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马蒂斯

亨利·马蒂斯

Henri Matisse

代表作品:
艺术家名: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
生卒日期: 1869年12月31日 - 1954年11月3日
国籍:法国
亨利·马蒂斯的全部作品(834)

亨利·埃米尔·贝诺伊特·马蒂斯(Henri Émile Benoît Matisse)是一位法国艺术家,以其对色彩的运用以及流畅和原创的绘画技巧而闻名。他是一名绘图员、版画家和雕塑家,但主要以画家而闻名。马蒂斯和巴勃罗·毕加索被普遍认为是在二十世纪最初的几十年里,最有助于定义视觉艺术革命性发展的艺术家之一,对绘画和雕塑的重大发展负有责任。

他在1900年至1905年间所画作品的浓烈色彩使他声名狼藉,成为野兽派之一。他的许多优秀作品都是在1906年后的十年左右创作的,当时他发展出一种严谨的风格,强调扁平的形式和装饰图案。1917年,他迁居到法国里维埃拉的尼斯郊区,20世纪20年代,他的作品风格更加轻松,作为法国绘画古典传统的维护者,他赢得了评论界的赞誉。1930年后,他采用了更大胆的简化形式。当他最后几年身体不好使他无法绘画时,他以剪纸拼贴画为媒介创作了一部重要作品。

他精通色彩和绘画的表现语言,在一系列跨越半个多世纪的作品中表现出来,使他成为现代艺术的领军人物。

早期生活和教育

马蒂斯出生在法国北部北部地区的卡托坎布雷西斯( Le Cateau-Cambrésis),是一位富有的谷物商人的长子。他在法国皮卡迪的维曼多伊斯湾( Bohain-en-Vermandois)长大。1887年,他去巴黎学习法律,在获得资格后,在卡托坎布雷西斯( Le Cateau-Cambrésis)担任法院行政官。1889年,他母亲在他患阑尾炎后的一段康复期给他带来了艺术用品,之后他第一次开始画画。他发现了他后来描述的“一种天堂”,并决定成为一名艺术家,这让他的父亲深感失望。

1891年,他回到巴黎,在布格罗治下的朱利安学院(Académie Julian)和古斯塔夫·莫罗治下的国立美术学院(Ecole nationale des beaux arts)学习艺术。起初,他以传统风格绘制静物和风景画,并达到了相当熟练的程度。马蒂斯受到了夏尔丹尼古拉斯·普桑让-安托万·瓦托等早期大师的作品,以及爱德华·马奈等现代艺术家和日本艺术的影响。夏尔丹是马蒂斯最钦佩的画家之一,作为一名艺术系学生,他在卢浮宫复制了夏尔丹的四幅画。

1896年,当时默默无闻的艺术学生马蒂斯在布列塔尼海岸的贝勒岛上拜访了澳大利亚画家John Peter Russell。后者向他介绍了印象主义和文森特·梵高的作品,文森特·梵高曾是拉塞尔的朋友,并给了他一幅梵高的画。马蒂斯的风格完全改变了,放弃了他的泥土色调色板,选择了明亮的颜色。他后来说拉塞尔是他的老师,拉塞尔向他解释了颜色理论。同年,马蒂斯在国家美术协会的沙龙展出了五幅油画,其中两幅是由国家购买的。

他和模特卡罗琳·乔布劳(Caroline Joblau)有一个女儿,玛格丽特,出生于1894年。1898年,他娶了艾米丽·诺埃利·帕莱尔(Amélie Noellie Parayre),两人一起抚养玛格丽特,并有两个儿子,简(Jean,生于1899年)和皮埃尔(Pierre,生于1900年)。玛格丽特和艾美丽经常被当作马蒂斯的模特。

1898年,在毕沙罗的建议下,他去伦敦研究特纳的绘画,然后去科西嘉岛旅行。1899年2月回到巴黎后,他在马尔凯身边工作,遇到了安德烈·德兰让·皮伊和朱尔斯·弗兰德林(Jules Flandrin)。马蒂斯全身心地投入到别人的作品中,并因从他欣赏的画家那里购买作品而债台高筑。他在家中悬挂和展示的作品包括奥古斯特·罗丹的石膏半身像、保罗·高更的一幅画、文森特·梵高的一幅画以及保罗·塞尚的《三位游泳者》(Three Bathers)。在塞尚的绘画结构和色彩意识中,马蒂斯找到了他的主要灵感。

