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布·乔登斯

雅各布·乔登斯

Jacob Jordaens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雅各布·乔登斯(Jacob Jordaens)
生卒日期: 1593年5月19日 - 1678年10月18日
国籍:比利时
雅各布·乔登斯的全部作品(90)

雅各布·乔登斯(Jacob Jordaens,Jacques Jordaens)是一位佛兰德画家、绘图员以及挂毯和版画设计师。 他是一位多产的艺术家,创作了圣经、神话和寓言作品、风俗场景、风景画、佛兰德语谚语插图和肖像画。 鲁本斯和安东尼·凡·戴克去世后,他成为当时佛兰德斯巴洛克画家的领军人物。 与那些杰出的同时代人不同,他从未出国学习古董和意大利绘画,除了前往低地国家(Low Countries,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其他地方的几次短途旅行外,他一生都居住在安特卫普。 他对鲁本斯和凡戴克的知识和宫廷抱负也基本上无动于衷。 这种态度在他的艺术中通过缺乏理想主义的处理来表达,这与同时代的人形成鲜明对比。

他的主要赞助人是富有的资产阶级和地方教会。 直到他职业生涯的后期,他才收到皇家委托,包括英国国王查理一世(Charles I of England)、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Queen Christina of Sweden)和荷兰共和国总督阶层的委托。 他不仅是一位成功的画家,还是一位杰出的挂毯和版画设计师。

虽然如今他主要以大型流派场景而闻名,例如《豆王》和《老的唱着年轻的烟斗》,但他当代的声誉同样基于他无数的神话故事、寓言和圣经场景。 他经常被视为鲁本斯的学生和追随者,但从未被记录为鲁本斯工作室的成员。 他经常作为鲁本斯的独立合作者工作。 鲁本斯对其作品的主要影响是明暗对比技术的使用,鲁本斯本人在意大利逗留期间通过研究卡拉瓦乔的画作而掌握了这种技术。 除了鲁本斯之外,对他有艺术影响力的还包括雅格布·巴萨诺保罗·委罗内塞卡拉瓦乔等意大利北部画家。

早年

雅各布·乔登斯 (Jacob Jordaens) 1593年5月19日出生于安特卫普,是富有的亚麻布商人雅各布·乔登斯 (Jacob Jordaens) 和芭芭拉·范·沃尔斯查滕 (Barbara van Wolschaten) 的十一个孩子中的长子。 人们对乔登斯的早期教育知之甚少。 他很可能接受了通常为他的社会阶层的孩子提供的教育的优势,这一点从他清晰的笔迹、法语能力和对神话的透彻了解就可以看出。 他对圣经主题的熟悉在他的许多宗教画作中得到了进一步证明。 他后来从天主教改信新教,说明了他个人对圣经的兴趣。

鲁本斯一样,他师从亚当·范诺特(Adam van Noort),也是他唯一的老师。 1607 年,他在当地的圣卢克公会注册为范诺特的学生。在此期间,乔登斯住在范诺特位于埃弗迪杰斯特拉特(Everdijstraat)的房子里,在那里他与这个家庭变得非常亲密。 1615 年,经过范诺特八年的训练后,他被安特卫普圣路加公会接纳为水画家(waterscilder,water painter)大师。 由此推断,乔登斯最初画蛋彩画画布,在17世纪作为挂毯的替代品或被用作挂毯漫画。 他最早的蛋彩画作品不存在。 目前尚不清楚乔登斯是否真的画过此类作品,因为并不知道他的老师范诺特创作过此类作品。

乔登斯从未像传统那样前往意大利学习古典和意大利艺术。 1616年5月15日,他与老师的长女凯瑟琳娜·范·诺特 (Catharina van Noort) 结婚。 这对夫妇育有三个孩子:伊丽莎白(Elizabeth)、后来成为画家的小雅各布(Jacob the younger)和安娜·凯瑟琳娜(Anna Catharina)。 这对夫妇最初与乔登斯的岳父住在一起或附近。 1618 年,他们在乔登斯出生的胡格斯街 (Hoogstraat) 购买了两栋相邻的房屋,但它们位于商人巴克克斯 (Backx) 房屋的后面。 后来他的岳父搬去和他们一起住。 1616 年,乔登斯成为“贫困巴士公会”(Gilde van de Armenbus)的成员。 这个公会是为有健康问题的艺术家提供的某种保险。 1621年9月28日,他出任圣卢克公会院长。 他接受这一职位的条件是,他将仅承担其任期内发生的费用,并且不承担前任留下的债务。 他担任该职位仅一年。

