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尔特·莫里索

贝尔特·莫里索

Berthe Morisot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贝尔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
生卒日期: 1841年1月14日 - 1895年3月2日
国籍:法国
贝尔特·莫里索的全部作品(329)

贝尔特·莫里索(Berhe Marie Pauline Morisot)是一位法国画家,也是巴黎画家圈的一员,后来被称为印象派画家。

1864年,莫里索首次在备受尊敬的巴黎沙龙展出。沙龙由政府赞助,由院士评审,是巴黎艺术学院的官方年度展览。她的作品被选中在随后的六个沙龙中展出,直到1874年,她加入了“被拒绝”的印象派画家,参加了他们自己的第一次展览,其中包括保罗·塞尚埃德加·德加克劳德·莫奈毕沙罗雷诺阿阿尔弗雷德·西斯莱。这是在摄影师纳达尔(Gaspard-Félix Tournachon)的工作室举行的。莫里索在1874年至1886年间参加了以下八个印象派展览中的一个以外的所有展览。

莫里索嫁给了她的朋友兼同事爱德华·马奈的哥哥尤金·马奈( Eugène Manet)。

1894年,艺术评论家古斯塔夫·格夫罗伊(Gustave Geffroy)将她描述为与Marie Bracquemond玛丽·卡萨特并列的印象派“三位伟大的女士”之一。

早年生活

莫里索1841年1月14日出生于法国布尔日(Bourges),是一个富裕的资产阶级家庭。她的父亲埃德蒙·蒂布尔斯·莫里索( Edmé Tiburce Morisot)是谢尔省(Cher)的高级行政长官。他还在美术学院学习建筑学。她的母亲玛丽·约瑟芬·科内利·托马斯(Marie Josephine Cornelie Thomas)是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的伟大侄女,他是旧制度最多产的洛可可画家之一。她有两个姐姐,伊夫( Yves,1838-1893)和埃德蒙(Edma,1839-1921),还有一个弟弟,蒂伯斯(Tiburce),1848年出生。这家人于1852年搬到巴黎,那时莫里索还是个孩子。

资产阶级家庭的女儿们接受艺术教育是很常见的,所以蒂伯斯和她的姐姐伊夫和埃德蒙是由杰弗里·阿尔方斯·乔卡恩(Geoffroy-Alphonse Chocarne)和约瑟夫·吉查德( Joseph Guichard)私下教的。莫里索和她的姐妹们最初开始上课,这样他们就可以为父亲的生日画一幅画了。1857年,吉查德在穆林斯街为女孩们开办了一所学校,他把伯思和埃德蒙介绍到卢浮宫画廊,从1858年开始,他们在那里学习复制绘画。莫里索人不仅被禁止在博物馆工作,而且完全被禁止接受正式培训。吉查德还将Paul Gavarni的作品介绍给他们。

作为艺术学生,贝尔特(Berthe)和埃德蒙(Edma)一直密切合作,直到1869年,埃德蒙嫁给了海军军官阿道夫·庞蒂隆(Adolphe Pontillon),搬到瑟堡,没有多少时间画画。姐妹之间的信件显示了一种爱的关系,贝尔特对他们之间的距离和埃德玛退出绘画的遗憾强调了这一点。埃德蒙全心全意地支持贝尔特继续工作,他们的家人总是很亲密。埃德蒙写道:“……我经常和你在一起,亲爱的贝尔特。我在你的工作室里,我喜欢离开,如果只是一个小时的四分之一,呼吸我们多年来分享的那种氛围……”。

1866年,她的姐姐伊夫嫁给了税务稽查员西奥多·戈比拉德(Theodore Gobillard),埃德加·德加将她描绘成《西奥多·戈比尔夫人》。

作为卢浮宫的一位抄写员,莫里索会见了爱德华·马奈克劳德·莫奈等其他艺术家并交了朋友。1861年,她被介绍给卡米耶·柯罗,巴比松学校的关键风景画家,他也擅长人物画。在卡米耶·柯罗的影响下,她采取了户外工作的方法。1863年,她在另一位巴比松画家阿基里斯·乌迪诺(Achille Oudinot)的指导下学习。1863-1864年冬天,她研究了艾美·米利特(Aimé Millet)的雕塑,但据知她的雕塑都没有幸存下来。

莫里索工作的主要时期

培训,1857-1870年

很难追踪莫里索的训练阶段,也很难说出她老师的确切影响,因为她对自己的工作从不满意,她销毁了1869年以前制作的几乎所有艺术品。她的第一位老师杰弗里·阿尔方斯·乔卡恩(Geoffroy Alphonse Chocarne)教她绘画的基础。几个月后,莫里索开始接受吉查德教授的课程。在这一时期,她画的大多是古典人物。当莫里索表达了她对户外绘画的兴趣时,吉查德(Joseph Guichard)派她去跟随卡米耶·柯罗和乌迪诺(Achille Oudinot)。在户外绘画时,她使用了易于携带的水彩。那时,莫里索也对粉彩感兴趣。