从1898年到1901年,马蒂斯的许多画作都使用了他在读过保罗·西涅克的文章《从德拉克洛瓦到新印象派》后采用的一种分裂主义手法。

1902年5月,艾米丽的父母陷入了一场重大的金融丑闻——亨伯特事件。她的母亲(亨伯特家族的管家)和父亲成了丑闻中的替罪羊,她的家庭受到欺诈受害者愤怒暴徒的威胁。据艺术史学家希拉里·斯普林(Hilary Spurling)称,“他们的公开曝光,以及他的岳父被捕,使得马蒂斯成为一个七口之家唯一的养家糊口的人。”1902-1903年间,马蒂斯采用了一种相对阴沉、注重形式的绘画风格,可能是为了在物质困难时期生产可销售的作品而进行的变更。1899年,他第一次尝试雕塑,这是继安托万·路易斯·巴耶之后的复制品。他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粘土中,于1903年完成了《奴隶》(The Slave)的创作。

野兽派

野兽派作为一种风格始于1900年左右,延续到1910年以后。这场运动仅持续了几年,即1904年至1908年,并举办了三次展览。该运动的领导人是马蒂斯和安德烈·德兰。马蒂斯的第一次个展于1904年在安布罗斯·沃拉德(Ambroise Vollard)的画廊举行,但没有取得多大成功。1904年夏天,他与新印象派画家保罗·西涅克亨利·埃德蒙·克罗斯在圣特罗佩斯(Saint-Tropez)一起画画,之后,他对明亮和富有表现力的色彩的喜爱变得更加明显。在那一年,他以新印象派风格绘制了最重要的作品《奢侈、安静和愉悦》。1905年,他再次南下,与安德烈·德兰在科利奥尔共事。他这一时期的绘画以扁平的形状和受控的线条为特征,以比以前更不严谨的方式使用点画。

1905年,马蒂斯和一群现在被称为“野兽”的艺术家一起在秋季沙龙( Salon d'Automne)的一个房间里展出。这些画用狂野的、常常不和谐的色彩表达情感,而不考虑主题的自然色彩。马蒂斯在沙龙里把《打开科利乌尔的窗户》和《戴帽子的女人》展示给大家看。评论家路易斯·沃克斯塞勒斯(Louis Vauxcelles)评论了一件被“纯音狂欢”包围的雕塑,称其为“多纳泰罗在野兽中”(Donatello among the wild beasts),指的是一件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与他们共住一个房间。他的评论于1905年10月17日刊登在日报《布拉斯报》(Gil Blas)上,并被广泛使用。该展览招致了严厉的批评——“一罐油漆被抛到了公众面前”,评论家卡米尔·莫克莱尔( Camille Mauclair)说。但也引起了一些积极的关注,当格特鲁德(Gertrude Stein)和利奥·斯坦因( Leo Stein)买下这幅被特别点名谴责的画作《戴帽子的女人》时,这位四面楚歌的艺术家的士气大为提高。

马蒂斯和安德烈·德兰被公认为野兽派的领袖,这两个人是友好的对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随者。其他成员包括乔治·布拉克劳尔·杜飞莫里斯·德·弗拉芒克。象征主义画家古斯塔夫·莫罗是这场运动的鼓舞人心的老师。作为巴黎法国美术学院的教授,他鼓励学生们跳出形式思维,追随他们的愿景。

1907年,纪尧姆·阿波利奈尔(Guillaume Apollinaire)在《长矛》(La Falange)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评论马蒂斯时写道:“我们不是在一项奢侈或极端的事业面前来到这里的:马蒂斯的艺术是非常合理的。”但马蒂斯当时的作品也遭到了激烈的批评,他很难养家糊口。1913年,他的画作《蓝色裸色》在芝加哥军械库展览上被焚毁。

