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梅尼基诺

多梅尼基诺

Domenichino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多梅尼基诺(Domenichino)
生卒日期: 1581年10月21日 - 1641年4月6日
国籍:意大利
多梅尼基诺的全部作品(31)

多梅尼科·赞皮耶里(Domenico Zampieri),以矮个子多梅尼基诺(Domenichino)闻名,身材矮小,是博洛尼亚画派的意大利巴洛克画家的画家。

生活

多梅尼基诺出生于博洛尼亚,是一位鞋匠的儿子,最初师从丹尼斯·卡尔瓦特(Denis Calvaert)。在与卡尔瓦特争吵后,他离开去卡拉奇学院工作,在那里,由于身材矮小,他被昵称为“多梅尼基诺”(Domenichino),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是“小多梅尼科”。1602 年,他离开博洛尼亚前往罗马,成为安尼巴尔·卡拉奇指导下最有才华的学徒之一。作为罗马的一名年轻艺术家,他与年长一些的博洛尼亚同事阿尔巴尼圭多·雷尼住在一起,并与后来成为主要竞争对手的乔瓦尼·兰弗兰科一起工作。

除了协助安尼巴尔·卡拉奇完成他在法尔内塞画廊的壁画,包括《圣母与独角兽》( A Virgin with a Unicorn,约 1604 -05年)外,他还在法尔内塞宫的花园凉廊画了三幅自己的壁画。 在乔瓦尼·巴蒂斯塔·阿古基主教(Giovanni Battista Agucchi)、红衣主教阿尔多布兰迪尼(Cardinal Aldobrandini)和后来的格列高利十五世(Gregory XV)以及乔瓦尼的兄弟红衣主教吉罗拉莫·阿古基( Girolamo Agucchi)的支持下,多梅尼基诺在罗马获得了进一步的任命。他在第一个十年最重要的项目是装饰格罗塔费拉塔修道院 (1608-1610) 中世纪大教堂的圣堂 (Cappella dei Santissimi Fondatori) ,该修道院距离罗马约 20 公里,奥多阿尔多·法尔内塞 (Odoardo Farnese) 是该修道院的名义修道院院长。与此同时,他完成了在圣奥诺弗里奥教堂的壁画(大约1604 – 05) ,在马泰宫的假灰泥装饰(1606 – 07),圣格雷戈里奥-马尼奥(San Gregorio Magno)的圣安德鲁鞭打的大场景,与对面圭多·雷尼的壁画竞争,巴萨诺迪苏特里(Bassano di Sutr,现巴萨诺罗马诺,Bassano Romano)的奥德斯卡尔奇别墅(Villa Odescalchi )的天花板上绘有1609 年《狄安娜的生活场景》(Scenes from the Life of Diana)。

1609 年安尼巴尔·卡拉奇去世后,追随安尼巴莱罗马风格的学生,包括多梅尼基诺和阿尔巴尼,在获得最负盛名的委托方面并不像圭多·雷尼那样成功。正如唐纳德·波斯纳(Donald Posner)在其颇具影响力的论文《安尼巴莱·卡拉奇及其学派的罗马风格》(The Roman Style of Annibale Carracci and His School)中所述,“……应该强调的是,安尼巴莱晚期风格的严肃古典主义在罗马的直接生命期只有大约五年” .' 反过来,博洛尼亚传记作家马尔瓦西亚(Malvasia)指出,“只有吉多被置于其他所有人之上,只有吉多一人宣称自己受到了良好的对待,而则恰恰相反,要么不被承认,要么不断受到虐待”他收到的费用,因此他没有得到佣金并被拒绝。因此,他被迫去乞讨工作,付出很大的努力,通过中间人,不惜一切代价…… 《圣安德鲁的鞭打》(Flagellation of Saint Andrew)也是如此,这幅画是用一百五十斯库多(scudo)画的,而在对面墙上的《十字架崇拜》(Adoration of the Cross)已经有四百斯库多送给了圭多·雷尼

多梅尼基诺的杰作之一是他在圣王路易堂(San Luigi dei Francesi)创作的壁画《圣塞西莉亚的生活场景》(Scenes of the Life of Saint Cecilia),于 1612 年委托创作,并于 1615 年完成。同时,他画了他的第一幅也是最著名的祭坛画《圣哲罗姆的最后圣餐》(The Last Communion of St. Jerome)。随后,它被评价为可与拉斐尔的伟大《耶稣显圣容》相媲美,甚至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画作”。

