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

毕加索

Pablo Picasso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毕加索(Pablo Picasso)
生卒日期: 1881年10月25日 - 1973年4月8日
国籍:西班牙
毕加索的全部作品(742)

巴勃罗·鲁伊斯·毕加索(Pablo Ruiz Picasso)是一位西班牙画家、雕塑家、版画家、陶艺家和戏剧设计师,他成年后大部分时间都在法国度过。他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以共同创立立体主义运动、发明建筑雕塑、共同发明拼贴以及帮助发展和探索各种风格而闻名。他最著名的作品包括原始立体主义者《亚维农少女》和《格尔尼卡》,这部作品生动地描绘了西班牙内战期间德国和意大利空军轰炸格尔尼卡的情景。

毕加索在早年表现出非凡的艺术天赋,在童年和青少年时期以自然主义的方式绘画。在20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随着他尝试不同的理论、技术和想法,他的风格发生了变化。1906年后,稍显年长的艺术家亨利·马蒂斯的野兽派作品促使毕加索探索更为激进的风格,这两位艺术家之间展开了富有成效的竞争,随后他们常常被评论家们视为现代艺术的领军人物。

毕加索的作品通常分为不同时期。虽然他后期的许多时期的名称都有争议,但他作品中最普遍接受的时期是蓝色时期(1901-1904)、玫瑰时期(1904-1906)、非洲影响时期(1907-1909)、分析立体主义(1909-1912)和合成立体主义(1912-1919),也被称为水晶时期。毕加索在1910年代末和1920年代初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新古典主义风格,而他在1920年代中期的作品往往具有超现实主义的特征。他后期的作品经常结合他早期风格的元素。

毕加索在其漫长的一生中以其非凡的多产成就,因其革命性的艺术成就而获得了广泛的声誉和巨大的财富,并成为20世纪艺术界最著名的人物之一。

早年生活

1881年10月25日23时15分,毕加索出生于西班牙南部安达卢西亚的马拉加市。他是唐若泽·鲁伊斯·布拉斯科( Don José Ruiz y Blasco,1838-1913)和玛丽亚·毕加索·洛佩斯(María Picasso y López)的第一个孩子。毕加索的家庭出身于中产阶级。他的父亲是一位画家,专门从事鸟类和其他游戏的自然主义描绘。鲁伊斯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工艺学院的艺术教授和当地一家博物馆的馆长。鲁伊斯的祖先是小贵族。

毕加索的出生证明和他的洗礼记录包括很长的名字,结合了各种圣人和亲戚的名字。按照西班牙习俗,鲁伊斯和毕加索分别是他的父姓和母姓。“毕加索”姓来自意大利西北部沿海地区利古里亚,它的首都是热那亚。有一位来自该地区的画家,名叫马特奥·毕加索( Matteo Picasso,1794-1879),出生于热那亚的雷科(Recco),属于晚期新古典主义风格的肖像画,尽管调查尚未确定他与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的祖先分支的血缘关系。索里的直接分支,利古里亚(热那亚),可以追溯到托马索·毕加索(Tommaso Picasso,1728-1813)。他的儿子乔瓦尼·巴蒂斯塔(Giovanni Battista)与伊莎贝拉·穆桑特( Isabella Musante)结婚,是巴勃罗的曾曾祖父。巴勃罗的外曾祖父托马索·毕加索于1807年左右移居西班牙。

毕加索从小就表现出对绘画的热情和技巧。据他母亲说,他的第一个单词是“piz,piz”,是拉皮兹(lápiz)的缩写,拉皮兹是西班牙语中“铅笔”的意思。从七岁起,毕加索接受了父亲在人物画和油画方面的正规艺术培训。鲁伊斯是一位传统的学术艺术家和讲师,他认为适当的培训需要严格模仿大师,并从石膏模型和活体模型中绘制人体。他的儿子全神贯注于艺术,而不利于他的学业。

1891年,这家人搬到了科鲁尼亚,他的父亲在那里成为了美术学院的教授。他们呆了将近四年。有一次,父亲发现儿子在未完成的鸽子素描上画画。一个虚构的故事说,鲁伊斯观察到他儿子技术的精确性后,觉得13岁的毕加索已经超过了他,并发誓要放弃绘画,尽管他创作的绘画是从晚年开始的。

1895年,毕加索14岁时,7岁的妹妹康契塔(Conchita)死于白喉,毕加索受到了精神创伤。随后,全家搬到了巴塞罗那,在那里鲁伊斯在其美术学校任职。毕加索在这座城市里茁壮成长,在悲伤或怀旧的时候把它视为他真正的家。鲁伊斯说服学院的官员允许他的儿子参加高级班的入学考试。这一过程通常需要学生一个月的时间,但毕加索在一周内就完成了,委员会承认他只有13岁。作为一名学生,毕加索缺乏纪律,但结交的友谊会影响他以后的生活。他的父亲为他租了一间离家近的小房间,这样他就可以独自工作了,然而他每天都要检查他无数次,判断他的绘画。两人经常争吵。

毕加索的父亲和叔叔决定把这位年轻的艺术家送到马德里皇家艺术学院,这是该国最重要的艺术学校。16岁时,毕加索第一次独自出发,但他不喜欢正式的教学,入学后不久就停止上课。马德里还有许多其他的景点。普拉多馆藏着委拉斯开兹弗朗西斯科·戈雅弗朗西斯科·德·祖巴兰的画作。毕加索特别欣赏埃尔·格雷考的作品,他细长的四肢、引人注目的色彩和神秘的面容等元素在毕加索后期的作品中得到了回响。