1906年后野兽派运动的衰落并未影响马蒂斯的职业生涯;他的许多优秀作品创作于1906年至1917年间,当时他积极参与了蒙帕纳斯( Montparnasse)艺术天才的大聚会,尽管他不太适应,但他有着保守的外表和严格的资产阶级工作习惯。他继续吸收新的影响。1906年,他前往阿尔及利亚学习非洲艺术和原始主义。1910年,他在慕尼黑观看了一场大型伊斯兰艺术展,之后在西班牙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研究摩尔艺术。1912年,他访问了摩洛哥,1913年又访问了摩洛哥。在丹吉尔绘画时,他对自己的作品进行了几处修改,包括使用黑色作为颜色。对马蒂斯艺术的影响是在强烈的、未调制的色彩的使用上出现了一种新的大胆,如《红色工作室》。

马蒂斯与俄罗斯艺术收藏家谢尔盖·舒金( Sergei Shchukin)有着长期的联系。他为舒金创作了一幅主要作品《舞蹈》,作为两幅绘画委员会的一部分,另一幅是1910年的《音乐》。纽约市现代艺术博物馆收藏了早期版本的《舞蹈(第一版)》。

格特鲁德·斯坦因、阿卡德米·马蒂斯和锥形姐妹

1906年4月左右,他遇到了比马蒂斯小11岁的毕加索。两人成了终生的朋友,也成了竞争对手,经常被拿来比较。他们之间的一个关键区别是马蒂斯从自然中绘画,而毕加索更倾向于从想象中创作。这两位艺术家最常画的主题是女性和静物,马蒂斯更倾向于将他的人物放在完全实现的内部。马蒂斯和毕加索最初是在格特鲁德·斯坦因( Gertrude Stein)的巴黎沙龙与她的同伴爱丽丝·巴贝特·托克拉斯(Alice Babette Toklas)聚在一起的。在二十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中,巴黎的美国人格特鲁德·斯坦因、她的兄弟利奥·斯坦因( Leo Stein)、迈克尔·斯坦因(Michael Stein)和迈克尔的妻子莎拉(Sarah Stein)是马蒂斯绘画的重要收藏家和支持者。此外,格特鲁德·斯坦因的两位来自巴尔的摩的美国朋友,科恩姐妹克拉丽贝尔(Claribel Cone)和埃塔(Etta Cone),成为马蒂斯和毕加索的主要赞助人,收藏了他们数百幅绘画作品。科恩收藏现在在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展出。

虽然许多艺术家参观了斯坦因沙龙,但这些艺术家中的许多人并没有出现在弗莱鲁斯街27号墙上的画作中。雷诺阿保罗·塞尚亨利·马蒂斯和毕加索的作品在利奥和格特鲁德·斯坦因的收藏中占据主导地位,而莎拉·斯坦因的收藏则特别强调马蒂斯。

利奥和格特鲁德·斯坦因、马蒂斯和毕加索的同时代人成为了他们社交圈的一部分,并经常参加周六晚上在弗莱鲁斯街27号举行的聚会。格特鲁德将周六晚间沙龙的开始归功于马蒂斯,他说:

人们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参观马蒂斯的画作和塞尚:马蒂斯带来了人,每个人都带来了人,他们随时都会来,这开始成为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周六晚上就是这样开始的。

巴勃罗·毕加索的熟人中,也经常在周六晚上光顾的有费尔南多·奥利维尔(Fernande Olivier,毕加索的情妇)、乔治·布拉克安德烈·德兰、诗人马克斯·雅各布(Max Jacob)和纪尧姆·阿波利奈( Guillaume Apollinaire)、玛丽·罗兰珊(阿波利奈的情妇)和亨利·卢梭(Henri Rousseau)。

他的朋友们在巴黎组织并资助了马蒂斯艺术学院,这是一所私立非商业学校,马蒂斯在那里指导年轻艺术家。它从1907年一直运作到1911年。该学院的创始者是斯坦因夫妇,汉斯·普尔曼Patrick Henry Bruce和莎拉·斯坦因参与其中。