职业

甚至在他被承认为公会大师之前,他就已经开始为自由市场工作了。 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他接触了安特卫普的鲁本斯工作室,创作了许多神话和寓言作品以及圣经场景。 1628年,他与鲁本斯安东尼·凡·戴克一起受奥古斯丁骑士团的委托,分别在安特卫普的奥古斯丁教堂画了一座祭坛。 鲁本斯在主祭坛上画了一幅《被圣徒崇拜的圣母子》(Virgin and Child Adored by Saints),而范戴克则在左边的祭坛上画了一幅《狂喜中的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 in Ecstasy)。 乔登斯为右侧的祭坛绘制了《圣阿波罗尼亚殉难》。 乔登斯对三世纪圣阿波罗尼亚殉难的演绎,她跳进火里而不是谴责她的信仰,是拥挤和戏剧性的。 很可能是鲁本斯获得了这个委托。 乔登斯也受邀为这个项目做出贡献,这表明了他在职业生涯早期就已经受到的高度重视。

乔登斯是 1635 年受邀为荷兰哈布斯堡王朝新任总督红衣主教斐迪南王子欢庆进入安特卫普进行装饰的艺术家之一。鲁本斯全面负责该项目。 为了这次活动,乔登斯按照鲁本斯的设计制作了装饰画。 他与Cornelis de Vos合作,完成了建在惠登维特街的菲利普凯旋门。 它是鲁本斯设计中的主要装饰元素之一。 它没有被保存下来,因为它只是作为欢乐入口的临时装饰。

1636 年,鲁本斯接到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Philip IV of Spain)的委托,创作各种神话画作来装饰马德里附近国王的狩猎小屋托雷德拉帕拉达 (Torre de la Parada)。 该系列描绘的神话场景很大程度上取材于奥维德(Ovid)的《变形记》(Metamorphoses)。 鲁本斯在众多安特卫普画家的帮助下完成了这一重要任务,如戴维·特尼尔斯Cornelis de VosJan Cossiers、彼得·斯奈耶斯( Peter Snayers)、Thomas Willeboirts Bosschaert、西奥多·范图尔登( Theodoor van Thulden)、Jan Boeckhorst、皮特·西蒙斯(Peeter Symons)、雅各布·彼得·高伊(Jacob Peter Gowy)和其他人则按照鲁本斯的模型工作。 乔登斯也在这项合作中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该系列中的两幅作品被认为是乔登斯的作品,《阿波罗作为潘的胜利者》是根据鲁本斯的草图创作的,以及《维图姆努斯和波莫纳》。 他可能做出的其他贡献包括《泰坦的陨落》(Fall of the Titans)、《珀琉斯和忒提斯的婚姻》(Marriage of Peleus and Thetis)以及《卡德摩斯播下龙牙》(Cadmus Sowing the Dragons Teeth)。

皇室赞助

1639-40 年间,乔登斯受英国国王查理在布鲁塞尔的代理人巴尔萨扎·杰比尔(Balthazar Gerbier)和居住在安特卫普的外交官切萨雷·亚历山德罗·斯卡利亚(Cesare Alessandro Scaglia)的委托,创作了一套 22 幅画作,描绘了丘比特和普赛克的故事。 安东尼·凡·戴克的丘比特和普赛克也可能与这个委托有关。 虽然这些作品完成后将在格林威治的女王宫展出,但乔登斯在收到委托时并不知道赞助人和最终地点。 当乔登斯向他自己和英国宫廷之间的中间人提交最初的设计时,杰比尔仍在试图说服国王,对于需要全面的透视技巧的项目来说,鲁本斯是更好的选择。 当鲁本斯于 1640 年 5 月 30 日去世时,他的努力失败了。鲁本斯去世后,乔登斯全权负责整个委员会。 完成该项目的努力一直进展缓慢,直到 1641 年 5 月,丘比特和普赛克故事系列的所有计划都因外交官斯卡利亚(Scaglia)的去世而中断。 该项目从未完成,只有八幅画被交付给英国宫廷。 与斯卡利亚的继承人就其中七件作品的付款问题发生的纠纷一直持续到下一代。

