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德·莫奈

克劳德·莫奈

Claude Monet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
生卒日期: 1840年11月14日 - 1926年12月5日
国籍:法国
克劳德·莫奈的全部作品(1379)

奥斯卡·克劳德·莫奈(Oscar-Claude Monet)是法国画家和印象派绘画的创始人,被视为现代主义的关键先驱,尤其是在他试图描绘他所感知的自然时。在他漫长的职业生涯中,他是印象派哲学中最始终如一、最多产的实践者。印象派哲学是在自然面前表达自己的感受,尤其是在户外风景画中。“印象主义”一词来源于他的绘画作品《印象·日出》的标题,由莫奈及其同事发起,作为沙龙的替代品,在1874年的落选者沙龙(Salon des Refusés)上展出。

莫奈在诺曼底的勒阿弗尔长大,从小就对户外活动和绘画感兴趣。尽管他的母亲路易丝·贾斯汀·奥布雷·莫奈( Louise-Justine Aubrée Monet)支持他成为画家的雄心壮志,但他的父亲克劳德·阿道夫( Claude-Adolphe)并不赞同,并希望他从事商业事业。他与母亲关系非常密切,但母亲于1857年1月去世,当时他16岁,他被送去与无子女、寡居但富有的姑姑玛丽·珍妮·莱卡德(Marie Jeanne Lecadre)生活在一起。他继续在瑞士学院学习,师从学术史画家Marc Gabriel Charles Gleyre,是雷诺阿的同学。他的早期作品包括风景画、海景画和肖像画,但很少引起注意。一个关键的早期影响是欧仁·布丹,她向他介绍了外光主义(plein air)绘画的概念。从1883年起,莫奈就住在法国北部的吉维尼,在那里他购买了一所房子和一处房产,并开始了一项大规模的绿化工程,包括一个睡莲池。

他记录法国乡村的雄心壮志导致了一种多次描绘同一场景的方法,以捕捉光线的变化和季节的流逝。最著名的例子包括他的一系列干草堆系列(1890-91年)、鲁昂大教堂系列(1894年)和他在吉维尼花园中的睡莲画,这些画在他生命的最后20年里一直占据着他的生活。

在他一生中频繁展出并取得成功,他的名气和声望在20世纪下半叶飙升,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画家之一和新兴艺术家群体的灵感来源。

出生和童年

克劳德·莫奈1840年11月14日出生于巴黎第九区拉菲特街45号五楼。他是克劳德·阿道夫·莫奈(Claude Adolphe Monet)和路易斯·贾斯汀·奥布雷·莫奈(Louise Justine Aubrée Monet)的次子,两人都是第二代巴黎人。1841年5月20日,他在当地的洛雷特圣母院教区教堂受洗,取名奥斯卡·克劳德(Oscar-Claude),但他的父母称他为奥斯卡(Oscar)。尽管受过天主教洗礼,莫奈后来还是成为了一名无神论者。

1845年,他的家人搬到了诺曼底的勒阿弗尔。他的父亲是一名批发商人,他想让他进入家族的船舶零件生意和杂货店,但莫奈想成为一名艺术家。他的母亲是一名歌手,支持莫奈从事艺术事业的愿望。

1851年4月1日,他进入勒阿弗尔艺术中学。他是一个冷漠的学生,从小就表现出艺术技巧,15岁就开始为赚钱画熟人的漫画和肖像画。他从雅克-路易·大卫的前学生雅克·弗朗索瓦·奥查德( Jacques-François Ochard)那里开始了他的第一次绘画课。大约在1858年,他遇到了同为艺术家的欧仁·布丹,布丹鼓励莫奈发展他的绘画技巧,教他“户外”绘画技巧,并带莫奈进行绘画之旅。莫奈认为布丹是他的老师,他后来的成功“一切都归功于他”。

1857年,他的母亲去世。他和他的父亲和姑妈玛丽·珍妮·莱卡德(Marie-Jeanne Lecadre)住在一起。在莫奈早期的艺术生涯中,莱卡德将是莫奈的支持来源。

巴黎和阿尔及利亚

从1858年到1860年,莫奈继续在巴黎学习,在那里他注册了瑞士学院,并于1859年会见了毕沙罗。1861年至1862年,他被征召服兵役,并在阿尔及利亚的非洲猎人组织(Chasseurs d'Afrique)下服役。他在阿尔及利亚的经历对莫奈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莫奈后来说,北非的浅色和鲜艳的色彩“包含了我未来研究的萌芽”。疾病迫使他返回勒阿弗尔,在那里他买下了剩余的服务,遇到了约翰·琼金,他和欧仁·布丹是莫奈的重要导师。