生涯

1900年以前

1890 年之前,毕加索在父亲的指导下接受了训练。他的进步可以从现在由巴塞罗那毕加索博物馆收藏的早期作品收藏中得到追溯,该收藏提供了现存所有主要艺术家开始的最全面的记录之一。 1893 年,他早期作品的少年品质下降,到 1894 年,他的画家生涯可以说已经开始。 1890 年代中期作品中明显的学术现实主义在《第一次圣餐》(The First Communion,1896 年)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这是一幅描绘他妹妹萝拉的大型作品。 同年,14 岁的他画了《佩帕姨妈的肖像》(Portrait of Aunt Pepa),这幅充满活力和戏剧性的肖像被胡安·爱德华多·西洛( Juan-Eduardo Cirlot)称为“毫无疑问是整个西班牙绘画史上最伟大的肖像之一”。

1897年,他的现实主义开始显示出象征主义的影响,例如,在一系列以非自然的紫罗兰色和绿色色调呈现的风景画中。随后是一些人称之为他的现代主义时期(1899-1900)。他接触了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西奥菲勒·斯坦伦罗特列克爱德华·蒙克的作品,再加上他对最受欢迎的老大师如埃尔·格雷考的崇拜,使毕加索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中形成了现代主义的个人版本。

1900年,毕加索第一次来到当时的欧洲艺术之都巴黎。在那里,他遇到了他的第一位巴黎朋友、记者兼诗人马克斯·雅各布(Max Jacob),他帮助毕加索学习了语言和文学。很快他们就合租了一套公寓,马克斯晚上睡觉,而毕加索白天睡觉,晚上工作。这是一个极度贫困、寒冷和绝望的时代。为了使小房间保持温暖,他的大部分作品都被烧掉了。1901年的前五个月,毕加索住在马德里,他和他的无政府主义朋友弗朗西斯科·德阿斯·索勒(Francisco de Asís Soler)在那里创办了《青年艺术》(Arte Joven,Young Art)杂志,出版了五期。索勒征集了一些文章,毕加索为这本杂志做了插图,其中大部分是描绘和同情穷人状况的冷酷漫画。第一期于1901年3月31日出版,当时这位艺术家已经开始在他的作品毕加索上签名。从1898年起,他以“巴勃罗·鲁伊斯·毕加索”(Pablo Ruiz Picasso)的名字署名,然后以“巴勃罗·R·毕加索”(Pablo R. Picasso)的署名直到1901年。这一变化似乎并不意味着对父亲形象的排斥,相反,他想使自己与其他人区别开来。由他的加泰罗尼亚朋友发起,他们习惯性地用母亲的姓氏称呼他,比父亲的鲁伊斯更不流行。

蓝色时期:1901-1904

毕加索的蓝色时期(1901-1904)以蓝色和蓝绿色色调呈现的阴郁画作为特征,偶尔会被其他颜色温暖,开始于 1901 年初的西班牙或下半年的巴黎。许多有孩子的憔悴母亲的画作可以追溯到蓝色时期,在此期间,毕加索将他的时间分配在巴塞罗那和巴黎之间。毕加索对色彩的严谨使用,有时甚至是忧郁的主题——妓女和乞丐是常见的主题——毕加索受到了西班牙旅行和他的朋友卡莱斯·卡萨吉马斯( Carles Casagemas)自杀的影响。从 1901 年秋天开始,他为卡萨吉马斯画了几幅死后的肖像画,最终以阴郁的寓言画《生活》而告终,现在在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同样的情绪弥漫在著名的蚀刻版《节俭的晚餐》中,这幅画描绘了一个盲人和一个视力正常的女人,两个人都瘦弱的,坐在一张几乎光秃秃的桌子旁。失明是这一时期毕加索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在《盲人的晚餐》和《塞莱斯蒂娜》中也有体现。其他蓝色时期的作品包括《索勒肖像》和《苏珊娜·布洛赫的肖像》( Portrait of Suzanne Bloch)。

玫瑰期:1904-1906

玫瑰时期(1904年至1906年)的特点是色调和风格较浅,采用橙色和粉色,许多马戏团成员、杂技演员和小丑在法国被称为杂技演员(Saltimbankes)。小丑,一个通常穿着格子花纹服装的喜剧角色,成为毕加索的个人象征。1904年,毕加索在巴黎遇到了波西米亚艺术家费尔南多·奥利维尔(Fernande Olivier,1881 – 1966),他成为了毕加索的情妇。奥利维尔出现在他的许多玫瑰时期的绘画作品中,除了他对法国绘画的接触增加外,许多作品都受到了他与她的亲密关系的影响。这一时期的绘画普遍乐观,令人想起1899-1901年(即蓝色时期之前),1904年可以认为是这两个时期之间的过渡年。

