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路易·大卫

雅克-路易·大卫

Jacques-Louis David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
生卒日期: 1748年8月30日 - 1825年12月9日
国籍:法国
雅克-路易·大卫的全部作品(163)

雅克·路易斯·大卫(Jacques-Louis David)是一位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法国画家,被认为是当时杰出的画家。17世纪80年代,他的历史绘画的品牌标志着品味的变化,从洛可可式的轻浮转向古典式的朴素、严肃和强烈的情感,与古代制度最后几年的道德氛围相协调。

大卫后来成为法国大革命的积极支持者和马克西米利安·罗伯斯庇尔(1758-1794)的朋友,实际上是法兰西共和国时期艺术的独裁者。罗伯斯庇尔下台后被监禁,他在获释后与另一个政治政权结盟:法国第一任领事拿破仑。在这个时候,他发展了他的帝国风格,以使用温暖的威尼斯色彩而闻名。拿破仑从皇权上垮台和波旁复兴后,大卫流亡到布鲁塞尔,然后在荷兰联合王国,在那里他一直呆到去世。大卫有很多学生,这使他成为19世纪早期法国艺术中影响最大的人,尤其是学术沙龙绘画。

早年生活

1748年8月30日,雅克·路易斯·大卫出生在巴黎一个富裕的法国家庭。当他大约九岁时,他的父亲在一场决斗中被杀,他的母亲把他留给了富裕的建筑师叔叔们。他们发现他在巴黎大学的奎尔特国立大学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学生,他的面部肿瘤妨碍了他的演讲,而且他总是忙于画画。他在笔记本上画满了图画,他曾说:“我总是躲在老师的椅子后面,在上课期间画画。”。不久,他想成为一名画家,但他的叔叔和母亲希望他成为一名建筑师。他克服了反对,向当时的主要画家弗朗索瓦·布歇学习,他也是他的远亲。鲍彻是一位洛可可画家,但品味正在发生变化,洛可可的时尚正在让位给更古典的风格。鲍彻决定,他将把大卫交给他的朋友约瑟夫·玛丽·维恩,而不是接过大卫的监护权。约瑟夫·玛丽·维恩是一位接受洛可可古典风格的画家。在那里,大卫参加了皇家学院,总部设在现在的卢浮宫。

每年学院都会授予一名优秀学生享有盛誉的罗马大奖赛(Prix de Rome),资助他在罗马停留3到5年。由于艺术家们现在正在重温古典风格,这次旅行为获奖者提供了一次机会,让他们可以直接研究古典古董遗存和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的作品。他们被称为寄宿生(pensionnaire),居住在罗马的法国学院,1737年至1793年间,这里是科索大道上的曼奇尼宫。大卫连续三次试图赢得年度大奖(《玛尔斯与密涅瓦之战》,《戴安娜和阿波罗用箭刺穿了尼奥贝的孩子》,《塞内卡之死》),每一次失败都被认为是他对该机构毕生怨恨的原因。在1772年第二次失利后,大卫进行了绝食抗议,持续了两天半,然后老师鼓励他继续绘画。他相信自己现在有了赢得该奖所需的支持和支持,于是怀着极大的热情重新开始学习,但第二年却未能再次赢得罗马大奖赛。最后,在1774年,大卫凭借其作品《伊拉西斯特拉图斯发现安条克的病因》获得了罗马大奖,这是一个由法官设定的主题。1775年10月,他与导师约瑟夫·玛丽·维恩(Joseph Marie Vien)前往意大利,后者刚刚被任命为罗马法国学院院长。

在意大利期间,大卫主要研究17世纪大师的作品,如尼古拉斯·普桑卡拉瓦乔安尼巴尔·卡拉奇兄弟。尽管大卫宣称“古董不会诱惑我,它缺乏活力,它不会移动”,但他在12本素描本上画满了他和工作室余生用作模型书的图画。他被介绍给画家安东·拉斐尔·蒙斯,他反对洛可可式的美化和轻视古代主题的倾向,主张严格研究古典资源并严格遵循古代模型。蒙斯对古典题材表现的原则化、历史化方法深刻地影响了大卫革命前的绘画,如《法衣》,可能是从1780年代开始的。蒙斯还向大卫介绍了被认为是现代艺术史奠基人的德国学者约翰·约阿希姆·温克尔曼(Johann Joachim Winckelmann,1717-1768)关于古代雕塑的理论著作。作为罗马大奖赛的一部分,大卫于1779年参观了新发掘的庞贝遗址,这加深了他的信念,即古典文化的持久性是其永恒的概念和形式力量的指标。在旅途中,大卫还刻苦研究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拉斐尔给这位年轻的法国艺术家留下了深刻而持久的印象。