从1912年到1913年,马蒂斯在摩洛哥呆了七个月,创作了大约24幅油画和许多画作。他在后期绘画中经常提到的东方主义主题,如侍女系列,可以追溯到这一时期。

巴黎之后

1917年,马蒂斯迁到法国蓝色海岸( French Riviera)的西米兹( Cimiez),尼斯市的郊区。他在这次搬迁后的十年左右的工作表明了他的方法的放松和软化。这种“回归秩序”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许多艺术的特征,可以与毕加索和斯特拉文斯基(Stravinsky )的新古典主义以及安德烈·德兰的回归传统主义相比较。马蒂斯的东方主义小舞女画是这一时期的特色。虽然这些作品很受欢迎,但一些当代评论家认为它肤浅且具有装饰性。

20世纪20年代末,马蒂斯再次与其他艺术家积极合作。他不仅与法国人、荷兰人、德国人和西班牙人合作,还与一些美国人和最近的美国移民合作。

1930年后,他的作品出现了新的活力和更大胆的简化。美国艺术收藏家阿尔伯特·库姆斯·巴恩斯(Albert Coombs Barnes)说服马蒂斯为巴恩斯艺术博物馆制作一幅大型壁画《舞蹈》,该作品于1932完成,该基金会拥有几十个其他马蒂斯绘画。这种简化的趋势和剪影技术的预兆在他的画《大斜倚裸体》中也很明显。马蒂斯在这幅画上工作了几个月,并用一系列22张照片记录了这一进展,并将这些照片寄给了埃塔·科恩(Etta Cone)。

战争年代

马蒂斯的妻子阿米莉怀疑他与她年轻的俄罗斯流亡同伴莉迪亚·德莱克托尔斯卡娅(Lydia Delectorskaya)有染,于1939年7月结束了他们长达41年的婚姻,双方平分财产。德莱克托尔斯卡娅开枪自杀,她在没有严重后遗症的情况下幸存了下来,而是回到了马蒂斯身边,与他共度余生,管理他的家庭,支付账单,打印他的信件,保存细致的记录,协助工作室和协调他的商业事务。

1940年6月纳粹入侵法国时,马蒂斯正在巴黎访问,但他设法回到尼斯。他的儿子皮埃尔(Pierre)当时是纽约一家画廊的老板,他恳求他趁可能逃跑。马蒂斯正要启程前往巴西躲避占领,但他改变了主意,留在了法国维希的尼斯。1940年9月,他在给皮埃尔的信中写道:“在我看来,我好像要离开这里。”。“如果每个有价值的人都离开了法国,法国还有什么?”尽管他从未参加过抵抗运动,但被占领的法国人感到骄傲的是,他们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选择留下来,当然,他不是犹太人,他有这个选择。

虽然纳粹从1940年到1944年占领了法国,但他们在巴黎对“堕落艺术”的攻击比在军事独裁统治下的德语国家更为宽容。马蒂斯被允许与希特勒最初声称鄙视的其他前野兽派和立体派艺术家一起展出,尽管没有任何犹太艺术家,他们的所有作品都被法国所有博物馆和画廊清除,任何在法国参展的法国艺术家都必须签署一份誓言,保证他们的“雅利安人”身份,包括马蒂斯。他还是一名平面艺术家,为几本书制作了黑白插图,并在巴黎莫尔洛工作室制作了100多幅原版石版画。

1941年,马蒂斯被诊断为十二指肠癌。手术虽然成功,但却导致了严重的并发症,他几乎因此死亡。由于卧床不起三个月,他用纸和剪刀发展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同年,一位名叫莫妮克·布尔乔亚(Monique Bourgeois)的护理专业学生对马蒂斯刊登的模特招聘广告做出回应。马蒂斯和布尔乔亚之间形成了柏拉图式的友谊。他发现她是个业余艺术家,并教她透视法。1944年,布尔乔亚离开工作岗位加入修道院后,马蒂斯有时会联系她,要求她为他当模特。布尔乔亚于1946年成为多米尼加的修女,马蒂斯为她画了一座位于文斯的小教堂,文斯是他1943年搬到的一个小镇。