回到巴黎后,在父亲的允许下,他将童年的时光分配到了家乡和乡村,并进入了Marc Gabriel Charles Gleyre的工作室,在那里他遇到了雷诺阿弗雷德里克·巴齐耶。巴齐尔最终成为了他最亲密的朋友。为了寻找主题,他们前往本弗勒,莫奈在那里画了几幅关于港口和塞纳河河口的“习作”。莫奈经常与雷诺阿和阿尔弗雷德·西斯莱一起作画,两人都渴望在传统题材中表达新的审美标准。

在这段时间里,他画了《花园里的女人》,这是他第一幅成功的大型画作,以及“莫奈早期最重要的画作《草地上的午餐》。1865年,他首次在沙龙上亮相,当时,《低潮的拉赫夫角》和《塞纳河河口-翁弗勒尔》都受到了广泛的赞誉,他希望《草地上的午餐》能帮助他进入1866年的沙龙。他没能及时完成,而是让《绿衣女子》和《枫丹白露森林里的通往夏伊的路》接受。此后,他每年向沙龙提交作品,直到1870年,但委员会只在1866年和1868年两次接受了这些作品。直到1880年他唯一的最后一次尝试,他才把更多的作品送到沙龙。他的工作被认为是激进的,“在所有官方层面上都受到质疑”。

1867年,他当时的情妇卡米尔·多西尤斯(Camille Doncieux)生下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琼(Jean Monet)。他两年前曾在他的绘画作品中做模特。莫奈与琼关系密切,声称卡米尔是他的合法妻子,因此琼将被视为婚生子女。由于这段关系,莫奈的父亲不再在经济上支持他。今年早些时候,莫奈被迫搬到他阿姨在圣阿迪斯的家中。在那里,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虽然暂时的视力问题可能与压力有关,使他无法在阳光下工作。

在艺术收藏家路易斯·约阿希姆·高迪伯特(Louis Joachim Gaudibert)的帮助下,他与卡米尔重聚,并于第二年搬到埃特里塔。大约在这个时候,他试图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人物画家,描绘“明显的当代,资产阶级”,这种意图一直延续到19世纪70年代。他确实发展了自己的绘画技巧,并将风格实验融入到他的外光主义风格中,分别在《圣阿德斯海滩》和《塞纳河畔的河滩上》(On the Bank of the Seine)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前者是他“第一次持续的涉及旅游业的绘画运动”。

路易斯·约阿希姆·高迪伯特( Louis-Joachim Gaudibert)购买了他的几幅画,他委托他人为他的妻子画了一幅画,并进行了其他项目。两年来,高迪伯特夫妇一直是“莫奈家乡赞助人中最支持他们的人”。莫奈后来将得到艺术家兼艺术收藏家古斯塔夫·凯勒博特、巴齐尔以及古斯塔夫·库尔贝的财政支持,尽管债权人仍在追索他。

1870年6月28日,就在普法战争爆发之前,他与卡米尔(Camille)结婚。战争期间,他和家人住在伦敦和荷兰,以避免征兵。莫奈和查尔斯·弗朗索瓦·道比尼生活在自我放逐中。在伦敦生活期间,莫奈结识了他的老朋友毕沙罗,美国画家詹姆斯·惠斯勒,并与他的第一位也是主要的艺术品经销商保罗·杜兰德·鲁尔(Paul Durand-Ruel)成为朋友;一次对他的职业生涯起决定性作用的邂逅。在那里,他看到并欣赏了约翰·康斯特勃特纳的作品,并对特纳对光线的处理留下了深刻印象,特别是在描绘泰晤士河雾气的作品中。他反复画泰晤士河、海德公园和格林公园。1871年春,他的作品被拒绝授权参加皇家学院展览,警方怀疑他从事革命活动。同年,他得知父亲去世。

1871年,这家人搬到阿根泰尔,受他与荷兰画家共事的影响,他在那里主要画塞纳河周围地区。他买了一艘帆船在河上画画。1874年,他签订了一份六年半的租约,搬进了阿根泰尔新建的“带绿色百叶窗的玫瑰色房子”,在那里他从全景的角度为自己的花园画了十五幅画。唐菖蒲等绘画可能是莫奈第一次为艺术目的而种植花园。房子和花园成为他在阿根泰尔最后几年“最重要的”主题。在接下来的四年里,他主要用阿金泰尔作画,并对化学家米歇尔·尤金·切夫雷尔(Michel Eugène Chevreul)的色彩理论产生了兴趣。十年中的三年里,他以每年一千法郎的价格在圣丹尼斯租了一栋大别墅。《卡米尔·莫奈在花园长椅上》(Camille Monet on a Garden Bench)展示了别墅的花园,一些人认为这是卡米尔得知父亲去世后的悲痛。

莫奈和卡米尔在这一时期经常陷入财政困境,他们在1870年夏天无法支付酒店账单,可能因为资金不足而住在伦敦郊区。然而,从他父亲那里继承下来的遗产,再加上出售他的画,使得他们到1872年能够雇佣两个仆人和一个园丁。在一些海上绘画成功展出并在勒阿弗尔获得银牌后,莫奈的绘画被债权人没收,并被船商高迪伯特(Gaudibert)买回,高迪伯特也是欧仁·布丹的赞助人。