到1905年,毕加索成为美国艺术收藏家利奥(Leo Stein)和格特鲁德·斯坦( Gertrude Stein)的最爱。他们的哥哥迈克尔·斯坦(Michael Stein)和妻子莎拉(Sarah)也成为了他的作品收藏家。毕加索画了格特鲁德·斯坦和她的侄子艾伦·斯坦的肖像。格特鲁德·斯坦成为毕加索的主要赞助人,获得了毕加索的绘画作品,并在其巴黎家中的非正式沙龙中展出。在她1905年的一次聚会上,他遇到了亨利·马蒂斯,她将成为终身的朋友和对手。斯坦斯夫妇把他介绍给美国艺术收藏家克莱贝尔·科恩( Claribel Cone)和她的妹妹埃塔(Etta)。他们还开始购买毕加索和马蒂斯的画。最后,利奥·斯坦搬到了意大利。迈克尔和莎拉·斯坦成为马蒂斯的赞助人,格特鲁德·斯坦继续收藏毕加索。

1907年,毕加索加入了最近由丹尼尔·亨利·卡恩韦勒(Daniel Henry Kahnweiler)在巴黎开设的一家画廊。丹尼尔·亨利·卡恩韦勒是德国艺术史学家和艺术收藏家,也是20世纪法国最重要的艺术品经销商之一。他是巴勃罗·毕加索、乔治·布拉克和他们共同发展的立体主义的首批拥护者之一。卡恩韦勒提升了安德烈·德兰基斯·凡·邓肯费尔南·莱热胡安·格里斯莫里斯·德·弗拉芒克等新兴艺术家,当时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在蒙帕纳斯生活和工作。

非洲艺术与原始主义:1907-1909

毕加索受非洲影响的时期(1907年至1909年)始于他的绘画《亚维农少女》。左边的三个人物的灵感来自伊比利亚雕塑,但他在1907年6月在特罗卡德罗宫民族志博物馆看到的非洲手工艺品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后,重新画了右边两个人物的脸。当年晚些时候,当他在画室向熟人展示这幅画时,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震惊和厌恶。亨利·马蒂斯愤怒地认为这是一场恶作剧。直到1916年,毕加索才公开展出《亚维农少女》。

这一时期的其他作品包括《举起手臂的裸体》(Nude with Raised Arms,1907年)和《三个女人》。这一时期形成的正式思想直接导致了随后的立体派时期。

分析立体主义:1909-1912

分析立体主义(Analytic cubism)是毕加索与乔治·布拉克合作开发的一种绘画风格,采用单色、棕色和中性。两位艺术家都将物体拆开,并根据其形状对其进行“分析”。此时毕加索和布拉克的绘画有许多相似之处。

在巴黎,毕加索在蒙马特和蒙帕纳斯地区招待了一批杰出的朋友,包括安德烈·布雷顿(André Breton)、诗人纪尧姆·阿波利奈( Guillaume Apollinaire)、作家阿尔弗雷德·贾里( Alfred Jarry)和格特鲁德·斯坦(Gertrude Stein)。1911年,毕加索因卢浮宫的《蒙娜丽莎》失窃案被捕并接受审讯。由于阿波利奈尔和格里·皮耶特(Géry Pieret)有联系,犯罪嫌疑人最初落在了阿波利奈尔身上。格里·皮耶特是一位有画廊盗窃历史的艺术家。阿波利奈尔反过来牵连到他的密友毕加索,毕加索过去也曾从这位艺术家那里购买被盗艺术品。由于担心被定罪可能导致他被驱逐到西班牙,毕加索否认曾见过阿波利奈尔。两人后来都被澄清与这幅画的失踪无关。

合成立体主义(1912-1919)

合成立体主义(Synthetic cubism)是立体主义流派的进一步发展,将剪纸碎片——通常是墙纸或报纸版面的一部分——粘贴到构图中,标志着拼贴在美术中的首次使用。

1915年至1917年间,毕加索开始了一系列绘画,描绘高度几何化和极简主义的立体主义物体,包括烟斗、吉他或玻璃,偶尔还有拼贴元素。艺术史学家约翰·理查森(John Richardson)指出,“边缘坚硬的方形切割钻石,”这些宝石并不总是有正面或反面。“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名字来命名它们,”毕加索在写给格特鲁德·斯坦的信中写道。“水晶立体主义”一词后来被用作当时与水晶进行视觉类比的结果。这些“小宝石”可能是毕加索为了回应那些声称他从这场运动中叛逃的批评家而制作的,通过他在所谓的战后恢复秩序中的古典主义实验。

在获得了一些名气和财富后,毕加索离开费尔南多·奥利维尔(Fernande Olivier,1881 – 1966),去跟马塞尔·亨伯特(Marcelle Humbert)在一起,他称之为伊娃·古埃尔( Eva Gouel)。 毕加索在许多立体派作品中都表达了他对伊娃的爱。 1915 年30 岁的伊娃因病早逝,毕加索悲痛欲绝。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毕加索住在阿维尼翁。乔治·布拉克安德烈·德兰被动员起来,阿波利奈尔加入了法国炮兵,而西班牙人胡安·格里斯则留在立体派阵营。战争期间,毕加索能够不间断地继续绘画,不像他的法国战友。他的画变得更加阴沉,他的生活也随之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卡恩韦勒的合同在他从法国流亡后终止。此时,毕加索的作品将由艺术品经销商莱昂斯·罗森博格(Léonce Rosenberg)负责。在失去伊娃·古埃尔后,毕加索与加比·莱斯皮纳斯(Gabrielle Lespinasse)发生了风流韵事。1916年春天,阿波利奈尔从前线回来时受伤了。他们重新建立了友谊,但毕加索开始频繁接触新的社交圈。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毕加索参与了谢尔盖·迪亚吉列夫( Serge Diaghilev)的俄罗斯芭蕾舞团。在此期间,他的朋友包括Jean Cocteau、让·雨果( Jean Hugo)、胡安·格里斯和其他人。1918年夏天,毕加索在罗马与谢尔盖·迪亚吉列夫剧团的芭蕾舞演员奥尔加·霍克洛娃( Olga Khokhlova)结婚,当时毕加索正在为她设计一部芭蕾舞埃里克·萨蒂( Erik Satie)的《游行》( Parade)。他们在比亚里茨附近的迷人的智利艺术赞助人尤金尼亚·埃拉苏里斯的别墅里度过了蜜月。