在整个战争期间,马蒂斯大部分时间在法国南部与世隔绝,但他的家人与法国抵抗运动密切相关。他的儿子皮埃尔是纽约的艺术品经销商,他帮助他所代表的犹太和反纳粹法国艺术家逃离被占领的法国,进入美国。1942年,他在纽约举办了一个名为“流亡艺术家”的展览,该展览后来成为传奇。马蒂斯分居的妻子阿米莉是法国地下铁路公司的打字员,被判入狱六个月。马蒂斯听说他的女儿玛格丽特在战争期间积极参与抵抗运动,在雷恩监狱被盖世太保拷打(几乎致死),并被判处在德国的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感到震惊。玛格丽特设法从火车上逃到了拉文斯布鲁克,火车在盟军的空袭中停了下来。她在战争结束时的混乱中在树林中幸存下来,直到被其他抵抗者营救。马蒂斯的学生Rudolf Levy于1944年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被杀。

最后几年

1941年,马蒂斯被诊断出患有腹部癌症,他接受了手术,结果被困在椅子上和床上。绘画和雕塑已经成为生理上的挑战,所以他转向了一种新型的媒介。在助手的帮助下,他开始创作剪纸拼贴画或剪纸。他会把助手们预先涂上水粉的几张纸剪成各种颜色和大小的形状,然后把它们排列成生动的构图。起初,这些作品的尺寸不大,但最终转变成壁画或房间大小的作品。其结果是一种独特而立体的复杂性——一种不完全是绘画,但不完全是雕塑的艺术形式。

尽管剪纸是马蒂斯生命最后十年的主要媒介,但他第一次使用剪纸技术是在1919年,当时他正在为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创作的歌剧《玫瑰圣歌》(Le chant du rossignol)设计装饰。阿尔伯特·C·巴恩斯(Albert C.Barnes)将纸板模板设计成不同寻常的墙壁尺寸,马蒂斯在尼斯(Nice)的画室里,将彩纸形状的构图固定在这些模板上。另一组剪贴画是在1937年至1938年间制作的,当时马蒂斯正在为谢尔盖·迪亚吉列夫的芭蕾舞《罗素》制作舞台布景和服装。然而,直到他手术后,卧床不起的马蒂斯才开始将切割技术发展为自己的形式,而不是其先前的功利主义起源。

1943年,他搬到了法国文斯的山顶,在那里,他为他的艺术家著作《爵士乐》(Jazz)制作了他的第一个主要剪贴画。然而,这些剪贴画被认为是为在书中看到的模板印刷品设计的,而不是作为独立的绘画作品。在这一点上,马蒂斯仍然认为剪纸与他的主要艺术形式是分开的。他对这种媒介的新理解随着1946年《爵士乐》介绍的推出而展开。在总结了他的职业生涯之后,马蒂斯提到了剪纸技术所提供的可能性,坚持“一个艺术家决不能成为自己的囚徒、风格的囚徒、声誉的囚徒、成功的囚徒……”

《爵士乐》之后,独立构思的剪贴画数量稳步增加,并最终导致壁画大小的作品的创作,如1946年的《大洋洲的天空》(Oceania the Sky )和《大洋洲的海》(Oceania the Sea)。在马蒂斯的指导下,他的工作室助理莉迪亚·德莱克托尔斯卡亚(Lydia Delectorskaya)将鸟类、鱼类和海洋植物的轮廓松散地直接固定在房间的墙上。这两件大洋洲的作品,是他第一次剪成这样的尺寸,唤起了他几年前去塔希提岛的一次旅行。

1954年5月,他的剪纸在五月沙龙( Salon de Mai )展出并获得成功。这件艺术品是美国收藏家布罗迪先生和布罗迪夫人的委托,然后,他们在洛杉矶的房子里把这件剪掉的艺术品改装成了一件陶器。它现在位于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LACMA)。