他还接受了鲁本继承人的委托,完成了西班牙腓力四世(Philip IV)委托完成的一幅《赫拉克勒斯和安德洛墨达》(Hercules and Andromeda)画作。 1648 年 4 月 21 日,他接到委托,为瑞典乌普萨拉的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 Queen Christina of Sweden)的城堡制作 35 幅大型天花板画。 目前尚不清楚乔登斯是否完成了这项委托,也不清楚这些作品是否到达了目的地。

1651 年,他收到了最后一笔大额委托。 荷兰总督(Dutch Stadtholder)奥兰治亲王弗雷德里克·亨利( Prince Frederick Henry of Orange)的遗孀阿玛莉亚·范·索尔姆斯( Amalia van Solms)邀请多位艺术家来装饰海牙建于 1645 年的豪斯十博斯庄园(Huis ten Bosch)。乔登斯为庄园的奥兰治大厅画了《奥兰治亲王弗雷德里克·亨利的胜利》,是一幅大型寓言画,描绘了弗雷德里克·亨利王子的军事成就。

1661 年,他受命为新建的阿姆斯特丹市政厅(Amsterdam Town Hall)绘制大型半月形画。 其中两幅半月画涉及圣经主题,《大卫和歌利亚》( David and Goliath)以及《参孙击败非利士人》(Samson defeats the Philistines),两幅描绘荷兰历史场景,《夜间攻击下的罗马营地》(A Roman Camp under Attack by Night)以及《罗马人和巴达维亚人之间的和平》( Peace between the Romans and the Batavians)。

安特卫普的一座富丽堂皇的住宅

1633 年,他父母的遗产被分割给他本人、他的兄弟伊扎克以及他的姐妹安娜、玛格达莱娜和伊丽莎白。 他从庄园中获得了他出生时的房子“天堂”(Het Paradijs)。 1634 年,他又买了两栋房子。 1639 年,乔登斯买下了位于霍格斯特拉特(Hoogstraat)43 号的大房子“利尔大厅”(De Halle van Lier)或“特恩豪什大厅”(Turnhoutsche Halle),该房子位于他当时居住的房屋前面。 他把三栋房子改造成一个新的大型建筑群。 他在那里生活和工作,直到 1678 年去世。他按照二十年前建造的鲁本斯住宅的风格设计了大型内庭院的外墙。 他用雕塑、地毯和装饰家具装饰了房子。 他为南面的两个后室创作了天花板画,其中包括《十二生肖》(The Signs of the Zodiac)系列,这是十二个十二生肖寓言画,画于1640年左右。该系列现在安装在东画廊的天花板上在巴黎卢森堡宫( Palais du Luxembourg in Paris)。

1652 年,他在自家南翼的“陈列室”(pronkkamer)画了九幅天花板画,描绘了爱神丘比特和普赛克的色情历史。 根据乔登斯的孙辈留下的库存,这些画作是 1708 年出售房屋的一部分。房间的墙壁和门上也挂满了画作。 这是乔登斯接待客人和客户的房间。 房间的装饰旨在通过描绘人间和天堂的爱情、背叛和忠诚的神话故事,让参观者印象深刻。 由于《丘比特与普赛克的故事》(Story of Cupid and Psyche)中的画作被安装在天花板上,乔登斯在画面中使用了大量的透视法来创造深度的错觉。 透视系统是从安特卫普耶稣会教堂的鲁本斯天花板上借用的。 这些画作是通过八角形“光圈”框架观看的。 题为《普赛克在奥林匹斯山上接受不朽之杯》(Psyche receives the cup of immortality on the Olympus)的画布是该系列的核心作品。 该系列的其他画作包括《普赛克的父亲在阿波罗神庙询问神谕》(Psyche's Father Questions the Oracle in the Temple of Apollo)、《丘比特与普赛克的爱情》( Love of Cupid and Psyche)、《阿波罗神谕》( Oracle of Apollo)、《普赛克的好奇心》(Curiosity of Psyche)、《丘比特的飞行》(Cupid's Flight)、《普赛克被众神接纳》(Psyche Received by the Gods)和两幅小天使(putti)作品。 原来的天花板和门画幸存下来,现在被安特卫普的菲比斯基金会收藏。 墙上的画作已丢失,但一些设计仍被保留。