在蜜月归来并需要钱后,毕加索开始了他与法国犹太艺术品经销商保罗·罗森博格(Paul Rosenberg)的独家合作关系。作为他的第一项职责,罗森博格同意自费在巴黎为这对夫妇租一套公寓,公寓位于他自己的房子旁边。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之间深厚兄弟般友谊的开始,这种友谊将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霍克洛娃在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向毕加索介绍了上流社会、正式宴会以及富人生活的其他方面。两人有一个儿子,保罗·毕加索,他长大后将成为父亲的摩托车手和司机。霍克洛娃对社会礼节的坚持与毕加索的波希米亚主义倾向相冲突,两人生活在不断冲突的状态中。在毕加索与迪亚吉列夫剧团合作的同一时期,他与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于1920年合作创作了《普尔西尼拉》。毕加索借此机会为这位作曲家画了几幅画。

1927年,毕加索遇到了17岁的玛丽·塞雷斯·沃尔特(Marie-Thérèse Walter),并与她开始了一段秘密恋情。毕加索与霍克洛娃的婚姻很快以分居而非离婚告终,因为法国法律要求离婚时财产的平均分配,毕加索不希望霍克洛娃拥有他一半的财富。两人一直合法结婚,直到1955年霍赫洛娃去世。毕加索与玛丽·塞雷斯·沃尔特有着长期的婚外情,并与她育有一个女儿,名叫玛雅。玛丽·塞雷斯生活在徒劳的希望中,希望毕加索有一天能娶她,并在毕加索死后四年上吊自杀。

新古典主义与超现实主义:1919-1929

1917年2月,毕加索第一次来到意大利。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剧变之后的时期,毕加索创作了新古典主义风格的作品。这种“秩序的回归”在20世纪20年代许多欧洲艺术家的作品中都很明显,包括安德烈·德兰乔治·德·奇里科吉诺·塞韦里尼让·梅辛格,他们是新客观性运动和新意大利运动的艺术家。毕加索这一时期的绘画作品经常让人想起拉斐尔安格尔的作品。

1925年,超现实主义作家兼诗人安德烈·布雷顿(André Breton )在其发表于《反现实主义革命》(RéRevolution Surréalister)的文章《反现实主义与和平》(Le Surréalisme et la peinture)中宣称毕加索是“我们的一员”。然而,1925年,毕加索在第一届超现实主义团体展上展出了立体派作品。《生存宣言》中定义的“纯粹状态下的心理自动性”的概念从未完全吸引过他。艺术史学家梅丽莎·麦克奎兰(Melissa McQuillan)写道,他当时确实开发了新的意象和正式的语法来表达自己的情感,“释放自1909年以来基本上被遏制或升华的暴力、心理恐惧和色情”。尽管毕加索作品中的这种转变是由立体派的空间关系决定的,“图像中仪式和放纵的融合让人想起了原始主义,以及他象征主义作品中难以捉摸的心理共鸣”,麦克奎兰写道。超现实主义重新唤起了毕加索对原始主义和情色主义的吸引力。


大萧条到现代艺术博物馆展览:1930-1939

在20世纪30年代,牛头取代了小丑成为他作品中的一个常见主题。他对牛头的使用部分来自于他和超现实主义者的接触,超现实主义者经常用牛头作为他们的象征,它出现在毕加索的《格尔尼卡》中。弥诺陶洛斯(minotaur,希腊神话中牛头怪)和毕加索的情妇玛丽·塞雷斯·沃尔特(Marie-Thérèse Walter)在他著名的沃拉德蚀刻组画中占据了重要位置。

可以说,毕加索最著名的作品是他对西班牙内战期间德国轰炸格尔尼卡的描述——《格尔尼卡》。对许多人来说,这幅大油画体现了战争的非人道、残忍和绝望。当被要求解释它的象征意义时,毕加索说:“画家不应该定义这些符号。否则,他最好用这么多的文字来描述它们!观看这幅画的公众必须按照他们理解的方式来解释这些符号。”《格尔尼卡》于1937年7月在巴黎国际博览会的西班牙馆展出,随后成为毕加索、马蒂斯、布拉克和亨利·劳伦斯在斯堪的纳维亚和英国巡回展出的118幅作品的中心作品。弗朗西斯科·弗朗哥在西班牙获胜后,这幅画被送往美国,以筹集资金和支持西班牙难民。直到1981年,这幅画才被委托给纽约市的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因为毕加索表达了这样的愿望:在西班牙建立自由和民主之前,这幅画不应被交付给西班牙。