教堂和博物馆

1948年,马蒂斯开始为罗赛尔·德文斯教堂(Chapelle du Rosaire de Vence)准备设计,这使他能够在真正的装饰背景下扩展这项技术。设计礼拜堂的窗户、窗台和帐幕门的经验都是用镂空的方法设计的,这种设计的效果是巩固了作为他主要关注点的媒介。马蒂斯在1951年完成了他的最后一幅画(也是前一年的最后一件雕塑作品),他使用剪纸作为唯一的表达媒介,直到去世。

这个项目是马蒂斯和布尔乔亚(Bourgeois),现在是他妹妹雅克·玛丽修女(Sister Jacques-Marie)之间亲密友谊的结果,尽管他是无神论者。他们在文思再次会面,并开始了合作,这一故事与她1992年的著作《亨利·马蒂斯:文思的小教堂》(Henri Matisse: La Chapelle de Vence)和2003年的纪录片《马蒂斯的模特》(A Model for Matisse)有关。

1952年,他建立了一个致力于他的作品的博物馆,位于勒卡托的马蒂斯博物馆,该博物馆现在是法国第三大马蒂斯作品收藏馆。

根据大卫·洛克菲勒的说法,马蒂斯的最后作品是在纽约市北部洛克菲勒庄园附近的波坎蒂科山联合教堂(Union Church of Pocantico Hills)安装的彩色玻璃窗的设计。洛克菲勒写道:“这是他最后的艺术创作。1954年11月他去世时,他卧室的墙上挂着塑像。”安装于1956年完成。

死亡

马蒂斯于1954年11月3日死于心脏病,享年84岁。他被安葬在尼斯附近的西米埃兹修道院圣母院墓地(Monastère Notre Dame de Cimiez)。

遗产

亨利·马蒂斯和妻子阿米莉·诺埃利的墓碑,法国西米埃兹圣母修道院公墓

马蒂斯的第一幅画被公开收藏,是《天竺葵静物》(Still Life with Geraniums,1910年),在现代绘画陈列馆(Pinakothek der Moderne)展出。

2005年9月8日,亨利·克拉维斯(Henry Kravis)和博物馆新任馆长玛丽·何塞·杜洛因(Marie Josée Drouin)为现代艺术博物馆购买了他的《梅花》(The Plum Blossoms,1948)。估计价格为2500万美元。此前,自1970年以来,公众从未见过它。2002年,马蒂斯的一件雕塑作品《躺着的裸体一》(Reclining Nude I ,黎明,Dawn),以92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创下了这位艺术家雕塑作品的最高纪录。

马蒂斯的女儿玛格丽特经常帮助马蒂斯的学者了解他的工作方法和作品。1982年,她在编辑父亲作品目录时去世。

马蒂斯的儿子皮埃尔·马蒂斯(1900-1989)于20世纪30年代在纽约市开设了一家现代艺术画廊。皮埃尔·马蒂斯画廊(Pierre Matisse Gallery)从1931年到1989年一直活跃,它代表了许多欧洲艺术家以及一些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并首次在纽约展出。他展出了琼·米罗、马克·夏加尔、阿尔贝托·贾科梅蒂、让·杜布菲特、安德烈·德兰、伊夫·坦古伊、勒·柯布西耶、保罗·德尔沃、维弗雷多·林、让·保罗·里奥佩尔、巴尔蒂斯、莱昂诺拉·卡林顿、早沃基、萨姆·弗朗西斯和西蒙·汉塔、雕塑家西奥多·罗斯扎克、雷蒙德·梅森和雷格·巴特勒以及其他几位重要艺术家,包括亨利·马蒂斯的作品。

亨利·马蒂斯的孙子保罗·马蒂斯( Paul Matisse)是住在马萨诸塞州的艺术家和发明家。马蒂斯的曾孙女索菲·马蒂斯( Sophie Matisse)是一位活跃的艺术家。

尼斯的马蒂斯博物馆是一个市政博物馆,收藏了世界上最多的马蒂斯作品,追溯了马蒂斯艺术的起源和发展,直到最后的作品。该博物馆于1963年开放,位于西米兹附近的一座17世纪别墅——维拉·德阿尔内斯(Villa des Arènes)。