宗教

在西班牙天主教君主统治的安特卫普,新教受到禁止,尽管根据正式承认荷兰共和国的 1648 年《明斯特和约》(Peace of Münster)的条款,新教本应得到容忍。 乔登斯在晚年皈依了加尔文教派。 他、他的妻子和女儿伊丽莎白是加尔文教会的成员,该会在明斯特和约签订后在安特卫普成立,尽管新教在荷兰哈布斯堡王朝持续受到镇压。 他的女儿安娜·凯瑟琳娜(Anna Catharina)很可能也是一名成员,因为她嫁给了詹森主义者(Jansenism)。 他的宗教信仰并没有阻止他接受装饰天主教堂的委托。 1651 年至 1658 年间,安特卫普的警察(De schout)因其“可耻的”(scandalous,即异端)著作而对乔登斯处以 200 英镑 15 先令的罚款。

死亡与埋葬

1678 年 10 月,乔登斯死于神秘的汗热病(sweating sickness),同一天,与他住在一起的未婚女儿伊丽莎白也死于这种疾病。 他们被一起埋葬在位于比利时边境以北的普特村新教公墓的一座墓碑下,他的妻子凯瑟琳娜于 1659 年去世后就安葬在那里。

乔登斯去世一年后,他的女婿向安特卫普的“施舍者商会”(Camer van den Huysarmen)捐赠了 25 佛兰芒镑。 他还将乔登斯的画作《哀叹》捐赠给安特卫普的一家女孩孤儿院少女之家(Maagdenhuis)。 显然,这些礼物是根据雅各布·乔登斯去世时未留下遗嘱的指示而制作的。 乔登斯在世时的善意得到了认识他的人的认可,各种幸存的文件证明了这一点。

乔登斯的孙子搬到了荷兰共和国。

车间实践

乔登斯管理着一个大型讲习班,与他一起训练的大量学生就证明了这一点。 对于年轻艺术家来说,乔登斯工作室的职位是非常理想的。 行会记录显示,他在 1621 年至 1667 年间培训了 15 名学生,其中最著名的是Jan Boeckhorst。 另外六人在法庭文件中被称为他的学生,但他们没有出现在行会记录中。 因此,他的学生很可能比公会记录中记录的还要多。 他的学生中有他的儿子雅各布和他的表弟阿诺杜斯·乔登斯(Arnoldus Jordaens)。 乔登斯凭借其国际声誉吸引了外国艺术家到他的工作室作为他的学生。 1642 年之后,波兰艺术家亚历山大·扬·特里修斯(Aleksander Jan Tricius)成为他的学生,1645 年,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打算派她的门徒乔治·瓦尔道 (Joris Waldon,Georg Waldau) 到他的工作室,但由于佛兰德斯的战争威胁,这一计划未能实现。

与当时的鲁本斯和其他艺术家一样,乔登斯的工作室依靠助手和学生来制作他的画作。 这些学生中,没有多少人后来成名。 他的工作室实践偶尔会给他带来麻烦。 1648 年,他的一位赞助人马蒂努斯·范·朗根霍文 (Martinus van Langenhoven) 指责他向他出售了假画。 乔登斯为自己辩护,称他亲自对工作室助手完成的作品进行了最后的润色。