印象主义

当杜兰德·鲁尔(Durand-Ruel)之前对莫奈及其同僚的支持开始下降时,莫奈、雷诺阿毕沙罗阿尔弗雷德·西斯莱保罗·塞尚埃德加·德加贝尔特·莫里索独立展示了他们的作品,他们以匿名画家、雕塑家和雕刻师协会的名义这样做,莫奈是该协会形成过程中的主要人物。他的灵感来自与他同时代稍年长的毕沙罗和爱德华·马奈的风格和题材。该团体的名称是为了避免与任何风格或运动联系在一起而选择的,他们在独立于沙龙和拒绝流行的学术上是统一的。莫奈被誉为该团体最杰出的风景画家。

在1874年的第一次展览中,莫奈展出了《印象·日出》、《午餐(阿金泰尔的莫奈花园)》和《卡布奇纳大道》等作品。艺术评论家路易斯·勒罗伊(Louis Leroy)写了一篇充满敌意的评论。他特别注意到《印象·日出》,这是对勒阿弗尔港和风格迂回的朦胧描绘,他创造了“印象主义”一词。保守派批评家和公众嘲笑该团体,最初该词具有讽刺意味,并表示该画尚未完成。更进步的批评家赞扬了对现代生活的描绘路易·爱德蒙·杜兰蒂(Louis Edmond Duranty)称他们的风格是“绘画的革命”。后来,他后悔鼓动了这个名字,因为他认为他们是一个“大多数人没有印象派作品”的群体。

总出席人数估计为3500人。莫奈将《印象:日出》定价为1000法郎,但未能售出。展览向任何愿意支付60法郎的人开放,让艺术家有机会在没有委员会干预的情况下展示他们的作品。1876年举行了另一次展览,再次反对沙龙。莫奈展出了18幅绘画作品,其中包括展示了多种印象派特征的《圣阿德斯海滩》。

在1877年4月5日的第三次展览中,他从过去三个月里为圣拉扎尔火车站(Gare Saint Lazare)创作的十几幅画作中挑选了七幅,这是他第一次“同步同一地点的许多画作,仔细协调它们的场景和时间”。这些画受到了评论家们的好评,他们特别称赞他捕捉火车到达和离开的方式。到第四次展览时,他的参与是通过凯勒博特方面的谈判进行的。他最后一次与印象派画家一起展出是在1882年,距离最后一次印象派展览还有四年时间。

莫奈、雷诺阿、毕沙罗、莫里索、塞尚和西斯利开始试验描绘现实的新方法。他们拒绝了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绘画中黑暗、对比鲜明的光线,而喜欢卡米耶·柯罗欧仁·布丹等同龄人绘画中的苍白色调。在开发出绘画瞬间效果的方法之后,莫奈将继续寻找要求更高的题材、新的赞助人和收藏家。他在19世纪70年代早期创作的画作对这场运动产生了持久的影响,他的许多同龄人因为欣赏他的描绘而迁往阿根泰尔(Argenteuil)。

卡米尔和维泰尔之死

1876年,卡米尔·莫奈病重。他们的第二个儿子米歇尔出生于1878年,此后卡米尔的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那一年秋天,他们搬到了韦特伊(Vétheuil)村,在那里他们与欧内斯特·霍谢德(Ernest Hoschedé)的家人同住一所房子。欧内斯特·霍谢德是一家富有的百货公司老板,也是艺术赞助人,他委托莫奈创作了四幅绘画作品。1878年,卡米尔被诊断为子宫癌。第二年她去世了。她的去世,伴随着经济困难,曾经不得不离开他的房子,以避免债权人影响莫奈的职业生涯。霍谢德(Hoschedé)最近购买了几幅画,但很快就破产了,他前往巴黎希望重新获得财富,因为人们对印象派画家的兴趣减少了。

莫奈绘制了他已故妻子的油画。许多年后,他向他的朋友乔治·克莱门索(Georges Clemenceau)承认,他需要分析颜色,这对他来说既是一种快乐也是一种折磨。他解释说:“有一天,我发现自己看着我心爱的死去妻子的脸,只是根据一种自动反射系统地记录颜色”。约翰·伯杰(John Berger)将《卡米尔·莫内临终前》描述为“一场白色、灰色、紫色颜料的暴风雪……一场可怕的损失暴风雪,将永远抹去她的容貌。事实上,很少有关于死亡的绘画能如此强烈地感受到或主观地表现出来。”

