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杜布菲

让·杜布菲

Jean Dubuffet

艺术家名:让·杜布菲(Jean Dubuffet)
生卒日期: 1901年7月31日 - 1985年5月12日
国籍:法国
让·杜布菲的全部作品(35)

让·菲利普·阿瑟·杜布菲(Jean Philippe Arthur Dubuffet)是一位法国巴黎学院画家和雕塑家。他的理想主义美学方法拥抱所谓的“低俗艺术”,并避开传统的美标准,转而支持他认为更真实、更人文的图像制作方法。他最出名的也许是创立了“原生艺术”运动,以及该运动催生的一系列作品——“原生艺术收藏”。杜布菲在法国和美国享有丰富的艺术生涯,并在他的一生中参加过许多展览。

早年生活

杜布菲出生于勒阿弗尔的一个葡萄酒批发商家庭,属于富裕的资产阶级。他儿时的朋友包括作家雷蒙德·格诺和乔治·林布尔。 1918 年,他移居巴黎,在朱利安学院学习绘画,与艺术家胡安·格里斯安德烈·马森费尔南·莱热成为亲密朋友。六个月后,由于发现学术培训令人厌恶,他离开了学院,开始独立学习。在此期间,杜布菲发展了许多其他兴趣,包括自由噪音音乐、诗歌以及古代和现代语言的研究。杜布菲还前往意大利和巴西旅行,1925 年返回勒阿弗尔后,他第一次结婚,并在巴黎创办了一家小型葡萄酒生意。 1934年,他再次开始绘画,创作了一系列强调艺术史上流行的肖像画。但他再次停下来,在德国占领法国期间在贝尔西发展他的葡萄酒业务。多年后,他在自传中吹嘘自己通过向国防军供应葡萄酒获得了可观的利润。

早期作品

1942年,杜布菲决定再次投身艺术。他经常从日常生活中选择作品主题,比如坐在巴黎地铁里的人或在乡村行走的人。杜布菲以强烈、不间断的色彩进行绘画,让人想起野兽派的调色板,以及布鲁克画家的并置和不和谐的色块。他的许多作品都将一个或多个个体放置在非常狭窄的空间中,这对观众产生了明显的心理影响。 1943年,杜布菲儿时好友、 作家乔治·林布尔(George Limbour)带着让·保兰(Jean Paulhan)来到了这位艺术家的工作室。杜布菲当时的作品并不为人所知。保兰印象深刻,这次会面被证明是杜布菲的转折点。 1944 年 10 月,他在巴黎雷内·杜鲁安画廊 (Galerie Rene Drouin) 举办了首次个展。这标志着杜布菲第三次尝试成为一名知名艺术家。

1945年,杜布菲参加了在巴黎举行的Jean Fautrier的画展,并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展览中认识到有意义的艺术直接而纯粹地表达了一个人的深度。杜布菲效仿福特里尔,开始使用与泥土、沙子、煤粉、卵石、玻璃片、绳子、稻草、石膏、砾石、水泥和焦油等材料混合的厚油画颜料。这让他放弃了用画笔将油画颜料涂在画布上的传统方法。相反,杜布菲创造了一种糊剂,他可以在其中创造物理标记,例如划痕和斜线标记。混合和涂抹颜料的厚涂技术在杜布菲的“厚浆”(Hautes Pâtes)系列或厚厚厚涂颜料中得到了最好的体现,他于 1946 年在雷内·杜鲁安画廊(Galérie René Drouin)举办的题为“碎石和合作/厚浆”(Microbolus Macadam & Cie/Hautes Pates)的第二次大型展览中展出了该系列作品。他对粗糙材料的使用以及他在许多作品中注入的讽刺激起了评论家的强烈反对,他们指责杜布菲“无政府状态”和“刮垃圾箱”。他也确实收到了一些积极的反馈——克莱门特·格林伯格(Clement Greenberg)注意到了杜布菲的作品,并写道“从远处看,杜布菲似乎是自米罗以来巴黎画派中最具原创性的画家...... ” 格林伯格接着说,“杜布菲也许是过去十年中出现在巴黎舞台上的一位真正重要的新画家。” 事实上,杜布菲在纽约首次展览(1951年)之后的一年里在美国的作品非常多产。