作品

乔登斯是一位多产的画家、绘图员以及挂毯和版画设计师,留下了大量作品。 他主要为富有的安特卫普资产阶级工作。 他还收到了一些贵族赞助人的委托。 鲁本斯去世后,他成为佛兰德斯主要画家,之后收到了许多委托,这些委托也来自教堂赞助人,但由于对工作室援助的依赖增加,导致他的作品质量下降。 乔登斯的画作中充满了许多人物,尽管他缺乏构图天赋。 他将高雅艺术与民间文化相关元素结合起来。 他的风俗画的流行基调有时接近漫画,因为他以一种非常热情的方式描绘了他的人物行为。 他的艺术常常被认为不如鲁本斯安东尼·凡·戴克的理想化。 然而,现在我们知道,尽管他没有读过拉丁语或希腊语,因此无法获得原始语言的古典文献,但他确实依靠法语知识阅读了法文译本的古典文学。 例如,众所周知,约登斯在创作《玛西亚斯受到缪斯女神的虐待》时,依赖于希腊作家菲洛斯特拉图斯(Philostratus)对《想象》(Eikones)的法文译本。 这位公元三世纪的作家描述了他在那不勒斯画廊看到的 65 幅画作。 乔登斯的《玛西亚斯受到缪斯女神的虐待》画作描绘了《想象》中题为“潘”的画作。

他对《萨蒂尔与农民》(The Satyr and the Peasant)寓言的多个版本展现了高雅艺术与民粹主义倾向相结合的一个例子。 乔登斯以《伊索寓言》(Aesop's Fables)中的萨特和农民寓言为基础,利用寓言结合了他擅长的两种绘画流派:神话绘画和农民流派。 他对这个主题的各种解释以及他的工作室和追随者对这些作品的多次重复使这个主题流行起来,然后被佛兰芒和荷兰画家如Jan Cossiers扬·斯蒂恩所采用。

鲁本斯的影响

乔登斯深受鲁本斯的影响,鲁本斯偶尔雇用他以更大的尺寸复制他的设计。 鲁本斯去世后,乔登斯晋升为安特卫普最杰出的画家之一。 和鲁本斯一样,乔登斯也依赖于温暖的色调、自然主义以及对明暗对比和暗色主义的掌握。 乔登斯擅长表现人性的卑鄙性格。 他受古典启发的农民主题和大规模的道德流派场景影响了扬·斯蒂恩。 尽管雅各布·乔登斯并不专业,但他经常重复一个基于谚语的主题,该谚语描绘了不同年龄段的各种人物,聚集在宴会桌周围的节日场景中。 这些幽默的作品有一种粗俗的感觉。 虽然乔登斯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借鉴了鲁本斯的主题,但他的作品以其更大的现实主义、作品的拥挤表面以及对滑稽剧的偏爱而著称,即使在宗教和神话主题的背景下也是如此。

1652 年至 1678 年间,在他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他的创造力和艺术能力有所下降。 他放弃了鲜艳的色彩,转而采用灰蓝色调色板,有时用暗棕色来强调,并且涂得很薄,以至于可以看到画布。 然而,也有一些例外,例如他皈依新教后创作的宗教画,以及他为自己的房子创作的《丘比特与普赛克的故事》(Story of Cupid and Psyche)。

主题

乔登斯除了是一位著名的肖像画家外,还画过圣经、神话和寓言主题和风景,甚至蚀刻了许多版画。 虽然他主要是一名历史画家,但他也画了佛兰德谚语的插图,如《老人唱歌,年轻人吹笛》(As the Old Sing, So the Young Pipe),以及佛兰德节日的描绘,如《国王饮酒》(The King Drinks),也称为《豆王盛宴》(The Feast of the Bean King)。 他的几幅作品暗示了他对动物绘画的热情。 他经常画各种各样的动物,很可能取材于生活,包括牛、马、家禽、猫、狗和羊。 他的动物和人物的生活画在他的一生中都被使用和参考。

在乔登斯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倾向于回归相同的主题,从而产生了重复同一主题的各种作品,有时是几乎相同的副本,而在其他情况下则是对主题的重新加工。 例如,上文讨论的《萨堤尔与农民》(The satyr and the peasant)寓言的多个版本以及《墨丘利与阿古斯》(Mercury and Argus)故事的多个版本,其中最早的版本绘制于 1620 年左右(里昂美术博物馆)。 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他还画过各种版本的《牧羊人朝拜》(Adoration of the Shepherds),其中至少画了七个版本。 在后一个主题中,他通常将半身人物紧密地组合在一起并裁剪场景,以便观众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人物上。 这种构图方法旨在强化叙事并强调人物的表达。