莫奈继续研究塞纳河。1880年,他向沙龙提交了两幅画,其中一幅画被接受。他开始放弃印象派绘画技巧,因为他的绘画使用了较暗的色调,并在恶劣的天气下展示了塞纳河等环境。在这十年剩下的时间里,他专注于自然的元素方面。他的个人生活影响了他与印象派画家的距离。他回到埃特里塔,写信给艾丽丝·霍谢德( Alice Hoschedé),表达了他对死亡的渴望。在她丈夫去世后,他将于1892年与她结婚。1881年,他带着爱丽丝和她的孩子搬到了波西,并再次把他的画卖给了杜兰德·鲁尔。爱丽丝的第三个女儿苏珊(Suzanne)将成为莫奈继卡米尔之后的“首选模特”。

1883年4月,他从弗农和加斯尼之间的火车窗外望去,在诺曼底发现了吉维尼。同年,他举办了第一次大型回顾展。

莫奈与债权人的斗争在成功旅行后结束;1884年,他去了博尔迪赫拉,带回了50幅风景画。1886年,他到荷兰去画郁金香。他很快与古斯塔夫·格夫罗伊( Gustave Geffroy)相遇并成为朋友,后者发表了一篇关于莫奈的文章。尽管莫奈感到不安,但他的画作仍在美国出售,为他的经济安全做出了贡献。与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二十年相比,莫奈更喜欢独自工作,他觉得自己这样做总是更好,因为他经常“渴望独处,远离拥挤的旅游胜地和复杂的城市环境”。这种愿望在他给爱丽丝的信中反复出现。

1875年,莫奈回到了人物画领域,绘制了《打伞的女人》。他对人物的兴趣持续了四年,1877年达到顶峰,1890年结束。莫奈在给塞奥多雷·杜雷特的一封“不同寻常的透露”信中谈到了他重新燃起的兴趣:“据我所知,我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外光主义(plein air)中创作一个新的奋进人物。这是一个古老的梦想,一直困扰着我,我想一劳永逸地掌握它。但这一切都太难了!我工作很努力,几乎要生病了。”。

吉维尼

1883年,莫奈和他的家人在吉维尼租了一所房子和花园,这为他提供了他还没有享受到的家庭稳定。这所房子位于吉维尼的弗农镇和加斯尼镇之间的主要道路附近。有一个谷仓,兼作画室、果园和一个小花园。房子离当地学校很近周围的风景为莫奈提供了许多自然的绘画区域。

他们一家工作并修建了花园,莫奈的命运开始好转,因为杜兰德·鲁尔(Durand-Ruel)在出售他的画方面越来越成功。花园是莫奈40年来最大的灵感来源。1890年,莫奈买下了这所房子。在1890年代,莫奈建造了一座温室和第二座工作室,这是一座宽敞的建筑天窗照明良好。

莫奈每天给他的园丁写指示,精确的种植设计和布局,以及他购买花卉和收集植物学书籍的发票。随着莫奈财富的增长,他的花园不断发展。即使在他雇佣了七名园丁后,他仍然是园丁的建筑师。莫奈购买了额外的土地和一片水草。白睡莲从南美洲和埃及进口的百合品种与法国的百合一起种植,形成了一系列颜色,包括黄色、蓝色和白色的百合花,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百合花会变成粉红色。1902年,他将水上花园的面积增加了近4000平方米。1901年和1910年,池塘被扩大,四周都安装了画架,以便捕捉的不同视角。

由于不满印象主义的局限性,莫奈开始创作一系列绘画作品,展示单一主题的干草堆、白杨树和鲁昂大教堂,以解决他的沮丧情绪。这些系列的绘画在批评和经济上取得了广泛的成功。1898年,佩蒂特画廊展出了61幅油画。他还在塞纳河上开始了一系列的早晨,描绘了河流的黎明时刻。1887年和1889年,他展出了一系列美丽岛屿(Belle Île)的绘画作品,受到评论家的热烈评论。莫奈选择了这个地点,希望能找到一种“新的美学语言,它绕过了已学过的公式,一种既真实自然又独特的语言,不象其他任何人。”

1899年,他开始画睡莲,这将是他生命中最后一幅也是“最雄心勃勃”的画作,并将持续20年。1900年,他展出了花园的第一组照片,主要用于他的日本桥。1899年,他回到伦敦,居住在著名的萨伏伊酒店( Savoy Hotel),创作了一系列作品,包括41幅滑铁卢桥、34幅查林十字桥和19幅国会大厦的画作。莫奈的最后一次旅行是1908年与爱丽丝一起去威尼斯。

对睡莲的描绘,以交替的光线和镜面反射,成为他作品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到19世纪10年代中期,莫奈已经实现了“一种全新的、流动的、有点大胆的绘画风格,其中睡莲池成为一种近乎抽象的艺术的出发点”。克劳德·罗杰·马克思(Claude Roger Marx)在评论莫奈1909年成功举办的第一部睡莲系列画展时指出,他“已经达到了抽象和想象与真实结合的终极程度”。这次展览名为《睡莲,水景系列》,由42幅画布组成,是他“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最统一的系列”。他最终创作了250多幅睡莲画。