早期工作

虽然大卫在学院的同学们发现他很难相处,但他们认识到了他的天才。大卫在罗马法学院的学习时间延长了一年。1780年7月,他回到巴黎。在那里,他发现人们准备利用他们对他的影响,他被任命为皇家学院的正式成员。他送给学院两幅画,都被列入1781年的沙龙,这是一项崇高的荣誉。他受到当代著名画家的赞扬,但皇家学院的管理层对这位年轻的暴发户非常敌视。沙龙结束后,国王授予大卫在卢浮宫住宿的权利,这是一项伟大艺术家渴望的古老特权。当国王建筑的承包商佩库尔(Pécoul)先生与大卫进行安排时,他要求这位艺术家与他的女儿玛格丽特·夏洛特(Marguerite Charlotte)结婚。这段婚姻给他带来了金钱,并最终带来了四个孩子。大卫有大约50名自己的学生,受政府委托画《他父亲保卫的贺拉斯》,但他很快决定,“只有在罗马我才能画罗马人”。他的岳父为他提供了旅行所需的资金,大卫和他的妻子以及三名学生前往罗马,其中一人是德鲁埃,是当年的罗马大奖赛冠军。

1784年,在罗马,大卫画了他著名的《荷拉斯兄弟之誓》。在这幅作品中,艺术家引用了启蒙价值观,同时暗指卢梭的社会契约。将军的共和党理想成为这幅画的中心焦点,三个儿子的位置都与父亲一致。两个人物之间的誓言可以理解为一种人与国家统一的行为。在这篇文章中,性别角色的问题也变得很明显,因为霍拉蒂的女性与兄弟群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卫描绘了父亲背对着女人,不让她们参加誓言。它们的规模似乎更小,在物理上与男性形象隔绝。男性僵硬自信的姿态所表现出的阳刚之气和纪律性,也与构图另一半中创造的慵懒、沉醉的女性温柔形成了强烈对比。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在卢梭普及的“分离领域”学说下,男女属性的明确划分将性别限制在特定的角色上。

这些革命性的理想在《鹰旗的分发》也很明显。《荷拉斯兄弟之誓》和《网球场誓言》强调男性自我牺牲对国家和爱国主义的重要性,而《鹰旗的分发》则要求为皇帝(拿破仑)自我牺牲和战场荣耀的重要性。

1787年,大卫没有成为罗马法国学院的院长,这是他非常想要的职位。负责任命的伯爵说大卫太年轻了,但说他会在6到12年内支持他。这种情况将是导致他在未来几年里抨击学院的众多情况之一。

在1787年的沙龙上,大卫展示了他著名的《苏格拉底之死》。“被判死刑的苏格拉底,坚强、平静、平和,讨论灵魂的不朽。在克里托、他悲伤的朋友和学生的包围下,他正在教授哲学,事实上,他感谢健康之神阿斯克勒庇乌斯(Asclepius)酿造的毒参酒,这将确保一个平和的死亡……可以看到苏格拉底的妻子独自在外悲伤柏拉图被描绘成一个坐在床尾的老人。“评论家们将苏格拉底与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天花板和拉斐尔的拉斐尔房间进行了比较,其中一位在参观了十次沙龙后,将其描述为“在任何意义上都是完美的”。丹尼斯·狄德罗(Denis Diderot)说,这看起来像是他从古代的浅浮雕上复制的。这幅画非常符合当时的政治气候。对于这幅画,大卫没有受到皇家“鼓励作品”的表彰。

在他的下一幅画中,大卫创作了《刀斧手把他儿子们的尸体带给布鲁图斯》。这部作品在当时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沙龙开幕前,法国大革命已经开始。国民议会已经成立,巴士底狱已经倒塌。皇室不想让宣传煽动民众,所以所有的画在悬挂前都必须经过检查。大卫对拉瓦锡的画像,《安托万·劳伦特和玛丽·安妮·拉瓦锡的肖像》,他是一名化学家和物理学家,也是雅各宾党的活跃成员,因此被当局禁止。当报纸报道政府不允许《刀斧手把他儿子们的尸体带给布鲁图斯》展览时,人民愤怒,皇室被迫投降。这幅画悬挂在展览中,受到艺术系学生的保护。这幅画描绘了罗马领袖卢修斯·朱尼乌斯·布鲁图斯( Lucius Junius Brutus)为他的儿子们悲伤的情景。布鲁图斯的儿子曾试图推翻政府,恢复君主制,因此父亲下令杀死他们以维持共和国。布鲁图斯是共和国的英勇捍卫者,为了共和国的利益牺牲了自己的家庭。在右边,母亲抱着她的两个女儿,护士在最右边痛苦地出现。布鲁图斯独自坐在左边,沉思着,似乎对他儿子的尸体不屑一顾。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对他的国家来说是最好的,但是他的脚和脚趾的紧张姿势暴露了他内心的混乱。整幅画都是共和国的象征,在当时的法国显然有着巨大的意义。它体现了公民美德,这是革命期间高度重视的价值观。

法国大革命

起初,大卫是革命的支持者,罗伯斯庇尔的朋友,雅各宾俱乐部的成员。当其他人离开这个国家寻找新的和更大的机会时,大卫留下来帮助破坏旧秩序。他是个弑君者,在全国代表大会上投票赞成处决路易十六。他为什么这样做还不确定,因为在国王统治下,他有比新秩序更多的机会。一些人认为,大卫对古典音乐的热爱使他拥抱了那个时期的一切,包括共和党政府。