水彩家,1870-1874
在这段时间里,莫里索仍然发现油画很难,主要是用水彩画的。她对颜色的选择受到限制,然而,微妙的色调重复会产生平衡的效果。由于水彩作为媒介的特殊性,莫里索能够创造出一种透视的氛围和羽毛的接触,这有助于她的绘画的新鲜感。

印象派,1875-1885
莫里索对油画越来越有信心,他同时在油画、水彩和粉彩方面工作,就像德加一样。她画得很快,但做了很多素描作为准备,所以她可以画“一个嘴,一个眼睛,一个鼻子,用一次笔触”。她对自己的主题进行了不计数的研究,这些主题是从她的生活中提取出来的,所以她对它们非常熟悉。当室外油画不方便时,在准备阶段完成的高度抛光的水彩允许她稍后继续在室内用油彩绘制。

转变,1885-1887
1885年后,绘画开始在莫里索的作品中占主导地位。 莫里索积极尝试使用木炭和彩色铅笔。 她的印象派朋友激发了她对绘画的兴趣,他们以模糊形式而闻名。 莫里索在此期间将重点放在了形式和线条的澄清上。 此外,她还受到摄影和日本主义的影响。 她采用了将物体远离当时日本版画的构图中心放置的风格。

合成,1887–1895
莫里索开始使用方形技术和描图纸的媒介将她的画准确地转录到画布上。通过使用这种新方法,莫里索能够创作出人物之间更复杂的互动的作品。她强调了构图和形式,而她的印象派笔触仍然保留。她最初综合了印象派的笔触和光线反射,以及以清晰线条为特色的图形方法,使她的晚期作品与众不同。

风格和技术
由于她是一位女性艺术家,莫里索的画作常常被男性评论家贴上充满“女性魅力”的标签,因为它们优雅轻盈。1890年,莫里索特在一本笔记本上写道,作为一名艺术家,她很难被认真对待:“我认为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把女人当作平等的人,这就是我所要求的,因为我知道我和她们一样值钱。”她轻描淡写的笔触经常导致评论家用动词“effeurer”(轻描淡抹)来形容她的技巧。在她早年的生活中,莫里索特和其他印象派画家一样在户外作画,在观察中寻找真理。1880年左右,她开始在无人认领的画布上作画,这是爱德华·马奈Eva Gonzales当时也尝试过的一种技法,她的笔法也变得松散了。1888–89年,她的笔触从短暂、快速的笔触过渡到定义形式的长而曲折的笔触。她的画作的外边缘经常未完成,使画布得以展现,并增加了自发性。1885年后,在开始油画之前,她主要从初步绘图开始工作。她还同时从事油画、水彩和粉彩,并使用各种绘画媒介进行素描。莫里索的作品几乎总是尺寸很小。

莫里索通过使用颜色营造出空间感和深度感。尽管她的调色板有些有限,但她的印象主义同伴认为她是一位“色彩大师”。她通常大量使用白色来营造透明感,无论是作为纯白色还是与其他颜色混合使用。在她的大型画作《樱桃树》中,色彩更加生动,但仍被用来强调形式。

爱德华·马奈绘画的启发,她在构建主题时尽量减少使用颜色。作为对爱德华·马奈埃德加·德加所做实验的回应,莫里索使用了几乎没有颜色的白色来协调画作。像德加一样,她在一幅画中同时使用三种媒介:水彩、粉彩和油画。在她职业生涯的后半段,她通过模仿雷诺阿的主题向他学习。她在后来的作品中也与雷诺阿一样有兴趣在人物密度和光线的大气特征之间保持平衡。

主题

莫里索每天都会画出自己的经历。她的大多数画作都包括家庭、儿童、女士和花卉等家庭场景,描绘了十九世纪末女性的生活。莫里索特不喜欢描绘公共空间和社会,而是喜欢私密、亲密的场景。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时她的阶级和性别的文化限制。和她的同事印象派画家玛丽·卡萨特一样,她专注于家庭生活和肖像画,在这些作品中,她可以使用家人和私人朋友作为模特,包括她的女儿朱莉和姐姐埃德玛。她日常生活的速记表达了阻止时间流逝的强烈希望。通过描绘花朵,她用隐喻来庆祝女性地位。在19世纪60年代之前,莫里索在转向当代女性气质的场景之前,按照巴比松学派的风格绘制主题。她在《摇篮》等画作中描绘了当前托儿所家具的流行趋势,反映了她对时尚和广告的敏感性,这两方面对她的女性观众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她的作品还包括风景、花园设置、划船场景以及无聊或无聊的主题。在她的职业生涯后期,莫里索创作了一些更宏大的主题,比如裸体。在她晚期的作品中,她经常提到过去,以回忆她早年的生活和青春,以及她逝去的同伴。