1946年后,杜布菲开始创作一系列肖像画,并以自己的朋友亨利·米修(Henri Michaux,)、弗朗西斯·蓬热(Francis Ponge)、乔治·林布尔(George Limbour)、让·保朗(Jean Paulhan)和皮埃尔·马蒂斯(Pierre Matisse)为“模特”。他用同样厚重的材料画了这些肖像,并以一种故意反心理和反个人的方式,正如杜布菲自己所表达的那样。几年后,他于1948年进入超现实主义团体,然后于1954年进入超现实主义学院。他与法国剧作家、演员和戏剧导演安东尼·阿尔托(Antonin Artaud)关系友好,他钦佩和支持作家路易斯·费迪南德·塞琳(Louis-Ferdinand Céline) ,并与法国剧作家、演员和戏剧导演安东尼·阿尔托(Antonin Artaud)关系密切。围绕超现实主义者安德烈·马森的艺术圈。 1944 年,他与抵抗战士、法国作家兼出版商让·保兰 (Jean Paulhan)建立了重要的关系,后者也大力反对他所说的“知识分子恐怖主义”。

美国的接待

杜布菲在美国艺术市场上取得了非常迅速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参加了 1946 年皮埃尔·马蒂斯的展览。事实证明,他与马蒂斯的交往非常有益。马蒂斯是美国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当代欧洲艺术经销商,并以大力支持巴黎学院艺术家而闻名。杜布菲的作品在画廊展览中与毕加索乔治·布拉克乔治·鲁奥等人并列,他是仅有的两位获得此殊荣的年轻艺术家之一。 《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将杜布菲称为“巴黎前卫圈的宠儿”,格林伯格在展览评论中对杜布菲的三幅画作给予了积极评价。 1947年,杜布菲在美国举办了他的第一次个展,与马蒂斯的展览在同一个画廊。评论基本上都是好评,这导致杜布菲在该画廊至少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展览,如果不是一年两次的话。

由于他在纽约的最初几年参加了源源不断的艺术展览,杜布菲在美国艺术界一直占有一席之地。杜布菲与巴黎画派的联系为他提供了接触美国观众的独特途径,尽管他与该画派的大部分理想划清界限,并对“伟大的绘画传统”做出了非常强烈的反应。美国人对杜布菲同时扎根于既定的法国先锋派和他的作品很感兴趣,这与他的背景形成了如此强烈的反应。此时纽约画派的许多画家也试图在前卫传统中寻求地位,并受到杜布菲作品的影响。他在美国的受欢迎程度与纽约艺术界创造自己的前卫环境的愿望密切相关并依赖于此。

对杜布菲艺术感兴趣的美国艺术家的具体例子是阿方索·奥索里奥(Alfonso Ossorio)和约瑟夫·格拉斯科(Joseph Glasco)。 1949 年底,当皮埃尔·马蒂斯 (Pierre Matisse) 准备杜布菲 1950 年 1 月的展览时,阿方索·奥索里奥 (Alfonso Ossorio) 前往巴黎会见杜布菲并购买了他的一些画作。 1950 年,在奥索里奥的敦促下,他的年轻朋友约瑟夫·格拉斯科 (Joseph Glasco) 离开纽约前往巴黎会见杜布菲。格拉斯科认为这次相遇对他自己的艺术产生了影响,杜布菲在给奥索里奥的信中经常询问“杰克逊·波洛克和格拉斯科”。

向原始艺术的过渡

1947 年至 1949 年间,杜布菲三次前往当时的法国殖民地阿尔及利亚,以寻找进一步的艺术灵感。从这个意义上说,杜布菲与德拉克洛瓦亨利·马蒂斯Eugène Fromentin等其他艺术家非常相似。然而,杜布菲在那里创作的艺术非常具体,因为它让人想起战后法国人种学的非殖民化。杜布菲对阿尔及利亚部落的游牧性质很着迷——他钦佩他们存在的短暂性,因为他们不会在任何一个特定地区停留太久,而是不断迁移。这种运动的无常性吸引了杜布菲,并成为原生艺术的一个方面。 1948年6月,杜布菲与让·保兰(Jean Paulhan)、André Breton、查尔斯·拉顿(Charles Ratton)、米歇尔·塔皮(Michel Tapie)和亨利-皮埃尔·罗什(Henri-Pierre Roche)在巴黎正式成立了布鲁特艺术协会(La Compagnie de l'art brut) 。 该协会致力于原生艺术的发现、记录和展览。杜布菲后来积累了自己的此类艺术收藏,其中包括艺术家阿洛伊兹·科尔巴兹 (Aloïse Corbaz)和Adolf Wölfli。该藏品现收藏于瑞士洛桑的原始艺术收藏(Collection de l'art brut)。他的艺术原生收藏常被称为“没有围墙的博物馆”,因为它超越了国家和种族的界限,有效地打破了民族和文化之间的障碍。