纳粹掠夺的艺术品

在纳粹统治时期,马蒂斯的许多艺术品被纳粹分子没收,或从犹太收藏家手中劫掠,或在强迫销售中易手。在过去的二十年中,马蒂斯的几件艺术品被归还给了前第三帝国所有者的继承人,包括法国蓬皮杜博物馆的《粉红墙》(Le Mur Rose)等。

德国失落的艺术基金会列出了马蒂斯在失落的艺术互联网数据库中的38件艺术品。

近期展览

主题为《亨利·马蒂斯:剪纸》(Henri Matisse: The Cut-Outs)于2014年4月至9月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展出。这次展览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剪纸展,包括从国际公共和私人收藏中借来的大约100张纸模型,以及一系列相关的图纸、印刷品、插图书籍、彩色玻璃和纺织品。这次回顾展共展出了130部作品,涵盖了他从1937年到1954年的执业经历。泰特现代艺术展是泰特历史上第一次吸引50多万观众的展览。


亨利·马蒂斯作品收藏于:

埃尔米塔日博物馆(40)

法国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31)

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8)

巴尔的摩艺术博物馆(23)

巴恩斯基金会(17)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13)

普希金博物馆(12)

费城艺术博物馆(11)

Musée Matisse (Nice)(11)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11)

美国国家艺术馆(10)

丹麦国立美术馆(10)

普利司通美术馆(8)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7)

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7)

橘园美术馆(6)

Matisse Museum - Nice(6)

密歇根州底特律美术馆(5)

伯尔尼美术馆(5)

巴塞尔美术馆(4)

格勒诺布尔美术馆(4)

当代美术馆 (斯德哥尔摩)(4)

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4)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术馆(4)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3)

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3)

毕加索美术馆(3)

加拿大国立美术馆(3)

菲茨威廉博物馆(3)

索尔图恩艺术博物馆(3)

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3)

耶鲁大学美术馆(2)

伍斯特艺术博物馆(2)

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2)

安大略美术馆(2)

哥伦布艺术博物馆(2)

波士顿美术馆(2)

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2)

弗柯望博物馆(2)

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艺术博物馆(2)

斯图加特国立美术馆(2)

加拿大蒙特利尔美术馆(2)

沃兹沃思学会(2)

凯文葛罗夫艺术博物馆(2)

蓬皮杜中心(2)

大原美术馆(2)

安诺西亚德博物馆(2)

诺顿艺术博物馆(2)

纽约州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2)

英国考陶尔德美术馆(2)

Musée Albert-André(1)

新国家美术馆(1)

苏格兰国立现代美术馆(1)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艺术品收藏馆(1)

阿什莫林博物馆(1)

塞尔维亚国家博物馆(1)

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1)

艺术宫博物馆(1)

Ikeda 20th Century Museum of Art(1)

达拉斯艺术博物馆(1)

丹佛美术馆(1)

伊莎贝拉嘉纳艺术博物馆(1)

挪威国家美术馆(1)

提森-博内米萨博物馆(1)

苏黎世美术馆(1)

圣保罗现代美术馆(1)

国家博物馆 - 贝尔格莱德(1)

马萨诸塞州史密斯学院艺术博物馆(1)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1)

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1)

法布尔博物馆(1)

施泰德艺术馆(1)

兰斯美术馆(1)

Everhart Museum(1)

图卢兹-洛特雷克博物馆(1)

加利福尼亚州圣地亚哥艺术博物馆(1)

坎贝尔艺术博物馆(1)

Musée des Beaux-Arts de La Chaux-de-Fonds(1)

路德维希博物馆(1)

伦敦国家美术馆(1)

哥伦比亚艺术博物馆(1)

Museo del Novecento(1)

罗德岛设计艺术博物馆(1)

Tikanojan Taidekoti(1)

卡斯特罗玛雅博物馆(1)

东方主义博物馆(1)

弗吉尼亚州克莱斯勒艺术博物馆(1)

法国国家图书馆(1)

卢浮宫(1)

布鲁克林博物馆(1)

弗吉尼亚美术博物馆(1)

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1)

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1)

诺顿·西蒙博物馆(1)

托莱多艺术博物馆(1)