1939年和1940年,纽约市现代艺术博物馆在毕加索爱好者阿尔弗雷德·巴尔(Alfred Barr)的领导下,举办了一次大型的毕加索主要作品回顾会,直到那时。这次展览推崇毕加索,使他的艺术范围在美国得到了充分的公众关注,并导致当代艺术史学家和学者对他的作品进行了重新解读。根据乔纳森·温伯格的说法,“鉴于这部作品的非凡品质和毕加索的巨大声望,加上《格尔尼卡》的政治影响力,评论家们的态度出人意料地矛盾。”。毕加索的“风格多样性”令一位记者感到不安;另一人形容他“任性,甚至恶意”。阿尔弗雷德·弗兰肯斯坦(Alfred Frankenstein)在《艺术新闻》(ARTnews)上的评论认为毕加索既是骗子又是天才。

第二次世界大战和20世纪40年代末:1939-1949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毕加索留在巴黎,而德国人占领了这座城市。毕加索的艺术风格不符合纳粹的艺术理想,因此他在这一时期没有展出。他经常受到盖世太保的骚扰。在一次搜查他的公寓时,一名警官看到了一张绘画《格尔尼卡》的照片。德国人问毕加索:“是你干的吗?”,“不!”他回答,德国人说“是你干的!”。

回到工作室后,他继续画画,创作了《吉他静物》(Still Life with Guitar,1942)和《查内尔之家》( The Charnel House,1944-48)等作品。尽管德国人禁止在巴黎铸造青铜,但毕加索仍不顾一切地继续使用法国抵抗运动走私给他的青铜。

大约在这个时候,毕加索把写诗作为另一种出路。1935年至1959年间,他写了300多首诗。除了日期和写作地点(例如“1936年5月16日巴黎”)外,这些作品基本上没有名字,这些作品都是味觉的、色情的,有时是伤感的,他的两部长篇戏剧《欲望被尾巴抓住》(Desire Caught by the Tail ,1941年)和《四个小女孩》( The Four Little Girls,1949年)也是如此。

1944年,巴黎解放后,当时63岁的毕加索与一位名叫弗朗索瓦·吉洛特(Françoise Gilot)的年轻艺术学生开始了浪漫关系。她比他小40岁。毕加索厌倦了他的情妇多拉·马尔( Dora Maar)。毕加索和吉洛特开始同居。最终他们有了两个孩子:克劳德·毕加索(Claude Picasso),生于1947年,帕洛玛·毕加索( Paloma Picasso),生于1949年。在1964年出版的《与毕加索的生活》(Life with Picasso)一书中,吉洛描述了毕加索的虐待和无数的不忠行为,导致她带着孩子离开了毕加索。这对毕加索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毕加索与年龄差距比他和吉洛特更大的女性有染。1951年,毕加索在与吉洛特交往的同时,与比吉洛特小四岁的吉内维耶夫·拉波特( Geneviève Laporte)有了六周的恋情。到了70多岁,许多绘画、水墨画和版画的主题都是一个古怪的老矮人,一个年轻漂亮模特的宠爱者。杰奎琳·罗克( Jacqueline Roque,1927-1986)在法国里维埃拉的瓦洛里斯(Vallauris)的马杜拉(Madoura)陶器厂工作,毕加索在那里制作和绘制陶器。她成了他的情人,1961年成为他的第二任妻子。这两个人在毕加索的余生中一直在一起。

他与罗克的婚姻也是对吉洛特的报复。 在毕加索的鼓励下,吉洛特与她当时的丈夫吕克西蒙离婚,并计划与毕加索结婚,以确保她的孩子作为毕加索的合法继承人的权利。 在吉洛特提出离婚后,毕加索已经秘密地娶了罗克。 他与克劳德和帕洛玛的紧张关系一直没有痊愈。

此时,毕加索已经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哥特式住宅,并能在法国南部买得起大型别墅,如莫金斯郊区的万岁圣母院和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的别墅。他是一位国际名人,对自己的个人生活和艺术都很感兴趣。

后期作品至最后几年:1949-1973

毕加索是1949年中期在费城艺术博物馆举行的第三届国际雕塑展上展出的250名雕塑家之一。20世纪50年代,毕加索的风格再次发生变化,他开始重新诠释大师们的艺术。他根据委拉斯开兹的《宫女》创作了一系列作品。他还根据弗朗西斯科·戈雅尼古拉斯·普桑爱德华·马奈库尔贝德拉克洛瓦的作品创作绘画作品。

除了他的艺术成就,毕加索还出演了几部电影,总是像他自己一样,包括让·科克托(Jean Cocteau)的《俄耳甫斯的遗嘱》(Testament of Orpheus,1960)中的客串。1955年,他帮助制作了由亨利·乔治·克鲁佐导演的电影《毕加索的秘密》( The Mystery of Picasso)。

他受委托为芝加哥一座50英尺(15米)高的公共雕塑制作模型,这座雕塑通常被称为芝加哥毕加索。他以极大的热情参与了这个项目,设计了一个模棱两可、有点争议的雕塑。这个数字代表什么还不清楚;它可以是一只鸟,一匹马,一个女人或者一个完全抽象的形状。这座雕塑是芝加哥市中心最著名的地标之一,于1967年揭幕。毕加索拒绝为此支付的10万美元,并将其捐赠给该市人民。

毕加索最后的作品是多种风格的混合体,他的表达方式一直在变化,直到他生命的尽头。毕加索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他的作品中,变得更加大胆,他的作品更加丰富多彩,表现力更强。从1968年到1971年,他创作了大量的绘画作品和数百幅铜版蚀刻画。当时,这些作品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一个无能老人的色情幻想,或者是一个年富力强的艺术家的草率作品。直到后来,在毕加索去世后,当其他艺术界从抽象表现主义转向抽象表现主义时,批评界才开始将毕加索的晚期作品视为新表现主义的预兆。