其他人认为,他们发现艺术家的个性是其革命生涯的关键。毫无疑问,大卫的艺术敏感性、反复无常的气质、反复无常的情绪、热烈的热情和强烈的独立性可能有助于他反对既定秩序,但这并不能充分解释他对共和党政权的忠诚。那些坚持他“强大的野心……和不同寻常的意志力”的人的含糊其辞也不能解释他的革命联系。认识他的人坚持认为,“慷慨的热情”、高尚的理想主义和善意(尽管有时是狂热的热情),而不是机会主义和嫉妒,是他在这一时期活动的动力。

不久,大卫将他的批评目光转向了皇家绘画和雕塑学院。这次袭击可能主要是由于该组织的伪善和他们个人对他的工作的反对,正如大卫生命中的前面所看到的那样。皇家学院由保皇党控制,他们反对大卫的改革企图。因此,国民议会最终命令它进行修改,以符合新宪法。

大卫随后开始着手做一些后来困扰他的事情:为新共和国做宣传。伏尔泰的戏剧《布鲁特斯》(Brutus)中展出了大卫的布鲁特斯画作。

1789年,雅克·路易·戴维试图用他的《网球场誓言》画作在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开端上留下自己的艺术印记。大卫承担这项任务不是出于个人的政治信念,而是因为他受委托这样做。这幅画是为了纪念同名事件,但从未完成。五月份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君主制改革问题。对于这三个遗产是按照传统分别举行会议,还是作为一个团体举行会议,出现了不同意见。国王默许上流社会的要求,导致第三阶层的代表于6月17日更名为国民议会。三天后,当他们试图会面时,他们被锁在会议厅外,被迫重新回到皇家室内网球场。在让·西尔万·贝利(Jean Sylvain Bailly)的主持下,他们庄严宣誓,在国家宪法制定之前,绝不分离。1789年,这一事件被视为反对旧政权的民族团结的象征。拒绝当前条件,誓言标志着人类历史和意识形态的新转变。大卫被宪法之友协会(Society of Friends of the Constitution)征召入伍,该协会最终将组建雅各宾派,以纪念这一象征性事件。

这个例子在很多方面都是值得注意的,因为它最终导致大卫在加入雅各宾派时最终卷入政治。这幅画本来应该是巨大的,前景中的人物将是包括制宪会议主席让·西尔万·贝利(Jean Sylvain Bailly)在内的同僚的真人肖像。为了寻求额外的资金,大卫求助于宪法之友协会。该项目的资金将来自三千多名希望获得该图像打印件的订户。然而,当资金不足时,国家最终资助了该项目。

1790年,大卫着手将这一当代事件转化为一幅重要的历史画卷,并将作为一幅大型钢笔画出现在1791年的沙龙上。正如霍拉蒂的誓言一样,大卫代表了人们为爱国理想服务的团结。这两部作品中突出的伸出的手臂背叛了大卫根深蒂固的信念,即类似罗马人的共和党美德行为正在法国上演。大卫在这部作品中创造了一种戏剧性的气氛,这本质上是一种理智和理性的行为。人民的力量似乎在暴风雨中“吹拂”着整个场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场革命。

这件艺术作品中的象征主义紧密地代表了当时发生的革命事件。中间的那个人举起了他的右臂,发誓他们永远不会解散,直到他们达到了创造一个“固定在坚实基础上的领域的宪法”的目标。这一标志的重要性突出表现在人群的手臂与他的手成三角形。此外,上半部分的开放空间与下半部分的骚动形成对比,突出了网球场誓言的重要性。

在试图“实时”描绘革命政治事件的过程中,大卫在艺术界走上了一条新的、未被人发现的道路。然而,托马斯·克劳(Thomas Crow)认为,这条道路“被证明不是一条前进的道路,而是一条历史绘画的死胡同”。从本质上讲,大卫的《网球场誓言》的消亡历史说明了创作描绘当前和有争议的政治事件的艺术作品的困难。事实证明,法国的政治环境过于动荡,无法完成这幅画。在1792年的激进主义运动中,网球场誓言中象征的团结不再存在。国民议会分裂为保守派和激进派雅各宾派,两者都在争夺政治权力。到1792年,人们不再一致认为网球场上的所有革命者都是“英雄”。1789年相当数量的英雄变成了1792年的恶棍。在这种不稳定的政治气候下,大卫的工作仍未完成。在巨大的画布上只画了几个裸体人像,大卫放弃了《网球场誓言》。完成这项工作在政治上是不健全的。这一事件发生后,当大卫试图在他的画作中发表政治声明时,他又回到了不那么带有政治色彩的隐喻来传达他的信息。