莫奈在家中会见了来自法国、英国、日本和美国的艺术家、作家、知识分子和政治家。1887年夏天,他遇到了约翰·辛格·萨金特,他的户外人物画实验引起了他的兴趣,这对夫妻继续频繁地相互影响。

视力衰退

莫奈的第二任妻子爱丽丝于1911年去世,他的大儿子琼于1914年去世。琼娶了莫奈特别喜爱的爱丽丝的女儿布兰奇为妻。他们的死让莫奈感到沮丧,因为布兰奇关心他。正是在这段时间,莫奈开始出现白内障的最初症状。1913年,莫奈前往伦敦咨询德国眼科医生理查德·利布雷奇( Richard Liebreich)。医生给他开了新眼镜,并拒绝右眼白内障手术。第二年,在克莱门索的鼓励下,莫奈计划建造一个新的大型工作室,他可以用它来创造一个“装饰性的水上花园绘画循环”。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对颜色的感知受到了影响,他的笔触越来越宽,画的颜色也越来越暗。为了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他开始给颜料管贴上标签,在调色板上保持严格的顺序,戴上草帽以消除眩光。他通过在头脑中形成思想和特征,以“大量的主题”并通过记忆和想象将其转录下来,从而接近绘画。这是因为他对“更精细的色调和颜色以及近距离观察”不敏感。

莫奈的作品随着他的退出而减少,尽管从1914年到1918年,他确实为法国政府创作了几幅嵌板画,并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功,后来他还为法国政府创作了作品。他关于“绘画循环”的作品大多发生在1916-1921年间。白内障手术再次被推荐,这次是克莱门索。莫奈在听说了奥诺雷·杜米埃玛丽·卡萨特拙劣的手术后忧心忡忡,他表示,他宁愿视力差,或许放弃绘画,也不愿放弃“一点我喜欢的东西”。1919年,莫奈开始了一系列风景画的创作,“全力以赴”,尽管他对结果并不满意。到了10月,天气导致莫奈停止了外光绘画,下个月他卖掉了11幅睡莲画中的4幅,尽管当时他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作品。这一系列作品赢得了同行的赞誉,他后来的作品受到经销商和收藏家的好评,一位收藏家向他赠送了20万法郎。

1922年,一种散瞳处方药提供了短暂的缓解。他最终在1923年接受了白内障手术。持续性紫绀和无晶状体眼镜被证明是一种挣扎。现在“能够看到真实的颜色”,他开始破坏他术前时期的画布。在接受染色蔡司镜片时,莫奈表示赞赏,尽管他的左眼很快就被黑色镜片完全遮住了。到了1925年,他的视力障碍得到了改善,他开始用比以前更蓝的睡莲对一些术前作品进行润色。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莫奈为他的小儿子米歇尔服务,他画了一幅垂柳系列画,以表达对法国阵亡士兵的敬意。战争期间,他深深地献身于花园的装饰。

方法

莫奈被描述为“印象主义背后的驱动力”。对印象派画家的艺术至关重要的是理解光线对物体局部颜色的影响,以及颜色相互并列的效果。他自由流畅的风格和对色彩的运用被形容为“近乎空灵”和“印象派风格”。《印象,日出》是印象派“基本”原则的一个例子,即只描绘纯粹可见的事物。莫奈对光线的效果非常着迷,他认为他唯一的“优点在于直接在大自然面前绘画,试图呈现我对最短暂效果的印象”是为了“描绘空气”。

莫奈把光线作为他绘画的中心焦点。为了捕捉它的变化,他有时会一次完成一幅画,通常没有准备。他希望展示光是如何改变颜色和对现实的感知的。他对光线和反射的兴趣始于19世纪60年代末,并贯穿于他的整个职业生涯。在他第一次来到伦敦期间,他对这位艺术家与他所认为的“信封”主题之间的关系产生了一种钦佩。他利用铅笔画快速记下主题和图案,以备将来参考。

莫奈对风景的描绘强调了铁路和工厂等工业元素,他早期的海景以幽暗的色彩和当地居民为特色。评论家、莫奈的朋友塞奥多尔·杜雷特(Théodore Duret)在1874年指出,他“很少被乡村景色所吸引……他特别喜欢大自然的装饰和城市景色,他更喜欢画花团锦簇的花园、公园和小树林。”,莫奈希望风景不再仅仅是背景,人物也不再主宰合成。他致力于描绘这样一幅风景画,结果莫奈斥责雷诺阿藐视它。他经常描绘巴黎郊区和乡村的休闲活动,年轻时他还尝试过静物画。从19世纪70年代开始,当描绘郊区和城市景观时,他逐渐远离这些景观,这是为了进一步研究光。当代批评家和后来的学者认为,他选择展示《美丽岛》,表明他希望摆脱印象派绘画的现代文化,转而走向原始自然。

