范。

马卡特工作室华丽的半公共空间是艺术家和公众经常会面的场景。马卡特成为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调解人:他创造了一个社会模糊的领域,贵族和资产阶级可以在其中相互崇拜主人,并通过从历史模型中汲取的历史模型将资产阶级新兴的自我意识审美化。贵族的世界。这样,像马卡特这样的艺术家就活出了上流社会为他塑造的形象。

马卡特成为维也纳艺术生活公认的领导者,维也纳在 1870 年代经历了一段狂热的活动时期。这项活动的主要成果是装饰华丽的环城大道公共建筑。他不仅练习绘画,而且还是一名室内设计师、服装设计师、家具设计师和装饰师,他的作品装饰了那个时代的大部分公共空间。他的作品产生了“马卡特风格”(Makartstil,Makart style)一词,完全表征了那个时代。

1879 年,马卡特设计了一场盛会,旨在庆祝帝国夫妇弗兰茨·约瑟夫一世(Franz Joseph I)皇帝和他的妻子巴伐利亚的伊丽莎白(茜茜公主)的银婚周年纪念日——他一手设计了服装、布景和凯旋车。这被称为“马卡特游行”,让维也纳人民有机会穿上历史服装,在几个小时内穿越回过去。游行队伍的最前面是艺术家的花车,由骑着白马的马卡特率领。他的音乐节成为维也纳的一项惯例,一直持续到 20 世纪 60 年代。第一次阅兵同年,马卡特成为维也纳学院教授。

马卡特的画作《1520 年查理五世皇帝进入安特卫普》引起了一些争议,因为查理五世被描绘成在裸体处女包围的游行队伍中抵达(在这样一个相对现代的场景中加入裸体被认为是冒犯的)。在美国,这幅画遭到了安东尼·康斯托克(Anthony Comstock)的查禁,这确保了马卡特在美国的声誉。美国公众希望立即了解康斯托克正在迫害什么,这样他们就可以判断他的行为是正确还是错误。

1882年,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下令在莱因茨(维也纳附近)为其皇后建造赫尔墨斯别墅(Villa Hermes),并指定卧室装饰的灵感来自莎士比亚( Shakespeare)的《仲夏夜之梦》(Midsummer Night's Dream)。马卡特为他设计了一幅梦幻世界的装饰,这是一幅至今仍存在的大型画作(1882 年)。不幸的是,他的设计在 1884 年英年早逝后从未被实施。他收藏的古董和艺术品包括 1083 件作品,并由艺术品经销商H.O. 米特克(H.O.Miethke) 进行拍卖。

萨尔茨堡的马卡特广场,或称马卡特广场,就是以这位画家的名字命名的。

艺术

决定了维也纳整个时代文化的“马卡特主义”(Makartstil)是一种在他之前从未见过的唯美主义,至今也未被复制。他被称为“色彩魔术师”,以绚丽的色彩和流畅的形式进行绘画,将作品的设计和美学置于一切之上。为了增强色彩的强度,他经常在画作中加入沥青,这导致他的画作多年来有所恶化。这些画作通常是历史主题的大型戏剧作品。《教皇选举》(The Papal Election)等作品展现了马卡特大胆使用色彩来传达戏剧性的技巧,以及他后来发展起来的精湛的绘画技巧。

马卡特对所有视觉艺术的相互作用深感兴趣,因此对“整体艺术作品”这一主导 19 世纪艺术讨论的理念的实施非常感兴趣。这是他在他组织的、以自己为中心的盛大庆祝活动中实现的理想。1879 年的马卡特游行是这些努力的顶峰。马卡特也是作曲家理查德·瓦格纳(Richard Wagner)的朋友,可以说,两人在不同的艺术形式中发展了相同的概念和风格倾向:都关心将历史和神话主题嵌入到唯美主义的框架中,使他们各自的作品成为历史盛典。

马卡特的作品与当时其他学院派艺术家的作品一样,由寓言绘画和历史绘画组成,如《凯瑟琳娜·卡纳罗》(Catherina Carnaro)、《狄安娜打猎》(Dianas Hunt)、《查理五世进入安特卫普》(The Entry of Charles V into Antwerp)、《丰盛》(Abundantia) 、《春天》(Spring) 、《夏天》(Summer) 、《克利奥帕特拉之死》(The Death of Cleopatra)、《五人》(The Five Senses)、《阿里阿德涅的胜利》等。他被认为是法国布格罗的奥地利竞争对手。在奥地利,他最接近的竞争对手被认为是汉斯·卡农( Hans Canon),他与雕塑家维克托·蒂尔格纳(Viktor Tilgner)有联系,后者与他一起前往意大利。

影响

除了对当时维也纳的学术艺术和高雅文化产生明显影响外,马卡特还影响了一系列追随他的画家和装饰师,其中包括许多反抗他风格的人——最著名的是古斯塔夫·克里姆特,据说他已经崇拜他了。克里姆特的早期风格以历史主义为基础,与马卡特的绘画有明显的相似之处。克里姆特参与的奥地利新艺术运动的整个装饰焦点是在马卡特将艺术的装饰方面放在首位的环境中产生的。一些人还认为,新艺术艺术作品中性象征主义的首要地位受到了马卡特许多画作中性感的影响。


汉斯·马卡特作品收藏于:

美景宫美术馆(13)

新绘画陈列馆(2)

汉堡美术馆(1)

巴黎奥赛美术馆(1)

恩特林登博物馆(1)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1)

新艺术画廊(1)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