1778年伏尔泰去世时,教堂拒绝为他举行教堂葬礼,他的尸体被安葬在修道院附近。一年后,伏尔泰的老朋友们开始了一场活动,要求将他的尸体埋葬在潘塞翁,因为法国政府没收了教堂财产。1791年,大卫被任命为该仪式的组织委员会负责人,该仪式是一场穿过巴黎街道走向潘塞昂的游行。尽管下着雨,而且由于花费了大量资金,保守党人反对,游行队伍还是继续进行。多达10万人观看了这位“革命之父”被抬到他的安息地。这是大卫为共和国组织的许多大型节日中的第一个。他继续为在保皇党战斗中牺牲的烈士组织节日。这些葬礼呼应了异教徒希腊人和罗马人的宗教节日,被许多人视为萨图那利人(Saturnalian)。

大卫在这些戏剧表演中融入了许多革命性的符号,并精心策划了仪式,实际上使应用艺术本身变得激进。大卫担任宣传部长的最受欢迎的象征是从古典希腊形象中提取的。用当代政治改变和改造它们。在使君主制屈服的叛乱周年纪念日举行的精心设计的节日中,大卫的大力神形象在跟随自由女神(玛丽安)的游行队伍中亮相。自由,启蒙理想的象征,在这里被大力神的象征推翻;保护共和国免于分裂和派系主义的力量和热情。大卫在游行期间的讲话中“明确强调了人民与君主制之间的对立;选择赫拉克勒斯毕竟是为了让这种对立更加明显”。大卫与他的赫拉克勒斯联系在一起的理想单枪匹马地将这个人物从旧政权的标志转变为强大的革命新象征。 “大卫把他变成了一个集体的、大众力量的代表。他采用了君主制最喜欢的标志之一,并将它复制、提升和纪念为它的对立面。”赫拉克勒斯这个形象,对革命者来说,变成了一种可以团结起来的东西。

1791年6月,国王试图逃离这个国家,但运气不好,但在奥地利-荷兰边境被逮捕,在守卫下被迫返回巴黎。路易十六曾秘密请求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兄弟、奥地利皇帝利奥波德二世恢复王位。这是允许的,奥地利威胁法国,如果这对皇室夫妇受到伤害。作为回应,人们逮捕了国王。在路易和玛丽·安托瓦内特被审判和处决后,这导致了入侵。波旁君主制于1792年被法国人民摧毁,拿破仑之后,它将被恢复,然后随着波拿巴宫的恢复再次被摧毁。新国民大会举行第一次会议时,大卫正与他的朋友让·保罗·马拉( Jean-Paul Marat)和罗伯斯庇尔(Robespierre)坐在一起。在大会上,大卫很快赢得了“凶残恐怖分子”的绰号。罗伯斯庇尔的特工发现了一个秘密地窖,里面藏有国王的信件,证明他试图推翻政府,并要求处决他。国民大会对路易十六进行了审判,大卫投票赞成国王之死,导致他的保皇党妻子与他离婚。

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被处决时,另一名男子已经死亡,路易·米歇尔·勒·佩尔蒂埃·德·圣法罗(Louis Michel le Peletier de Saint-Fargeau)也是如此。勒佩莱蒂埃在前一天被一名皇家保镖杀害,以报复他投票支持国王之死。大卫被要求组织一场葬礼,他画了《勒·佩莱蒂埃遇刺》(Le Peletier Assassinated)。在这幅画中,刺客的剑被勒佩尔蒂埃身上的一缕马毛所悬挂,这一概念的灵感来源于著名的古代达摩克利斯剑故事,该故事描述了权力和地位的不安全。这突出了勒佩莱蒂埃和他的同伴在击败一位压迫性国王时所表现出的勇气。这把剑刺穿了一张写着“我投票决定暴君之死”的纸,作为对这张照片右下角的致敬,大卫在这张照片上刻上了“大卫致勒佩尔蒂埃,1793年1月20日”。这幅画后来被勒佩莱蒂埃的保皇党女儿毁掉,只有一幅画、一幅版画和当代记述才知道。然而,这幅作品在大卫的职业生涯中非常重要,因为它是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完成的法国大革命的第一幅完整画作,也是他在这幅作品中启动了再生过程,这一过程将随着大卫的杰作《马拉之死》而继续。

马拉之死(1793年)

1793年7月13日,大卫的朋友马拉被夏洛特·科代(Charlotte Corday)用藏在衣服里的刀暗杀。她进入马拉的房子,借口是向他出示一份应作为法国敌人处死的人的名单。马拉感谢她,并说他们将在下周被断头台上,科迪立即用刀刺死了他。此后不久,她被送上断头台。科尔代是一个反对党的成员,他的名字可以从大卫随后的画作《马拉之死》中马拉所持的笔记中看出。马拉是全国代表大会的一名成员,也是一名记者,他患有一种皮肤病,导致他非常痒。他唯一能得到的解脱是在洗澡间里,他临时搭建了一张桌子,写下了他怀疑的反革命分子的名单,这些人将很快受到审判,如果被判有罪,将被送上断头台。大卫再次组织了一场盛大的葬礼,马拉被安葬在潘塞翁。马拉的尸体将被放在一张罗马床上,他的伤口显露出来,他的右臂伸开,握着他用来保卫共和国及其人民的笔。由于尸体已经开始腐烂,这个概念变得复杂了。在7月15日和16日的葬礼之前,公众拥挤着去看他的尸体,马拉的尸体必须周期性地洒上水和醋。然而,恶臭变得如此严重,葬礼不得不提前到7月16日晚上举行。