在会见欧仁·布丹之后,莫奈致力于寻找新的和改进的绘画表达方法。为此,作为一个年轻人,他参观了沙龙,熟悉了老画家的作品,并与其他年轻艺术家交上了朋友。他在阿根泰尔度过的五年,花了很多时间在塞纳河上的一个小型浮动工作室里,对光和反射的影响进行了研究。他开始用颜色和形状而不是场景和物体来思考。他用鲜艳的颜色在油漆上涂了点、划和歪歪扭扭的图案。拒绝了格莱尔工作室的学术教诲后,他从理论中解放出来,说“我喜欢画画,就像鸟儿唱歌一样。”欧仁·布丹查尔斯·弗朗索瓦·道比尼约翰·琼金古斯塔夫·库尔贝卡米耶·柯罗都受到莫奈的影响,他经常根据前卫艺术的发展进行创作。

1877年,在圣拉扎尔车站的一系列绘画中,莫奈观察了烟雾和蒸汽,以及它们影响颜色和能见度的方式,有时是不透明的,有时是半透明的。他将进一步利用这项研究来描绘雾和雨对风景的影响。对大气影响的研究将演变成一系列绘画,莫奈在不同的光线下、在一天中的不同时间、通过天气和季节的变化反复画同一主题(如他的睡莲系列)。这一过程始于19世纪80年代,一直持续到1926年他生命的尽头。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莫奈“超越”了印象派风格,并开始推动艺术的界限。

莫奈在19世纪70年代改进了他的调色板,有意识地减少了深色色调的使用,并偏爱柔和的颜色。这与他更为温和的方法相吻合,他使用了更小、更为多样的笔触。他的调色板在19世纪80年代将再次发生变化,比以前更加强调冷暖色调之间的和谐。在1923年进行光学手术后,莫奈从十年前就恢复了他的风格。他反对用花哨的颜色或“粗糙的应用”来强调蓝色和绿色的配色方案。虽然患有白内障,但从19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他的绘画更加广泛和抽象,他简化了他的作品,并寻找能够提供广泛色彩和色调的主题。他越来越多地使用红色和黄色调,这一趋势是在他去威尼斯旅行后开始的。此时莫奈经常独自从法国到诺曼底再到伦敦;去里维拉和鲁昂寻找新的更具挑战性的课题。

这种风格的变化很可能是混乱的副产品,而不是有意的选择。由于视力下降,莫奈经常在大画布上工作。到1920年,他承认自己已经习惯了大画布,无法回到小画布上。他的白内障对他的产出的影响一直是学术界讨论的话题;Lane等人(1997年)认为,从19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出现的恶化导致尖锐线条的减少。花园是他整个艺术中的一个焦点,在他后期的作品中,尤其是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中,变得非常突出。丹尼尔·威尔登斯坦(Daniel Wildenstein)指出,他的绘画具有“天衣无缝”的连续性,并“因创新而丰富”。

从 1880 年代开始,尤其是 1890 年代,莫奈的特定主题系列画作试图记录光线和天气的不同条件。随着一天中光线和天气的变化,他在画布之间切换——有时一次处理多达八幅画——通常每幅画一个小时。 1895 年,他展出了《鲁昂主教座堂》的 20 幅画作,展示了不同光线、天气和氛围条件下的立面。这些画的重点不是宏伟的中世纪建筑,而是其表面的光影变化,改变了坚固的砖石结构。对于这个系列,他尝试创建自己的框架。

他展出的第一个系列是干草堆,从不同的角度和一天中的不同时间绘制。其中 15 幅画于 1891 年在杜朗-鲁埃尔画廊( Galerie Durand-Ruel)展出。1892 年,他创作了鲁昂大教堂的 26 幅风景画。 1883 年至 1908 年间,莫奈前往地中海,在那里画了地标、风景和海景,其中包括威尼斯的一系列画作。在伦敦,他画了四个系列:《国会大厦,日落》、《查令十字大桥》、《滑铁卢大桥》和威斯敏斯特桥(Views of Westminster Bridge)的景色。

海伦加德纳(Helen Gardner)写道:

莫奈以科学的精确度为我们提供了无与伦比和无与伦比的时间流逝记录,正如光在相同形式上的运动所见。

睡莲

从伦敦回来后,莫奈在自己的花园里主要从大自然中绘画;它的睡莲,它的池塘和它的桥。1900年11月22日至12月15日,杜兰德·鲁埃尔画廊为他举办了另一次展览,展出了大约十种版本的睡莲。同一个展览于1901年2月在纽约市举办,在那里获得了巨大成功。

1901年,莫奈购买了位于当地水道鲁河另一边的草地,扩大了他家的池塘。然后,他把时间分为自然工作和工作室工作。

致力于睡莲的画布随着花园的变化而演变。此外,在1905年左右,莫奈逐渐修改了他的美学,放弃了水体的周长,因此修改了透视图。他还改变了画布的形状和大小,从矩形担架改为方形,然后是圆形担架。