印象主义

1864年,23岁的莫里索首次出现在巴黎沙龙,并接受了两幅风景画。直到1873年,也就是第一次印象派展览的前一年,她继续定期在沙龙上展出,获得了普遍好评。她从1874年起与印象派画家一起展出,直到1878年女儿出生时才错过了展览。

印象派对鲜艳的色彩、感官的表面效果和转瞬即逝的感官感知的执着,导致许多评论家在回顾中断言,这种风格曾经主要是无忧无虑、好斗的男性的战场,其本质上是女性化的,最适合于女性较弱的性情、较低的智力能力和较高的感性。

在莫里索1874年与克劳德·莫奈爱德华·马奈等印象派画家的展览中,《费加罗报》评论家阿尔伯特·沃尔夫(Albert Wolff)指出,印象派画家由“五六个疯子组成,其中一个是女人……在神志不清的头脑中保持着女性的优雅。”

莫里索的成熟职业生涯始于1872年。她与私人交易商杜兰德·鲁尔(Durand Ruel)合作,为自己的作品找到了观众,后者购买了22幅画作。1877年,《时间》(Le Temps)的评论家将她描述为“这群人中唯一真正的印象派画家”。她选择以自己的全名展出,而不是使用化名或已婚名。随着她的技能和风格的提高,许多人开始重新思考对莫里索的看法。在1880年的展览中,许多评论将莫里索评为最佳,甚至包括《费加罗报》评论家阿尔伯特·沃尔夫。

个人生活

莫里索出身于一个显赫的家庭,是一位政府官员的女儿,也是洛可可艺术家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的曾侄女。1868年,她认识了自己的老朋友兼同事爱德华·马奈。在马奈的介绍下,莫里索于1874年与埃杜亚德的哥哥尤金·马奈( Eugène Manet)结婚。1878年11月14日,她生下了唯一的孩子朱莉,朱莉经常为母亲和其他印象派艺术家当模特,包括雷诺阿和她的叔叔爱德华·马奈

莫里索和爱德华·马奈之间的通信显示出热烈的感情,爱德华·马奈送给她一个画架作为圣诞礼物。莫里索特经常为马奈摆姿势,有几幅莫里索特的肖像画,如《休息:贝尔特·莫里索的肖像》和《带着一束紫罗兰的伯特莫里索》。莫里索特于1895年3月2日在巴黎去世,当时她在照顾女儿朱莉的类似疾病时感染了肺炎,因此朱莉16岁时成为孤儿。她被安葬在帕西教堂(Cimetière de Passy)。


贝尔特·莫里索作品收藏于:

巴黎玛摩丹美术馆(15)

美国国家艺术馆(12)

巴黎奥赛美术馆(9)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3)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3)

马萨诸塞州克拉克艺术学院(2)

奥德罗普格园林博物馆(2)

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2)

耶鲁大学美术馆(2)

新嘉士伯美术馆(2)

瑞典国立博物馆(2)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1)

挪威国家美术馆(1)

圣巴巴拉艺术博物馆(1)

圣彼德斯堡美术博物馆(佛罗里达州)(1)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1)

里昂美术馆(1)

丹佛美术馆(1)

皮博迪收集(1)

苏黎世布尔勒收藏展览馆(1)

爱尔兰国立美术馆(1)

苏格兰国家画廊(1)

巴黎小皇宫美术馆(1)

普罗旺斯艺术历史博物馆(1)

法布尔博物馆(1)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1)

奥古斯汀博物馆(1)

阿什莫林博物馆(1)

伦敦国家美术馆(1)

托莱多艺术博物馆(1)

诺顿·西蒙博物馆(1)

布宜诺斯艾利斯国立美术博物馆(1)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术馆(1)

东京富士美术馆(1)

洛杉矶哈默博物馆(1)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1)

美国国际女性艺术博物馆(1)

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1)

布鲁克林博物馆(1)

狄克逊画廊和花园(1)

瓦尔拉夫-里夏茨博物馆(1)

波士顿美术馆(1)

纽瓦克博物馆(1)

加的夫国家博物馆(1)

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1)

英国考陶尔德美术馆(1)

哈佛艺术博物馆(1)

不莱梅艺术馆(1)

伊克塞尔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