《马拉之死》,也许是大卫最著名的画作,被称为革命的圣杯。在向大会展示这幅画时,他说:“公民们,人们又在呼唤他们的朋友;听到了他们凄凉的声音:大卫,拿起你的画笔……为马拉复仇……我听到了人民的声音。我服从了。”大卫必须迅速工作,但结果是一个简单而有力的形象。

1793年,《马拉之死》成为恐怖活动的主角,并使马拉和大卫在革命世界中不朽。今天,这幅作品是“当艺术家的政治信念直接体现在他的作品中时,可以取得什么样的成就的动人见证”。一个政治殉道者立即被创造出来,正如大卫所描绘的马拉,带有所有真正谋杀的痕迹,以一种与基督或他的门徒非常相似的方式。这个主题虽然被现实地描绘出来,但在相当超自然的构图中仍然毫无生气。几乎神圣的灯光投射在整个场景上,暗指脱离这个世界的存在。“尽管大卫和马拉是无神论者,但和现代世界其他许多狂热的社会改革者一样,他们似乎创造了一种新的宗教。”在这些信仰的核心,是共和国。

国王被处决后,新共和国与几乎所有欧洲大国之间爆发了战争。大卫作为一般安全委员会的成员,直接促成了恐怖统治。大卫组织了他的最后一个节日:至高无上的存在的节日。罗伯斯庇尔意识到这些节日是多么巨大的宣传工具,他决定创建一种新的宗教,将道德观念与共和国融合在一起,并以卢梭的思想为基础。这一过程已经开始,没收教堂土地,并要求牧师向国家宣誓。这些被称为假期(fêtes)的节日将是一种灌输的方法。在革命日历规定的20周年纪念日,罗伯斯庇尔发表讲话,走下台阶,拿着大卫赠送给他的火炬,焚烧了象征无神论的纸板图像,揭示了下面的智慧图像。

不久,战争开始顺利进行,法国军队横穿荷兰南部(后来成为比利时),使公共安全委员会处于控制地位的紧急情况已经不复存在。随后,密谋者在国民大会上抓住了罗伯斯庇尔,随后他被处以断头台,实际上结束了恐怖统治。罗伯斯庇尔被捕时,大卫对他的朋友喊道:“如果你喝毒参(hemlock),我会和你一起喝。”此后,他被认为生病了,因为“胃痛”而没有参加晚上的治疗,这使他免于与罗伯斯庇尔一起被送上断头台。大卫被捕并被关进监狱,先是1794年8月2日至12月28日,然后是1795年5月29日至8月3日。在那里,他画了自己的肖像,显示他比实际年龄小得多,还有狱卒。

后革命

在大卫的妻子去监狱探望他之后,他想出了一个主意,讲述萨宾妇女被劫掠的故事。萨宾妇女通过在战斗人员之间奔跑来实现和平,也被称为《萨宾妇女的干预》,据说这幅画是为了纪念他的妻子,主题是爱压倒冲突。这幅画也被视为呼吁人民在革命流血之后重新团结起来。

大卫为这幅画构思了一种新的风格,他称之为“纯希腊风格”,而不是他早期历史绘画中的“罗马风格”。这种新风格深受艺术史学家约翰·约阿希姆·温克尔曼作品的影响。用大卫的话来说,“希腊杰作最突出的一般特征是高贵的朴素和沉默的伟大姿态以及表达方式。”与其说他过去作品中人物的肌肉发达和棱角分明,不如说这些作品更具空气刷感、女性化和绘画风格。

这项工作也引起了拿破仑的注意。这幅画的故事如下:罗马人绑架了他们邻居萨宾人的女儿。为了报复这次绑架事件,萨宾人袭击了罗马,尽管萨宾人领袖塔提乌斯的女儿赫西莉亚与罗马领袖罗穆卢斯结婚,在此期间他生了两个孩子。在这里,我们看到赫西莉亚在她的父亲和丈夫之间,她恳求双方的战士不要把妻子从丈夫身边带走,也不要把母亲从孩子身边带走。其他萨宾女性也加入了她的劝诫。“在这段时间里,革命烈士被从万神殿带走并埋葬在公共场所,革命雕像被摧毁。当大卫最终被释放到这个国家时,法国发生了变化。他的妻子设法让他从监狱里获释,他给前妻写信,告诉她他从未停止过对她的爱。他于1796年与她再婚。最后,他完全恢复了原职,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带着学生,大部分时间从政治上退休了。

1796年8月,大卫和许多其他艺术家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请愿书由奎特雷尔·德·昆西( Quatremère de Quincy)策划,质疑从罗马扣押艺术品的计划是否明智。巴拉斯(Barras)认为大卫是被“欺骗”而签字的,尽管大卫的一个学生回忆说,1798年,他的主人对杰作是从意大利进口的事实感到惋惜。