这些画布的创作难度很大:莫奈花了大量时间对其进行返工,以找到完美的效果和印象。当他认为他们不成功时,他毫不犹豫地摧毁了他们。他不断推迟杜兰德·鲁埃尔的展览,直到他对作品感到满意为止。在1906年的几次延期之后,名为“睡莲”(Les Nymphéas)的展览于1909年5月6日开幕。这次展览包括四十八幅从1903年到1908年的油画,代表了一系列风景和睡莲场景,再次获得成功。



莫奈于1926年12月5日死于肺癌,享年86岁,葬在吉维尼教堂墓地。莫奈坚持认为场合应该简单,因此,只有大约50人参加了仪式。在他的葬礼上,克莱门索取下覆盖在棺材上的黑布,说:“莫奈不穿黑色!”并用花图案的布取而代之。在他去世时,睡莲“在技术上还没有完成”。

莫奈的家、花园和睡莲池于1966年由米歇尔遗赠给法国美术学院(法兰西学院的一部分)。通过克劳德·莫奈基金会(Fondation Claude Monet),修复后的房子和花园于1980年开放参观。除了莫奈的纪念品和他生活中的其他物品外,这座房子还收藏了他的日本木刻版画。房子和花园以及印象主义博物馆是吉维尼的主要景点,这里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遗产

在谈到莫奈的作品时,威尔登斯坦(Wildenstein)说,这些作品“非常广泛,其雄心壮志和多样性挑战了我们对其重要性的理解”。据说,他在吉维尼(Giverny)和白内障影响下创作的画作分别在印象主义和二十世纪艺术以及现代抽象艺术之间建立了联系。他后来的作品是对客观抽象的“主要”启发。莫奈被称为传统与现代主义之间的“中间人”,他的作品受到后现代主义的审视,并对巴齐尔、西斯利、雷诺阿和毕沙罗产生了影响。莫奈现在是最著名的印象派画家,由于他对这场运动的贡献,他“对19世纪晚期的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927年5月,在与法国政府进行了长时间的谈判后,27幅油画在橘园博物馆展出。由于他后来的作品被艺术家、艺术史学家、评论家和公众忽视,很少有人参加展览。20世纪50年代,抽象表现主义者和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等人“重新发现”了莫奈后期的作品,他们使用了类似的画布,对战争的直率和意识形态艺术不感兴趣。安德烈·梅森(AndréMasson)1952年的一篇文章帮助改变了人们对这些绘画的看法,激发了人们对这些绘画的欣赏,这些绘画在1956-1957年间开始成形。第二年,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一场大火将烧毁他们获得的睡莲画。莫奈后期绘画的大规模性质对一些博物馆来说是困难的,这导致他们改变了画框。

纳粹抢劫

在纳粹政权统治下,无论是1933年的德国还是1945年前的德国占领国,莫奈的犹太艺术品收藏家都被纳粹及其代理人洗劫一空。一些被盗的艺术品已经归还给了它们的前主人,而另一些则成了法庭诉讼的对象。2014年,在慕尼黑惊人地发现了一个隐藏的艺术宝库时,在希特勒掠夺艺术品的官方艺术品经销商希尔德布兰德·古利特(Hildebrand Gurlitt)的儿子科尼利厄斯·古利特( Cornelius Gurlitt)的手提箱中发现了一个属于犹太零售巨头的莫奈。

其他纳粹掠夺莫奈作品的例子至少有5件。


克劳德·莫奈作品收藏于:

巴黎奥赛美术馆(65)

巴黎玛摩丹美术馆(61)

波士顿美术馆(43)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38)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36)

美国国家艺术馆(25)

费城艺术博物馆(17)

巴贝里尼博物馆(15)

伦敦国家美术馆(14)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13)

苏黎世美术馆(13)

哈佛艺术博物馆(11)

普希金博物馆(11)

鲁昂美术馆(11)

马萨诸塞州克拉克艺术学院(10)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9)

加的夫国家博物馆(8)

日本国立西洋美术馆(8)

橘园美术馆(7)

安德烈·马尔罗现代艺术博物馆(7)

苏格兰国家画廊(5)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5)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5)

哥伦布艺术博物馆(5)

菲茨威廉博物馆(5)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5)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5)

Hill-Stead Museum - Farmington, Ct(5)

德国旧国家美术馆(5)

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4)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4)

耶鲁大学美术馆(4)

普利司通美术馆(4)

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4)

保罗·盖蒂博物馆(4)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4)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术馆(4)

苏黎世布尔勒收藏展览馆(4)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4)

法国南特美术馆(4)

Fondation Rau pour le Tiers-Monde(4)

巴恩斯基金会(3)

英国考陶尔德美术馆(3)