老人歌唱,年轻人吹笛

正如《老人歌唱,年轻人吹笛》(As the Old Sing, So the Young Pipe,c.1638-1640)被认为是《国王饮酒》(The King Drinks,The Feast of the Bean King)的姊妹篇。 这两幅画都具有说教性质,尺寸几乎相同,风格也相关。 就像《老人歌唱,年轻人吹笛》展示了三代富有的安特卫普市民围坐在桌子旁演奏音乐。 作为乔登斯和他的客户中流行的主题,这幅画被创作了多个版本。 在所示的版本中,乔登斯的岳父亚当·范诺特(Adam van Noort)被描绘成老人。 在这种流行的绘画流派中,老年人和中年人总是被描绘成唱歌和创作音乐,孩子们则跟着吹笛。

标题取自雅各布·凯茨(Jacob Cats)于 1632 年出版的《旧时代与新时代的镜子》(Spiegel van den Ouden ende Nieuwen Tijdt)一书中的一句流行谚语。荷兰谚语是老人歌唱,年轻人叽叽喳喳(Zo de ouden zongen, zo piepen de jongen),指的是鸟类的会模仿笛子的声音,或者孩子会模仿大人叽叽喳喳。 凯茨是一位加尔文主义者,他将这句谚语翻译成一条道德信息。 父母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行,因为孩子会模仿长辈。 荷兰语中的“peep”一词与英语中的“peep”一词非常接近,在这个版本中,使用了风笛和长笛,但在某些版本中,孩子们被描绘成抽着烟斗,即使在当时,这也是 被认为对儿童不健康。

扬·斯蒂恩还在 1668 年和 1670 年左右的同一主题画作中使用了风笛和长笛,甚至在前两个场景中描绘了凯茨的诗。 然而,乔登斯在他的画作中传达了这种道德信息以及年轻一代接替长辈的想法。 猫头鹰被认为是夜之鸟,栖息在老妇人的藤椅上,作为死亡的纪念品,提醒人们死亡。

普罗米修斯

乔登斯于 1640 年创作的画作《普罗米修斯》。描绘了泰坦普罗米修斯的神话故事,他的肝脏每天被鹰啄出,第二天又重新开始循环。普罗米修斯因放火而受到宙斯的惩罚。对人来说,不仅在于其物理形态,还在于理性之火,这可以与人类在艺术和科学方面的创造力联系起来。乔登斯的描绘与鲁本斯的普罗米修斯非常相似。乔登斯对鹰的定位,是向后的。英勇的裸体、眼睛布满血丝的普罗米修斯以及通过痉挛性的扭动和扭曲的动作来描绘惩罚和痛苦,也是鲁本斯版本中常见的主题。

与鲁本斯的版本相反,乔登斯对赫耳墨斯的描述有争议,它带来了从惩罚中解脱出来的希望; 正如神话故事的某些版本中一样,赫耳墨斯帮助普罗米修斯获得自由。 尽管如此,在埃斯库罗斯(Aeschylus)的《被缚的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Bound)中,赫尔墨斯对普罗米修斯的态度很恶劣,这会破坏这种乐观的解释。 另一个显着的区别是乔登斯的《普罗米修斯》中纯粹痛苦的表情,而鲁本斯依靠身体的扭曲来传达同样的感觉。 乔登斯的《普罗米修斯》是一幅面部习作作品,这是乔登斯和当时其他艺术家画作中常见的主题。

挂毯设计

雅各布·乔登斯最重要的作品是他为挂毯所做的众多设计。 作为最赚钱的艺术,挂毯在整个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都被认为是珍贵的。 这些大型壁挂在十四世纪开始出现在欧洲富裕贵族的墙壁上。 继根据拉斐尔漫画编织的布鲁塞尔挂毯取得成功之后,16 世纪和 17 世纪的赞助人聘请艺术家进行挂毯设计。雅各布·乔登斯(Jacob Jordaens)、鲁本斯皮埃特罗·达·科尔托纳以寓言式的方式奉承顾客,将他们与著名的历史或神话人物联系起来,作为贵族自我推销的一种形式。