拿破仑

大卫在恐怖事件中与公共安全委员会的密切联系导致他签署了亚历山大·德·博哈奈斯(Alexandre de Beauharnais,一位未成年贵族)的死亡令。波哈奈斯的遗孀若泽·菲恩后来嫁给了拿破仑·波拿巴,成为了他的皇后。大卫本人在1804年12月2日拿破仑和约瑟芬的加冕礼上描绘了他们的加冕礼。

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起,大卫就一直是拿破仑的崇拜者,他被波拿巴的古典特征所打动。1797年,大卫请求这位忙碌而不耐烦的将军坐下来,画出了拿破仑的草图。大卫记录了意大利征服者的面容,但拿破仑与奥地利签订和平条约的全部内容仍未完成。这很可能是拿破仑本人在考虑当前政治形势后作出的决定。他可能认为这幅肖像画所带来的宣传不合时宜。波拿巴非常尊重大卫,并于1798年要求他陪他去埃及,但大卫拒绝了,似乎不愿放弃多年来获得的物质上的舒适、安全和心灵上的平静。绘图员和雕刻师多米尼克·维万特·德农(Dominique Vivant Denon)前往埃及,主要提供纪录片和考古作品。

1799年拿破仑政变成功后,作为第一任执政官,他委托大卫纪念他大胆穿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德山口的穿越让法国人在1800年6月14日的马伦戈战役中突然袭击了奥地利军队并赢得了胜利。尽管拿破仑曾骑着骡子穿越阿尔卑斯山,但他要求被描绘成“骑在烈马上保持冷静”。大卫顺从拿破仑穿越圣伯纳德河。1804年帝国宣布成立后,大卫成为该政权的官方宫廷画家。在此期间,他招收了一些学生,其中一位是比利时画家Pieter van Hanselaere

大卫受委托的作品之一是《拿破仑和约瑟芬的加冕礼》。大卫被允许观看加冕仪式。他已经完成了圣母院的计划,加冕礼的参与者来到他的工作室单独摆姿势,尽管从来都不是皇帝(大卫唯一一次从拿破仑那里得到座位是在1797年)。大卫确实设法通过前艺术赞助人约阿希姆·穆拉特元帅(Joachim Murat)的干预,与皇后若泽·菲恩(Joséphine)和拿破仑的妹妹卡罗琳·穆拉特(Caroline Murat)私下会面。作为他的背景,大卫有圣母院唱诗班作为他的替身。教皇皮亚斯七世来坐着看这幅画,并为大卫祝福。拿破仑来看画家,盯着画布看了一个小时,说:“大卫,我向你致敬。”由于拿破仑的各种突发奇想,大卫不得不重做这幅画的几个部分,这幅画他得到了两万四千法郎。

1803年,大卫被任命为法国荣誉骑士。1808年,他被提升为官员。1815年,他被提升为荣誉区指挥官(现为指挥官)。

流亡与死亡

在波旁王朝重新掌权时,大卫因投票处决被废黜的国王路易十六而被列入被禁止的前革命者和波拿巴主义者名单,以及参与路易十七之死。被囚禁的路易十七受到虐待和饥饿,被迫承认与母亲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乱伦。这是不真实的,因为儿子很早就与母亲分开了,不允许与母亲交流;然而,这一指控把她推向了断头台。然而,新近复辟的波旁国王路易十八赦免了大卫,甚至让他担任宫廷画家。大卫拒绝了,宁愿在布鲁塞尔自我放逐。在那里,他训练并影响了François Joseph NavezIgnace Brice等布鲁塞尔艺术家,绘制《爱神和美女》,并与妻子(他已再婚)静静地度过余生。在那个时候,他画了小规模的神话场景,以及布鲁塞尔和拿破仑时代移民(如杰拉德男爵)的肖像。

从1822年到1824年,大卫创作了他最后一部伟大的作品《维纳斯和三女神解除了玛尔斯的武装》。1823年12月,他写道:“这是我想画的最后一幅画,但我想在这幅画上超越自己。我会把我七十五岁的日期写在上面,之后我再也不会拿起画笔了。”这幅因其清澈的色彩而唤起人们对彩瓷的回忆的成品画首先在布鲁塞尔展出,然后在巴黎展出,他以前的学生聚集在那里观看。

这次展览是有利可图的,扣除运营成本后,利润高达13000法郎,因此有10000多人参观和观看了这幅画。在他晚年的岁月里,大卫仍然完全掌握着自己的艺术才能,甚至在1825年春天中风后,他的脸被毁容,说话含糊不清。1825年6月,他决定着手改进《阿喀琉斯之怒》(也称为“伊菲涅牺牲”)。早期版本《阿基里斯之怒(第一版)》于1819年完成,现藏于德克萨斯州沃思堡的金贝尔艺术博物馆。大卫对参观过他的画室的朋友们说:“这就是我的杀手锏”,这就是他完成这幅作品的决心,但到了10月,这一决心肯定已经大大提前了,正如他的前学生格罗斯在听到关于这幅画优点的报告后写信祝贺他的那样。大卫去世时,这幅画已经完成,专员安布罗伊斯·菲尔曼(Ambroise Firmin)没有将它带回巴黎,并将其纳入他组织的、于1826年4月在巴黎开幕的“希腊之酒”展览中。