新绘画陈列馆(3)

东京富士美术馆(3)

奥德罗普格园林博物馆(3)

Triton Museum of Art(3)

巴塞尔美术馆(3)

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3)

海牙美术馆(3)

古尔本基安美术馆(3)

瓦尔拉夫-里夏茨博物馆(3)

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3)

新嘉士伯美术馆(3)

哥特堡美术馆(3)

荷兰梵高博物馆(3)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3)

法布尔博物馆(3)

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3)

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3)

克勒勒-米勒博物馆(3)

布鲁克林博物馆(3)

卢浮宫(3)

马萨诸塞州史密斯学院艺术博物馆(3)

美景宫美术馆(3)

谢尔本博物馆(3)

里尔美术宫(3)

里昂美术馆(3)

圣巴巴拉艺术博物馆(2)

北卡罗来纳艺术博物馆(2)

卡昂美术博物馆(2)

纽约州罗彻斯特纪念美术馆(2)

沃兹沃思学会(2)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2)

索马亚博物馆(2)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2)

Yamagata Museum of Art(2)

德克萨斯州肯贝尔艺术博物馆(2)

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2)

蒙特塞拉特博物馆(2)

艾伦纪念艺术博物馆(2)

以色列博物馆(2)

圣彼德斯堡美术博物馆(佛罗里达州)(2)

托莱多艺术博物馆(2)

意大利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2)

安大略美术馆(2)

高等艺术博物馆(2)

新大师画廊(2)

海德博物馆(2)

檀香山艺术博物馆(2)

阿什莫林博物馆(2)

Matsuoka Museum of Art - Tokyo(2)

特拉维夫艺术博物馆(2)

宾西法尼亚州卡内基美术馆(2)

内布拉斯加州乔斯林艺术博物馆(2)

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2)

施泰德艺术馆(2)

温特图尔艺术博物馆(2)

Lowe Art Museum - Miami(2)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2)

马里兰州沃尔特艺术博物馆(2)

伯尔尼美术馆(2)

狄克逊画廊和花园(2)

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2)

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

凯文葛罗夫艺术博物馆(2)

不莱梅艺术馆(2)

丹佛美术馆(1)

曼海姆艺术馆(1)

得梅因艺术中心(1)

Musée des Ursulines(1)

凤凰艺术博物馆(1)

Samuel P. Harn Museum of Art, University of Florida(1)

Shizuoka Prefectural Museum of Art(1)

图尔美术馆(1)

密歇根州底特律美术馆(1)

辛辛那提艺术博物馆(1)

群马现代艺术博物馆(1)

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1)

新南威尔士州艺术画廊(1)

Musée Tavet-Delacour(1)

纽约州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1)

Musée d'Art et d'Industrie de Saint-Étienne(1)

下萨克森州立博物馆(1)

波特兰艺术博物馆(1)

MOA美术馆(1)

都柏林市休里画廊(1)

戴维斯博物馆(1)

Kawamura Memorial DIC Museum of Art(1)

弗里克收藏(1)

汉堡美术馆(1)

麦尼艺术博物馆(1)

Niigata Prefectural Museum of Modern Art(1)

洛杉矶哈默博物馆(1)

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1)

格勒诺布尔美术馆(1)

弗柯望博物馆(1)

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美术博物馆(1)

Dunedin Public Art Gallery(1)

德国卡尔斯鲁厄国立艺术馆(1)

诺顿艺术博物馆(1)

久保惣記念美術館(1)

宝丽美术馆(1)

斯皮德艺术博物馆(1)

米歇尔与唐纳德·德艺术博物馆(1)

三重县立美术馆(1)

Musée Municipal A.G. Poulain de Vernon(1)

Museum of Modern Art, Saitama(1)

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1)

巴伯美术学院(1)

新奥尔良艺术博物馆(1)

伍斯特艺术博物馆(1)

恩特林登博物馆(1)

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1)

麦克马斯特大学艺术馆(1)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笛洋美术馆(1)

波特兰艺术博物馆-缅因州(1)

拉脱维亚外国艺术美术馆 (1)

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1)

班贝格基金会(1)

巴黎小皇宫美术馆(1)

克拉伦斯府(1)

罗斯柴尔德艺术基金会 - 巴尔的摩(1)

诺顿·西蒙博物馆(1)

Musée de la Chasse et de la Nature(1)

Kaiser-Wilhelm-Museum - Kunstmuseen Krefeld(1)

弗吉尼亚州克莱斯勒艺术博物馆(1)

图尔奈美术博物馆(1)

圣加伦艺术博物馆(1)

马萨诸塞州米德美术馆(1)

代顿艺术学院(1)

挪威国家美术馆(1)

库利尔艺术博物馆(1)

斯特拉斯堡美术馆(1)

广岛美术馆(1)

第戎美术馆(1)

波兹南国家博物馆(1)

国立罗马尼亚艺术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