乔登斯发现他在挂毯事业上特别成功。 他在这个领域特别有动力,他完美的技术和风格为他赢得了许多挂毯系列的委托。 他被视为那个时代领先的挂毯设计师之一。

乔登斯的挂毯创作过程包括初步的设计图或草图。 然后将设计转移到更大、更详细的全尺寸卡通油画草图上,织工直接在编织挂毯中进行工作。 乔登斯开始通过用水溶性颜料绘制预备图来规划挂毯。 尽管乔登斯画了一些油画草图,但大多数都是在纸上绘制的,或者在他职业生涯的后期,直接在画布上绘制。 乔登斯的挂毯是为贵族制作的,贵族们非常看重这些挂毯,他们会在旅行或参加军事行动时随身携带挂毯,作为身份的象征。 乔登斯的艺术表现范围多种多样,从神话、乡村生活到查理曼的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乔登斯的挂毯设计融合了密集组织的人群,挤进一个平面二维图片平面,强调表面图案,从而形成了“编织的图片”。 正如他喜欢将风俗画集中起来一样,他也将其延续到了挂毯上。

素描

乔登斯保持了佛兰德斯绘画的趋势,支持将鲁本斯和范戴克的“绘画”艺术风格扩展到他异常多产的预备图画中。 如今,约有 450 幅素描被认为是乔登斯的作品。 由于佛兰德斯绘画的风格和作品相似,学术界一直在争论乔登斯或鲁本斯的绘画是否准确。 乔登斯和他的同时代人是佛兰德斯趋势的支持者,即为大型绘画制作、扩展和修改预备草稿,或将古典艺术理想添加到他们的视觉词汇中。 作为一名画家兼制图师,乔登斯经常在他的预备图纸中使用水粉画和水墨画。

鲁本斯开创了三色蜡笔绘画技术,通过使用黑色、红色和白色来达到自然主义效果。 他在肖像画中经常使用这种技术。 虽然乔登斯在他的早期职业生涯中依赖于黑色粉笔研究,但后来他也在他的生活绘画中采用了三色蜡笔技术。 乔登斯对纸张非常节俭,经常重复使用纸张。 他经常立即放大一幅画,或稍后将其转移到一张更大的纸上或添加纸条。

版画

乔登斯还作为版画的组织者和设计师从事印刷出版业务。 就像他之前的鲁本斯和凡戴克一样,他意识到印刷媒体在传播他的作品和提高他的国际声誉方面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当他在当时欧洲最重要的印刷中心之一安特卫普工作时尤其如此。

目前已知乔登斯制作或设计的版画作品约有 34 幅。 根据乔登斯的设计出版的第一幅印刷品可能是由Lucas Vorsterman雕刻的《萨堤尔和农民》,他是一位著名的版画画家,也是鲁本斯的专门雕刻师。 这幅版画是根据乔登斯 (Jordaens) 的同名画作制作的,该画作的年代约为 1621 年,现藏于哥德堡博物馆。 尽管沃斯特曼很可能主动制作了这幅版画,但据信乔登斯协助了它的制作。