当大卫离开剧院时,一辆马车撞了他,他后来于1825年12月29日去世。他去世时,一些肖像在巴黎拍卖,价格很低。著名的《马拉之死》在一间僻静的房间里展出,以避免激怒公众。画家雅克·路易斯·大卫因杀害国王路易十六而被禁止返回法国安葬,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布鲁塞尔,并于1882年转移到布鲁塞尔公墓,而有人说他的心脏与妻子一起安葬在巴黎的佩雷·拉查斯公墓。

共济会

网球场誓言》、《鹰旗的分发》和《列奥尼达在温泉关》等作品中的誓言主题,可能是受共济会仪式的启发。1989年,在“大卫对抗大卫”会议上,阿尔伯特·博伊姆(Albert Boime)根据1787年的一份文件证明了这位画家是共济会“La Moderation”分会的会员。

大卫面部的医学分析

大卫的面部异常通常被认为是击剑事件后面部刀伤所致。这使得他在面部表情上有明显的不对称,导致他吃饭或说话困难(他不能发一些辅音,比如字母“r”)。在他的自画像和雕塑中,他脸的左侧有一处刀疤,与面神经的一些颊支相对应。这条神经及其分支的损伤很可能导致他左面运动困难。

此外,由于这次受伤,他的脸上长出了一块被传记作家和艺术史学家定义为良性肿瘤的肿块。然而,这些可能是肉芽肿,甚至是创伤后神经瘤。正如历史学家西蒙·沙马(Simon Schama)所指出的,诙谐的玩笑和演讲能力是18世纪法国社会文化的关键方面。鉴于这些文化基石,大卫的肿瘤将成为他社交生活中的一大障碍。大卫有时被称为“肿瘤的大卫”。

肖像画

除了他的历史画,大卫还完成了一些私人委托的肖像画。沃伦·罗伯茨(Warren Roberts)和其他人指出了大卫历史画作中所表现的“公共风格”与肖像画中所表现的“私人风格”之间的对比。他的肖像画具有真实感和现实感。他专注于定义受试者的特征和性格,而没有将其理想化。这与他的历史绘画风格不同,他将人物的特征和身体理想化,以符合希腊和罗马的审美理想。他在肖像中加入了大量细节,定义了手和织物等较小的特征。他的肖像画的构图保持简单,背景为空白,让观众能够专注于主题的细节。

他为妻子所做的肖像(1813年)就是他典型肖像风格的一个例子。背景是黑暗而简单的,没有任何关于背景的线索,这迫使观众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身上。她的容貌并不理想,与她的外表相符。从他对描绘她穿的裙子的缎子材质、围在她身上的围巾的褶皱以及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的关注中,可以看到大量的细节。

伊曼纽尔·约瑟夫·西耶斯,1817年

在布鲁特斯(1789)的画作中,男人和他的妻子在道德上和身体上都是分开的。这类绘画描绘了爱国牺牲的巨大力量,使大卫成为受欢迎的革命英雄。

在《安托万·劳伦特和玛丽·安妮·拉瓦锡的肖像》中,这名男子和他的妻子以亲密的姿势绑在一起。她靠在他的肩膀上,而他停下工作,抬头看着她。大卫用柔和的光线投射,而不是布鲁图斯或霍拉蒂的鲜明对比。拉瓦锡也是一位税务员,也是一位著名的化学家。尽管他花了一些钱试图清理沼泽和根除疟疾,但在恐怖统治时期,他作为人民的敌人被送进了断头台。大卫当时是国民议会中一位有权势的议员,他袖手旁观。

其他肖像包括他的嫂子和她的丈夫、夫人和塞里齐亚特先生的画。塞里齐亚特先生的画像描绘了一个富有的人,他舒适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骑马用具。这位夫人的照片显示,她穿着一件朴素的白色连衣裙,牵着孩子的手靠在床上。大卫画这些塞里齐亚特夫人和先生的肖像是出于感激,因为在他入狱后让他和他们呆在一起。

在大卫生命的末期,他为他的老朋友阿贝西耶斯( Abbé Sieyès)画了一幅肖像。两人都参与了革命,都在恐怖统治后的政治激进分子清洗中幸存下来。

态度的转变

大卫视角的转变在大卫晚年的画作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包括这幅西耶斯的画作。在恐怖活动最为猖獗的时期,大卫是罗伯斯庇尔和马拉等激进分子的忠实支持者,并两次为他们的辩护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组织革命节日,并为革命烈士画像,如因投票支持国王之死而被暗杀的莱普莱蒂埃。大卫有时在国民议会中是一位慷慨激昂的发言人。大卫在大会上谈到另一位革命烈士、名叫巴拉的小男孩时说:“巴拉啊!维亚拉啊!你传播的鲜血还在冒烟;它升入天堂,呼喊着复仇。”