巴勃罗·毕加索于1973年4月8日因肺水肿和心力衰竭在法国莫金斯去世,当时他和妻子杰奎琳请朋友吃饭。他被安葬在普罗旺斯艾克斯附近的沃文纳格城堡,这是他1958年获得的财产,1959年至1962年间与杰奎琳一起居住。杰奎琳阻止他的孩子克劳德和帕洛玛参加葬礼。毕加索去世后,杰奎琳感到极度悲伤和孤独。1986年,她59岁时被枪杀。

政治观点

毕加索年轻时对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漠不关心,尽管他表示普遍支持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并与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中的积极分子保持友好关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班牙内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没有为任何一方或国家参军。作为居住在法国的西班牙公民,毕加索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没有被迫与入侵的德国人作战。然而,在1940年,他确实申请了法国公民身份,但被拒绝,理由是他的“向共产主义演变的极端主义思想”。这一信息直到2003年才被披露。

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时,毕加索54岁。敌对行动开始后不久,共和党人任命他为“普拉多博物馆馆长,尽管他缺席了”,约翰·理查森说,“他非常认真地履行职责”,提供资金将博物馆的藏品撤离到日内瓦。战争为毕加索的第一部公开政治作品提供了动力。他在《佛朗哥的梦想与谎言》( The Dream and Lie of Franco,1937)中表达了对佛朗哥和法西斯主义者的愤怒和谴责,该片的制作“专门用于宣传和筹款目的”。这种文字和图像的超现实融合原本打算作为一系列明信片出售,为西班牙共和事业筹集资金。

1944年,毕加索加入法国共产党,参加了波兰世界知识分子保卫和平大会,并于1950年获得苏联政府颁发的斯大林和平奖。1953年,党内批评他将斯大林描绘成不够现实的人物,这使毕加索对苏联政治的兴趣降温,尽管毕加索在去世前一直是共产党的忠实成员。他的经纪人、社会学家丹尼尔-亨利·卡恩韦勒(Daniel-Henry Kahnweiler)称毕加索的共产主义是“感性的”,而不是政治的,他说“他从来没有读过卡尔·马克思的一句话,当然也没有读过恩格斯的一句话。”毕加索在1945年接受杰罗姆·塞克勒(Jerome Seckler)采访时说:“我是共产主义者,我的画是共产主义画……但如果我是一个鞋匠、保皇党或共产主义者或其他任何人,我不一定会用特殊的方式敲打我的鞋子来展示我的政治。“他对共产主义的承诺在当时的大陆知识分子和艺术家中很常见,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些争议的话题。其中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是一段通常被认为是萨尔瓦多·达利的名言:

毕加索是画家,我也是;毕加索是西班牙人,我也是;毕加索是共产主义者,我也是。

20世纪40年代末,他的老朋友超现实主义诗人、托洛茨基主义者和反斯大林主义者安德烈·布雷顿(André Breton)更加直言不讳。他拒绝与毕加索握手,告诉他:“我不赞成你加入共产党,也不赞成你在解放后清洗知识分子问题上的立场。”。毕加索反对联合国和美国介入朝鲜战争,他在《韩国大屠杀》中描述了这一点。艺术评论家柯尔斯滕·霍温·基恩(Kirsten Hoving Keen)说,这幅画“受美国暴行报道的启发”,并将其视为毕加索的共产主义作品之一。

1949年1月9日,毕加索创作了一幅黑白平版画《鸽子》。它被用来展示1949年世界和平委员会的一张海报,并成为当时的一幅肖像画,被称为“和平之鸽”。毕加索的肖像在全世界被用作和平和共产主义的象征。

1962年,他获得了列宁和平奖。传记作家兼艺术评论家约翰·伯杰(John Berger)认为自己作为艺术家的才华被共产党“浪费”了。根据让·科克托的日记,毕加索曾在提到共产党时对他说:“我加入了一个家庭,和所有家庭一样,这个家庭充满了狗屎”。

风格与技巧

毕加索在他漫长的一生中创作了非凡的作品。在他去世时,他的遗产中有45000多件未售出的作品,包括1885幅绘画、1228件雕塑、3222件陶瓷、7089幅素描、150本素描本、数千幅版画以及许多挂毯和地毯。克里斯蒂安·泽沃斯(Christian Zervos)编撰的《莱森内画册》(Catalog raisonné)是他作品中最完整的——但并非详尽无遗的——目录,其中列出了16000多幅绘画作品。毕加索的作品比他那个时代的大多数艺术家多产好几倍,至少有一种说法是,美国艺术家鲍勃·罗斯(Bob Ross)是唯一一位可以与毕加索的作品媲美的人,而罗斯的作品是专门为方便快速批量生产而设计的。

毕加索最重要贡献的媒介是绘画。在他的绘画中,毕加索使用颜色作为表现元素,但依靠绘画而不是微妙的颜色来创造形式和空间。他有时在颜料中加入沙子以改变其质地。2012年,阿贡国家实验室的物理学家在芝加哥艺术研究所收藏了毕加索的《红色扶手椅》的纳米探针,证实了艺术史学家的观点,即毕加索在他的许多画作中使用了普通的室内涂料。他的大部分绘画是在夜间用人造光完成的。