1616年底,多梅尼基诺在特拉斯提弗列的圣玛丽亚设计了带有《圣母升天》(The Assumption of the Virgin)的格子天花板,他在弗拉斯卡蒂的阿尔多布兰迪尼别墅的花园凉亭中开始了一系列描绘《阿​​波罗一生》(Life of Apollo)的十幅壁画,在那里他得到了博洛尼亚艺术家乔瓦尼·巴蒂斯塔·维奥拉(Giovanni Battista Viola)的协助,他和多梅尼基诺本人一样,都是绘画艺术的先驱。古典主义山水画的发展。从 1617 年到 1621 年,多梅尼基诺不在罗马,在博洛尼亚和法诺工作,1618-19 年间,他在法诺大教堂的诺尔菲教堂绘制了《圣母生活场景》(Scenes from the Life of the Virgin)壁画。

1621 年,随着博洛尼亚教皇格列高利十五世(Gregory XV))的当选,多梅尼基诺回到了罗马。被任命为教皇建筑师,他建造的很少,但为各种项目留下了图纸,最著名的是位于罗马的圣安德肋圣殿(Sant'Andrea della Valle)的正面和圣依纳爵堂(Sant'Ignazio)的计划,尽管如此,他仍然作为一名画家最活跃,获得许多罗马教堂祭坛画的委托。米兰达的圣洛伦索教堂(Lorenzo in Miranda,1626-27),圣若望及圣彼多尼堂(Giovanni Evangelista e Petronio dei Bolognesi,1626-1629),胜利之后圣母堂(Santa Maria della Vittoria,1629-30),圣伯多禄大殿(St. Peter's Basilica,1625-1630)。1620 年代,他还在罗马创作了许多壁画:科斯塔古蒂宫的天花板(Palazzo Costaguti,约 1622 年);圣安德肋圣殿(Sant'Andrea della Valle)的唱诗班和吊饰,他在那里与乔瓦尼·兰弗兰科进行了激烈的竞争,兰弗兰科为多梅尼基诺的吊饰上方画了圆顶;以及头颅圣髑圣西尔维斯特堂(San Silvestro al Quirinale ,约 1628年)和圣卡洛艾卡蒂纳里教堂(San Carlo ai Catinari ,1628-30)的忏悔室。

尽管多梅尼基诺在罗马开展活动,但他还是决定于 1631 年离开这座城市,去接受那不勒斯最负盛名、利润丰厚的委托,装饰那不勒斯大教堂的圣雅纳略皇家小堂(Cappella del Tesoro di San Gennaro)。《圣热纳罗生活场景》(Scenes from the Life of San Gennaro)占据了他的余生。他在拱门的拱腹绘制了四幅大型半月形壁画、四幅悬垂壁画和十二幅壁画,此外还有三幅大型铜版油彩祭坛画。在完成第四幅祭坛画或圆顶之前,他可能死于嫉妒的那不勒斯阴谋集团手中的毒药,随后由乔瓦尼·兰弗兰科绘制了壁画。

多梅尼基诺去世时,他的首席助手是一位来自阿西西的无名画家弗朗切斯科·拉斯潘蒂诺(Francesco Raspantino),他继承了多梅尼基诺大师的工作室。此前,多梅尼基诺的主要学生有亚历山德罗·福尔图纳(Alessandro Fortuna)、乔瓦尼·巴蒂斯塔·鲁杰里(Giovanni Battista Ruggieri)、安东尼奥·阿尔贝蒂(Antonio Alberti)称为巴尔巴隆加(Barbalonga)、Francesco CozzaAndrea Camassei和乔瓦尼·安吉洛·卡尼尼(Giovanni Angelo Canini)。其他在他工作室学习的人包括尼古拉斯·普桑、彼得罗·泰斯塔(Pietro Testa)和他未来的传记作家乔瓦尼·彼得罗·贝罗里(Giovanni Pietro Bellori)。