然而,罗伯斯庇尔被送上断头台后,大卫被监禁,改变了他的言辞态度。在监禁期间,他写了许多信,声称自己无罪。在其中一封信中,他写道:“我被阻止回到我的工作室,唉,我不该离开。我相信,接受立法委员这一最光荣但又很难填补的职位,一颗正直的心就足够了,但我缺乏第二个品质,即理解。”

后来,大卫在解释他为《萨宾妇女的干预》等绘画作品发展的“希腊风格”时,进一步评论了态度的转变:“在所有人类活动中,暴力和短暂首先发展;静谧和深邃总是在最后出现。对后一种品质的认识需要时间;只有伟大的大师才有这种能力,而他们的学生只能接触到强烈的激情。”

遗产

雅克·路易斯·大卫在他那个时代被认为是法国乃至整个西欧的顶尖画家;法国大革命后,波旁王朝复辟后所表彰的许多画家都是大卫的学生。例如,大卫的学生安托万-让·格罗斯被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的宫廷授予男爵头衔。另一名学生在大卫的画作中,安格尔成为修复后的皇家艺术学院最重要的艺术家和新古典主义艺术流派的傀儡领袖,与日益流行的浪漫主义艺术流派接触,这一艺术流派开始挑战新古典主义。大卫为罗马奖(Rome Prize)投资组建了年轻艺术家,该奖也是一个重要奖项继续与其他当代画家(如Joseph-Benoit Suvée,他也开始上课)竞争的方式。成为大卫的学生之一被认为是有声望的,并为他的学生赢得了终身声誉。他还呼吁更高级的学生,如Jerome-Martin Langlois,帮助他画他的大型作品。

尽管大卫享有盛名,但他死后受到的批评比他一生中任何时候都要激烈。他的风格因在所有作品中都是静态、僵硬和统一而受到最严厉的批评。大卫的艺术也因冷漠和缺乏温暖而受到攻击。然而,大卫的职业生涯正是通过挑战而实现的他认为早期法国皇家学院的艺术方法是僵化和一致的。大卫后期的作品也反映了他在帝国风格发展过程中的成长,以其活力和温暖的色彩著称。大卫死后对他的大部分批评很可能来自大卫的对手;在他有生之年,大卫艾德以其竞争和傲慢的个性以及他在恐怖活动中的角色与许多敌人为敌。大卫将许多人送上断头台,并亲自签署了国王路易十六和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死刑令。大卫政治生涯中的一个重大事件使他备受蔑视,那就是处决埃米莉查格林。同为画家的卡尔·韦尔内曾与公共安全委员会成员大卫接触,要求他代表他的妹妹查格林进行干预。她被指控犯有危害共和国的罪行,最著名的是拥有被盗物品。大卫拒绝为她进行干预,她被处死。韦尔内指责大卫犯有谋杀罪在他死后的余生中,这一事件一直伴随着他。

在过去的50年中,大卫获得了大众的青睐,1948年,在巴黎橘园博物馆和凡尔赛宫举办了一场展览,展示了他一生的作品,以此庆祝他的200岁生日。二战后,雅克·路易斯·大卫也越来越被视为法国民族自豪感和身份认同的象征浪漫主义是现代欧洲和法国艺术发展的重要力量。浪漫主义的诞生传统上归功于18世纪法国艺术家雅克·路易斯·大卫(Jacques Louis David)的绘画。

在法国城市卡尔卡松和蒙彼利埃,有以大卫命名的街道。


雅克-路易·大卫作品收藏于:

卢浮宫(32)

凡尔赛宫(1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1)

法布尔博物馆(6)

保罗·盖蒂博物馆(5)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4)

里尔美术宫(4)

鲁昂美术馆(3)

美国国家艺术馆(3)

巴黎小皇宫美术馆(2)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2)

伦敦国家美术馆(2)

哈佛艺术博物馆(2)

普希金博物馆(2)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2)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2)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2)

法国马尔梅松城堡(1)

新嘉士伯美术馆(1)

费城艺术博物馆(1)

雅克马尔·安德烈博物馆(1)

Eglise Saint-Vincent de Mâcon(1)

摩根图书馆(1)

马赛美术馆(1)

德克萨斯州肯贝尔艺术博物馆(1)

铁姆肯艺术博物馆(1)

维也纳阿尔贝蒂娜博物馆(1)

美景宫美术馆(1)

马萨诸塞州克拉克艺术学院(1)

安格尔博物馆(1)

约翰三世王的宫殿博物馆(1)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1)

托马斯·亨利博物馆(1)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1)

乌菲兹美术馆(1)

Musée Baron Gérard(1)

爱尔兰国立美术馆(1)

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1)

贝桑松博物馆(1)

夏洛滕堡宫(1)

法国南特美术馆(1)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1)

纽约州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1)

Museo Napoleonico di Roma(1)

卡尔维博物馆(1)

新绘画陈列馆(1)

卡纳瓦雷博物馆(1)

阿尔及利亚国家博物馆(1)

特鲁瓦美术馆(1)

弗里克收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