毕加索早期的雕塑是用木头雕刻的,或是用蜡或粘土制作的,但从1909年到1928年,毕加索放弃了造型,而是用不同的材料制作雕塑。《吉他》就是一个例子,它是一种由金属片和金属丝制成的浮雕结构,简·弗洛格尔( Jane Fluegel)称之为“立体派绘画的三维平面对应物”,标志着“对传统方法、造型和雕刻的革命性背离”。

从他的职业生涯开始,毕加索就对各种题材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表现出极大的风格多样性,使他能够同时以多种风格进行创作。例如,他在 1917 年的画作包括点彩画《戴头巾的女人》(Woman with a Mantilla)、《扶手椅上的立体派人物》(Figure in an Armchair)和自然主义的《丑角》(Harlequin )。 1919 年,他用明信片和照片绘制了许多图画,反映了他对摆拍照片的风格惯例和静态特征的兴趣。 1921 年,他同时画了几幅大型新古典主义画作和立体派作品《三个音乐家》(Three Musicians)的两个版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费城艺术博物馆)。在 1923 年发表的一次采访中,毕加索说:“我在艺术中使用的几种方式不能被视为一种进化,或者是迈向未知的绘画理想的步骤……如果我想表达的主题已经暗示不同的表达方式,我从不犹豫采用它们。”

尽管他的立体派作品接近抽象,但毕加索从未放弃现实世界中的物体作为主题。在他的立体派绘画中,最突出的形式是吉他、小提琴和瓶子。当毕加索描绘复杂的叙事场景时,通常是在版画、素描和小规模作品中,《格尔尼卡》是他为数不多的大型叙事画之一。

毕加索的绘画大多来自想象或记忆。根据威廉·鲁宾(William Rubin)的说法,毕加索“只能从真正涉及他的主题中创作出伟大的艺术……与马蒂斯不同,毕加索几乎在他成熟的一生中都避开了模特,更喜欢画那些生活既影响到他自己,又对他自己有真正意义的人物。”艺术评论家阿瑟·丹托(Arthur Danto)说,毕加索的作品构成了一种艺术“大量的画报自传”,为流行的“毕加索每次爱上一个新女人都会发明一种新风格”的概念提供了一些基础。毕加索艺术的自传性质因他经常将作品日期定在白天的习惯而得到加强。他解释说:我想留给后代一份尽可能完整的文件。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我做的每件事上都有一个日期。”

艺术遗产

毕加索的影响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巨大的,受到他的崇拜者和批评者的广泛承认。在他1939年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回顾展上,《生活》杂志写道:“在他主宰现代欧洲艺术的25年中,他的敌人说他一直在腐化。他的朋友们说,他是当今最伟大的艺术家,同样暴力。”毕加索是第一位在巴黎卢浮宫大美术馆接受特别荣誉展览的艺术家,以庆祝他90岁的诞辰。1998年,罗伯特·休斯写到:“说巴勃罗·毕加索在20世纪主宰了西方艺术,到目前为止,这是最普通的说法。。。在他有生之年,没有一位画家或雕塑家,甚至米开朗基罗,像他这样有名……尽管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这个狡猾的概念反讽老狐狸,在过去30年中对名义上的先锋艺术的影响肯定比毕加索更大,但西班牙人是这一信念的最后一个伟大受益者,即绘画和雕塑的语言对除其爱好者以外的其他人来说真的很重要。”

毕加索去世时,他的许多画作都归他所有,因为他把自己不需要出售的东西挡在了艺术市场之外。此外,毕加索收藏了相当多的其他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其中一些是与他同时代的艺术家,如亨利·马蒂斯,他曾与这些艺术家交换过作品。由于毕加索没有留下遗嘱,他的去世对法国政府的关税(遗产税)是以他的作品和他收藏的其他作品的形式支付的。这些作品构成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庞大而具有代表性的收藏的核心。2003年,毕加索的亲属在毕加索的出生地西班牙的玛拉加(Málaga)为他建立了一座博物馆。

巴塞罗那的毕加索博物馆展示了他在西班牙生活期间创作的许多早期作品,包括许多罕见的作品,这些作品展示了他在古典技术方面的坚实基础。该博物馆还收藏了他年轻时在父亲的指导下所做的许多精确而详细的人物研究,以及大量的詹姆作品收藏他的密友兼私人秘书阿巴特斯。

《格尔尼卡》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多年。1981年,它被归还西班牙,并在普拉多博物馆展出。1992年,这幅画在雷纳索菲亚博物馆开幕时展出。

2020年9月22日,一个新的毕加索博物馆项目宣布将于2021年在普罗旺斯艾克斯的一个前修道院(普雷彻斯修道院)开馆由于杰奎琳·毕加索的女儿凯瑟琳·胡汀·布莱(Catherine Hutin Blay)和市议会未能达成协议,这座博物馆原本是他收藏的所有博物馆中最大的一座。

在1996年的电影《毕加索幸存者》中,毕加索由演员安东尼·霍普金斯扮演。毕加索也是史蒂夫·马丁1993年的戏剧《拉宾敏捷的毕加索》中的一个角色。在欧内斯特·海明威的一场可移动的盛宴中,海明威告诉格特鲁德·斯坦,他想要一些毕加索作品,但买不起。在本书的后面,海明威提到了他的外表他在观看毕加索的一幅画时说,这幅画是毕加索的《拿着花篮的女孩的裸体》,可能与拿着花篮的年轻裸体女孩有关。