艺术思想

多梅尼基诺的作品主要是从拉斐尔安尼巴尔·卡拉奇的例子发展而来,反映了他的朋友乔瓦尼·巴蒂斯塔·阿古奇(Giovanni Battista Agucchi)的理论思想,画家与他合作撰写了《绘画论文》(Treatise on Painting)。阿古奇在约克的肖像曾被认为是多梅尼基诺的作品,但现在被认为是另一位朋友安尼巴尔·卡拉奇的作品。

它代表了后来被称为古典理想主义艺术的东西,旨在通过研究和模仿古代和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的最佳范例,发展“美的理念”( idea del bello ),从而超越自然的不完美。从这个意义上说,模仿不是抄袭,而是一种受修辞理论启发的创造性过程,受人尊敬的典范不仅被模仿,而且被超越。艺术史上最著名的以模仿概念为中心的事件之一发生在乔瓦尼·兰弗兰科指控多梅尼基诺剽窃时,特别是从博洛尼亚的同一主题的祭坛画中窃取了他伟大的圣哲罗姆最后圣餐的设计,这是他以前的老师Agostino Carracci的设计。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兰弗兰科在阿戈斯蒂诺的画作之后流传了一张版画,促使画家和评论家采取立场,其中大多数人——包括尼古拉斯·普桑和古物评论家兼传记作家贝罗里(Giovanni Pietro Bellori)——强烈捍卫多梅尼基诺的作品是值得赞扬的模仿。

除了对绘画理论的兴趣(他受过良好的教育和书呆子气)外,多梅尼基诺还致力于音乐,不是作为表演者,而是发明适合现代风格或蒙特威尔第所谓的“第二实践”的乐器。 ” 与多梅尼基诺的画作一样,它的来源是古代模型,旨在表达清晰、能够感动观众。正如佛罗伦萨作曲家朱利奥·卡奇尼(Giulio Caccini)和多梅尼基诺(Domenichino)所坚信的那样,作曲家和艺术家的目标是“激发心灵的激情”。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多梅尼基诺特别注重富有表现力的手势。温莎城堡皇家收藏中的约 1750 幅图画证明了多梅尼基诺对人物、建筑、装饰、风景甚至草图等作品的孜孜不倦的研究,也证明了画家作为绘图员的才华。罗杰·德·派尔斯( Roger de Piles)的《平衡》(Balance,1708年)试图量化和比较四个类别画家的伟大之处(没有一位艺术家在任何类别中得分超过18分),法国评论家给多梅尼基诺的绘画打分17分,表达方面17分,构图方面15分,而调色方面只有9分。尽管如此,多梅尼基诺的综合得分为58分,仅次于拉斐尔和鲁本斯,与卡拉奇家族持平。

拉斯金的批评

《平衡》反映了多梅尼基诺在欧洲品味史上的崇高地位——直到1840 年代的约翰·罗斯金 (John Ruskin)在他的《现代画家》(Modern Painters)中对博洛尼亚巴洛克绘画进行了毁灭性的攻击。拉斯金谴责卡拉奇家族及其追随者“不真诚”。对于罗斯金来说,十七世纪没有完全真诚的艺术,也没有任何伟大的艺术,一切都被双重诅咒为“折衷主义”。由路易吉·塞拉(Luigi Serra)、约翰·波普-轩尼诗(John Pope-Hennessy)、埃维琳娜·博雷亚(Evelina Borea)和理查德·斯皮尔(Richard Spear)领导的现代学术界于 1982 年出版了第一本多梅尼基诺所有绘画作品和草图目录全集,使这位艺术家从维多利亚时代的墓地中复活,并重新确立了他在艺术界的地位。十七世纪意大利最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画家。1996年,他的第一次大型作品展览在罗马的威尼斯宫举行。


多梅尼基诺作品收藏于:

伦敦国家美术馆(4)

卢浮宫(4)

牛津大学(2)

乌菲兹美术馆(2)

Chiesa dei Santi Andrea e Gregorio al Monte Celio(1)

华莱士收藏馆(1)

法布尔博物馆(1)

菲茨威廉博物馆(1)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1)

苏格兰国家画廊(1)

阿什莫林博物馆(1)

约克博物馆信托(1)

卡比托利欧博物馆(1)

格勒诺布尔美术馆(1)

格拉斯哥博物馆资源中心(1)

英国皇室收藏-温莎城堡(1)

博尔盖塞美术馆(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

多利亚·潘菲利美术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