受到汉斯·普林茨霍恩 (Hans Prinzhorn ) 的《精神病患者的艺术》(Artistry of the Mentally Ill)一书的影响,杜布菲创造了“原生艺术” (art brut )一词(意为“原始艺术”,通常被称为“局外艺术”),用于指由非专业人士在审美规范之外创作的艺术,例如艺术精神病患者、囚犯和儿童。杜布菲认为,普通人的简单生活比学术艺术或伟大的绘画包含更多的艺术和诗歌。他发现后者是孤立的、平凡的、自命不凡的,并在他的《全业余爱好者手册》中写道,他的目标“不仅仅是少数专家的满足,而是让街上的人从工作中回家时得到满足”。工作......这是街上我觉得最亲近的人,我想与他交朋友并建立信任,他是我想通过我的工作取悦和迷惑的人。为此,杜布菲开始寻找一种人人都可以参与、人人都可以娱乐的艺术形式。他试图创造一种像原生艺术一样不受智力关注的艺术,因此,他的作品常常显得原始而孩子气。他的形式经常被比作墙壁划痕和儿童艺术。尽管如此,杜布菲在撰写自己的作品时似乎相当博学。著名艺术评论家希尔顿·克莱默 (Hilton Kramer)表示:“杜布菲为自己的作品所写的文章只有一处错误:它们令人眼花缭乱的知识技巧使他声称的自由和未经教养的原始主义变得毫无意义。它们向我们展示了中国人的文学个性,充满了别致的短语和最新的想法,这与天真的梦想家完全相反。”

艺术风格

杜布菲的艺术主要特点是对非正统材料的巧妙利用。杜布菲的许多作品都是用沙子、焦油和稻草等材料增厚的厚涂颜料绘制的,赋予作品不同寻常的纹理表面。杜布菲是第一个使用这种称为沥青的增稠糊状物的艺术家。此外,在他早期的绘画中,杜布菲摒弃了透视的概念,转而支持更直接的二维空间呈现。相反,杜布菲通过在画面内粗略地重叠物体来创造透视错觉。这种方式最直接地造成了他作品的局促效果。

从1962年开始,他创作了一系列作品,其中他将自己的色彩局限于红、白、黑和蓝。到 20 世纪 60 年代末,他越来越多地转向雕塑,用聚苯乙烯制作作品,然后用乙烯基涂料进行绘画。

杜布菲影响了琳达·纳夫(Linda Naeff)。


其他企业
1960 年底至 1961 年间,杜布菲开始尝试音乐和声音,并与丹麦画家Asger Jorn一起录制了几张唱片。同一时期,他开始创作雕塑,但以一种非常非雕塑的方式。作为他的媒介,他更喜欢使用纸浆等普通材料和所有轻质媒介聚苯乙烯,在其中他可以非常快速地建模并轻松地从一件作品切换到另一件作品,就像纸上的草图一样。 20 世纪 60 年代末,他开始创作大型雕塑住宅,例如“人物之旅”(Tour auxfigures)、 “冬日花园”(Jardin d'Hiver)和“法尔巴拉别墅”(Villa Falbala) ,人们可以在其中漫步、停留和休息。沉思。 1969年,他与法国局外艺术艺术家雅克·苏瓦松(Jacques Soisson)相识。

1974 年,杜布菲创作了珐琅花园(Jardin d'émail) :为克勒勒-米勒博物馆(Kröller-Müller Museum)设计的大型户外彩绘雕塑。

1978年,杜布菲与美国作曲家兼音乐家贾桑·马茨(Jasun Martz)合作,为马茨的前卫交响曲《颈手枷》(The Pillory)创作了唱片专辑艺术作品。有关绘画的大量著作已在国际上以三个不同版本在数以万计的唱片集和光盘上转载。该图画的细节也出现在马茨的第二交响曲(2005)《颈手枷/战斗》中,由洲际爱乐乐团和皇家合唱团演奏。

死亡

1985年5月12日,杜布菲因肺气肿在巴黎去世。

拍卖记录

2019年6月,佳士得创下拍卖纪录,艺术家的作品《仪式》(Cérémonie)以1110万美元成交。
2021 年 4 月,让·杜布菲的《硕果累累的一天》(La féconde journée,1976 年)在伦敦当代艺术拍卖会上以 360 万英镑的价格拍出。


让·杜布菲作品收藏于:

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8)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7)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6)

巴塞尔美术馆(5)

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3)

俄克拉荷马州菲尔布鲁克艺术博物馆(1)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1)

恩特林登博物馆(1)

路德维希博物馆(1)

蓬皮杜中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