截至2015年,毕加索仍然是排名第一的艺术家(根据其作品在拍卖会上的销售情况)根据《艺术市场趋势报告》,他的画被偷走的比任何其他艺术家的都多。2012年,艺术损失登记册上有1147件作品被列为被盗。毕加索管理局是他的官方财产。毕加索管理局的美国版权代表是艺术家权利协会。

安东尼奥·班德拉斯(Antonio Banderas)在2018年《天才》季中饰演毕加索,该季聚焦于毕加索的生活和艺术。

20世纪40年代,一家总部位于巴塞尔的瑞士保险公司购买了毕加索的两幅画,以实现投资多元化,并为投保风险提供担保。1967年发生空难后,该公司不得不支付巨额赔偿。该公司决定放弃这两幅画,这两幅画存放在巴塞尔美术馆。1968年,大量巴塞尔市民呼吁就巴塞尔州购买毕加索雕塑举行地方公投,这是成功的,这是民主历史上第一次由城市居民投票决定购买公共艺术博物馆的艺术品。因此,这些画仍保存在巴塞尔的博物馆里。得知这一消息,毕加索向该市及其博物馆提供了三幅画和一幅素描,后来被该市授予荣誉公民称号。

个人生活

毕加索一生中,除了妻子或主要伴侣外,还有几个情妇。毕加索结过两次婚,有三个女人生了四个孩子:

保罗(1921年2月4日至1975年6月5日,保罗·约瑟夫·毕加索)——与奥尔加·霍克洛娃

玛雅(1935年9月5日出生,玛丽亚·德拉康塞普西翁·毕加索)——与玛丽·塞雷斯·沃尔特

克劳德(1947年5月15日出生,克劳德·皮埃尔·帕布罗·毕加索)——与弗朗索瓦·吉洛在一起

帕洛马(出生于1949年4月19日,安妮·帕洛马·毕加索)——与弗朗索瓦·吉洛特

摄影师兼画家多拉·马尔也是毕加索的忠实伴侣和情人。这两幅画在20世纪30年代末和40年代初最为接近,正是马尔记录了格尔尼卡的画作。

毕加索生活中的女性在其创作表达的情感和情欲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些关系的混乱性质被认为对他的艺术过程至关重要。这些女性中的许多人都是他的缪斯女神,她们被纳入了他丰富的作品中,使她们在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在他的作品中,一个主要反复出现的主题是女性形式。他的人际关系的变化影响了他整个职业生涯的风格发展,并与之发生了冲突。例如,他的第一任妻子奥尔加的肖像在新古典主义时期以自然主义风格呈现。他与玛丽·塞雷斯·沃尔特的关系激发了他的许多超现实主义作品,也激发了他所谓的“奇迹年”。1905年杂技主题的再现结束了他的“蓝色时期”,进入了他的“玫瑰时期”。

毕加索通常被描述为一个女性主义者和厌女主义者,据说她曾对他的情妇弗朗索瓦·吉洛说:“女人是受苦的机器。”他后来告诉她,“对我来说,只有两种女人:女神和门垫。”在她的回忆录《我的祖父毕加索》中,玛丽娜·毕加索(Marina Picasso)在书中描述了他对待女性的方式,“他让她们服从于他的动物性行为,驯服她们,施魔法,吞食她们,然后将她们压碎在画布上。在他花了许多晚上提取她们的精华后,一旦她们流血干了,他就会处理掉她们。”

在他一生中的几位重要女性中,有两位死于自杀,一位是情妇玛丽·塞雷斯·沃尔特,另一位是他的第二任妻子杰奎琳·罗克。其他人,尤其是他的第一任妻子奥尔加·霍赫洛娃和他的情妇多拉·马尔,因神经衰弱而病倒。他的儿子保罗因抑郁症患上了致命的酒精中毒。同年,他的孙子帕布里托也因摄入漂白剂自杀身亡,当时杰奎琳·罗克禁止他参加艺术家的葬礼。


毕加索作品收藏于: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37)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37)

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29)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25)

巴恩斯基金会(24)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3)

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22)

巴塞尔美术馆(20)

毕加索美术馆(14)

苏格兰国立现代美术馆(11)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10)

耶鲁大学美术馆(8)

哈佛艺术博物馆(8)

Museo Picasso Màlaga(7)

克勒勒-米勒博物馆(6)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术馆(6)

Museu Picasso de Barcelona(5)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5)

哥伦布艺术博物馆(5)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4)

波士顿美术馆(4)

挪威国家美术馆(3)

费城艺术博物馆(3)

美国国家艺术馆(3)

索菲娅王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2)

昆士兰美术馆(2)

蒙特塞拉特博物馆(2)

蓬皮杜中心,法国国立现代艺术博物馆(2)

新国家美术馆(2)

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2)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2)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笛洋美术馆(2)

德克萨斯州肯贝尔艺术博物馆(2)

施泰德艺术馆(1)

密歇根州底特律美术馆(1)

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1)

巴黎奥赛美术馆(1)

普希金博物馆(1)

雷恩美术馆(1)

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1)

弗柯望博物馆(1)

洛杉矶哈默博物馆(1)

安大略美术馆(1)

托莱多艺术博物馆(1)

阿什莫林博物馆(1)

北卡罗来纳艺术博物馆(1)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1)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1)

新南威尔士州艺术画廊(1)

戴维斯博物馆(1)

法国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1)

普利司通美术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