乔登斯设计后制作的版画的重要部分是他在大约 1700 年左右主动制作的。 与这组 14 幅版画中的任何一幅有关的任何绘画或图画都无法确定其日期是在 1645 年之后。它们是由活跃在安特卫普的许多雕刻师雕刻的,包括 马里努斯·罗宾·范德戈斯(Marinus Robyn van der Goes)、谢尔特·博斯沃特(Schelte a Bolswert)、保卢斯·本丢斯(Paulus Pontius)、雅各布·尼夫斯(Jacob Neefs)、彼得·德·乔德二世(Pieter de Jode II)和尼古拉斯·劳沃斯( Nicolaes Lauwers)。 几乎所有的印刷品都在图像下方的下边距中,左边是画家乔登斯的名字,右边是雕刻师的名字,中间是拉丁词“有版权”(cum privilegio)。 另外一组六张印刷品是由乔登斯以外的出版商出版的。 乔登斯应出版商马丁努斯·范登恩登(Martinus van den Enden)的要求设计了其中一些版画。 马里努斯·罗宾·范德古斯 (Marinus Robyn van der Goes) 雕刻的《该亚法面前的基督》(Christ before Caiaphas)和雅各布·尼夫斯 (Jacob Neefs) 雕刻的《彼拉多面前的基督》(Christ before Pilate)就是这种情况。 彼得·德·乔德二世(Pieter de Jode II)的《愚人、女人和猫头鹰》(The Fool, the Woman and the Owl)和老亚历山大·沃特(Alexander Voet the Elder)的《老愚人与猫》(Old Fool with a Cat )很可能是在没有乔登斯个人干预的情况下出版的。 彼得·德·乔德二世 (Pieter de Jode II) 的另一幅版画是乔登斯 (Jordaens) 自画像的复制品,为乔安妮斯·梅森斯 (Joannes Meyssens) 的《不同人的肖像》(Images des differents hommes)雕刻,该出版物刻有许多名人的肖像,于 1649 年出版。亨德里克·斯奈尔斯 (Hendrick Snyers) 复制了乔登斯 (Jordaens) 的岳父亚当·范诺特(Adam van Noort)的肖像。

一些艺术史学家推测,根据乔登斯的画作制作的七幅蚀刻版画是乔登斯本人蚀刻的,因为这些版画的早期印象只带有铭文,未提及雕刻师。 最近有人提出,这些版画更有可能是安特卫普版画师雷莫杜斯·埃因豪特 (Remoldus Eynhoudt) 的作品,他曾与乔登斯 (Jordaens) 师从同一位大师。 修改归属的理由是,上述版画并没有表现出乔登斯绘画风格的典型特征,而是表现出了艾因霍特已知作品的特点和弱点。 正如铭文所述,它们无疑是 1652 年生产的。 其中大部分与乔登斯 1640 年代末或 1650 年左右的绘画作品有关,例如版画《墨丘利和阿格斯》(Mercury and Argus)。这些蚀刻版画很可能是乔登斯主动在他的作品之后制作的。

乔登斯与版画家马里努斯·罗宾·范德戈斯 (Marinus Robyn van der Goes) 有着特别密切的合作,后者继他的作品之后创作了许多版画,例如《赫拉克勒斯和卡库斯》(Heracles and Cacus)。 乔登斯定期根据自己的设计通过在纸上绘制图画来准备印刷品,这些图画被称为“模型”(modelletti)。 它们是用钢笔、墨水和水墨创作的,并用身体颜色来强调,通常是在黑色粉笔的草图上绘制的。 在少数情况下,这些图画被放在画布上作为橱柜画出售。


雅各布·乔登斯作品收藏于: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8)

里尔美术宫(7)

马德里普拉多博物馆(6)

卢浮宫(5)

伦敦国家美术馆(3)

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画廊(3)

卡塞尔历代大师画廊(3)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3)

安特卫普美术博物馆(3)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2)

比利时根特美术馆(2)

柏林画廊(2)

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2)

瓦伦西亚美术博物馆(2)

布鲁肯撒尔博物馆(2)

波士顿美术馆(2)

慕尼黑老绘画陈列馆(2)

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1)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

华沙国家博物馆(1)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1)

瓦尔拉夫-里夏茨博物馆(1)

圣保罗教堂(1)

斯库克洛斯特城堡(1)

格但斯克国家博物馆(1)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1)

查尔特勒修会博物馆(1)

维也纳美术学院(1)

瑞典国立博物馆(1)

南安普顿市美术馆(1)

布里斯托尔博物馆和艺术画廊(1)

Bass Museum of Art - Miami Beach(1)

罗考克殊斯-安卫特普(1)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1)

谢菲尔德市美术馆(1)

国立古代美术馆(里斯本)(1)

卡昂美术博物馆(1)

凯文葛罗夫艺术博物馆(1)

布达佩斯美术博物馆(1)

华莱士收藏馆(1)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1)

丹麦国立美术馆(1)

伍斯特艺术博物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